1 ... 7 8 9 10 11 12 90 / 118 POSTS

忽然,一束白色的追光燈毫無預兆的打在了她的身上,水晶和鑽石在燈光下閃爍着絢爛耀眼的光芒。蘇黎落沒有絲毫的閃躲,緩緩的邁開了步子,帶着她明媚的笑意和深情的目光,一步一步向冷若寒走去。

人羣中發出陣陣的驚呼,無疑,她已經成爲了衆人眼中的焦點。 她緩步走到冷若寒的面前,忽然牽起了冷若寒的手。 “冷先生,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本章完) 冷若寒靜靜的望着蘇黎落,忽然露出寵溺的笑意,一把將蘇黎落擁入懷裏。 臺下發出陣陣的驚呼,在衆人眼裏,這就是一對金童玉女 [...]
他衝自己發泄了之後,說不定這心裏,都在隱隱的後悔呢。

他衝自己發泄了之後,說不定這心裏,都在隱隱的後悔呢。

又怎麼會真的如她心中所猜想的一樣,此刻正惱着她?這不是所謂的自錯聰明,又是什麼?不過她也僅是搖了搖頭,便不再開口說話了,而是轉個身,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寢宮。而此刻的御書房歷代公主,能夠不需要通傳,直接跑到皇帝的處理公務的地方,恐怕也只有燕敏莫屬了。偏偏是那天大的事,只要有燕敏出現,都遠沒有她重要,這 [...]
人還不是你的呢,就先扮演起一副管家的樣子。

人還不是你的呢,就先扮演起一副管家的樣子。

安優優還是跟着唐銳離席了,走之前還有點擔心的看了辛千邈一眼,難道這是要當場把她開除的節奏?看着她一步三回頭的樣子,辛千邈心裏也覺得好笑,這個丫頭,怎麼搞的像是自己再也回不來了一樣,真可愛,這麼快就有這種自覺,跟着別人走的時候還知道回頭看看自己。安優優忐忑不安的跟着唐銳走到了樹林邊的椅子上坐着。“唐 [...]
真是的,一個大活人,不可能突然消失啊!

真是的,一個大活人,不可能突然消失啊!

瑞德沉思幾秒,搖了搖頭,一言不發。忽然,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有人在輕輕叩門。洛星辰擡起頭,身穿淺灰色西服套裝的白琳琳站在門旁微笑着,祕書站在她的身後。“靳夫人……白小姐到了。”洛星辰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祕書出去了,順手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白琳琳走過來,朝着瑞德點點頭,“你好,瑞德!”“你 [...]
我看了她一眼,好整以暇的說道,“我不拿嘉禾的錢,沒吃嘉禾的飯,我爲什麼要給你打掃乾淨呢。”

我看了她一眼,好整以暇的說道,“我不拿嘉禾的錢,沒吃嘉禾的飯,我爲什麼要給你打掃乾淨呢。”

孔雀女一時語塞,片刻後才反應過來,“你強詞奪理,反正是你弄髒的,你就要打掃。”“抱歉,我不是嘉禾的保潔。”我拿開她的手,呼出一口濁氣,被孔雀女這一鬧,心情居然奇異的明媚起來。好吧,我也是個奇葩。走出大門,不提防被人推了一把,腳下一崴,狼狽不堪的跌坐到地上,手臂剛好刮在一塊小石頭上,一片火辣辣的。孔 [...]
季修無視她殺豬般的叫聲,步伐踩的很重往外走,他心裏壓着太多太多的東西,他無法像她這般神經質的宣泄,但是,總要有個出口。

季修無視她殺豬般的叫聲,步伐踩的很重往外走,他心裏壓着太多太多的東西,他無法像她這般神經質的宣泄,但是,總要有個出口。

門外。一羣還在站崗的保全面無表情的觀察着奇葩的一幕,看着這當紅明星被絲瓜似的倒掉着,想笑又不能笑,是人生最大的折磨。季修來到自己的車邊,拉開車門把蕭茵給扔了進去。他車們剛關上,裏頭的女人就手腳並用的往駕駛室爬去。可惜,還是他快一步把車門都鎖上了。“我靠,鎖你妹啊——”蕭茵打不開,就發飆的錘門。季修 [...]

“媽,是我不讓彥熙說的,您要怪就怪我,這件事跟彥熙沒有關係。”聽童心訓斥了童彥熙茹熙連忙出來澄清,之後又說道,“對不起,媽媽,這件事是我的錯,我不該欺騙你們我已經跟他不再往來,更不該揹着你們去跟他舉行婚禮,但是如果時間倒流我依舊不後悔我的決定。”茹熙說的很是堅定,而聽到這句話童心徹底的火了,對着她大喝:“向茹熙!”

“媽,媽,您先別動怒,先聽我姐把話說完。”看童心又來了氣陸念西慌忙上前勸住了她。 “媽,我知道這次我惹您生氣了,可是您是不是也應該尊重一點我的意見呢?這是我的老公我的婚姻難道這不應該由我來決定嗎?現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就過時了,那是種封建那種是專職,我愛天翼他也愛我,我們爲什麼不能在一起?難 [...]
“知道那個錢總是什麼人嗎?那樣的人渣,不把你榨乾淨……”

“知道那個錢總是什麼人嗎?那樣的人渣,不把你榨乾淨……”

“不要你管!”“一定要不知好歹嗎?”這個女人還真是放得開,上一秒可以賣給他,下一秒就敢去找別的男人了。而且那些男人的年紀大得都可以當她的爸爸了。“聽不懂人話嗎?”她的執拗換來了他更惡劣的語氣,“你要是再敢讓別的男人碰你,我不僅要殺了那個男人,還會弄死你!”慕一一擡眼看着他,忽然笑了起來,最後連眼淚 [...]
白高軒神情變得緊張起來,有些急促地道:“我……我沒有,你不要冤枉我!”

白高軒神情變得緊張起來,有些急促地道:“我……我沒有,你不要冤枉我!”

“鳳世子,你大可以繼續糊里糊塗地相信他們姐弟,但是事實擺在面前你不肯相信,卻偏要把罪名安在本宮頭上,本宮絕不與你善罷甘休!”白木槿沒有理會白高軒,反而對鳳子涵嚴詞厲色地道。鳳子涵回過頭去,看着白高軒,眼神變得冷厲而兇狠,聲音冰冷地問道:“是你幹的?”白雲兮挺身而出攔在了白高軒的身前,道:“世子爺, [...]
沉默了許久,這才聽到穆元祈沙啞的聲音:“不,蘇景,你說錯了。”

沉默了許久,這才聽到穆元祈沙啞的聲音:“不,蘇景,你說錯了。”

蘇景一怔,擡眸錯愕的看着穆元祈,錯了?難道男女之間還有除了有沒有兇,有沒有丁丁之外的區別?見蘇景一臉的迷糊,穆元祈總算是善心大發,一把環住蘇景的腰,低沉着道:“錯了,蘇景,男人跟女人的區別就在於,朕,對男人,一點興趣都沒有。而相反,相比較女人,朕也不容易有興趣,可能讓朕有興趣的,一定時女人。”他會 [...]
1 ... 7 8 9 10 11 12 90 / 118 POST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