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 19 10 / 185 POSTS
兩月沒寫,我的速度也變慢了,需要有一段時間緩衝一下,暫時一天一更。希望各位朋友繼續支持神皇,謝謝。    蕭宇天躺在地上,不停地吐着血。剛纔靠着渾厚的真元力硬抗了那兩下,蕭宇天也吃不消了,那兩招威力確實夠猛的。本來蕭宇天都準備拼了,但是卻突然出現神祕高手相助。

兩月沒寫,我的速度也變慢了,需要有一段時間緩衝一下,暫時一天一更。希望各位朋友繼續支持神皇,謝謝。 蕭宇天躺在地上,不停地吐着血。剛纔靠着渾厚的真元力硬抗了那兩下,蕭宇天也吃不消了,那兩招威力確實夠猛的。本來蕭宇天都準備拼了,但是卻突然出現神祕高手相助。

蕭宇天也很納悶,那人似乎只是想幫自己,出手之後就消失了蹤跡,找也找不到。思索了一番,蕭宇天腦海中出現一個人選,有如此實力之人,並且願意幫他,除了使者,還有誰。蕭宇天靜靜地躺在地上,從戒指中找出了一枚丹藥,塞入了嘴巴,溫和的藥效蘊養着身體,傷勢恢復很快,只需要一天時間,傷勢便能夠完全恢復。只不過熾焰 [...]
在玄青大陸武者分作兩種,分別叫做真武者與僞武者,僞武者是凡俗們口中的武師,僅僅只是會拳腳上的功夫,他們沒有完成洗滌身體中的雜質;而真武者,就是身體經過特殊原因梳理一番,清除雜質,身體上達到一種淨態,呈淨態的身體,才能更貼切的感受周圍環境,容身於大自然,感應靈氣,進行修煉,這武者就是凡俗與修仙者之間的過渡階段,身體素質必定過硬,才能成爲真武者。

在玄青大陸武者分作兩種,分別叫做真武者與僞武者,僞武者是凡俗們口中的武師,僅僅只是會拳腳上的功夫,他們沒有完成洗滌身體中的雜質;而真武者,就是身體經過特殊原因梳理一番,清除雜質,身體上達到一種淨態,呈淨態的身體,才能更貼切的感受周圍環境,容身於大自然,感應靈氣,進行修煉,這武者就是凡俗與修仙者之間的過渡階段,身體素質必定過硬,才能成爲真武者。

其實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爲真武者,從出生之時開始計算,在一個甲子的時間內,凡俗都有機會突破身體的限制,達到真武者,如果超過一個甲子,身體的生機便不再活躍,那樣就難以突破了。不過,凡俗無數,可是武者卻是難得一見,楓樹村上上下下近千口人,算上剛剛突破的林楓,也只有三個武者罷了,可見想要突破限制是有多麼困難 [...]
「狗咬了人還想反駁?你家主子是這麼教你做人的?」葉華一句話完全得罪了對方,反駁的這護衛氣結,愣是回答不上,氣呼呼的一口血吐了出來,直接昏迷了下去。

「狗咬了人還想反駁?你家主子是這麼教你做人的?」葉華一句話完全得罪了對方,反駁的這護衛氣結,愣是回答不上,氣呼呼的一口血吐了出來,直接昏迷了下去。

這下,周圍的群眾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神齊齊地落在了葉華身上,心想這年輕人難道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王國天香公主,當代皇帝最寵愛的女兒三公主,得罪了三公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天香公主的眉心皺了皺眉,看著地上的護衛,出盡洋相,讓她這位主子也蒙羞,心裡暗暗說了聲倒霉,才從皇宮出來,怎麼就遇上了這種事?本 [...]
而走孜莘口入華雲州則恰恰相反,這裏沒有江河天險,對騎兵的影響相對就比較小。又可以利用沿途的城鎮解決糧草運輸的不便。雖然路途遙遠加之時間又比較長,但是對於段一刀他們清一色騎兵又有不少輜重的數千人馬來說,還是選擇走這裏是最恰當的進京路線。

而走孜莘口入華雲州則恰恰相反,這裏沒有江河天險,對騎兵的影響相對就比較小。又可以利用沿途的城鎮解決糧草運輸的不便。雖然路途遙遠加之時間又比較長,但是對於段一刀他們清一色騎兵又有不少輜重的數千人馬來說,還是選擇走這裏是最恰當的進京路線。

因爲今天是天剛矇矇亮還是白霧瀰漫的時候就起程出發的,所以在上午辰末巳初的時候就出了小宛鎮,待到下午酉時的時候已經離寧城隘口不遠了。寧城隘口其實並不是一座城池,只是一做天然的隘口。這裏方圓百里都是黑松林,林子裏面也是怪石嶙峋,各種各樣奇形怪狀幹鱗斑斑千年古鬆枯木到處都是。特別是一到陰天下雨或者夜晚的 [...]
第三更    「要不我們衝進去看看吧?」哪吒急忙道。

第三更 「要不我們衝進去看看吧?」哪吒急忙道。

李志玲擺手道:「別急,我們和江帆約好的,如果他需要我們營救,他會給我們傳音的,可是他沒有傳音給我們,我們還是耐心等候吧。」「是的,我們就在這裡等候吧,不能莽撞,否則大家都被困住就麻煩了。」李寒煙點頭道。楊雲皺起眉頭,他望著黑暗之原,「剛才明明看到藍色光暈,還看到空中出現藍色漩渦,看來那裡一定有事發 [...]
“我看還是別打了,一會你那東西把哥砸到了不好。”

“我看還是別打了,一會你那東西把哥砸到了不好。”

本來她此時就很氣憤,葉少風還在那裏激她,她便啊的一聲長叫,朝着葉少風猛劈過來,這妞的腿不僅長得很修長,而且白淨無比,她再次跳躍起來,朝着葉少風猛襲過來,外國妞一般都長得很高大豐滿,沒有想到打起架來那陣勢也不得了,雖然她還沒有衝到葉少風的面前,但是葉少風卻已經強烈地感覺到那股女性的陰氣和香氣同時朝着 [...]
“要不……”我躊躇良久後說,“要不……你今年跟我一起回家過年吧,我們老家過年很熱鬧,人情味兒很濃,總比你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過年要好!”

“要不……”我躊躇良久後說,“要不……你今年跟我一起回家過年吧,我們老家過年很熱鬧,人情味兒很濃,總比你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過年要好!”

“那我豈不是又要扮演你的女朋友?”蘇麥笑笑說,“現在叔叔阿姨都已經誤會了,要是你再把我帶回去過年,這個誤會肯定會越來越深的……演戲很累的好吧!”我一時間無言以對,這確實是個有欠考慮的提議!蘇麥倒是一臉的無所謂,指了指天台說:“你就放心的回去吧,我會很好的,如果到時候我真的覺得孤單了,我就去天台喝啤 [...]
路陵羽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訕笑了兩聲。

路陵羽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訕笑了兩聲。

他還真是有些忌憚林冬,這傢伙從來都不開玩笑的,如果真把後者惹急了,恐怕就算是拼死也要將自己拉着一起陪葬。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咯咯!”這時,一道嬌媚的笑聲響起,僅是一位衣着暴露的性感女子在賣弄風騷:“林公子又何必動這麼大的肝火呢?要不讓奴家爲你舞上一曲,降降火氣如何?”林冬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都懶得 [...]
“嗯!”葉冥有對趙風月道,“師姐你守護好雲月跟在我後面。”

“嗯!”葉冥有對趙風月道,“師姐你守護好雲月跟在我後面。”

“嗯!”趙風月看着葉冥的眼神已經知道他有了主意。葉冥把懷中的趙雲月小心翼翼的交到趙風月的懷中,行者無疆之翼出現在他的身後,手中更是多了一個小巧玲瓏的鼓,這就是仙王轟天鼓了。“走!”葉冥一馬當先,趙風月也緊隨其後。葉冥飛行的速度無比快速,就是準玄聖的趙風月也勉強跟得上他,其實這要多虧仙王轟天鼓的加持 [...]
“小人郝印願歸附銀燕傭兵團,靜候差遣!”郝印也跪在地上,道。

“小人郝印願歸附銀燕傭兵團,靜候差遣!”郝印也跪在地上,道。

兩名副團長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在場的每一位傭兵,無論是銀燕傭兵團還是天蛇傭兵團,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噹噹噹!”一聲聲兵刃掉地的聲音傳盪開來,那些天蛇傭兵們全都跪伏在地,天蛇已死,兩名副團長投降,沒有哪個傻蛋願意反抗而因此丟了性命。場內,立馬就響起了銀燕傭兵團傭兵的振奮呼喊,凌逸站在虛空之 [...]
1 2 3 ... 19 10 / 185 POST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