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 202 2032030 / 2030 POSTS

「你到底是誰?區區一件半神器,竟有如此威力?」

金光散盡,萬鬼幡被打回原形,瞬間飛回到葉擎的頭頂,而在那炎日真神的手裡則是出現了一隻金輪…… 「呵呵,我就是個普通真神罷了,倒是你,怎麼拿出神器來了?不是說好了,對付我,不用神器嗎?」葉擎笑呵呵道。 「你的半神器很強,煉製的時候應該摻雜了法則之力,可以說是最強半神器也不為過,如果不使用 [...]

德國雖然也是二戰軸心國,但是投降之後,跟東瀛的待遇可不同。

作爲一個歐洲內陸大國,二戰之後這個國家就遭到了分裂,分爲西德與東德兩部分,舉世聞名的柏林牆就是二者的邊界。 而控制這兩個部分的,就是當時的兩大超級大國,美國與蘇聯。 兩者一直在國際上對抗,在這件事情上也是不例外的。 絕世神皇 美國爲了防止蘇聯繼續向西擴張,所以就以西德爲防線,就 [...]

宋靜書冷笑一聲,看著胡掌柜閃躲的目光,冷冷的說道,「不過你也不要怕,我不會對你怎樣的!好歹你也是個糟老頭子了,傳出去我會被人罵的。」 說著,宋靜書直接對青玉吩咐道,「給我砸!將美食樓能砸的都給我砸了!」 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連胡掌柜自己,也被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

管家在徐家呆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何會看不出徐文川此時的心情很糟,不敢有絲毫的耽擱,一溜煙兒的退了下去。

徐文川氣呼呼的坐下,正想要領著劉雲熙喝茶,才發現自己的茶杯已經摔碎了,本想讓管家再給他拿一杯來,一抬頭,哪兒還有管家的蹤影?不禁愈加懊惱! 不理徐文川,劉雲熙的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這劍在徐文川的手上轉了那麼一圈兒,便已鐵板釘釘的成了劉家的東西。不過這並不是劉雲熙今日來的最主要目的,頓了頓,待 [...]

不過,她這個樣子,讓他不太放心她一個人住在這裡了。

打開冰箱,秦肅謙按照瓏五上次一樣,找到泡好了的黑豆,給她打了一杯豆漿,只要一會等她醒過來煮好就可以喝了。 走出廚房,秦肅謙忽然站住了,他重新回到冰箱前,打開冰箱。 把每一樣東西都看過一遍。 「阿膠,桑葚膏,枸杞,紅棗,豬肝,花膠,烏雞……還有那黑豆……」這些全部都是有補血的作用的 [...]

小傅凱的情緒一下子就低落了下去,可他小小年紀已經懂得察言觀色,緊抿著唇,一副故作堅強的樣子說道:「嬈姨放心,我會好好養病的,我以後還要保護你和小寶寶!」

封嬈心疼死了,忙說:「你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 「好。」小傅凱又點點小腦袋。 戰御宸實在看不下去了,半強制的拉著封嬈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封嬈好奇地問道:「那個手鐲是怎麼回事?」 戰御宸好心情的在她的臉上親了親,解釋道:「是英子乾的。」 封嬈恍然大悟,原 [...]

葉婉兒捂著自己的額頭,一陣無語,頗有些羞於見人的架勢。

姜辰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兩女是怎麼了,犯病了? 「西餐廳不能大聲喊叫,你這樣很沒有禮貌你知道嗎,你沒看旁邊的人都看過來了啊。」 蘇安嵐微微遮著自己的臉,無語的對姜辰說道。她只覺得自己的臉一陣火辣辣的,羞愧難當。 「啊?是嗎?你們不早說。」 姜辰看著周圍的人,都一臉怪異的看 [...]

容蓉趁機開口,「正好我有些事情想和安然說。不如我和安然一起去荔香院。來了侯府好幾趟,還沒去荔香院看過。姑母,等我和安然說完了話,我再來陪你。」

古氏點點頭,「去吧。荔香院那裡有不少好東西,你去看看也好。」 容蓉笑著站起來,「安然,快帶我去荔香院看看。」 宋安然笑道:「榮幸之至。」 宋安然和容蓉一路閑聊著走回了荔香院。 宋安然將容蓉領到小書房。 容蓉好奇地打量小書房,「安然,這書房裡面的擺件,都是你父親用過的嗎 [...]

「你甭管我是怎麼知道的。現在你安靜下來,讓我來看看他現在怎麼樣了。」說完,百里冰運轉真氣,將之散出體外,向靜室方向送去。他準備以氣機來感應靜室內的林炎。

真氣進入靜室,感應到了林炎身體周圍五行氣息的強烈波動。現在的林炎就像一個無底洞,周圍的五行氣息都被他吸納入體內。變成了循環圓圈的一份子。百里冰的真氣還未抵達林炎跟前,就被周圍波動的五行氣息給衝散,化作了天地元氣被林炎吸入體內。百里冰趕緊切斷了心神連接,以防對林炎造成傷害。他搖了搖頭,感嘆無比。 [...]

穆南樞仿若沒有聽到,全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和顧柒。

他的腳步聲一步步靠近,每一步雖然很慢,卻給人一種壓迫感。 顧柒揚起帶傷的臉勾唇一笑:「你來接我了。」 笑容仍舊燦爛,裡面卻多了不少自嘲和悲傷。 是誰奪走了她的笑容? 穆南樞緩緩蹲下身,輕輕擦拭著她髒兮兮血糊糊的小臉。 有些血跡早已經乾涸,穆南樞將她抱起,聲音啞啞道:「 [...]
1 ... 201 202 2032030 / 2030 POST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