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 8 10 / 77 POSTS

龍少決就知道楊暖暖在背後不會說什麼好話。

不過,這樣在背後罵人的楊暖暖,不就是楊暖暖嗎!!! 以前每次楊暖暖說起龍少決,一定都是在罵他。 如果屏蔽掉楊暖暖說話的聲音,只看她生動靈活的表情的話,眉飛色舞的她就像是在向別人炫耀自己與男朋友之間甜蜜的煩惱。 楊暖暖雖然是在罵龍少決,但是她的表情眼神都是幸福的,滿足的。 龍 [...]

“哇,這就是警視廳啊,好壯觀啊。”

東京警視廳大樓下,元太仰頭看着高聳的警視廳大樓,不禁感嘆了一句,警視廳大樓其實並不算太高,但佔地極廣,附近也沒有什麼高的建築,所以就顯得很不同尋常了。 端木軒也眯着眼睛,微微擡頭打量着眼前的建築,對於眼前的建築,他可謂是極爲熟悉,不過這個熟悉不是這世他來過,而是從前世動漫裏無數次的看過眼前的 [...]

不多會走到財政府邸大門外,唐宋抬頭看了一眼,沖著門口的守衛輕聲道:「麻煩通報一下,就說我是從城主府過來,找財政大臣有點事情。」

守衛半信半疑的打量著他,沉聲道:「大人不在家,明日才能回來。」 「哦,那好吧。」唐宋很隨意的應了一聲,轉身便走了。 過了拐角,唐宋一個閃身消失,進入到自己的世界內。後邊跟蹤的兩個男子也沒有注意,只是覺得他真走了,便從另一邊的拐角出來。 先是跑過來看了一下,沒見到唐宋的身影,也沒探 [...]

柳煙看見這一幕,難免有些鬱悶,背過臉去。

葉知秋悄悄潛行,果然看見黑夜裏,一隊鬼魂正在趕路。 其中,領頭的兩個老鬼,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一高一矮,都帶着高帽子,手持鐵索,正是黑白無常的模樣! 而且,這兩個老鬼還有說有笑,神色間頗爲得意。 在兩個老鬼的身後,還有三五十個新死之鬼,被繩索拴在一起,神色悲慼地趕路。 鬼犯 [...]

我開車,當天就抵達了迪化。

到了地頭,結果我卻是迷茫了,偌大的迪化市,西北宗教局又是祕密部門,跟掛着牌子的宗教事務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兒,我着實有些弄不清楚。 不過對於這事情,我倒是想得開,既然需要求見黑手雙城,找他手下的人自然沒錯。 本着這樣的想法,我給黑手雙城的手下大將林齊鳴打了電話。 林齊鳴作爲東南局大 [...]

“心柔!”他們三人同時的小聲說出了名字。

是的,在他們周圍除了心柔那個女人是鬼道之一,就只有那個老太太了,可是她怎麼想也覺得不可能是那個老太太的。也就是說,心柔那個女人再一次的在她身上動手腳了,而這一次可是比上一次還狠! 她居然想讓她的靈魂也化爲烏有!心腸何其的歹毒! “一定是她!”她肯定的說到。 江奇卻是不解的問道:“ [...]

李公公的話說到了我的心裏,我真心道:“謝謝李公公指路。” 李公公帶着我來到宮門口,只見一輛低調而奢華的馬車沉寂的停靠在邊上,李公公對我指了指馬車,讓我上去。

我向李公公點頭道謝,在上馬車前,李公公再次小聲跟我囑咐,一定要對皇上好,一定要對皇上噓寒問暖,我都連連點頭答應了。 我上了馬車,卻見不小的馬車內軒轅爵正襟端坐着,俊美的臉龐面無表情,在進去的瞬間,我都錯以爲那只是一尊石像。 “皇上。”我向軒轅爵行禮。 軒轅爵冷冷的應了一聲,便沒了 [...]

不過幸福沒有多說什麼直接進了房間,就關了房門。這個房間,她已經睡過一個晚上了,這裏面的東西還算熟悉,還有一些晨哥的東西在。晨哥也只是回殯儀館幾天的時間罷了。

而在外面的客廳裏,小胖是癱在沙發上說道:“今天我都快趕上極限負重跑了。我們就在那綠化帶裏迷路,走了好幾個小時呢。” “那幸福姐能跟着你走下來啊?” “是我跟着她。她就拿一個小包包,走得比我還快。她那哪裏是什麼女人啊。她是充分發揮了女人逛街的優勢啊。” “行了!”柿子打斷了他的話, [...]

得知了秦羿與小舞的身份,向浩文也是精神大振,直言道:“當初謝無生認女還朝的時候,我父親以及很多老朋友就提醒他務必查清楚了那女人的身份,再行商定。想來也是謝王夫婦思女心切,也不知道那妖孽是如何就讓他們認定成真。”

“後來,我們才知道謝無生移居玉泉宮並非養病,而是被控制了,他們中了一種天下奇毒,無人能解。” “由於我們向家有獨特的祕密渠道,謝無生終於把實情透給了我父親。” “這個女人是他的養子延昭太子找回來的,其意不言而喻,延昭太子想取代謝無生成爲新王。” “當務之急,就是解毒,只有謝無生恢 [...]

龍王身上的這種威嚴自動讓它們膜拜,臣服,所以它們才會不受控制的向他跪下來,膜拜他。

帝玄胤也在靜靜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心中的驚駭並不比任何人的少。 但是,他並沒有慌亂,對男人供了拱手道,「敢問閣下剛才之話是什麼意思?」 龍王眯了眯眼,寬大的袖袍狠狠一甩,冷喝道,「什麼意思,難道你們不知在神樂大路是不允許豢養龍族,將之當作奴隸的么?你們可知道,你們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我龍族 [...]
1 2 3 ... 8 10 / 77 POST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