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電視劇

1 2 3 ... 5 10 / 45 POSTS

他清俊的臉上掛著滿足的淺笑,「這就是你期盼的嗎?弟弟。」

因疾速行駛而撲去的勁風似厲劍般刺痛著他全身,還曾記,那許久的兒時之約。他一直職守,然到至今之步,雖說其非本意,卻也是命中注定。 眼前的白雲越漸越濃,似往昔度過的坎坷歲月般讓他迷茫惘然。 葉情躡手躡腳的走到彥千雪身邊蹲下,猶豫幾番后抿了抿唇,「那個。。。他失憶了,也許已經忘記你了。 [...]

不等它再扳回幾句,上頭的半人馬只專註於匣子,手中鐵鏈又動幾分,發出鐺鐺沉重的聲響,催促道:「說話。」

「我…我……」匣子兩股戰戰,磕磕巴巴說不了完整的話。 它還是有些小聰明的,知道這時候向著刀疤,沒數真有點出路,但是在視察團的壓力下,它那句「不認識」死活憋不出來。 就在它心理放線即將崩潰的一刻,匣子顫抖著吐出幾個字,「我…我……我不…知道……」 最後一個字還沒完全往外蹦 [...]

灰蠍幫,一個殘忍的「炮灰」馴化機關。

每隔一陣,灰蠍幫都會引進一批「新貨」。 這些貨物由誰提供,馬修不清楚,但他大致能猜到一些…… 貨物包括:興奮劑,鎮定劑,還有融晶感染重症患者。 有了它們,灰蠍幫便能將那些精神病患馴化為不懼死亡,殘忍弒殺的「炮灰」。 馴化方式簡單且粗暴。 首先,將這些 [...]

王宮裡沒這樣吃過,有鍋子,但都是煮好的端上桌。

這個自己動手,還有些情趣。 晏臻笑著給他倒了酒,又親自給他刷肉。 大啟帝還是第一次這樣,有人陪著,自然夾菜吃喝談笑,沒有時刻對他的過分敬畏害怕。 他覺得舒坦,嘴巴也吃得爽利。 從來沒有這樣舒坦,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杯碗碟筷輕微的碰撞聲,辣鍋子的味 [...]

迴避這個問題是陳明想到的最好的辦法,金凌寒聽明白了陳明的意思,說道:「嗯,既然這樣,那時間也不早了,留下來吃個便飯,怎麼樣?」

「沒問題。」 金凌寒朝着錢老闆遞了個眼色,兩人先行一步,朝着別墅走去,陳明和金墨萱跟在後面,陳明抬起胳膊碰了碰金墨萱的胳膊,笑着說道:「墨萱,你沒事吧?」 「啊?沒事。」 「聽說你父親是個很嚴厲的人,他沒有為難你吧?」 「沒。」 金墨萱搖頭,忽的想起 [...]

冷盤上了之後,便是蒸菜。

白糖揭開了蒸籠蓋兒,那濃郁的香味便傳了出來,坐在靠近門口位置的人,聞到味都忍不住伸著頭往院子裏看去,想看看是什麼東西那麼香。惹得已經把冷盤吃完的客人們都直咽口水。 白糖他們家沒那麼多桌子,所以只能去村裏人家借,他們家的這一塊地原本是荒地,門前還有好大一塊荒地,房子蓋好以後,陳橋還叫人幫着把 [...]

剛開始的幾年裡比特幣的價格一直起起伏伏,上頭對這個加密貨幣的態度又不明不白,江寒雖然堅信自己的判斷沒有錯,甚至還買了個幾家礦機公司的股份,但終究也只是他的判斷。

大部分現金投進去后可一分錢回報都沒有見著呢,所以這幾年才沒有和陳禾他們說過關於這筆錢的下落,一直到今年看到交易價格的穩定上漲到一個已經有些恐怖的數字才決定說出來。 「你當時怎麼就那麼放心把自己的積蓄都交給我的?不怕我給你浪光了?」 「可不止是積蓄哦。」陳禾修改了一下江寒的說法,「 [...]

婢女柳兒含着哭腔一五一十地將他們去過的地方都數了個遍,「嬤嬤,不要趕我們走,我們再出去找……」

容嬤嬤冷笑一聲,「現在知道怕了?趕緊都給我出去找!今晚沒找到人,你們這一干統統發賣出去!」 「是是是,」一眾人忙起身往外爬去,顧不得身上還沾著茶沫星子,馬不停蹄地擠出了門。 出了偏門,一眾人都變了臉色,氣哼哼地圍在柳兒的身邊訴苦埋怨。 「柳兒姑娘,這容嬤嬤實在是太不講理 [...]

公司裏面誰不知道,唐總的老公林先生,是出了名的狠岔子。

只要林先生來了,他們就沒有什麼可怕的。 「小子,你他媽什麼意思,跟你輝哥作對啊?」 看到王雲他們又去收拾設備,林輝頓時皺起眉頭,看着林壞:「你知不知道在這片,都是你輝哥說了算,你是不是找死?」 林壞搖頭:「我不知道。」 「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姓林?」 [...]

郭嘉翻了個白眼,扭頭道:「那什麼,一場誤會,大伙兒都將兵器收起來,莫要嚇壞……那個,嚇壞了小朋友。」

這一句自然是對郭嘉身後的曹卒說的,曹家將士令行禁止紛紛收起了傢伙事兒,場面一度和諧了起來。 郭嘉也不忘原地蛙跳的路匪們,順嘴道:「行了,行了,都別跳了,既是一場誤會,就停下吧。」 聞言,那一百來號人如蒙大赦,紛紛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的確是累的夠嗆,甚至有人開始趴在地上 [...]
1 2 3 ... 5 10 / 45 POST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