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東西天師都沒有交代!不過您放心,只要您去了,肯定就會知道的!”

想了想,權衡了一下,我決定還是去,畢竟是一位天師想要見我,要是此行不去,讓一個天師強者記掛上了的話,那可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情了。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前面帶路,走着!” 茅山派的幾位,都要一起回去休息換班,我也就和他們同行來着,我本來有些好奇他們要怎麼走,但卻沒想打,他們居然用御劍

想了想,權衡了一下,我決定還是去,畢竟是一位天師想要見我,要是此行不去,讓一個天師強者記掛上了的話,那可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情了。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前面帶路,走着!”

茅山派的幾位,都要一起回去休息換班,我也就和他們同行來着,我本來有些好奇他們要怎麼走,但卻沒想打,他們居然用御劍飛行。

我可沒有專門打造的飛劍,不過御劍飛行對我來說,卻並不是什麼難事,我直接用真元凝聚了七星劍,跟着他們一起飛。

我這才終於知道,爲什麼他們的支援速度這麼慢了,這飛劍的速度,簡直是慢的可以啊,還不如汽車跑高速呢。

無奈之下,我只有跟着他們慢慢的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見到了茅山派的山門。

這些茅山派的弟子們,並不是想象之中的熱情好客,也對人並不冷淡,總的來說,就好像是沒看到你這號人一樣,我在他們弟子的之印之下,朝着茅山大殿的方向走過去。

“這位,是我們茅山派的孫長老!”

那個帶我過來的弟子說了這話以後,就離開了。

“你就是林星?”

孫長老打量了我一下,對着我問道。

“對,我就是林星,掌門天師找我有事麼?他什麼時候出來、?”

“掌門天師這麼忙,怎麼會有時間見你?能見到我,已經是你的榮幸了。”

茅山派的,都是這麼自大?

“林星,你可知罪?”

對面的惡孫長老,突然對着我發飆道。

蛇精病犯了吧?這是?

“我何罪之有?”

我冷冷的對着他問道。

你對我沒好態度,我爲什麼要給你好臉?

“私放本派囚禁的魔頭,這是不是你所爲?”

(本章完) “孫長老,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看着這個孫長老,我的臉色也黑了下來。

“我茅山派鎮壓的大魔頭王平之,是不是你放走的?”

“王平之是誰?”

這種事情我自然是不可能會承認的。

“你還想狡辯?郭東葉都已經招供了,就是你放走的王平之?”

聽到郭東葉這三個字的時候,我的神情就是一變,整個人就是一陣的震驚,該不會真的是他把我給賣了吧?

但是再轉念一想,我瞬間就覺得不可能,郭東葉不應該是這樣的人,他應該會實話實說,那麼這個孫長老,應該就是故意來找茬的,說道這裏,我就想到了我上次得罪的那位茅山派的陳真人。

該不會,孫長老就是來給這位陳真人報復的吧?

“既然是郭東葉招供的,那可否請孫長老,把郭東葉請過來一見啊,讓我們當面對質,怎麼樣?”

聽到我這話,對面的孫長老就是一聲冷哼。

“郭東葉現在是我們茅山派的要犯,豈能是你說見就見的?”

“哦?孫長老你這話說的就有意思了,掌門天師我見不了,郭東葉我也見不了,你們茅山派的架子,很有點大啊!”

反正都已經這個樣了,我也不怕撕破臉了。

“沒錯,你就只能見我,今天你就趕緊把你的事情交代清楚吧,你放心我們不會要你的命的,對你做出懲罰以後,我們會讓你們地府派人來領人的。”

看見我撕破臉了,孫長老也開始不顧麪皮了。

“我沒有什麼要交代的,孫長老你說話要拿出證據來,你要是沒有證據的話,我就不在這裏和你瞎BB了,恕我不奉陪了。”

說着,我轉身就準備走,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我的後方,一股強大的氣息朝着我傳遞過來。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們茅山派是什麼地方?”

我萬萬沒想到,這位孫長老居然不要臉到如此程度,居然直接對我出手了。

不過,就這樣就想對付我,想的也太簡單了一點吧!

我沒有絲毫的抵抗,反倒朝着孫長老的手下衝了過去。

孫長老看到我不躲,自己反倒被嚇到了,一個翻身朝着後面退過去。

“你怎麼不還擊?”

他似乎驚訝於我的不作爲。

“還擊?我爲什麼要還擊?茅山派孫長老不顧臉皮,對地府的鬼差出手,將其打成重傷,這是個不錯的新聞啊,我覺得,傳遍人鬼兩界,那是非常合適的。”

“你…..”

變成吸血鬼是什么體驗

長老看着我的,整個人氣的臉色發紅。

“你什麼你呢?孫長老,你們茅山派的弟子,可是在大庭廣衆中之下請的我,大家都看見了的,要是我地府統領判官在你茅山派出了事情,你猜猜這小道消息,都會怎麼傳啊?”

“你信口雌黃,老夫明明沒有碰到你一根手指頭!”

孫長老氣憤的對着我說道。

“對,你之前是沒有動我一根手指頭,但是這並不能說明什麼,因爲你現在動了我!”

我模擬出茅山派的真氣,朝着我的胳膊上就是一下。

“茅山派的孫長老,召我到內室說話,突然衝着我出手,雖然我閃的快,但還是受傷了,您覺得,這條新聞會不會有說服力啊?”

“完全是扯淡!”

面對我的無賴,孫長老已經惱羞成怒了,。

“老老實實的交代問題,你還有活路,否則死路一條。”

說着,我真元運行,又要第二次朝着自己的手上砍過去。

是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現在的情況,往往比我之前想的要複雜的多,表面上看起來還不錯的形式,其實都是我自己編造出來的。畢竟對面的孫長老,可是真人五階的強者,他要是想要暴起殺我的話,我肯定一點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住手!”

果然,孫長老出手了,他一下子就攔住了我手上的真元。

“你休想要自殘,想栽贓老夫,我絕對不答應。”

“既然如此,那孫長老就放我出去好了,反正我現在還沒受什麼傷害。”

孫長老看着我,就是一陣的猶豫,我看這個情況,有門啊,說不定我再忽悠一下,他就放我走了呢。

“孫長老,您想好了沒?”

“我想好了!”

孫長老突然擡起臉,對着我笑着說道。

“我想好了,我一定要抓住你這個小王八蛋,嚴懲你!”

什麼情況?孫長老居然突然變臉了,繼續朝着我攻過來。

“我剛纔問過我們茅山派的弟子了,他們請你的時候,身邊分明沒有人!

慘了,果然穿幫了。

我拼盡全力抵擋了一次孫長老的攻擊,可是下一刻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五臟六腑都開始變得翻騰起來。

“我告訴你,孫長老,我來你們茅山派,我可以告訴了別人的,要是我出了什麼事情,你們茅山派絕對吃不了兜着走!”

我再次對着孫長老威脅道。

“我管你告訴了誰,你釋放茅山派鎮壓的魔頭,死定了,經受茅山的懲罰吧!”

我朝着門口跑過去,門果然是已經被管的嚴嚴實實的,想從門口出去基本不可能。

我一個鬼步,又閃開了一道攻擊。

其實我之前說的話,我也並不全都是扯淡的,我也確實有通知人,就在之前我感覺茅山派有不對的時候,我就通知了蘇小魅了,我讓她找人來救我來着,我估計按照蘇小魅的速度,到這裏大概也需要二十分鐘的時間,剛纔已經過去了十分鐘,也就是說,我只要再堅持十分鐘,就很有可能可以等到蘇小魅的支援了。

但是天知道,在一個五階巔峯的真人的手下支持十分鐘,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我幾乎要把自己的半條命給搭進去了。

而且最令人噁心的是茅山派的符咒。

由於茅山術法主要是用符咒體現的,這也就說明他們的攻擊沒有間隙。

這傢伙幾個符咒朝着我丟過來,我也被逼迫的開了神鬼第二變。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我連鬼神閃都用出來逃命了,最後還是被孫長老給抓住了。

他的符咒就好像無窮無盡一樣,又是三張符咒朝着我丟了過來。

我本能的想拿出老媽送給我的種子,但又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這裏根本沒有土,種子種不下去。

完了,難道我今天要死在這裏?

就在我嗚呼哀哉的時候,驟然間我感覺自己變換了一個位置,一個草人出現在了我之前的站着的地方,而我則是被挪移到了五六米外,三道符咒的攻擊,全部都打到了草人的身上。

“替身咒!”

孫長老看到這個,臉色瞬間就黑了起來。

下一刻,一個身影由暗到明,從虛空之中顯現了出來。

“王前輩!”

我沒想到,居然是王平之!此時此刻的他,不是應該在自由城裏面見柔鬼王麼?

“是我,林星小子你怎麼跑到茅山派來了,茅山這地方,我真是好久都沒有回來了啊!”

“閣下是誰?居然擅闖我茅山派,這位林星,是我們茅山派緝拿的罪犯,我們茅山派可是有天師強者的,我勸你不要和我們茅山派作對!”

孫長老還是很利索的,當他發現自己的修爲遠遠不是王平之的對手之後,就開始狐假虎威了。

“哦?天師強者?我王某還真的是不怕天師強者,茅山派的第五十五代天師強者我都能打得過,不見得六十一代我就打不過了吧?”

孫長老聽到他這個話,直接就被嚇到了。

“你到底是誰?”

“我就是你之前口中說的那個被茅山派鎮壓的大魔王,王平之!”

(本章完) “王平之?你就是王平之?”

聽到這個話,那孫長老果斷嚇尿了。

“沒錯,就是我了。”

“你居然還敢到茅山來?”

孫長老剛開始是驚恐但不知爲什麼,和快就像是有了憑仗一般,開始囂張了起來。

“笑話,我爲什麼不敢到茅山來?你以爲當代茅山派的掌門,還能打的過我不成?據我所知,他也就是天師二階而已吧!”

孫長老看着王平之,淡淡的說道。

“我看你是不知道吧,我們茅山派的護山大陣,那可是一代老祖的時候創建的,就是爲了護衛我們茅山所在,別說是掌門了,就算是我操縱護山大陣,都能讓你吃不了兜着走,這纔是我們茅山這麼多年來,從來都不怕外敵入侵的原因!”

孫長老囂張的笑着,對着我們說道。

“哦?是麼?茅山的護山大陣啊,你不說,我還真忘記了茅山有這麼個玩意,不過如果你以爲這種東西會對我有用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哼,那老夫就讓你嚐嚐護山大陣的厲害!”

孫長老說着,居然手中出現了一塊木牌,緊接着,我就感覺到一陣的風雲涌動,一陣超越了鬼帝的力量,在整個茅山上顯現了出來。

“走!”

王平之拉着我,破門而出。

“兩個孽障,休想逃跑!”

說着,孫長老就追了出來,而此時此刻的茅山,早就已經亂成一團了。

“怎麼回事?怎麼天旋地轉!”

“好強的法力啊,究竟是怎麼了?”

“有人開啓了護山大陣!”

…….

我們站在天上,下面茅山派的弟子,正在不斷的議論着。

我看着越來越強的力量顯現出來,這種力量甚至到達了鬼尊的程度。

可是一邊的王平之,還是有恃無恐的看着孫長老。

難道說,他作爲巔峯鬼帝,居然有抗衡鬼尊的能力?這也太難讓人相信了吧?

“今日有兩個賊子,闖入我茅山派,我孫某爲守護茅山,開啓護山大陣!”

孫長老一聲大吼,聲音傳遍了整個茅山。

說完,他的手上連續掐了好幾個印決,這一股堪比鬼尊的力量,就朝着我們涌了過來。

王平之啊,王平之,希望你是真的有辦法,不要亂裝逼纔好啊!

我現在已經完全無奈了,只有把希望寄託到王平之的身上了。

而王平之則是一幅沒事人一樣的,淡然的看着洶涌的護山大陣之力。

“給我,停下!”

王平之一聲怒吼,整個茅山的護山

大陣,幾乎都是一震,然後下一刻,令我們所有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護山大陣的力量,居然開始往後退,全部縮了回去。

“孫長老,亂用職權,以爲我之名義,剝奪他控制茅山大陣的權利!”

說着,王平之手一伸,孫長老身上值錢的那塊令牌,居然自動的飛到了王平之的手上。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我簡直不敢相信。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不可能,你怎麼能控制我們茅山派的護山大陣.”

被剝奪了操縱護山大陣的權利,孫長老才真的是被嚇傻了。

王平之完全沒有理他,而是淡然的笑了笑。

“現在,你想用什麼,來對付我呢?用你真人巔峯的修爲麼?”

不光是孫長老,下面的茅山弟子也傻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