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看着我,滿目的痛心:“這個萬花巫發作很快,你現在臉上已經全部是花印了,那麼,你的臉很快就會——”爺爺說不下去,停頓許久道:“你的臉會全部腐爛,而你身上也會佈滿花印,當你全身都佈滿花印的時候,你的身體也會開始腐爛,最後,你的身體就會像花瓣凋零一樣,一塊一塊的掉下來,直到你身上什麼都不剩,你纔會在痛苦中結束生命。”

我平靜的聽完爺爺的話,對爺爺微笑:“爺爺,你不要傷心,你不是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除嗎。” “可是,你不是根本不知道誰對你下的萬花巫嗎?”也有道。 我笑:“爺爺,我相信,它一定會來看我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人,一定會來看我的。 爺爺凝眸,沉思半餉道:“寶貝孫女,你這麼一

我平靜的聽完爺爺的話,對爺爺微笑:“爺爺,你不要傷心,你不是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除嗎。”

“可是,你不是根本不知道誰對你下的萬花巫嗎?”也有道。

我笑:“爺爺,我相信,它一定會來看我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人,一定會來看我的。

爺爺凝眸,沉思半餉道:“寶貝孫女,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以前我師傅說過,一般下萬花巫的人,都是非常痛恨你的人,既然一個人非常痛恨你,那麼,在你如此痛苦的時候,一定會來看你。我師傅說,一般當對方在萬花巫的折磨下,瀕臨死亡的時候,對方就會出現。”

爺爺的雙眸一亮:“寶貝孫女,這樣一來你就有救了,只要它來,爺爺一定殺了它。”

我沉着眸子點頭,忽然想起在鬼殿時候遇到的美杜沙,還有那個鬼嬰,它們在臨死之前都跟我說,那個人是不會放過我的。

之前我一直不曾去細想,事到如今,看樣子那個人是當真恨我入骨,否則怎麼會三番五次的想要殺我,還如此大費周章,讓我慘死。

突然,我想到一個事情,問爺爺:“爺爺,這幾天我特別喜歡曬太陽,還喜歡開着燈,是不是也跟這萬花巫有關係?”

爺爺點頭:“這是萬花巫突變過程的一個需要。”

我嘆了口氣,果然!

夜,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我洗着澡,只是當我看見身上遍佈的花印時,心微微一沉,看樣子,這個萬花巫比爺爺預想的還要快,估計不出幾天,我就會潰爛而死。

只是,我絕不會如那個人的願。

我,決不能死!

洗完澡,我很早就睡了,睡夢中,有一隻手從黑暗中伸出來,來拉我,我鬱悶的想要拍開,但我的身體根本就不能動,而且我還發現,我竟是全身赤裸的。

那手觸碰到我,拉着我的皮膚,好像要將我身上的肉硬生生的撕扯下來,疼痛驟然在我的腦海炸開,我想要讓它停下來,但它不僅沒有停下來,反倒從黑暗中伸出了更多的手,那些手,多的根本數不清,它們全部伸向我的身體,從四面八方,它們抓着我的身體,要從我的身上硬生生的將肉撕扯下來。

疼痛,鋪天蓋地的疼痛傳來,真實的讓我想要哭。

嘶啦!

一塊肉當真被一隻手硬生生的撕扯下來,我的腦袋一悶,緊接着是身上的肉接二連三的被硬生生撕下來,我就如同一個破碎的娃娃,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只能任人撕扯。

鮮紅的血流下來,我卻還睜着眼睛,疼痛卻痛到一定程度,讓我不知道什麼是痛了。

無數隻手還在猙獰的拉扯着我,我閉上眼睛,嘗試將我身體裏的力量都散發出來,很快,一股強烈的能量集聚在我的身體裏。

我已經有些分不清這到底是夢還是真實,不管真假,我只想擺脫。

霎那間,我雙拳緊握,將我全身所有的能量都發泄出去,在爆發的瞬間,我驀然睜開眼睛,印入眼簾的卻是一個漆黑的人影。

wωω .ttκǎ n .C 〇

我一滯。

那人影卻盯着我,有恃無恐。

我驀然反應過來,冷了眸子,直直的盯着它:“是你對我下了萬花巫。”我對它肯定道。

黑暗中,那人根本看不清,它帶着鐵面具,只露出一雙猙獰的眸子,卻對我笑道:“是啊,就是我對你下了萬花巫。”

我起身,和它面對面:“爲什麼?”

那人卻笑了,笑聲裏滿是諷刺:“因爲我恨你,顧蘇,我恨你,這五千年來,我沒有一天不恨你,每一天,我都恨不能殺死你,用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方法。”

我寒眸盯着它:“你爲什麼恨我?”我一邊問它,一邊積蓄能量,等待合適的機會,將它抓住。

那人卻驀然靠近我:“我爲什麼要告訴你,顧蘇,我永遠都不會告訴你的。”

我和它四目相對,那人伸出手,撫摸上我的臉,一點一點,珍惜而懷念:“顧蘇,這張臉你也是時候還給我了。”

我一滯。

“你知道嗎,每次看見你用着我的臉,我都覺得噁心,很噁心,恨不能把它從你臉上扒下來,但是,現在我終於可以了。”那人笑的得意而猙獰。

我的雙眸瞬間冷了下來,我趁着它笑,驀然出手,可我卻發現,我的身體根本動不了。

“怎麼,想抓我啊!”那人對我笑:“顧蘇,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就你,還想抓我,我告訴你,你連我的半根毫毛都碰不到,你還真以爲,你的魔體是萬能的,真是笑死我了。”

我寒着眸子看它。

“顧蘇,等你死的時候,我會再來看你的,看你死,永遠都是我的樂趣。”那人獰笑着離開。

“寶貝孫女,出什麼事情了?”爺爺匆忙的跑進來,連鞋子也不曾穿,看見我被定了身,趕忙給我解開:“怎麼了?”

我看着窗外,平靜道:“它來看我了。”

爺爺聽到我的話,一下子沉了下來。

“它還說,等我死的時候,它還會來的。”我看向爺爺:“爺爺,它不簡單,我根本傷不了它半分。”

爺爺和藹的摸我的頭:“你個傻孩子,你現在只是有魔體,還沒真正的成魔,等你成魔的時候,估計這世間就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了。”

我:“…..”

爺爺對我笑:“寶貝孫女,這其實是個好消息,只要它來,爺爺就有辦法對付它,就是這幾天,你會承受——”爺爺不忍說下去。

我微笑:“沒事的,爺爺。”

我看着爺爺的佈滿皺紋的臉,猶豫半餉道:“爺爺,我還是擔心,我總覺得它恨厲害,萬一——”我不怕別的,就怕它傷害到爺爺!

爺爺笑:“寶貝孫女,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巫師有一個很大的弊端,就是,他們只能通過巫術害人,而自身卻是手無寸鐵之力,好了,寶貝孫女,你不要擔心了,這些就交給爺爺,你快休息吧!”

爺爺安撫我睡下,但我看着爺爺離開的背影,卻始終隱隱有些擔心,但我的腦海卻又浮現出那人的話,我撫摸上我的自己的臉,我這張臉,到底是誰的? 早上我是被一股濃烈的惡臭刺激醒的,可當我起來四下尋找的時候,卻根本沒有發現發臭的源頭,沒有辦法,我只能先去洗漱。

因爲這裏是道觀,所以並不像一般的人家,浴室廚房都在一個地方。所以我要自己去井邊打水。

可我剛走在廊道上,看見我的道士紛紛惶恐的睜大眼睛,隨即轉身離開,我蹙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拿着盆往水井走去,但一路上的道士都紛紛逃走,直到我打起水,無意間瞥見水中的自己。

砰。

臉盆掉落在地上,盆裏的水澆透了我雙腳,冰涼的水順着襪子將我的雙腳都包裹住,可我根本沒有感覺到冷,我只是驚恐的睜大眼睛。

剛剛,我在水中看見了一張完全腐爛的臉,臉上竟全是噁心的膿包,哪怕只是看一眼,都讓人能噁心一天,吃不下東西。

我終於明白,房間裏的惡臭不是別的,就是我自己。

我也明白,一路上那些道士對我唯恐避之不及的原因。

其實我也是能猜到的,爺爺早就跟我說過,萬花巫會先讓我的臉潰爛,然後遍佈全身,最後我身上的肉纔會一塊一塊掉落,猶如萬花凋謝。

可,縱然知道,我親眼看見自己的臉竟變成了這般噁心的模樣,我根本不能接受。

“寶貝孫女。”爺爺笑着出現在我面前。

我慌忙捂住臉,不想讓爺爺看見。

爺爺卻笑:“沒事,我們家寶貝孫女怎麼樣都是好看的,再說了,這只是暫時的,很快我們家寶貝孫女就能變回原來美美的樣子了。”

爺爺說的輕鬆,我知道,他是不想我太難過。我笑:“我知道的爺爺,我沒有難過。”

“好好,我就知道我們家寶貝孫女最厲害,對了,寶貝孫女,你今天想吃什麼,爺爺親手給你做。”

“沒關係爺爺,我喝粥就好了。”

“好好,白粥營養最好了。”

我目送爺爺離開,深深的嘆出一口氣來,重新打了水洗臉,可終究不敢再看水中的自己。

“我告訴你們,你們誰要是再敢看見我寶貝孫女就逃走,或者做出亂七八糟的表情,我就讓你們三天三夜不吃飯,聽到沒有。”

我拿着臉盆回去,卻無意間看見爺爺在殿內訓斥那些道士。

“知道了掌門。”道士們紛紛點頭。

我看着這一幕,心酸,我終究是讓爺爺不省心。我轉身,無聲餓回到自己的客房。不一會兒,爺爺笑呵呵的給我送白粥來。

“哇,爺爺,沒想到你煮的粥那麼香。”我故作高興的讚歎道。

“那是,要知道,你爺爺可是全世界最聰明,最帥氣,最厲害的爺爺。”爺爺驕傲道。

我笑:“爺爺,你的臉掉了。”

爺爺卻嘿嘿的衝我笑,我吃着爺爺做的白粥,爺爺看着我臉上的面紗,最終開口:“寶貝孫女,你再忍幾天,等它來看你的時候,爺爺一定把它殺了。”爺爺看着我的臉龐,眸子露出戾氣。

我蹙眉:“爺爺,你想好怎麼抓它了?”

爺爺點頭:“我們嶗山派有一個傳世之寶,叫做八步金籠塔,這個寶貝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它能不知不覺得將人困在裏面,讓它出不來。”

“出不來?”我好奇。

爺爺點頭:“對,任何人在八步金籠塔裏只要走的步數超過了八步,那麼,它就不可能出去,換言之,就會被關在這八步金籠塔裏。”

“這麼厲害。”我有些難以相信。

爺爺笑:“對啊,到時候我把八步金籠塔籠罩在你的房間上,等它來了,你只要引誘它在你的房間走動,讓它的步數超過八步,那麼,它就休想再出去了。”

聽了爺爺的計劃,我頓時安心了。

爺爺嘆息:“寶貝孫女,就是這幾天苦了你。”

我搖頭:“爺爺,真的沒關係的,這幾天我就當靜心養性了!”

只是話雖是這般說的,但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短短的幾天竟會是這般難熬不僅是我的臉,我的全身都開始腐爛,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渾身散發惡臭,樣子可怕,可隨着腐爛面積的擴大,我就是連動彈也十分的困難,還渾身都撕扯般的巨疼。

“寶貝孫女,是不是很疼?”爺爺守在我的牀邊,心疼的問到。

我的臉已經全部腐爛,不要說是笑,就是動一下都不可能,我只能艱難的吐出一個字:“不。”

“寶貝孫女,爺爺知道你不能說話,你不要說,爺爺都明白,都明白。”爺爺趕忙阻止我。

我用眼睛看着爺爺,爺爺對我笑。

看着爺爺在這幾天驟然老了十歲的蒼老模樣,我心疼的要落淚,可是我不能,這樣只會讓爺爺更加的傷心。

爺爺憐愛的撫摸我的頭髮:“寶貝孫女,你現在全身都已經腐爛了,我估計這幾天它就會來,爺爺就不能陪着你了,八步金籠塔爺爺已經罩好了,只要它來,就絕對有來無回。”

夜色漸漸暗下來,爺爺按照計劃離開了。

漆黑的夜色中,我痛苦而安靜的等着,我以爲今天晚上它會來的,但我失望了,我整整一夜未眠,可它卻沒有來,直到早上,我才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寶貝孫女,怎麼樣?”爺爺進屋子來問我,一見一切正常,也就知道了。

我睜開眼睛看爺爺,爺爺安慰我:“沒事,它很快就會來了。”

我點頭。

可我這般一連等了三個晚上,它根本就沒有出現,我不禁懷疑它該不會來了吧,我不敢想,若是它不再來,那麼我該怎麼辦。

連續四個晚上的徹夜不眠,讓我原本就虛弱的精神越發的虛弱,在昏昏沉沉中睡了過去。

一陣寒意驀然席捲上我,帶着冷風。

我睜開眼睛,去看,卻是窗戶不曾關上,嶗山原本就微涼,一到晚上,就更加的冷。

正在我艱難的撐起來要去關窗戶的時候,一個黑衣戴鐵面具的人赫然出現在窗戶口,將我狠狠嚇了一大跳,但我隨即就反應過來,看着它道:“你來了。”

面具人就這樣站在窗戶外,一雙幽幽的眸子從面具裏透出來,盯着我,寒森森的。

我見它一直在外面,似乎沒有進來的打算,不禁有些着急,這八步金籠塔雖然厲害,使用起來也簡單,但要是它不進到這八步金籠塔裏,就算再厲害對它也無可奈何。

我眼眸一轉,笑了:“你不是想要看我狼狽的樣子嗎,怎麼,現在不想看了?”

面具人盯着我,突然尖銳的笑了,一邊笑,它的身體從窗戶外進來,來到我的面前。

我暗暗的數着,從窗戶走過來,就已經用了六步,我只要再讓它走兩步就好。

身體原本就是痛的,但隨着動作,我的身體更是撕裂般的劇痛着,但我死死的壓抑着。

我猛然襲向面具人,面具人紋絲不動的躲過了我的攻擊,我再一次襲向它,但它還是一動不動的就多過去了。

劇烈的疼痛讓我冷汗淋淋,再也支撐不下去,我突然想到,其實就算我不逼迫它走,它也要走上八步。

爺爺說過,會巫術的人有一個最大的弊端,就是自身手無寸鐵之力,也就是說,它要離開我房間,就必須是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剛纔已經走了六步,而這個房間,不管怎麼樣,走到窗戶,四步是需要的。

所以——

頓時,我安心了。

面具人盯着我愉快的笑:“顧蘇,你就適合這個樣子,像個醜八怪一樣見不得光。”

我冷哼一聲:“是嗎?”

面具人走到我面前,我留心着,早已用了三步,超出了八步,我趕忙向爺爺打暗號。

面具人面對面,近在咫尺的盯着我:“顧蘇,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

“你個妖孽,看我收了你。”爺爺和一干道士破門而入,爺爺手上拿着巴布金龍塔對着面具人,喝出一聲:“收!”

突然,一道強烈的金光從塔裏面射出來,將面具人包裹住,那面具人一下子就被收進了塔裏面。

圍在旁邊的道士們都高興的鼓掌,爺爺開心的走到我面前:“寶貝孫女,爺爺跟你說了吧,這個八步金籠塔是恨厲害的,只要它出馬,沒有什麼妖孽是搞不定的。”

我笑:“爺爺,你真厲害。”

我看着爺爺手中的八步金籠塔,道:“爺爺,你先不要殺了它,我有話要問它。”

對於這個面具人,我實在是有很多疑問。

“好好,等你問夠了,爺爺再讓它死,用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辦法,誰讓它居然敢欺負我寶貝孫女。”爺爺對我笑道。

我看着爺爺,心裏一片溫暖。

嘶!

驀然,一股溫熱的水濺落在我的臉上,我一愣,慢慢的低頭,就看見爺爺的胸口竟莫名多了一個洞。

嘶!

隨即,是第二個,第三個。

爺爺的身體猶如海面一般,洞一個又一個的出現。

我的瞳孔驟然收縮,慌忙抱住爺爺:“爺爺,你,你怎麼了?”

爺爺看向我,一口血猛然吐了出來:“跑,快跑。” 周圍的道士們看見爺爺突如其來的慘狀以及他的惶恐,都害怕的紛紛逃走。

“爺爺,你到底怎麼了?”我慌亂的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鮮紅的血,從爺爺身上一個又一個的洞裏面涌現出來,很快就將他和我的衣服都染紅了。

爺爺竭盡力氣,死死的抓着我:“跑,快跑。”爺爺着急萬分的對我道。

嘶!

爺爺身上又出現一個洞,鮮紅的血潺潺的從裏面流出來,我慌忙用手去幫爺爺止血,可爺爺身上的洞實在是太多,我根本堵不急。

眼淚從我眼眸裏流下來,我失措的猶如年幼的孩童:“爺爺,你到底怎麼了,你不要嚇我,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我應該怎麼救你。”

“跑,跑。”爺爺撕心裂肺的對我道。

正在此時,滾落在地上的八步金籠塔驟然四分五裂,面具人完好無損的站在我們面前居高臨下的望着我跟我爺爺。

“死老頭,這個千瘡萬孔的死法怎麼樣,夠殘忍,夠惡毒嗎?”面具人看着爺爺身上不斷多起來的洞,愉悅的笑。

“是你。”我憤怒的盯着面具人。

“是我,就你們這一點小伎倆我早就看穿了,我只是將計就計在死老頭身上下了千頭蛇巫。”面具人看向爺爺:“怎麼樣,滋味還不錯吧!”

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