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井山,黃石村北,小土丘前。

冷宇的一縷幽魂呆呆的站立在那小土丘前,眉頭緊皺,心中萬分不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朵朵的家怎麼會變成我的墳墓?!” “黃守林怎麼回事?怎麼會成爲朵朵的父親?!” “他的父母不是一起上吊自殺了嗎?!” “我看到的,我經歷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一切真的只是一

冷宇的一縷幽魂呆呆的站立在那小土丘前,眉頭緊皺,心中萬分不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朵朵的家怎麼會變成我的墳墓?!”

“黃守林怎麼回事?怎麼會成爲朵朵的父親?!”

“他的父母不是一起上吊自殺了嗎?!”

“我看到的,我經歷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一切真的只是一場夢?但是這夢的感覺怎麼這麼真實?!”

冷宇在心裏一遍一遍不斷地詢問着自己,想探究一個答案。

暮然,冷宇忽然想到了自己進入西來驛站的第一天。

那天也是,自己恍恍惚惚進了一個酒店,經歷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最後自己出現在了西來驛站的十四層。

那裏的一切也如同在這兒的感受一樣,甚至能觸碰到那幻境裏的人。

通了,一切都通了。

冷宇心裏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是西來驛站的惡魔搞的鬼。

不過,它又爲什麼這樣…

“還有,爲什麼自己下到墓室裏就死了,而張珊沒有!”

“那一次昏倒到底是怎麼回事?”

冷宇心裏堅定地相信着,自己進入盜洞的第一時間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只是自己在看那壁畫的時候,腦部一昏,就暈了過去。

“還能是老屌1絲殺死了自己?”

“可是又是爲什麼?!他爲什麼要殺死自己?!並且他自己也是死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

一連串的問題冷宇幾乎想破了腦袋,但最終還是沒有個答案。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但是冷宇結合這現實裏的一切知道,自己當時可能被惡魔安排進入了另一個空間,就和第一天來到西來驛站時一樣。

在那一次在盜洞裏昏倒,自己就進入去了….

但是,這一切到底是在預示或者說明些什麼?惡魔的目的是什麼?

想到這兒冷宇只得搖了搖頭,看來自己這輩子是搞不清了。

冷宇的心開始漸漸變得苦澀起來,自己只能走到這兒了嗎?

“葉華、安然、軍人,還有那些曾經一起共同走過的故人…是時候該說再見了…”

想到這兒,冷宇的心漸漸暗沉下來。一點一點的撲進了那小土丘當中…

第二天。

小八洗刷完畢吃完早飯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然後就起身準備下樓去村裏了。

昨晚據村長的訴說以及那個小女孩的舉動來看,村裏確實不正常,不過小八也是想明白了,這一切完全有可能是冷宇無意間造成的。

也許村子內除了冷宇以外根本就沒有鬼,但是小八還是打算去看一下,做做樣子安撫一下民心也好。

走到樓下,赫然發現黃建義居然已經坐在大堂的沙發上等候了。

“呵呵,黃先生您這麼早就來了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呀?”小八笑着走過去說道。

黃建義好似已經等得有些疲憊了,聽到了小八的話這纔回過了神來。

“哦,呵呵,看你在吃飯也就沒去打擾你,怎麼?咱現在就去嗎?”黃建義客客氣氣的說道。

“咚咚咚…”

“咚咚咚…”

說話間樓梯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兩人聽到聲音回頭看去,赫然發現張珊從樓上走了下來。

穿一雙咖啡色皮質高跟涼鞋,白色的九分塑身褲,一件藍色小馬甲,揹着一個紅色的皮包,玲瓏有致的身材完美顯現,看起來十分的靚麗性感。

“呵呵,早啊~”小八開朗的上前笑着打招呼。

張珊並沒有因爲小八的開朗而受到影響,走到了兩人的面前,木着臉掃了他們一眼,淡然的說道:

“走吧!”

說完,自己一個人轉身率先走了出了酒店。

身後的小八和黃建義兩人面面相覷,然後一齊表示無奈,然後走出了酒店… 第552章如果秋菊是朵花

「南初,你想到什麼好辦法,說出來我聽聽。」

陸司寒聽姜南初這樣說,知道她肯定有主意。

明明剛才還是白兔,轉眼姜南初如同狡黠的狐狸,眼珠子滴溜溜的轉。

「馬上我就可以實習,我要是每天不在家,不就見不到秋菊了嗎?」

「有道理,我辦公室缺貼身秘書,工資任你開,負責暖床就好。」

陸司寒目光逐漸幽深說。

辦公室什麼的,想想就很刺激。

南初的身材很好,穿上制服想必一定很誘人。

不,不行!

這樣美麗的風景怎麼可以讓公司員工看到!

陸司寒一時之間想的很多,但是這種做法很快被姜南初否決。

「不要!我堅決不要做你的秘書!」

「為什麼,開出的條件不夠好?」

陸司寒不解,還有什麼比做他秘書更輕鬆的活嗎?

「條件很好,但是我們兩相處的時間足夠多啦,我想認識新的同事。」

「而且我學習的專業不是秘書,是舞蹈!」

姜南初對於這點十分固執,她的舞蹈不能白學。

「好吧,我替你找一家舞蹈機構。」

「不用!」

「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如果是你安排的,等於走後門。」

「老公,不要低估你老婆的能力,我很強,光靠我自己也能夠找到好工作的。」

姜南初軟著聲音哀求道,像只收起利爪,像只小奶貓討好著他。

陸司寒略微用力,將姜南初圈入懷中。

「拿你沒有辦法,很多應屆畢業生都希望親戚,朋友能夠幫忙安排前程。」

「只有你,唯恐避之不及。」

「既然你決定,我也不再多說,你確實該歷練歷練,明白社會險惡,知道知道你老公平時有多麼保護你。」

「謝謝啦,我明天就去找找工作。」

姜南初憧憬的說,現在剛剛過完年,應該有很多單位都在招人。

「現在有沒有覺得我比尊霍好幾百倍?」

陸司寒幽幽的詢問道,語氣中帶著幾分不確定。

「為什麼要和他比?」

「因為你很喜歡他,看他的電視劇,看他的電影,甚至拿著他的照片睡覺!」

陸司寒咬著牙說,每一件事情想到都讓他不開心,甚至想過直接封殺他!

「只是出於對演員的欣賞,他哪裡比得上我老公善解人意,活好不粘人,體貼溫柔。」

姜南初埋在陸司寒的懷裡高興的說。

陸司寒答應工作的事情,她興奮的完全忘記之前哭的死去活來,吵著離家出走的事情。

「活好不粘人這件事情,必須讓你切身體會一番。」

高大的身影俯身而下,快准狠的噙住櫻唇,攻略城池。

翌日清晨,陽光照在姜南初的臉頰,暖洋洋的。

她有些後悔昨天誇陸司寒,誇的太厲害。

被狠狠的折騰一番,姜南初現在完全沒有力氣找工作。

而出力的陸司寒,卻神采奕奕的已經出門前往D.E集團。

「砰砰砰。」

姜南初準備一覺睡到中午,房門被粗暴的敲響。

「是誰吶?」

「少夫人,是我,秋菊。」

「現在已經是早晨十點鐘,您嚴重賴床,這種生物鐘必須改掉。」

冷情總裁強行霸愛 門外,秋菊刻板的聲音傳出來,彷彿催命曲。

「拜託,現在是休息天!」

「我說過您的一言一行都十分重要,絕對不能疲憊。」

「我給您十分鐘時間,希望能夠在大廳見到您,稍後我們將開早會。」

話音落,房門外的腳步聲慢慢離開。

姜南初煩躁的用被子蓋住全身。

「可惡的秋菊!」

「你要真是朵花就好啦,我非把你的花瓣一片一片的拔下來!」

姜南初在被窩垂死掙扎五分鐘,最後認命的洗漱穿衣下樓。

「少夫人,您的時間觀點有待加強,您足足遲到五分鐘。」

「可是剛才,我就沒有答應你,我會在十分鐘內出現。」

「好吧,這次是我不夠嚴謹。」

「少夫人一邊用早餐,我們一邊開早會。」

姜南初撇撇嘴,來到餐桌邊坐下。

「首先,少夫人的形象應該更加端莊,您和少爺關係好,但是不能放肆。」

「什麼意思,我們昨天沒在你面前親熱吧?」

「但是你們昨晚的聲音打擾到我,影響十分不好。」

姜南初算是怕這老古董啦,她甚至懷疑秋菊是不是家住在海邊,所以管的這麼寬!

「你說的這點,我會注意,還有其他事情嗎?」

「當然,我發現少夫人的儀態,語言都需要學習。」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由我負責教導您什麼是貴族禮儀。」

姜南初原本打算下午空閑的時候,上網查查什麼舞蹈培訓機構在招工,結果計劃全部被秋菊打亂。

徐管家想要上前勸勸,但秋菊派頭大的很,動不動搬出議長閣下四個大字。

姜南初在錦都的唯一一片凈土徹底被秋菊佔據,教導的過程從清晨持續到下午三點。

趁著秋菊喝口水的功夫,姜南初快速拿出手機發送一條簡訊出去。

「少夫人,穿高跟鞋是每一位名媛都必須要做的事情,您看看您的坐姿,站姿都有的學。」

「這時候您居然還在偷偷玩手機,真是不上進!」

秋菊話沒說完,手機鈴聲響起。

秋菊不滿的看向姜南初。

「戰盼夏的電話,要掛掉嗎?」

「她是議長閣下最寵愛的侄女,如果掛掉她的電話,她一定會生氣。」

「到時候我只能實話實說,是秋菊阿姨命令我掛斷的。」

超級紅包神仙群 姜南初無辜的眨眨眼睛,手指滑向拒接鍵。

「等等!」

「既然是盼夏小姐的電話,您接起來聽聽吧。」

果然秋菊就是欺軟怕硬,知道她不受議長閣下的重視,所以處處刁難。

姜南初本來只是想嚇嚇她,才不會真的掛斷。

接通電話,盼夏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

「南初,我馬上就要開學啦。」

「你出來陪我逛街買買衣服,好不好?」

「不行,秋菊阿姨要教我很多東西,我很忙的。」

「不如你幫我和秋菊阿姨求求情?」

姜南初嘴角微帶著些許笑意,將手機遞到秋菊面前。

「秋菊,你的面子好大,居然讓我堂嫂喊你一聲阿姨。」

「我是不是從你手中要人,也要喊一句阿姨了?」 走到村中,見村民們在黃守林的組織下早已經在那等候了。

熙熙攘攘,全都在期待着今天小八的降妖除魔大戲。

小八打眼偷偷掃視了一遍村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不乏清純靚麗的小美女,穿着樸素,面色清純,小八在一旁看的垂涎欲滴。

“王大師,可以開始了嗎?”黃建義在一旁小聲的問道。

聽到這,小八纔是回過了神來。

“啊,可,可以了!”

小八擦了擦自己的口水然後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嘴裏喃喃念起了口訣。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