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第二天頭上的時候,他們只收到了50萬塊錢。

這就說明還是聰明人比較多。 趙偉他爸說:“兒子,咱們現在只籌到了50萬,差的有點兒多呀,怎麼辦,咱們現在去你姐那兒要錢還是再等等這些親戚們。” 趙偉從一剛開始就沒有想到過這些親戚們會全部給他們錢,肯定會有一部分人比較雞賊,不會給他們錢,現在也證實了他的猜測。 150萬能夠要回來5

這就說明還是聰明人比較多。

趙偉他爸說:“兒子,咱們現在只籌到了50萬,差的有點兒多呀,怎麼辦,咱們現在去你姐那兒要錢還是再等等這些親戚們。”

趙偉從一剛開始就沒有想到過這些親戚們會全部給他們錢,肯定會有一部分人比較雞賊,不會給他們錢,現在也證實了他的猜測。

150萬能夠要回來50萬,已經算是不錯啦,如果再催催那些親戚,說不準還能再要回來一些錢,再加上他姐那100萬,也就湊的差不多了。

趙偉對他爸說:“爸,過去兩天了,我想姐也該消氣了,咱們先去姐那裏吧,等拿到100萬,咱們再催催這些親戚,只要再湊夠50萬,那麼就沒問題了。”

趙偉他媽並沒有趙偉想的那麼樂觀,但是他現在也不能打擊趙偉的士氣,畢竟他們兩天內就要回來了50萬,也算是非常不錯啦。

他們三人商量商量,準備今天晚上去趙會平家,從趙會平手裏拿到賣車的100萬。

晚上七點鐘,他們掐着點兒到了趙會平家門口。

因爲他們知道趙會平上班兒六點下班兒,七點肯定到家了,所以,他們就趕着這個時間點兒過來的。

因爲小區門口的保安知道趙偉他們是裏面趙會平的親弟弟和親生父母,所以門口的保安就沒有阻攔他們,讓他們進去了。

等趙偉按下門鈴後,趙會平從貓眼裏看到是趙偉三人,立即皺起了眉頭。

趙會平沒有開門,而是隔着門對趙偉說:“你們走吧,我說過了,我以後不會再認你們,你們也休想從我身上拿到一分錢。”

趙偉他媽溫柔的說:“會平,你先把門開開,先讓我們進去,這樣讓外人看到了,該笑話咱們了。”

“想笑話,就讓他們笑話去吧,反正這件事遲早人們都知道,我是不會開門的,你們走吧!”

趙偉說:“姐,你讓我們進去,我們有話要對你說。”

“你們無非就是想過來找我們拿錢。我告訴你,你想都別想。別說我們沒錢,就是有錢一分錢也不會給你們。” 趙會平的父親立馬又暴走了。

本來之前趙偉和他媽就已經對他父親說好了,讓他控制好脾氣。

他本來也想控制脾氣,但是聽到趙會平的話,實在是控制不住了。

他舉起拳頭就開始使勁敲門,一邊敲一邊對裏面說:“趙會平,你給我開門,你如果不開門,我就砸爛你家的門,我是你老子,敢不給老子開門。”

趙會平的婆婆也來到了門邊,對門外喊道:“你個老不修,居然還說要砸爛我家的門,你砸一個試試,你砸了,看你今天能不能走出這裏!”

趙偉他爸聽了開始用腳踹門,引出來了四周的鄰居。

他們都竊竊私語起來,都在問這家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有人認識趙會平一家人的,知道這是趙會平的父親,說:“這不是那家人的父親嗎,怎麼不讓他父親進門呀?”

“是呀,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趙會平的父親見到有人在說他們,趕緊對他們說:“大家過來評評理啊,這個臭丫頭居然說要跟我和他媽斷絕關係,我們可是她的親生父母,她不孝順我們就算了,居然還要跟我們斷絕關係。”

趙偉他爸就是要想利用輿論使趙會平低頭,不僅要讓趙會平開門,最後還要讓趙會平拿出錢來。

他的想法是很美好的,如果大家都不瞭解事情的真相,肯定會有人出來討伐趙會平一家人。

趙偉他們也正是利用這一點,想讓趙會平就範。

但是趙會平也不是吃素的。

趙會平以後還會住在這裏,她也不想讓鄰居們誤會她是那種冷血無情的人,不孝順父母的人,那樣,對她以及對她的女兒都特別不好。

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跟鄰居打好關係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她聽了她父親的話,知道鄰居們都在竊竊私語,所以她打開了房門,她婆婆和她老公也站在了她的身後。

趙偉三人以爲趙會平低頭了,要請他們進去,只要他們進去這個門,就會接着逼趙會平拿出錢來。

但是他們猜錯了,趙會平開了門後,又把門給關上了,並沒有請他們進去。

趙會平也沒有看趙偉三人,走向了周邊的鄰居,對鄰居們說起了她和趙偉三人之間發生的事情。

鄰居們聽完後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誤會了趙會平。

原來心思不純的是趙偉三人。

人的心裏本來就是喜歡同情弱者,剛纔他們都以爲是趙會平不孝順,所以他們才紛紛責罵趙會平。

但是瞭解事情真相後才知道,原來趙偉和他的父母這麼奇葩。

弟弟從小好吃懶做,一直都靠姐姐養活,而且父母也是靠姐姐養活,房子也是姐姐給他們的,車也是姐姐買的,吃穿用度都是姐姐給花的錢,以前的賭債都是姐姐給還的,現在姐姐家沒錢了,弟弟又欠了賭債,弟弟和父母居然還要姐姐賣掉房子,賣掉車來幫他們還賭債。

他們真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奇葩。

他們都挺佩服趙會平,覺得趙會平真是太仁慈了。

以前對他的父母和弟弟都太好了,如果是他們,他們肯定做不到這樣。

他們知道真相後,一個個對準了趙偉三人,罵他們不是東西,罵他們太貪了。

趙偉沒有想到他姐姐會當着外人的面,說出他們家的這些醜事,更沒有想到他姐會當着這些外人的面,說出跟他的父母和弟弟斷絕關係。

這和他們來之前的商量的結果相差太大,讓他們有點接受不了。

趙會平說完後就跟老公和婆婆進了屋,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把趙偉三人關在了門外。

鄰居們也都各自回去了,沒有人再理會趙偉三人。

趙偉他爸又開始踹門,大有一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感覺。

這層樓的對面那一戶打開門對他們罵道:“你們發什麼神經病,都打擾到別人了。”

趙偉他爸吼道:“我敲我閨女家的門,關你屁事。”

一聽她的話,對方就知道趙偉他爸是一個沒有素質的人,跟這種人說話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他也不廢話了,直接拿起手機就給門口小區的保安打去了電話,說這裏有人擾民,讓他們趕緊把人請出去。

這個小區也算是一個高端小區了,門口的保安接到這樣的電話,趕緊就過來了。

如果他們被投訴的話,會扣掉獎金的。

剛開始只過來了一個保安,對面兒的鄰居跟保安說明了情況。

保安敲開趙會平家的門,趙會平從貓眼兒裏看到是保安就開了門,問保安什麼事。

保安問這是不是他們家的親戚,如果是就讓他們進去,如果不是,就要請他們出去了。

趙會平他爸不等趙會平說話,趕緊說:“我是她爸。”

又指了指趙偉和趙偉他媽說:“這是他媽和他親弟弟。”

趙會平翻了個白眼兒,說:“我不認識他們三人,他也不是我們家的親戚,你請他們出去吧!”

趙偉他爸立馬吼起來:“趙會平,你這個臭丫頭。”

說着還想上手打趙會平,但是被保安攔住了。

如果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讓人打了業主,那麼他這個飯碗也保不住了。

所以他在攔住趙偉爸的同時,立即用對講機又叫來了五個保安。

趙會平關上了房門。

這六個保安剛開始也沒有對趙偉三人怎麼樣,只是請他們出去。

但是趙偉三人不走,對保安說這就是他姐的家。

其中一個保安對趙偉說:“我們不管這是不是你姐的家,但是剛纔那位女士說你不是她的弟弟。所以現在只能請你們出去了,如果你們不走,我們只能使用強制措施了。”

最後還是這六個保安兩個一組,架着這三個人,把他們架出了小區門口兒。

保安把他們放到門口就回去了。

趙偉三人還想進小區,但是這次保安並沒有放他們進去。

無論趙偉三人怎麼說,保安都不爲所動。

趙偉他爸又給趙會平打電話過去。

趙會平接了起來,說:“趙先生,你還有事嗎?” “臭丫頭,趕緊把你賣車的那100萬給我們,否則我不只到你家鬧,我還要到你單位去鬧。”

趙會平已經徹底不想跟她爸說話了,直接掛斷了電話。

趙會平纔剛上兩天班兒,如果她爸他們到她單位去鬧,她覺得對他們單位影響也不好,她的工作肯定也保不住了。

趙會平把她的擔憂告訴了她老公和她婆婆。

她老公安慰她說:“沒事兒,這份工作丟了,再找下一份工作。”

“萬一我爸他們還是接着鬧,怎麼辦?”

“那就再接着換,咱們總會碰到一個有實力的老闆,只要瞭解了事情的經過,我想肯定會有公司能容下咱們的。”

她婆婆也在旁邊給她打氣:“對對,長洲說的對,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咱們堂堂正正的工作,如果你的單位因爲你爸他們鬧事兒開除你。說明那個單位也不怎麼地,那種單位也不值得咱們去給他賣力,這家不成,還有下家,咱們總會找到合適的。”

安慰了趙會平一會兒,趙會平才臉上有了笑容。

趙會平跟她老公商量,是不是要把她爸鬧事這件事情,給公司領導彙報一下,讓公司也好有個準備。

如果公司接受不了,那麼她就提前辭職好了,如果能夠接受,那麼她就繼續幹下去。

她老公非常支持她,覺得這樣說一下也挺好。

萬一明天她爸他們到趙會平他們單位去鬧事,到時候公司不知道事實情況,還以爲趙會平做的不對呢。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公司就會對趙會平有誤會,也許到時候會不問青紅皁白就把趙會平給辭退,還不如現在問個明白呢。

行就接着幹,不行就辭職,再找下一家。

趙會平就給他們部門兒經理打去了電話。

趙會平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包括別人資助他們黑卡,這些年的情況,還有就是現在別人收回了那張黑卡,現在他們爲什麼要出去工作,還有他弟弟欠了賭債,他父母要讓她出錢等等,這些事情都大概說了一下。

並且跟領導打了個預防針,說她爸有可能這兩天會去公司鬧。

如果公司覺得這樣對公司影響不好的話,她現在可以辭職。

趙會平把黑卡的情況也說了一下,而且也沒有隱瞞她那些年一直刷黑卡,現在落魄的這些事實。

因爲這些事情,只要有心人查一下,遲早會知道的。

而且等事情曝光後,想瞞也瞞不住。

如果不說黑卡的事情,那麼就沒辦法說明白後面發生了一系列事情。

他們部門兒經理覺得這件事情錯不在趙會平,但是這麼大的事情他也做不了主,他讓趙會平等他的電話。

部門經理緊接着就給公司領導打去了電話,把趙會平說的話大概跟公司領導彙報了一下,詢問公司領導的意見。

公司領導覺得趙會平既然把這些年他們家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出來,說明趙會平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現在想用自己的雙手去去掙錢。

這樣的人是有可取之處的。

只要公司給他們一些恩惠,他相信趙會平肯定會對公司死心塌地的。

這種人一旦在公司幹下去,輕易不會跳槽,再加上公司對她的恩惠,趙會平乾的是財務,他相信趙會平以後肯定不會做出對不起公司的事情了。

所以公司領導決定,留下趙會平。

本來趙會平就是佔理的一方,如果趙會平是不佔理的那一方,那麼他肯定不會站在趙會平那邊。

現在既然趙會平變成了他公司的員工,而且趙會平又是有理的一方。

他們作爲公司的領導,肯定會站在自己員工的這一邊。

這也讓公司的其他員工們都看一看,只要是公司的員工,只要他們有理,那麼公司就會是這些員工堅強的後盾。

這也相當於是爲他們公司做了一個正面宣傳,這樣以後萬一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員工們也會非常信任公司。

接下來,他們部門兒經理就給趙會平打過來了電話,說讓她明天放心去上班兒,公司是她堅強的後盾,會站在她後面支持她的。

趙會平沒有想到他們公司這麼人性化,對着部門兒經理說着感激的話。

部門兒經理也沒有把功勞攔在自己的身上,說:“這都是公司領導的決定,我也是給公司領導打完電話之後才告訴你的。”

雖然這是公司領導下的命令,但是趙會平知道,部門經理佔據着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如果部門經理站在她這一邊,對她說點好話,哪怕把事實說出來,不黑她,那麼也算是對她不錯啦。

如果部門經理要對她使點兒小動作,稍微把他們家裏的情況說的偏離事實一些,那麼公司領導肯定會以爲是她做的不對,然後開除她。

趙會平心裏是這樣想的,嘴上也就這樣說了出來,表達了她的感激。

既然趙會平都說出來了,那麼部門經理也就接受了她的心意,畢竟部門經理確實是這樣做的。

最終公司領導留下了趙會平,而且公司領導還給公司門口的保安下了一個命令。

如果趙會平的父母和弟弟過來鬧事,直接把他們攆出去,不用對他們客氣。

趙會平放下電話好,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她老公和她婆婆。

他們三人真是特別高興,沒有想到趙會平的公司這麼好,這樣他們三人也就放心了。

否則趙會平就得面臨着被解僱或者是辭職,還得再重新找工作,那樣又得浪費很多時間和精力。

小區門外的趙偉三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等趙偉他爸再給趙會平打去電話的時候,趙會平直接將他拉黑了,趙會平他爸也打不進去了。

最後趙偉又給他姐過去,結果趙偉的電話號碼也被拉黑了。

同樣趙偉他媽的手機號兒也被趙會平給拉黑了。

他們三人面面相覷。

趙偉他媽說:“看來會平這次是認真的了,咱們想從她手裏拿到100萬是不可能了。” “拿不到,那怎麼辦?”趙偉他爸問,“現在咱們只湊出來了50萬,即使那些親戚們把咱們借的錢全部給咱們,也只有150萬,還是湊不夠200萬。”

趙偉他爸又接着說:“實在不行,把趙偉那輛車賣了吧!”

趙偉不同意賣車,說:“爸,把車賣了,咱們開什麼呀?”

“坐公交唄!”趙偉他媽說,“現在能湊一點兒是一點兒。”

趙偉那輛車還是趙會平給他買的,買的是別克,昂科威,花了將近30萬。

車就是趙偉出門兒的面子,如果以後他沒車了,那麼只能打車或者是擠公交,那樣多沒面子呀。

他開始勸說他媽:“這輛車現在賣也賣不了多少錢,咱們先留着吧,如果最後實在不行的話再賣掉。”

趙偉他媽也沒有馬上要求趙偉賣掉,畢竟如果都湊夠了150萬,還差50萬,賣掉這輛車也湊不夠200萬。

所以她也沒有再說什麼,先看看情況!

他們三人只能先回家去,再商量辦法了。

等他們三人回到家門口的時候,門口站着幾個彪形大漢。

剛開始趙偉三人還以爲走錯門了,他們又看了看單元門,又看了看周圍,確定就是他們家後,他們才走上前。

幾個彪形大漢看到他們回來了,問趙偉:“你就是趙偉吧?”

“是是是。”

看到幾個大漢的樣子,趙偉嚇得腿都有些發抖了,想也不想就回答了出來。

別看他在他姐姐面前那麼橫,但是他可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

一看這幾個人,就知道他們不好惹,趙偉更是不敢惹他們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