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爲敵,你配麼?

**********真心表示,身無分文,徒步要從淮南城走回庸城市區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如今天色已晚,四周縱是有街燈映照着,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段卻終還是有一股蕭冷的味道。手心的血清還在不斷地涌出,縱是這傷並不算太過嚴重,卻還是令俞秋織覺得疲憊。月光下灑,銀色光芒籠罩在大地,把她蒼白的小臉,竟襯

**********

真心表示,身無分文,徒步要從淮南城走回庸城市區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如今天色已晚,四周縱是有街燈映照着,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段卻終還是有一股蕭冷的味道。

手心的血清還在不斷地涌出,縱是這傷並不算太過嚴重,卻還是令俞秋織覺得疲憊。

月光下灑,銀色光芒籠罩在大地,把她蒼白的小臉,竟襯托得更加面無人色。

如今的她便似一縷幽魂,茫茫行走着,覓不着方向。

驟然,“嘿嘿”的笑聲從後方傳了出來,一道高大的身影便籠罩住她纖-細的身子,把她緊抱在懷裏。

俞秋織一驚,急切地起腳往着那人的鞋尖位置狠狠地踩了下去。後面那人吃痛,悶哼一聲便放開了她。

往前衝了幾步才回轉身,藉着月華之色,俞秋織看清那人的容貌,心裏不由一驚。

這人她見過,是住在千乘默隔壁家的一個男子。之前她在進屋子的時候偶然遇着她,每回都會接收到他那意味深長地對她笑的信息。所以此刻乍見他,叫她如何不驚心?

染着鮮血的掌心按壓到胸-膛位置,她一驚一乍地斥道:“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男人輕輕一哼,闊步走近她:“別裝模做樣了,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個欲求不滿的騒-貨,我現在不過是來滿足你一下你這個小蕩-婦而已!”

他從娛樂八卦裏看過她,知道她是放-蕩不堪的女子,所以這幾日都守在門前等着她出門,時常給她眼色暗示。可惜這女人卻裝模作樣的沒有給她迴應。今天晚上加班晚了回來,便看到她從屋子裏走出,那迷茫的模樣看起來有一種天然呆的可愛,所以便忍不住悄悄地跟了她一段路。走到了這人煙較爲稀少的地段,才找機會對她下手!

旁邊是種植了花草的叢林,露天,有月光籠罩下來,若能在這裏跟她做點什麼,豈不是人生一大美事?

“下-流!”俞秋織咬牙,冷冷地看着男人:“你滾,我不需要你滿足。”

因爲這裏是度假的聖地,所以地勢較爲偏僻。周遭難得有人往來,這也便是爲何千乘默要讓她去帶葉美麗過來的原因!所以,面對着這個對她居心叵測的男人,她知道自己必須要自行想辦法擺脫他才是。

因而,她猛地彎身從地面上撿了一塊石頭往男人砸過去,隨後便拔腳往來時路回跑。

要經過這段人煙稀少的地段還有一定距離,她絕對是比不過那男人的。所以,她只能夠選擇回頭。

若能快點回到住宅區那邊,她可能還會有救——

男人看着她往自己丟石頭,立即避過,乍見她身子越過自己往前衝去,便連忙拔腿跟上。

俞秋織原本身子便虛弱,跑了沒幾步便氣喘吁吁,很快便被那男人拉扯住了手腕。他使力一帶,把她整個人都撲倒在地面上。

“不要碰我!”不顧掌心撕裂的疼痛,她握緊拳頭便拼命地往着男人的胸-膛襲打過去。

“md,敢打老子。”被他揮舞着的拳頭不經意打着臉頰,男人一怒,手臂揚起便沿着她的小臉狠狠地甩過去一巴掌。

俞秋織只覺得眼冒金星,差點沒暈厥過去。

男人左右環顧一翻,站起身便拖攥着她的腳踝往旁邊的叢林拉去。

身子被拖攥,縱是隔着衣物,可是與地面貼合着的摩擦還是令俞秋織感覺到渾身都火辣辣地疼痛起來。她的衣衫很快便被被磨爛,粉-嫩的肌-膚也見了紅。這樣的狀況,在身子被拉入叢林時刻更加地惡化,因爲地面上長出那些細長的植物悉數都滑過了她的身子,令她疼痛得滿身大汗。

連帶着,血-腥味道越加濃郁——

俞秋織渾身發顫,身子支撐不住那種折磨幾欲暈過去。

“小騒-貨,這麼狼狽了還是那麼誘-人!現在是怎樣?想勾-引我了吧?”看着月光下灑落在那張俏麗的小臉,那光影斑駁着把她點綴得分外迷人,她那勉強地撐着眼皮瞪他的模樣更是多了幾分xing-感的味道,令男人身子一熱。他舌頭輕輕地往着脣角舔了一下,快速地把自己的衣裳都脫了下來往着半空一拋,整個人便往着女子壓了下去。 華慕言任谷靈安這麼搖着手臂,他對着女人的無理取鬧容忍了下來,畢竟這樣的事情放在誰的頭上都無法接受,更何況是一個女人。一個自認爲被妹妹搶了丈夫的女人。

“華慕言,你說話啊!你以爲你這麼做我就能放棄嗎?呵呵!根本不可能!現在的科技這麼發達,DNA就可以驗出來了,你當我就那麼好騙嗎?”

“我已經讓醫院準備了,如果你願意的話,找到談羽甜就可以做DNA檢測,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華慕言說的異常的冷靜,並不帶任何的感**彩,但是堅定的卻不容人質疑。

其實當初,華慕言也無法相信這個事實,畢竟兩姐妹的相遇太過力氣,所以在華憶錦準備住院的這段時間,華慕言再次派人細細的調查了一番,結果跟顧承允給的一樣,他們兩個人是孿生的姐妹,這是毫無疑問的。

谷靈安癡癡的愣在原地,下一秒,她狂搖着自己的頭,奔出了別墅的大門。

“靈安!”谷母緊跟着追出門去,因爲谷靈安身上還穿着單薄的家居服,就這麼跑掉了着實讓人當心。

“噯!靈安,你這是要去哪裏?”

奔跑中的谷靈安被雙手攔下,陸霏霏一臉疑慮的擋住了她的去路。接着身後一陣細碎的腳步聲,谷母也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霏霏啊,你來的正是時候,家裏出了一些事情,靈安你就幫我照顧照顧。”谷母站住了腳步,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好好,靈安就交給我吧,我先帶她去我那裏,有什麼事情您再給我打電話就是。”陸霏霏看了驚慌失措的谷靈安一眼,也覺得事情有些嚴重,她攬着谷靈安的肩膀向後走去,谷母居然就這麼默許了。

客廳裏,兩個男人都是低着頭不語,直到谷母的腳步聲再次響起,兩人才不約而同的朝那邊望去。

“靈安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沒事,剛在院子裏遇到了陸霏霏,我讓她先帶着靈安出去轉轉,平靜一下。”

谷柏信長長的嘆出一句,身心疲憊。

“爸爸,媽媽,對不起。我也是剛剛知道這個事情,所以我跟靈安的婚禮……”

“恩……你不用說了,我知道這裏邊的利害關係,談羽甜不是還沒有找到嗎?這段時間我們先平靜一下再說好了。”

谷柏信擺了擺手,他沒有給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又像是默認了事實,老人吃力的擡起身子,緩步朝2樓走去,父母此刻也沒了氣焰,扶着谷柏信的手臂一同離開了。


……

“所以!你們是姐妹!”陸霏霏驚訝的長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的搖着谷靈安的手臂。

谷靈安先是點點頭,然後又拼命的搖頭,“我是不會承認的,一定是華慕言爲了推掉跟我的婚禮,才故意這麼說的。”

陸霏霏眸子閃過一絲的狡猾,“我看也是。怎麼可能這麼巧呢!長的一模一樣就必須是姐妹呢?我還說是他華慕言故意這麼安排的,其實就是想讓你們谷家甘心情願的爲她妹妹治病,然後再一腳給你踹開,這也說不定呢!”

陸霏霏的挑撥離間不算高明,但是偏偏對於這個時期的谷靈安卻受用的很。

“想騙我!沒那麼容易,他華慕言非要這麼做的話,我倒是要爭一爭看。”谷靈安有些惱羞成怒,甚至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我看,最重要的就是快點把談羽甜找出來,華憶錦已經手術完畢了,估計華慕言也開始了行動,我們必須搶在她的前邊才行。”

……

一週後的醫院,出現了兩個看上去格格不入的人,一老一少,一身農婦的裝扮。老人提着重重的東西,反而是年輕的女人一身的輕鬆。

“錢媽,謝謝你,你把我送到這裏就可以了,莊園還有那麼多的事情,你一天不在那裏可別出什麼亂子。”

談羽甜伸手想要接過錢媽手裏的行李,卻被錢媽輕鬆的躲了過去。

“你確定你不要這個孩子了?錢媽可是過來人,知道打掉孩子對身體的傷害,你可是想好了。”

“大夫說了,這個孩子不健康,強生下來也是不行的。”談羽甜尷尬一笑,說的看似輕鬆,心裏卻是刀絞一般的疼痛。

兩個人沒有再說什麼,快步走進了一個病房裏,談羽甜坐在病房的沙發上,看着錢媽忙前忙後的爲自己鋪着牀。

“打孩子就跟做月子一樣,我看你一個人在醫院裏還是不行,要不手術後你就在這裏呆幾天,然後我讓我城裏的兒子再給你接回去吧。”

談羽甜嘴角始終掛着一個微笑,但是目光裏卻是一片的茫然。

送走了錢媽,談羽甜坐在牀頭癡癡的望着窗外的一片翠綠。她何嘗想打掉這個孩子?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華慕言就像人間蒸發了一半,再沒有半點的消息,談羽甜想過去找他,但是華慕言是什麼人,如果他真的在乎自己,怎麼可能一個月都沒找到她呢?

談羽甜根本不信,也只有那兩個人重新在一起了,這才說的通。

這病房不算大,四面白牆,一張孤零零的病牀,不遠處一個二人沙發,僅此而已,談羽甜靜下來的時間胸口越發覺得悶得慌,手術是三天之後,在這之前她需要呆在這裏,做一些術前的準備。

談羽甜很害怕醫院,這消毒水的味道都讓她身上瑟瑟發抖,她起身出了病房,打算到醫院的小院子裏轉一轉。

“對不起……對不起。”迎面一個冒冒失失的男人,正低頭看着手裏舉着的兩隻冰淇淋。談羽甜下意識的用手臂一擋,互助了自己的小腹。

“沒事。”談羽甜淺淺一笑擡起頭來,目光卻瞬間凝注了。

“談小姐?是你嗎?談小姐?”遲暮馬上認出了眼前的女人,儘管她這一身的農婦裝扮有些不可思議,但是這就是談羽甜一定是錯不了的。

“咳咳……你認錯人了,我不姓童。”談羽甜目光閃躲了一下,急忙閃身打算從遲暮的側身溜過去。

遲暮雙手都拿着東西,也沒辦法攔住談羽甜,就這麼看着她擦身而過了。“咦?怎麼可能!那就是談羽甜啊。”

遲暮頭一歪,嘴裏嘖嘖的發出嘆聲,然後轉頭朝醫院的大門走去。

“憶錦!憶錦!你猜我剛纔遇到誰了!”遲暮還沒推開病房的門,聲音就先一步飄了進來。

“額……”遲暮臉上還擎着笑,人就尷尬的楞在了門口,他剛剛出去半個小時,這病房裏就多出了一個女人。

“看見誰了?”華憶錦一看遲暮進門,就理也不理身邊的谷靈安,她巴不得把這個女人晾在一邊呢!

“談羽甜,你嫂子。”

華憶錦眼睛一睜,隨即興奮的說道,“真的?你確定是嫂子嗎?在哪裏?”

遲暮舉着冰淇淋的手向後一指,然後又很快的縮了回來,他小心的看了一眼坐在遠處的谷靈安,怎麼都覺得這女人當聽見談羽甜的名字是,臉色多了一份兇險。

“你倒是說啊!你在哪裏看見的嫂子?我好這就告訴哥哥去!哥哥現在一定也在找嫂子呢!”

遲暮有些吞吞吐吐,眼光不時的瞄着谷靈安,“可能是看錯了吧,我也不確定,就覺得有點像而已。”

谷靈安起身,緩步走到了兩人的面前,“憶錦,你就是你的男朋友啊,長得果然很帥呢!”

華憶錦沒好氣的一翻白眼,“難道你剛剛沒有聽到遲暮說,我的嫂子回來了?如果你不想找不痛快的話,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吧!因爲我現在要給哥哥打電話,他可是要很快過來了。”

谷靈安臉色一緊,她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那憶錦,我先回去了,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哼!

華憶錦理也沒理谷靈安,她抓着遲暮的手臂向牀邊走去,“你到底看清楚沒有,是不是嫂子啊,如果是真的,這可是重大的消息,我哥哥一定會誇獎你的。”

……

談羽甜轉了一大圈,心情才稍稍有些平復,剛纔偶遇遲暮的事情讓她着實嚇了一跳,但是心裏卻還有一點點的期盼。

或許憶錦在醫院?她的身體又出了問題了嗎?那華慕言會不會也在這裏?他如果知道自己也在這邊的話會不會跟着找來?

談羽甜這麼想着推開了自己的房門,迎着光,一個身邊翻着白芒的人端坐在她的牀頭。

“你……”

谷靈安緩緩轉頭,嘴角勾起了一個譏笑,“是我。”

談羽甜驚了一下,她設想那人是華慕言,或者是華憶錦,卻沒想到是谷靈安居然會在這裏。

谷靈安不傻,她自然在病房裏看出了遲暮的小心翼翼,單憑遲暮的單手一指,谷靈安就猜到談羽甜一定就在附近,所以她離開了華憶錦那裏就直接去了醫院的諮詢處,很輕易的就找到了談羽甜的住院信息,但有些讓她想不到的是,談羽甜辦理住院的原因,居然是爲了打掉肚子裏的孩子。

“怎麼,你好像不歡迎我的樣子?”

“我爲什麼要歡迎你?”談羽甜翻起一個白眼,對面前的這個女人她可是沒有一點客氣的必要。

谷靈安輕蔑的一笑,她挺了挺胸緩緩站起了身體,“你還算明智,打掉肚子裏的孩子這決定做的很好,我想你大概這段時間消失應該不知道,我和阿言就要結婚了,這對你來說也應該是一個解脫吧。” 炎炎夏日,烈陽高照。

A市一條繁華的大街上人來人往,女人不是穿着防曬衣就是打着遮陽傘,男人則隨性一些要麼戴墨鏡,要麼光頭曬。

路邊停車位上停了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

司機扭頭看向後排車位上閉着眼睛氣質矜貴,帥氣不凡的男子,小聲的喚了兩聲:“辰少?辰少?我們到了。”

被吵醒的蘭辰迷惘的看了看左右的環境。

察覺到自己在一輛車內,記憶漸漸回籠,眸色森寒的盯着司機李鑫。

他又重生了!

李鑫對視上他的眼神宛如如被黑夜裏的野獸盯上,遍體生寒,心中腹誹:自己吵醒他,惹他不高興了。“我們到了,您看……?”已經到達了他指定的地點,自己不得不叫醒他,否則後果更嚴重。

蘭辰看了一眼車窗外,低頭迅速的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日期,宛如死水般平靜的眸子掠過一絲驚喜。

今天是他跟點點認識的第一天!

收起手機擡頭看着李鑫,眼神淡漠的命令:“你在這裏等我。”

李鑫皺了皺眉:“您的安全……?”這次出門什麼保鏢都沒帶,不知道他又想搞什麼。

蘭辰卻什麼話也沒說,打開車門戴上墨鏡下車。

李鑫坐在涼爽的車內,靜靜的注意着他繞過車頭繼續往前走。心中不斷琢磨着:他來這地方到底想做什麼?

蘭辰按照記憶中的場景很快找到了出車禍的十字路口。

烈陽高照,哪怕他穿着長袖白色襯衫也曬人的很。

左右看了看,選擇了最近一棵大樹下有陰涼的地方站着,等!

眼神卻緊盯着斑馬線上來回走動的人羣,不停的搜索着。

當看見甄少翌的父親同步出現的那一刻,蘭辰的脣角止不住的上揚,無視紅綠燈快速的接近對方。

同步正在等綠燈過馬路,看見闖紅燈的蘭辰不由的看了他一眼。

當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紅燈轉換成了綠燈,同步立刻穿過斑馬線。

兩個人身形交錯的瞬間,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無視紅燈突然衝了過來!

同步萬萬沒想到有司機敢闖紅燈!

嚇得臉色刷的一下子白了,根本來不及躲開!

蘭辰一把推開了同步!

砰地一聲!

同步摔在地上的同時,蘭辰直接被車撞飛!摔倒在地上吐了口血,銳利的眼神卻死死的盯着肇事者打開車門,驚慌失措哭着跑到他的身邊。

他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咬着牙恨聲道:“你,別想跑!”

零點看着眼前渾身都是血的人,嚇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不跑,我不跑!你別死!你別死!”嚇得眼神失去了焦距,她根本看不清眼前人的長相,入目之處只有一片血紅……。

孫郎顧 圍觀的羣衆立刻報警。

幸運逃過一劫的同步爬起身呆呆的看着眼前這一幕,突然被人扯了一下,下意識扭過頭去看對方。

賈茜茜皺着眉,湊近小聲的催促:“車禍有什麼好看的?趕緊走,說好了今天陪我逛街的。”

同步張了張嘴,發出微弱的聲音:“……我不能走,那個年輕人救了我,本來該撞的人是我。”

賈茜茜愣了一下,瞪了他一眼:“你不能去!你看不到那個年輕人渾身是血?說不定活不了!事情一旦鬧大被你老婆知道了,她一定會問你今天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你怎麼跟她解釋?”

提起強勢的老婆甄楚妍,同步一下子蔫了。

任由賈茜茜把他拽走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良心被狗一口一口的吃沒了。

而此時零點費勁全身的力氣架起蘭辰送進了副駕駛的座位上,飛快的開車趕往醫院。

到了醫院,醫生、護士趕緊幫忙把蘭辰送進搶救室,卻發現他哪怕昏迷不醒,卻死揪着零點的衣服不鬆手!

夏天衣服只有一件!零點又脫不得,急的腦子一下子短路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對着昏迷的蘭辰不停的說話:“你快鬆手,快鬆手!”使勁掰他的手指頭卻無濟於事!

醫生見此一幕也趕緊試了一下。

力氣小了根本沒用,力氣大了怕傷着患者。皺眉不悅的盯着零點質問:“怎麼回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