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小暖臉色突然火辣辣的,她快速地別開臉,不敢看他。

此刻的他,帶着一股邪性的美,卻該死的迷人心智。 黎小暖從小就抗拒不了蘇齊,長大,這個觀念依然在她的心裏根深蒂固。 蘇齊很快將她的臉扳回來,讓她看着自己。 黎小暖看着他似乎不打算放過自己,她突然冷笑:“公子,在你的心裏,我到底算什麼?” 朋友,女人,亦或者是她過去的丫鬟?亦或

此刻的他,帶着一股邪性的美,卻該死的迷人心智。

黎小暖從小就抗拒不了蘇齊,長大,這個觀念依然在她的心裏根深蒂固。

蘇齊很快將她的臉扳回來,讓她看着自己。

黎小暖看着他似乎不打算放過自己,她突然冷笑:“公子,在你的心裏,我到底算什麼?”

朋友,女人,亦或者是她過去的丫鬟?亦或者只是一個陌生人。

蘇齊被她的話問得一怔,她在他心裏到底是什麼?

似乎什麼都不算,可是她的出現,卻能輕而易舉的勾起他的神經。

自從見到她之後,他沒有一天晚上是睡得安穩的,每天晚上一閉上眼睛,就是她那張梨花帶雨的容顏。

他內疚過,憤怒過,之後卻是濃濃的心疼。

對,是心疼。

黎小暖認真的看着男子臉上的神情,只見他妖孽而高貴的俊顏上若有所思,他低斂着眼眸,她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她只知道,蘇齊的性格,一向讓人難以琢磨。

過了好一會,黎小暖緩緩開口:“公子怎麼不回答我的話?” 蘇齊就這樣靜靜的抱着她,他整個人外表平淡如水,目光卻眩目多彩,那折射出來的光芒卻讓人看不懂。

“本公子不想回答你這個問題。”他的聲音很淺,卻涼薄的讓人心寒。

黎小暖的心,一陣陣的疼,他是不想回答她這個問題,還是不敢回答她的問題。

算了,何必試探,他的話,總是那樣的傷她。

“若是不想回答,那就算了,還請公子放開我。”黎小暖收斂起臉上所有的神色。

她的聲音冰冷,帶着淡淡的疏遠。

她突然有一種感覺,她在他面前,原來也能把自己臉上的神色收放自如。

兩人之間,似乎也在這一瞬間一股隔閡。

蘇齊看着這樣的她,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他的言行舉止,似乎又傷到了她。

蘇齊心底這樣想着,可是又不敢問,因爲,她又怕自己不經意之間,把她給傷害了。

蘇齊緩緩放開她,退到一邊去。

馬車裏又瞬間靜謐了下來。

黎小暖緩緩靠着車壁,她緊緊的攥緊自己的衣袖,低着頭,眼底閃升起濃濃的傷痛。

蘇齊側目,偷偷的看着她,看着她絕美的側顏上帶着一股濃濃的悲傷。

心底不由得漸漸的泛起了一股痛意。

一路上,兩人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到了雲城以後,黎小暖跟着蘇齊和赫管家,很快進入雲霄殿。

雲城每個月都會舉辦一次宴會,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一頓飯,增加彼此之間的感情。

雲霄殿的大廳裏,已經準備好了各種美味佳餚。

滿滿的湊了四桌人,大家都很開心,開心的交談着,就連默娘和先皇,她們都來了。

蘇紫陌正在大廳裏陪着孕吐厲害的馨兒。

“嘔……”馨兒忍不住乾嘔!

嶽桐梓在一旁焦急的看着,不知所措。

南宮黎也有了身孕,可不像馨兒這樣反應得厲害。

蘇紫陌扶着瘦了一圈的女兒,心疼地問道:“馨兒,好些了嗎?”

馨兒緊緊的抓着她的手,小臉漲紅,一雙大眼水汪汪的。

她看着孃親緩緩搖頭,她心裏翻江倒海的,很難過。

蘇紫陌擡眸,看着一旁的嶽桐梓:“桐梓,你帶馨兒回去休息吧,這裏人多,菜的味道又濃,馨兒一時半會不會好的,馨兒若有什麼想吃的?你過來告訴我,我去做就好。”蘇紫陌看着嶽桐梓說道,她對嶽桐梓,就像對自己的兒子一樣,語氣很慈愛溫和。

“好的,孃親。”嶽桐梓點了點頭,扶着馨兒出去。

一出了雲霄殿,嶽桐梓就將馨兒橫抱起來,看着她蒼白的小臉,心裏一陣陣心疼。

“哎呦,我們馨兒這是怎麼了?”剛剛進來的赫雲霆看着嶽桐梓懷裏的馨兒,腳步快了幾步。

“赫叔叔,馨兒孕吐厲害,桐梓正好要帶着她回去休息呢。”

“原來是這樣!”赫雲霆着急的神色緩和了幾分。

“赫叔叔,你來了。”馨兒的聲音有些虛弱。

“是呀,馨兒,赫叔叔來看看你,你都有很多天沒有回明月山莊莊了。”赫雲霆的語氣中帶着一股寵溺。 “謝謝赫叔叔,馨兒最近都不太舒服。”馨兒笑得一臉甜甜的看着赫雲霆。

赫叔叔很疼愛她,她回明月山莊住,赫叔叔總是最開心的。

赫雲霆開心一笑:“傻丫頭,這是好事,赫叔叔一下子升到爺爺了,開心都來不及呢?”

“嗯!”馨兒也開心一笑,擡眸,溫情的看着抱着她的男子,心底幸福盪漾。

“馨兒,你呀,不舒服就在屋裏待着,出來幹什麼呀,你要吃什麼,在晚娘親都會給你做,這家宴你就別湊熱鬧了。”蘇齊走過來說道,看着妹妹蒼白的臉色,心底更是心疼。

他從身上拿出一粒丹藥,喂到馨兒的口中,“這是二哥給你煉製的糖丸,酸酸甜甜的,吃了以後,你會舒服一些。”

“嗯!”馨兒快速地點點頭,口中酸酸甜甜的,確實比剛纔好多了。

馨兒突然看到二哥身後的粉衣女子,她認真地看了一會,突然驚喜地喊道:“小暖,是你嗎?”

蘇齊一聽,陡然瞪大眼眸,馨兒也怎麼一眼就認出來了。

“確實是小暖。” 大佬的小嬌嬌又崩人設了 嶽桐梓也在一旁說道。

蘇齊的目光,又瞬間看向妹夫,怎麼他也一眼就認出來了?

蘇齊,心底鬱悶得緊,目光也不由自主的低斂着。

黎小暖微微一笑,走到他們面前:“馨兒小姐,嶽大哥,恭喜你們。”

“呵呵!謝謝小暖,你就叫我馨兒吧。”馨兒勾了勾脣,眼眸不由自主的看着二哥,他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對勁。

“好!”黎小暖開心一笑,一切都是一場美麗的安排,她很感激,她的生命裏有她們。

“嶽大哥,你快點帶馨兒去休息吧,外邊涼,別凍着,小暖明日在來看馨兒。”黎小暖目光看着馨兒的小腹,那裏有一個可愛的小寶寶,看着他們,他們都很幸福。

“好。”嶽桐梓朝着赫雲霆點了點頭,抱着馨兒離開。

龍門狂婿 黎小暖看着他們的背影,心底羨慕不已,愛一個人,要怎麼才能抓住他的心呢?

她的目光,不經意的看向蘇齊,發現他的目光,也停留在她的身上。

黎小暖的心瞬間狂跳起來,可是一想起他在馬車裏做的事情,她的眼神又突然暗淡了下去。

她緩緩收回目光,擡眸,見到一身紫色衣裙的蘇紫陌緩緩走了出來。

黎小暖一看,展顏一笑,陌姨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漂亮,那絕美的容貌,絲毫沒有改變。

只是,這樣漂亮的陌姨,劫數總是難逃!

希望這是她的最後一劫,從此之後,她再也不會後任何的劫難,可以和聖主朝朝暮暮的一直活下去。

母后告訴過他,夢魘的生命,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在黎小暖看着蘇紫陌的時候,蘇紫陌也在看黎小暖,過了一會,蘇紫陌笑得一臉慈愛:“小暖,你回來了。”

黎小暖一聽,眼底微微發熱,陌姨說的是,小暖,你回來了,而不是,小暖,你怎麼來了?

她記得,她走的時候,陌姨就告訴她,明月山莊就是她的家,她隨時都可以回來。

黎小暖乖巧的點了點頭:“陌姨,小暖回來了。” “太好了,小暖,回來的正是時候,今晚剛好有一個晚宴,大家都在這裏。”蘇紫陌走過去,輕輕將黎小暖摟在懷裏。

看着黎小暖和自己一樣高的個頭,她輕輕拍了拍黎小暖的背。

“曾經可愛又漂亮的小姑娘,終於長大了,而且還長得這麼漂亮!”

被蘇紫陌這一抱,黎小暖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出來。

“陌姨,小暖長大了,可陌姨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有變老。”黎小暖的聲音有些哽咽。

“傻瓜,你們蛟龍族的人,容顏也是不老的。”蘇紫陌輕輕退開了幾步。

看着黎小暖臉上的淚水,她柔柔一笑,替她擦掉眼淚:“小暖,你父親醒過來吧?”

“嗯!”黎小暖快速地點了點頭。

水亮的大眼裏依然噙着淚水。

“那就好!”蘇紫陌拉着黎小暖的手。

“雲霆,齊兒,走吧,進去吧,大家都到齊了。”

“嗯!”赫雲霆點了點頭,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神色不自然的蘇齊。

他走過去,小聲地問蘇齊:“齊兒,不會是大家都認出了小暖,就你沒有認出小暖吧?”

蘇齊眨了眨大眼,微微側目看着一臉欠揍而又幸災樂禍的赫叔叔。

行走在諸天詭祕中 抿了抿脣,老老實實地說回答:“確實是這樣。”

孃親也一樣就認出來是黎小暖。

等進入膳廳之後,大家都緩緩認出了黎小暖。

蘇齊瞬間鬱悶得想去撞南牆,要說和黎小暖在一起時間最長的人,那就是他蘇齊,可是到了最後,他卻是唯一一個沒有認出黎小暖的人。

一場宴會,大家都在拉着黎小暖問東問西,黎小暖也很有耐心地回答他們的問題,整個過程中,只有蘇齊沉默不語,只是那雙讓人看着高深莫測的目光,時不時的看着黎小暖那張笑靨如花的容顏。

她每一次笑,都是那樣的明眸皓齒。

可是面對自己的時候,她爲什麼就是一副被他欺負了的樣子,總是低着頭。

晚宴散了之後,黎小暖也留在了雲霄殿休息,而且還住到了蘇齊的院中。

這是他孃親安排的,說是小暖在這裏,和他最熟。

蘇齊心裏頓時就腹語,在他看來,黎小暖個大家都很熟悉,就是和他不熟。

雲霄殿都是獨特的院落,蘇齊的院子也很大,房間無數,黎小暖也隨意的挑了一間住,她沒有想到,居然就在蘇齊的隔壁。

蘇齊躺在寬大的牀榻上,看着窗外的明月。

今夜星辰稀疏,月卻很圓,蘇齊面無表情的看着,看着看着,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那圓月中,皆是黎小暖的容貌。

他居然能在月亮裏看到黎小暖的容顏,收回目光,蘇齊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哪裏,似乎快被寂寞吞噬了。

這一夜,蘇齊失眠了,這是孃親回來之後,他第一次失眠,他就這樣,睜着眼睛到了天亮。

天一亮,蘇齊眨了眨酸澀的眼睛,起身洗漱,洗漱完之後,他依然換上了他最喜歡的白色衣袍。

在他拉開房門的瞬間,他隔壁的黎小暖也將房門打開。 蘇齊聽到聲音,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黎小暖。

今日的黎小暖,一身白色修身衣裙,比平日裏的衣裙要緊緻了許多,將她完美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頭上帶着閃爍着銀光的珊瑚頭飾,讓她的皮膚更加的白皙如玉。

蘇齊一時之間,看得有些驚呆。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那個小時候看起來瘦巴巴的小女孩能蛻變得這麼漂亮!

黎小暖也微微往蘇齊的方向看過去,看到蘇齊也靜靜的看着她。

黎小暖最先收回目光,對着蘇齊淡淡地點點頭:“公子早。”

一聲公子早,讓蘇齊快速地回過神來。

而這一聲公子,也把兩人的距離又拉開了許多。

蘇齊抿了抿脣,心底不知不覺的泛起了苦澀,他光潔的下巴微微有些緊縮着,目光淡薄的看着她,語調平緩地問道:“手上的傷好些了嗎?”

黎小暖快速地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手背上依然很紅,當已經不像昨日那樣火辣辣的痛了。

她對着他淺淺一笑:“公子,已經不痛了。”

語氣中,淡漠而疏遠。

蘇齊的心,微微一窒,也許是在意她了,她的一舉一動也會牽動着他的心思。

他蘇齊,也會有這樣的一天,也許是報應吧,他以前,一直罵黎小暖是笨蛋,也許,她回來,就是來報復自己的。

他蘇齊一直是世人眼中的浪蕩不羈的人,確實,他外邊紈絝放縱,可那也是僅僅爲了掩飾自己的外表,他其實,很多時候不想那樣。

可他也做不到大哥那樣嚴謹,也做不到想嶽桐梓那樣淡薄。

他也不是太清楚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孃親的死,確實對他打擊很大,等十年,那十年裏,他不知不覺就變成那樣子了,可他也不討厭那樣的自己。

蘇齊脣角微微上揚,淡淡地說道:“我出門了。”

說完之後,蘇齊的心底,微微感覺有些不對勁。

哪裏不對勁,他又有些說不上來。

黎小暖看着他要離開,突然叫住了他。

“公子,我要去看陌姨,你不想聽聽,陌姨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嗎?”

聽到前一句話,蘇齊確實沒有要停下來的打算,可是後一句話,他瞬間停下腳步來,回頭,目光冷冷地看着她。

他孃親剛回來不久,會有什麼事情?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愛她 突然,蘇齊的心底冒出一件事情來。

鳳絕吟!

義父的鳳絕吟!

蘇齊的心,一陣陣的疼,痛的他滿頭冒汗。

孃親剛剛回來,怎麼能在次離開。

他沉聲道:“走吧!”

黎小暖看着他痛苦的神色,心底微微泛起一股強烈的痛意。

也擡腳,緩緩走向蘇齊,兩人往雲霄殿的大廳走去。

沐雲軒正在一旁陪着小天翊玩,而蘇紫陌坐在一旁喝茶,看着他們父子二人玩得很開心。

看到兒子和黎小暖進來,她緩緩放下手中的茶杯。

蘇紫陌笑着喊道:“小暖,快過來坐。”

“謝謝陌姨!”黎小暖看着沐雲軒,:“聖主!”

“嗯,小暖,坐。”沐雲軒也客氣地說道,將小天翊抱在懷裏。

小天翊看着不出聲的二哥,撅着小嘴問道:“二哥,你怎麼了?” 蘇齊一路本就沉默不語,他怕,怕再次會聽到孃親要離開的消息。

翊兒,沒事,二哥想事情呢?”蘇齊衝着小天翊笑了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