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一會兒中海會所的聚會就要開始了。」

杜天明給秦穆然斟滿酒,說道。 「杜兄,你總是叫我秦先生,秦先生的,我也不太習慣,這種稱呼不適合我,你要不介意,就叫我一聲然哥吧!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 秦穆然看著杜天明笑道。 「好,然哥!」 杜天明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他知道,秦穆然是願意接納自己這個朋友了,要不然的話,不會讓

杜天明給秦穆然斟滿酒,說道。

「杜兄,你總是叫我秦先生,秦先生的,我也不太習慣,這種稱呼不適合我,你要不介意,就叫我一聲然哥吧!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

秦穆然看著杜天明笑道。

「好,然哥!」

杜天明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他知道,秦穆然是願意接納自己這個朋友了,要不然的話,不會讓自己叫這麼親密的稱呼。

「至於你嘛,叫我秦叔叔就好,大侄子!」

秦穆然對著洪秀波齜牙咧嘴地笑道。

「你…….」

看到秦穆然還抓著門口的那個梗不放,氣的洪秀波就要發脾氣,可是一想到秦穆然的身手,他有硬生生的忍住了!

真他娘的憋屈!

堂堂洪門的太子,竟然會遇到一個自己想要收拾卻無能為力的人!

「哈哈!秀波,這一次你可算是遇到一個能夠治你的人了!」

杜天明看到洪秀波吃癟,拿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說道。

「算我倒霉!」

洪秀波很是鬱悶地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倒霉,什麼倒霉!怎麼著,我做你的叔叔還丟人嗎?我跟你說,以後出去挨人欺負了,就說你是我的侄子,看看誰還敢動你!」

秦穆然牛氣哄哄地看著洪秀波說道。

「切!得了吧,我堂堂洪門的少主,還有人敢對付我?報你名字有用嘛!」

洪秀波白了秦穆然一眼說道。

「反正我話說了,聽不聽是你的,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秦穆然搖了搖頭,不說什麼。

「好了,然哥,你就別逗秀波玩了,一會兒,咱們就在這裡看聚會的現場直播吧!」

杜天明直接岔開話題,看著秦穆然說道。

「嗯?現場直播?不用我們下去嗎?」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當然不用了!今天是中海的地下世界的聚會,那些什麼三流的,二流的,一流的都會來,像我們,就不用出去了,青幫和洪門都不在乎這種小聚會,所以我們通過閉路電視,湊湊熱鬧就好!」

杜天明說著便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遙控器,打開了他們面前的電視。

當電視打開的瞬間,便是出現了一個大廳里的情況,從電視裡面,正好可以看到整個場景。

「嘯哥,我就在這裡陪杜兄和我這寶貝侄兒聊天了,你去參加吧,順便和那些人聊聊,交際下,你可是龍鱗的老大,我想會有很多人找你的!」

秦穆然看著一旁的劉嘯說道。

「是,然哥!」

劉嘯點了點頭,他知道,秦穆然是讓他全權代表龍鱗了,而如今的龍鱗風頭正盛,在中海的地下世界里也是享有盛名,現在他出席這個,無疑不是給自己一次拋投露臉的機會。

劉嘯離開了包廂,沒一會兒便是出現在了電視裡面。

看著包廂里的時間,已經到了聚會開始的時候,只見一個常年跟隨著趙老的貼身心腹走上台,說道:「今天是中海各大勢力老大的聚會,我代表中海會所歡迎大家賞臉光臨,下面,我們開始今天的聚會!」

主持人說完,下面便是爆發出了雷鳴般的響聲,當然,大多數一流勢力的老大們都只是笑笑,鼓掌的只不過是三流勢力的一些老大,畢竟能夠參加如此大的盛會,還是很激動的。

聚會,只不過就是一種很是鬆散的集體活動,有了中海會所的人拋磚引玉,自然而然地,下面也是開始火熱了起來。

由於很多的人都對龍鱗奇迹般地滅掉了青龍幫感到震撼,所以此刻,也有不少的二流三流的上位大哥來到了劉嘯的面前,說了各種奉承的話,其中甚至還有人向劉嘯表達了誠意,想要加入龍鱗,尋求自保。

不過對於這些,秦穆然在來的車上便是有所交代,劉嘯自己的心裡也是有一桿秤在,有些場面上的話還是得說,至於急不急在心裡就難說了。

就在劉嘯和一群人說著話的時候,突然一個身材較為健碩的中年男子向著劉嘯走了過來。

「呵呵!嘯爺!」

劉嘯看到來人,頓時喜笑顏開的臉一變,顏色不善地看著男子說道:「陳波,你來幹嘛!」

來者不是他人,正是青竹幫的副幫主陳波!

說起這個陳波,他和劉嘯以前也是老對頭了,原本陳波就是看不起劉嘯,以前他是一個堂主,自己便是副幫主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可是現在呢?他一個翻身,竟然成為了龍鱗的幫主,還真的是一朝野雞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我來,當然是代表我們幫主參加這個聚會了!畢竟我們幫主那叫一個忙,平日里我們青竹幫也是我在忙活,只是看到你來,我就忍不住打了個招呼!畢竟咱們都是老熟人嘛!」

陳波笑了笑,道。

「哦!怪我,怪我!我都忘記了,嘯爺你可是第一次來!之前你還是一個小小的天狼堂堂主呢,沒有資格參加這種高檔的聚會!見諒,見諒啊!不知者無罪!」

陳波笑臉看著劉嘯,他那個樣子,哪裡有一絲的不好意思,分明就是得意萬分啊!

「陳波,今天這麼多兄弟都在這裡,老子不跟你算賬,你青竹幫現在在別的區待久了,竟然也打起我浦東區的主意了!青龍幫的場子,老子會討回來的!」

劉嘯看著陳波,咬了咬牙發狠地說道。

「呵呵!龍鱗,真的以為滅掉青龍幫那個四腳蛇就真的成為大哥了?我們青竹幫要是怕,就不會搶你的場子,今天我話放在這裡了,你們龍鱗來,老子奉陪,回去的時候注意點,別半路上出事情,那就真的是涼涼咯!」

說完,陳波便是搖頭晃腦嘚瑟地離開了。根本就不管劉嘯的怒火。

「你…….」

劉嘯看著陳波離開的身影,心裡暗自發誓,龍鱗,下一個滅掉的就是你青竹幫!哪怕你們的幫主是蘇青竹! 司機一邊說着,一邊把門鎖打開,這時,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那名男性乘客說道:“看看就看看。”

副駕駛位置上的男性乘客邊說就邊下車了,坐在旁邊正駕駛位置上的司機一見這名乘客下車之後,就立馬把車門關上,然後一發車就逃之夭夭了。

這時,剛下車不久的那名男性乘客,看到司機突然發車走了,立刻想去追車,可惜,他跑得哪有車快,追了幾十米,那名男性乘客見追不到了,便立刻快步的往回走。

快步的往回走了半分鐘,這名男乘客已經差不多走到了之前陳婷被車撞出去之後,躺着的地方。

這時,那名男乘客也已經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陳婷,但不知道爲什麼,他不敢再靠近了。

站在離陳婷還有三米左右的距離外,這名男乘客往前走一步,然後又往後退一步,這樣一直走了差不多半分鐘的時間,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最後,他又做了幾下深呼吸,之後才慢慢的走向躺在地上已經昏迷多時的陳婷。

“小姑娘,你沒死吧,小姑娘,小姑娘,你醒醒啊,你別嚇人啊,我最怕見到屍體了,記得上一次,我見到屍體的時候,我當時就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後來,過了好久,我才站起來,還是掃地的大媽硬把我拉了起來。”

“現在想起來,我還覺得當時好嚇人,喂,小姑娘,你在聽我說話嗎,你不會是死了吧,喂,小姑娘”,那名男乘客慢慢的走到了陳婷的面前,然後向陳婷說道。【零↑九△小↓說△網】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發音有些不標準,還是其它什麼原因,之前,他說的“小姑娘,你沒死吧”,也許是“小姑娘,你沒事吧”,不過,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

見陳婷沒有任何反應,還是一直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那名男乘客頓時也急了起來,自言自語道:“怎麼辦,這小姑娘,連屁都不打一個,估計是快要死了,不行,我不能見死不救。”

“我想辦法,想辦法,對了,報警,讓警察叔叔來救她”,那名男乘客說完之後,便拿出手機立刻報了警。

報了警之後,過了十多分鐘,警察來了。

警察來了之後,一眼看到了還躺在地上的陳婷,於是馬上撥打了救護電話,過了差不多十幾分鍾,救護車也來了。

然後,下來幾個醫生趕緊把陳婷擡上了救護車。

這時,先前的那名男乘客已經不在這裏了,也許他是想學雷鋒,做好事,不留名吧。

這個,我們暫時就不去多說了,不過,有一點,一定要說一下,就是他的這個智商,真的是讓人有點捉急。【零↑九△小↓說△網】

如果,陳婷送到醫院去之後,搶救無效,死亡了。

我要退圈 那麼,搞不好,就是因爲耽擱了這些時間,所以,才導致了這個結果。

不過,話說回來,那名男乘客,至少他還是選擇救人,總比起那些,明明看到別人受傷了,卻還是選擇做個路人甲,見死不救,要好很多了。

就比如說,之前開車撞到陳婷的那個司機。

救護車在開了十幾分鍾之後,就到了醫院的門口,這時,車裏的醫生們,馬上一起把陳婷擡了下來,隨後擡進了醫院,再之後就是進了急診室。

陳婷被之前車上的醫生擡進急診室之後,隨後進來了一個看上去很有經驗,並且年紀也比較大的醫生。

這個醫生,應該就是這次手術的主治醫生。

他走進來之後,看了看陳婷,隨後開始檢查陳婷身上的傷勢,最後檢查的結果是。

陳婷的身上總共有三處傷勢,分別是:頭部,背部,還有腿部。

頭部是:後面部位由於受到重力碰撞,所以導致頭後部有大量淤血,背部是:也是和頭部一樣,受到了重力碰撞,所以,斷了幾根骨頭,腿部是:大腿處粉碎性骨折。

這位主治醫生檢查完了之後,對其他的醫生說道:“奇怪,真的是奇怪,本來像受了她這麼重的傷,應該是當時就死了,不過,她竟然現在心臟還在跳動,並且和正常人的心跳速度是一樣快。”

這位主治醫生說完之後,馬上又接着說道:“我活了這麼多年,見過的病人多到連我自己都記不清了,但我還從來沒有遇見過像她這樣,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還能挺這麼長時間的。”

這時,旁邊的醫生說道:“那她現在還有救嗎。”

旁邊那位醫生說完之後,這名主治醫生說道:“難說,救治的希望非常渺小,甚至可以說,她現在還能處於昏迷中,而不是死亡,就已經算是一個奇蹟了,很難同時再出現另一個奇蹟。”

主治醫生說完之後,其他的醫生同時問道:“那現在怎麼辦,我們是救她,還是不救。”

看到大家同時問這個問題,這名主治醫生,想了想,然後說道:“就算我們想救她,估計也是徒勞無功,反而讓她死在了醫院裏,最後,也許還會要我們承擔責任,後果會很麻煩。”

主治醫生說完之後,其他的醫生說道:“那你老的意思是,放棄對她的救治。”

“嗯,不過,我們得儘量小心一點,因爲她是警察送過來的”,其他的醫生說完之後,這名主治醫生隨後說道。

大家聽到主治醫生說,放棄對陳婷的治療,紛紛都表示沒有意見,一切聽主治醫生的安排。

“小王,你先出去看看,看警察都走了沒有”,看到大家都表示沒有意見,年紀比較大的主治醫生立刻說道。

聽到主治醫生叫自己,這位姓王的醫生馬上應道,然後,打開門走出去,看警察是否都已經走了。

過了差不多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這位姓王的醫生,就回來了。

那位年紀比較大的主治醫生,看到姓王的醫生回來了,於是馬上問道:“小王,怎麼樣,外面的警察都走了嗎。”

聽到主治醫生問自己,姓王的醫生馬上回答道:“還沒有,我出去的時候看到,外面還有好幾個警察,警車也還停在外面,估計這一下,他們是不會離開了。”

“那這樣,小王,你留在這裏,其他人現在跟我出去,然後去和院長講明白,就說,這個傷者傷得太嚴重了,根本不敢去救治,怕還沒開始救治,傷者就當場死了,好,就這樣和院長說。”

聽到姓王的醫生說,警察還沒有走,隨後那位年紀比較大的主治醫生說道。

“憑什麼要我一個人和一個快死的人待在一起,喲,尿急,正好去上下廁所”,那位主治醫生和其他的醫生走了之後,這個姓王的醫生不服氣的說道。

“陳婷”,從夢中驚醒過來的李肅,猛地大聲喊道。 這次聚會,因為這麼一個小插曲,氛圍變得稍微有些尷尬,不過在包廂里的秦穆然等人,則是將剛才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

「然哥,看來這個陳波似乎要找你們龍鱗的麻煩啊!」

杜天明皺了皺眉頭,看著秦穆然說道。

「要不要我讓人去警告一下青竹幫?」

杜天明試探地問道。

「不用,這種小跳瘙,蹦躂不了多久!」

秦穆然臉上微微一笑,看著閉路電視里陳波那離去的身影,心裡對他的涼意已經很深。

青竹幫,我不找你的麻煩,現在你倒是主動來挑事情了?

想要踩著龍鱗躍進頂級勢力嗎?你有這個資格嗎?

呵呵,中海四大女神之一的蘇青竹,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風雲人物!

秦穆然在心中想著。

沒過多久,劉嘯便是回到了包廂里。

「然哥,剛才我…….」

劉嘯想要跟秦穆然說剛才遇到陳波的事情。

「我都知道了,今天回去告訴大家,龍鱗的下一個目標,便是青竹幫!」

秦穆然淡淡一語。

「是!」

原本劉嘯還以為自己要對青竹幫動手,秦穆然會不同意,畢竟剛剛解決了一個青龍幫,如今的龍鱗風頭正盛,作為地下勢力,他們明白低調的好處,越是低調,未來的便是越安全。

只是,他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已經知道了,而且對於自己要動青竹幫沒有任何的意見!

這讓他有些意外。

「嘯哥,就讓青竹幫成為我們前往與青幫,洪門並立的墊腳石吧!」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看著劉嘯,哪怕杜天明和洪秀波就在這裡,他也是毫不掩飾地說道。

「好……好……」

劉嘯終究還是沒有秦穆然如此大的魄力,尤其是在青幫洪門兩位太子的面前,但是他還是點頭答應了。

「杜兄,好侄子,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謝謝你們今日的款待,改天,我做東,請你們喝酒!」

秦穆然站起身來,看著杜天明和洪秀波說道。

「然哥,你有事你就先忙。」

杜天明也是站起身來說道。

「嗯!」

說完,秦穆然便是帶著劉嘯離開了包廂。

「天明,你幹嘛對這個傢伙那麼客氣!」

洪秀波見秦穆然走了,這時候才敢說話道。

「幹嘛那麼客氣?秀波啊,你說你,幹嘛招惹他,你覺得如此年輕,便是能夠被朝廷派到中海來攪動風雲,你覺得會是一般的人?」

杜天明看著洪秀波問道,「五年大比快到了,雖然這件事跟我們青幫洪門沒什麼關係,但是各大家族,各大勢力都很緊張,他這個時候強勢出手,看來,朝廷是想要成立第三幫來制衡我們了!」

洪秀波雖然有些衝動,但是他不傻,當杜天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瞬間他便是意識到了一些什麼,再聯繫龍鱗崛起的勢頭來看,這個中海地下世界,怕是真的要變天了!

「看來這段時間我們也要低調一點了,不要惹麻煩上身,更不要惹然哥,要是然哥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我們全力幫忙吧!青竹幫對龍鱗起了心思,那麼我們不介意幫助然哥一下,結個善緣!」

杜天明若有所思地說道。

「好!」

雖然秦穆然佔了他的便宜,但是站在整個洪門整個大方面來看,他還是有大局觀的,所以說,雖然兩人不如秦穆然,但是未來能夠接掌青幫,洪門幾乎是板上釘釘了!

秦穆然帶著劉嘯,剛剛走出包廂幾步,便是發現,蘇燦已經在門口早早等候了。

「秦先生,趙老讓我在這裡等你,說請你去他那裡稍作留步。」

聽到蘇燦這麼說,秦穆然一愣,他沒有想到趙忠義竟然還要找他,莫非有什麼話當著杜天明和洪秀波的面不方便說?要私下裡說?

「然哥,趙老找你,那你就去看看吧,我沒事的,我先走就是了,你不用等我,你們好好聊。」

劉嘯也很是知趣,趙忠義在地下世界代表著什麼,他比秦穆然更加清楚,他這麼看重秦穆然,那是好事啊!

「行!那我就送送你!」

秦穆然說著便是和蘇燦一起將劉嘯送到了門口。

「嘯哥,我就送到你這裡,路上小心點。」

秦穆然看著劉嘯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