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葉知秋也害怕了,因爲殭屍的數量太多!

一兩個殭屍,不足爲懼,但是現在面對的,卻是一個殭屍部隊! 柳煙立刻點頭,將射潮弩衝下,催發氣箭,利用反衝之力,帶着葉知秋上浮。 可是紅光一閃,上方的空間卻被一塊巨大的紅幕遮住,擋住了葉知秋二人的去路。 “強衝!”葉知秋一聲大喝,催動赤元劍射向頭頂上的紅幕。 可是那塊紅布還沒

一兩個殭屍,不足爲懼,但是現在面對的,卻是一個殭屍部隊!

柳煙立刻點頭,將射潮弩衝下,催發氣箭,利用反衝之力,帶着葉知秋上浮。

可是紅光一閃,上方的空間卻被一塊巨大的紅幕遮住,擋住了葉知秋二人的去路。

“強衝!”葉知秋一聲大喝,催動赤元劍射向頭頂上的紅幕。

可是那塊紅布還沒有被射破,那些殭屍部隊卻迅速地衝了過來,全方位包圍了葉知秋和柳煙。

現在,頭上有一大塊紅布遮住,四周是密密麻麻的殭屍部隊,葉知秋和柳煙,無路可走!

好在射潮弩威力巨大,他們二人的身邊,還有一塊方圓一丈多的空間。

殭屍部隊忽然轉動起來,帶着葉知秋和柳煙的無水空間,也隨着轉動,越轉越快,並且繼續向湖底深處前進。

“上面的紅布,一定是骷髏妖的另一條紅裙,怎麼辦?”柳煙問道。

葉知秋立身不穩,很難催動赤元劍,說道:“這些東西似乎要帶我們去什麼地方!柳煙,一不做二不休,我們就不出去了,看他們要帶我們去哪裏!”

“好吧,賭一把!”柳煙咬牙,握緊了葉知秋的手,再次下潛。

在殭屍部隊的帶動下,葉知秋和柳煙都在旋轉。

兩人重新落到湖底的土地上,還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被殭屍部隊帶動,旋轉不停。

“媽蛋,這些大殭屍,把我們當成旋轉木馬了!”葉知秋一伸手摟住了柳煙的腰,叫道:“我抱着你,當心失散!”

“放手,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吃豆腐!”柳煙瞪眼。

正在這時,無水空間之外,一個殭屍士兵,忽然挺起手裏的長戈,向葉知秋突刺。

葉知秋豆腐吃不成了,慌忙鬆開柳煙,一把扯住長戈,另一手催發赤元劍。

劍氣發出,那個殭屍士兵被射得一哆嗦,向後就倒,長戈落在了葉知秋的手裏。

這長戈特別長,青銅打造,上面都是銅綠。

葉知秋奪過長戈,向着無水空間之外的殭屍們亂戳,吼道:“來呀,拼刺刀啊!”

可是殭屍們根本就不在意這物理攻擊,被長戈刺中,毫無痛苦的表情,還是繼續前進。

葉知秋覺得沒意思,丟下長戈,繼續催動自己的赤元劍,向着四方亂射。

無水空間外的殭屍,對赤元劍有所忌憚,擴大了包圍圈。

但是,葉知秋和柳煙,還是被殭屍部隊夾在中間,向着湖心進發。

頭頂上的紅幕一直在,死死地罩定了葉知秋二人。

噠噠、叮叮……

忽然間,響屐舞的聲音再次傳來,四周的殭屍部隊一呆,隨後就像聽見了衝鋒的號角一般,呼啦一下,向着葉知秋和柳煙施壓!

不過,殭屍部隊們撤開了一個方向,留下了一個通道。

葉知秋和柳煙身不由己,只得向沒有殭屍的地方而去,且戰且走。

“前面有東西!好像是石柱長廊,水下的建築物!”柳煙大叫。

葉知秋極目去看,只看見前方影影綽綽的,有很多高大的影子站在那裏。

“管他是什麼,就過去看看再說!”葉知秋蠻性發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其實這時候也沒地方可去了,只能順着殭屍部隊們留下的豁口前進。

殭屍們排成人牆,密密麻麻,推着葉知秋和柳煙的無水空間,繼續向前。

沒走多遠,腳下出現了石階,前方的石柱長廊,也終於看清楚了。

石階一路向上,也不知道通向哪裏。

葉知秋和柳煙上了石階,在殭屍部隊的追趕之下繼續前進,踏入石柱長廊之中。

忽然間,身邊壓力一鬆,葉知秋和柳煙感覺自己已經脫離了湖水,站在了一個更大的無水空間裏。

不用射潮弩,身邊也沒水了。

還沒反應過來,後面的殭屍再一次衝鋒而來。

葉知秋急忙帶着柳煙,向着石柱長廊深處撤退。

噠噠、叮叮……

響屐舞的聲音再次傳來,殭屍們忽然定住隊形,不再追擊。

葉知秋和柳煙也站住了腳步,扭頭打量。

光線昏暗,順着石柱長廊向前看,前方似乎是一個巨大的空地,空地上有一個雕像。但是距離太遠,雕像看不清楚。

“這是什麼地方,怎麼突然沒水了?難道我們已經出了太湖?”柳煙這時候也冷靜下來,問道。

“不是,這應該是湖底的某一個空間……或許是殭屍們的強大怨氣,所以形成了這麼一個無水的空間……”葉知秋緩步走向前面巨大的空地,一邊說道:“這裏應該就是妖怪老巢,真相,就在前面。”「第二更」 柳煙看看廣場四周的殭屍,低聲說道:“我怎麼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幻覺一樣……”

“那是因爲平時的認知,覺得太湖之下不可能存在一個無水空間,所以先入爲主,接受不了眼前的詭異。”葉知秋繼續向前走,一邊說道:“如果你覺得是幻覺,我們不妨親個嘴,驗證一下。”

“滾!”柳煙瞪眼。

兩人繼續向前,接近廣場中間的雕像。

腳下又出現了幾級臺階,全部是青石鋪成的。

柳煙看着前方的雕像,說道:“這是雕像的背面,看起來是個女人,很紅裙妖怪的體型一樣,莫非這是西施的雕像?”

雕像大約一丈多高,淺灰色,下面還有一米多高五尺多寬的方形基石,雖然是個背影,但是卻栩栩如生,翩翩欲飛。

“看見一個屁股,就能確認是西施?”葉知秋警惕地看着四周,繼續前進:“到正面看看,別看屁股。”

“別貧嘴,當心那個紅裙骷髏突然襲擊。”柳煙說道。

自從葉知秋和柳煙進入石柱長廊以後,紅裙骷髏就消失不見了,響屐舞的聲音也沒了,很詭異。

兩人小心翼翼地繞過雕像的基座,來看正面。

剛剛從基座的右側繞過來,葉知秋和柳煙就是一聲驚呼!

在雕像的正前方,在基座下面,躺着兩個無頭之人!

他們不是葉知秋上次遇到的刑天后裔,而是被砍了腦袋的人!

在他們的身邊,還丟棄着幾柄青銅古劍,上面血跡斑斑。

葉知秋定睛看了看,說道:“看衣服……是今天下午參加行動的兩個失蹤者……一個是道門弟子,另一個是遊艇駕駛員。”

“誰砍了他們的腦袋?”柳煙更是驚駭,忽然臉色一變,手指雕像基座的檯面,叫道:“腦袋在這裏!”

葉知秋急忙擡頭,卻見寬敞的基座檯面上,擺着一排的腦袋!

那基座有五尺多寬,面積很大,那些腦袋就擺放在雕像的腳下,總數有三十多個。

其中,有兩個很面熟,正是下午翻船時失蹤的兩人,一個道門弟子,一個遊艇駕駛員。其他的腦袋都不認識,但是從髮型上看,全部都是現代人。

“祭壇,是祭壇!”葉知秋的聲音有些發抖。

“祭壇?在祭祀西施嗎?”柳煙擡頭打量雕像一番,目光又落在雕像腳下的一排腦袋上,低聲說道:“知秋,你看看這些腦袋的排列方式。”

“看到了,這是六六排列的,但是中間缺了兩個……”

“這兩個位置,是不是給我們預留的?” 一不小心就成了劍仙 柳煙問道。

葉知秋哆嗦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不是的,我的腦袋比較大,又比他們帥得太多,放進去會破壞隊形的……”

柳煙繼續打量四周,又問道:“這麼多人死在這裏,就是因爲祭壇的存在嗎?我們毀掉祭壇,能不能阻止這些悲劇的再次發生?”

“這種邪惡祭壇,肯定要毀掉,就是不知道,我們能否如願……”葉知秋扭頭看着廣場外的一圈殭屍部隊,心裏發毛。

那些殭屍一直圍着廣場,一動不動,都看着葉知秋和柳煙,似乎在等待什麼。

“動手吧。”柳煙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從地上拾起一把青銅劍,從祭臺上掃過,將那些腦袋全部掃落在地!

噠噠、叮叮……

忽然,響屐舞的生意再一次響起,清脆可聞。

但是聲音空空然渺渺然,還是不能確定從哪裏傳來的。

“孽障,死了幾千年,還要作怪!”葉知秋大怒,將手裏的青銅劍砸向雕像,破口大罵。

銅劍砸上去,發出鐺地一聲響,雕像安然無恙。

葉知秋祭出赤元劍,柳煙也亮出射潮弩,一起對準雕像,準備一試。

然而就在這裏,身後的殭屍部隊卻忽然發出騷動之聲,鎧甲在一起刮擦,發出雜亂的聲音。

葉知秋和柳煙扭頭來看,卻見兩個人影從殭屍部隊裏穿過,向着祭壇走來。

柳煙眼尖,一眼瞥見那兩個人,便低聲叫道:“是龐昊和張水生……”

“是他們?”葉知秋一愣,隨即叫道:

“不好,蘭國雄的六合陣,一定是被打散了,要不他們怎麼會落單而來?不知道峨眉山的兩個小尼姑怎麼樣了,唉,真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我費盡心思,逼着她們走,她們偏偏要來送死!”

柳煙一扯葉知秋:“先躲起來,看看龐昊他們要幹什麼!”

葉知秋被柳煙扯着,躲在了雕像基座的左側,微微探頭,看着走來的龐昊和張水生。

“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響屐舞的聲音和歌聲,還在迴盪縈繞,令人神魂搖曳,葉知秋覺得,這和峨眉山定空師太的無定梵音一樣,惑心之力強大。

“這響屐舞的聲音,含有惑心之力,柳煙你別陷進去!”葉知秋在柳煙的掌心裏猛地一掐,以作提防。

“我知道,我還能扛得住。”柳煙點頭。

說話間,龐昊已經和張水生踏上了臺階,走到了雕像前。

兩人一起擡頭看着雕像,臉上露出傻乎乎的迷戀之色,隨後一起跪了下來,向雕像磕頭。

葉知秋和柳煙就在一邊,但是龐昊和張水生視而不見。

“看這情況,他們倆已經被迷住了……”柳煙在葉知秋的耳邊低聲說道。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葉知秋還沒說話,卻見龐昊站了起來,從地上拾起一把青銅劍,站在張水生的身後,雙手持劍,準備斬落。

而張水生伸着脖子,臉上帶着笑,似乎很期待龐昊這一劍斬下來!

“住手!”柳煙一聲大叫,手裏射潮弩催發,射向龐昊的眼睛。

再不出手,張水生的腦袋就要像西瓜一樣滾落在地。

葉知秋隨即竄出來,縱身向龐昊撞去,口中大喝:“龐昊你給我醒醒!”

龐昊被射潮弩發出的萬點光芒震懾,不由得一呆,隨後又被葉知秋一撞,身子向後一倒,手裏的寶劍墜地。

可是張水生卻嗷地一聲大叫,從地上搶起青銅劍,向着葉知秋砍來——你不讓我死,我讓你死!

葉知秋動作極快,化身足球健將,腳下一勾一提,將地上的一個死人腦袋踢起,奔着張水生臉上砸去。「第三更」 張水生舉劍來迎,無巧不巧地刺進了死人腦袋的脖腔,寶劍扎進了死人頭中,變成了一個短柄大錘。

張水生一愣,隨後揮舞大錘,繼續向葉知秋展開攻擊。

更可惡的是,龐昊摔倒之後,也從地上拾起另一把青銅劍,向着柳煙砍來!

這兩貨全部瘋了,根本就不分敵我,把葉知秋和柳煙當成了敵人。

柳煙手持射潮弩,對着龐昊催發氣箭,逼得龐昊不敢近前。

葉知秋則一把奪命金丹撒了出去,高喝:“金丹瀉地,撒豆成兵!”

因爲龐昊和張水生都已經魔怔了,要救他們,首先要讓他們醒過來。

金丹撒出之後,砰砰作響,龐昊和張水生都是一呆。

柳煙心裏憤怒,學着葉知秋的樣子,從地上踢起一個死人頭,砸向張水生。

“哎喲……”張水生正在發呆,措不及防,被死人頭撞在臉上,捂着臉大叫:“這是什麼地方?我爲什麼在這裏!?”

被砸了一下,他終於醒了!

“你也來一個!”柳煙一彎腰,又提起一個死人頭砸向龐昊。

龐昊一伸手接住死人頭,隨即驚醒,將死人頭丟在地上:“誰的腦袋,這是誰的腦袋?”

“都給我醒醒,你們怎麼來到這裏了,其他的人呢?”葉知秋給了龐昊兩個耳刮子,大聲吼道。

“我也不知道……他們在那邊……”龐昊捂着臉,轉身向後一指。

可是,在祭壇的四面八方,那些殭屍部隊已經蜂擁而來,挺着長戈,舉着青銅劍,殺向葉知秋等人。

“衝出去,不能被他們包圍!”葉知秋大叫,催動赤元劍,向着龐昊所指的方向強攻,希望可以會合蘭國雄等人。

柳煙和葉知秋齊頭並進,一手射潮弩,一手催動自己的無名黃符,強行開道。

龐昊和張水生愣了一下,各自從地上搶了一把青銅劍,跟在葉知秋的身後。

這兩個貨剛纔失心瘋的時候,自己的法器全沒了,現在只能憑着自身的道行,施展指訣或者掌印。

龐昊還好,可以催動茅山掌心雷,令殭屍部隊有所忌憚;但是張水生使來使去,就一個道家卓劍訣,威力弱弱的,約等於無。

四人向着雕像目視的遠方突圍,且戰且走。突圍的主力,還是葉知秋和柳煙。

那些殭屍部隊的道行不是很厲害,就是數量太多,千軍萬馬,前仆後繼。

混戰之中,響屐舞的聲音一直在伴奏,而卻節奏很快很急。

“篤篤篤……阿彌陀佛……”忽然間,如霧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斷斷續續:“葉知秋……你們在什麼地方……阿彌陀佛……”

“無定梵音,兩個小尼姑就在前面!”葉知秋心中一喜,一邊奮力向前衝,一邊大叫:“我在這裏,我們在這裏!”

柳煙等人也是一喜,各自用力。

可是殭屍部隊數量太多,簡直就是銅牆鐵壁,讓葉知秋等人前進困難。

忽然間有虛影一閃,蘭國雄從天而降,落在葉知秋等人的身邊,大聲說道:“大家一定要堅持住,天色就快亮了,我們可以突圍的!”

“蘭道長,救我!”張水生大喜過望,好像看到了親爹一樣。

柳煙打量着蘭國雄,發現他身體透明,卻是鬼魂的形態,不由得驚愕:“蘭道長……你也殉道……做了鬼嗎?”

做了鬼還在堅持戰鬥,這精神讓人感動啊!

“我沒有做鬼,只是魂出金身,要不無法跟你們會面!你們撐住,繼續向前走,再有兩百米左右,就能會合我們!”蘭國雄的身影飄在空中,叫道:“我還要回去維持那邊的陣法,否則那邊頂不住!董曉宇和兩個武當弟子都受傷了,危在旦夕!”

“你快去吧,這邊我們頂得住!”葉知秋大聲喝道。

“葉道友好樣的,這邊交給你了!”蘭國雄轉身而去,臨走之前掃了張水生一眼,神色失望。

葉知秋繼續帶着大家向前衝,一寸寸地向前推進。

蘭國雄還魂附體之後,也指揮大家,向着葉知秋的方向靠近。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雙方終於會合。

蘭國雄的六合陣,早已經被衝散,現在是各自爲戰,抵抗殭屍部隊的攻擊。

廝殺了一夜,葉知秋幾乎累倒虛脫,打量着蘭國雄這邊的人,發現大家都差不多,都在強自支撐。

黃梓軒已經昏迷了,被董曉宇背在身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