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們心誠,仙女一定可以幫忙。」族長安慰著女兒。

姜南初與戰盼夏剛來水滿族就遭遇這樣的事,均有些害怕。 同時她們總算相信司機說的話,這個水滿族居住的環境非常優良,可是裡面消息閉塞,根本不知道外面什麼模樣,所以非常封建保守。 一次接着一次,事情總有暴露的時候! 結婚後一年左右,某天,女人懷孕了,歡歡喜喜地告訴了鐵蛋。 鐵蛋有

姜南初與戰盼夏剛來水滿族就遭遇這樣的事,均有些害怕。

同時她們總算相信司機說的話,這個水滿族居住的環境非常優良,可是裡面消息閉塞,根本不知道外面什麼模樣,所以非常封建保守。 一次接着一次,事情總有暴露的時候!

結婚後一年左右,某天,女人懷孕了,歡歡喜喜地告訴了鐵蛋。

鐵蛋有次去醫院做全身檢查,無意中發現自己沒有生育能力,才知道了李若晗是在騙他!

後來,因爲太愛了,所以,他裝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李若晗卻始終擔驚受怕的,爲了那個偷情男人的前途,她還是偷偷吃打胎藥把孩子給打了,假裝成意外流產!

再後來吧,鐵蛋以爲她去墮胎,是爲了這個家,心裏對這個家還有一絲的念頭,以爲她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加上自己有那方面的產權,心裏對她有愧疚,所以就再一次的原諒了她,還給她找各種理由。

這件事情以後,李若晗確實老實了一陣子,平日裏照顧老人家也特別的細心,估計是心裏有點愧疚吧。

鐵蛋聽見自己老媽誇媳婦兒,心裏也蠻欣慰的,希望一切都好好的,就像現在這樣,所以,在金錢物質方面,鐵蛋也儘量的滿足他的媳婦兒,也就是滿足李若晗,今後工廠裏面每個月都有補助金,給他的誤工金他大多數都給了他老婆,剩下的小部分給了他老媽。自己就靠賣魚塘裏面的魚,攢了一些錢。

可是沒想到,好景不長,儘管他這麼努力的去滿足李若晗的虛榮心,讓她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但是鐵蛋卻忽視了女人強大的慾望和虛榮心,是慾壑難填,填不滿的!

李若晗又偷偷地借住到街上去逛街買東西或者回孃家探親的藉口,經常到市集小巷子裏面的賓館裏面去和那個男人見面,開房,苟且,直到她再次懷孕了!

紙是包不住火的,這事情終於被鐵蛋給發現了,媳婦兒已經兩個月沒和他行房了,恰巧的是她的大姨媽也沒有來,所以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去找她倆理論,最後爭執不下就被那個男人給推到了水裏面,給淹死了!

李若晗也被嚇壞了,最終還是爲了肚子裏的寶寶替那個男人,也就是那個姦夫,隱瞞了事情的真相,而這個就當做是喝酒以後發生的意外事故,只是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吧。

當然,老人家年紀這麼大了,而且眼睛又有眼疾,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兒子是怎麼死掉的,就認爲是一個意外,而且很相信他這個媳婦兒的話,李若晗原本也挺喜歡她這個婆婆的,心地比較善良,可是,她知道,丈夫死了沒多久,如果自己這時候,要提出改嫁的事情,肯定是不可以的,與禮與法不容,與道德也不容啊!

所以,她就與那個男人商量着,大概等個一年半載再提出改嫁吧!

實質上,也是這個男人野心勃勃的,他想得到鐵蛋死後的意外保險金,所以才讓李若晗繼續留在老人的家裏面,可是,這日子一天天的過,李若晗的肚子也一天天的大了起來!

這樣可不行啊,這不很明顯,就讓別人看出來了,她在偷人麼?!

丈夫都死了,咋突然就懷孕了?!

所以那個男人爲了不暴露事情,就又逼着她去把爸爸的孩子給打掉了,這是李若晗第二次墮胎了,對她的身體也不好!

可是,這女人吧,一但對感情認真起來,她就是一根筋,完全沒有明白過來,總認爲這個人對她是好的,真心的,後來,她就每次都隔三差五的,就到那個賓館裏去見那個男人!

起初有幾次差點被同村裏面的人給發現,後來她就決定,他們倆一前一後的,分開進入賓館去開房,這樣就不那麼容易被人發現了。

重生后全能女帝颯爆了 就算被發現也有藉口說,一人一間房,不是一起的,被人誤會了,誣陷的。

李若晗丈夫已經死了,所以她聽了那個男人的勸說,然後,用鐵蛋媳婦兒的名義去找之前受工傷的那個工廠,要回了許多的補償金,並且還把每月受工廠饋贈補助金,都轉移到了自己的一張卡下,說什麼賠給丈夫的,丈夫出了意外,可以妻子享用!

根本就沒有給老人家商量,瞞着老人家把這一切的都可進行了,而且是暗中的!

工廠的審覈已通過,所以,以後每個月鐵站的那一份補助金,全都給了李若晗她一個人,每個月會不定期地打在她和鐵蛋生前一起辦的那個卡上!

鐵蛋現在用不着了,當然只有她一個人用了!

關鍵是她居然一點也不願意多給鐵蛋的老母親,也就是老人家!

剛開始的時候,她每個月還要給個500塊錢給這個老人家,後來吧,剛纔就變成300塊錢,在後來就變成200塊100塊,直到現在,居然整個人就完全消失了,一毛也不給了!

原來,直到她失蹤的前幾天,李若晗去過醫院檢查一次,發現自己居然又懷孕了!

這下子,她只得把懷孕的事情告訴了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就說反正現在錢也到手了,就讓她和他遠走高飛,並且離開這個拖累的累贅老太婆,和他一起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安安靜靜的把孩子給生下來,然後結婚生子,我美滿幸福的生活,李若晗就這麼傻,傻傻的相信了,就跟着他買了去往雲南的火車票!

可是卻不料在出發之前,就在那個賓館裏面,那個男人騙着李若晗把銀行卡密碼告訴她說是幫她在淘寶上買包包買衣服,需要用到,最後吧,那個渣男就把上面的錢全部卷跑了!

女人去找他算賬,還差點被打了一頓,要不是看在她懷孕的份上,估計已經被打得體無完膚了吧!

然後,那男人就一個人帶着錢到雲南去了!去過他一個人的瀟灑自在的生活!

李若晗這才死了心!

可是,她實在沒有臉面再回到老人家那裏去,所以,就一個人向朋友借了幾百塊租了一個小房子躲藏着,找了接近一個月的工作,最終終於在一個餐館裏面打着工,還是懷着孕打工,借的錢差不多也快用完了,幸好餐廳裏面能包吃包住!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故事吧!

夠悽婉,夠悲傷,夠無情的吧,比較現實! 第1251章容幼儀失蹤

因為盼夏是個女的,所以族長發話,終於可以讓她離開。

回去路上,盼夏牽著傅自橫的手,嘴中說著話:「你們說剛剛那位族長說的仙女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個世界上面,真的能有仙女這個存在嗎?」

「聽著那個話,估計是個真的人,有沒有可能是個江湖騙子?」

盼夏嘰嘰喳喳的說著,回應她的則是傅自橫一個栗子砸在她的頭頂。

「是不是忘記剛剛那個教訓,居然還敢再去看熱鬧?」

「難道就真的不擔心,那位仙女發話,說你長得像個童女,讓你留在她的身邊?」

「那我們可就真的沒有辦法救你出去。」

盼夏一聽傅自橫這樣說,立刻縮起身體,不敢再去湊熱鬧。

管這個仙女是男是女,是老是幼,是美是丑,通通和她沒有半點關係。

這次來到水滿族,她們居住的房間在山林入口處,是兩幢分開的別墅。

來到住處,各自分開,傅自橫拎著行李,戰盼夏負責開燈。

只是燈還沒有打開,戰盼夏聽到傅自橫將行李放下聲音。

戰盼夏轉身看過去,迎面撞上一具堅硬的溫熱的胸膛。

「一會看不見你,居然連個女人都能勾引?」

「戰盼夏,是不是要把你拴在褲腰帶上,才可以?」

傅自橫俯身,低沉嗓音在戰盼夏的耳畔響起。

戰盼夏感覺渾身一個激靈,正要辯解,可是傅自橫不聽。

長夜漫漫不是用來說話的,而是用來佔有的。

「快點抓住仙女,快點仙女在那!」

昨天整個晚上,傅自橫都用那種羞恥的事來懲罰自己。

盼夏感覺渾身筋骨彷彿都讓貨車碾壓過一般。

原本盼夏準備今天好好休息,然後下午再和南初一起出去遊玩。

誰知道美好的清晨就要吵鬧聲打破。

戰盼夏原本的睡眠就是淺的,現在讓那些村民一吆喝,徹底清醒過來。

「過來,由我幫忙捂住耳朵睡覺。」

傅自橫看出戰盼夏的難受,長臂一伸,將她拉入自己懷中,然後用寬厚的手掌,為她堵住噪音。

「絕對不能讓仙女逃跑,要是仙女逃走,那我們的寺廟可就不能靈驗!」

「就是就是,必須要讓仙女留在我們村莊裡面!」

戰盼夏想繼續睡下去,可是那些村民就是不依不饒,就是不住的放聲吶喊。

最後戰盼夏控制不住,掙脫傅自橫,直接起身,打開落地窗去看外面的情況。

戰盼夏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仙女,值得讓他們這樣,一大清早毀人美夢。

傅自橫跟著戰盼夏一起過去,想要將戰盼夏哄回來。

可是當戰盼夏看清楚仙女模樣時候,徹底驚愣。

「那那那!」

「老公快看,那個是不是幼儀!」

戰盼夏指的在山林當中跑的飛快的女人。

那副氣質冷清的模樣,玲瓏的身段,不是容幼儀,能是誰。

傅自橫看過去的時候,那些村民已經團團將仙女圍住,然後拿出金色的繩索,將仙女捆的嚴嚴實實的,一把將仙女抱起,朝著寺廟走去。

「沒有看到,是不是你看錯?」

「幼儀這個時候應該拍戲,怎麼可能會在這裡?」

傅自橫摸摸戰盼夏的額頭,認為戰盼夏是身體不適。

「沒有看錯,幼儀和我關係向來要好,那個就是幼儀,絕對不會出錯的!」

「不行,這件事情必須要管,現在就和南初說,我們現在就找這個水滿族的族長要人!」

戰盼夏闊步來到床邊,利落的穿上衣服,再也沒有辦法繼續平靜的睡下去。

傅自橫跟著戰盼夏來到南初所居住的別墅,將正在睡夢中的南初和陸司寒吵醒,然後說起剛剛的事。

姜南初和傅自橫的想法一模一樣,容幼儀應該是在拍戲,怎麼可能好端端的成為水滿族的仙女,而且還讓他們抓走。

「你們想想昨天我們見到的水滿族,水滿族那些村民根本就是不講規矩的嘛。」

「這都二十一世紀,居然還有強買強賣的,見到荷包就要逼人家去娶族長女兒,想想都覺得可怕。」戰盼夏和她們解釋起來。

「盼夏,是不是昨晚的事,把你嚇到,所以剛剛看錯?」

「要是實在害怕,那我們換個地方玩兒。」陸司寒表情有些揶揄的說。

這個堂妹,膽兒一貫都是不夠嚇得,倒是的確做得出來這種事情。

「你們,哪有你們這樣說我的!」

「這樣,想要證明是我看錯,那其實特別簡單!」

「你們現在就去聯繫容幼儀,要是聯繫的上,那就算我膽小!」戰盼夏有些生氣,格外委屈的說。

姜南初挑挑眉,想讓戰盼夏死心,於是撥通容幼儀的電話。

容幼儀有個私人電話,除非是在開演唱會,或者錄製直播節目,否則都是可以聯繫上的。

只是這回南初連著撥打兩次,容幼儀都是不接。

南初只能聯繫容幼儀的經紀人,依舊是出於無人接聽這個狀況。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都是聯繫不上?

難道真和盼夏說的那樣,容幼儀在他們度蜜月這個地方,讓村民抓起來嗎?

「看吧看吧,你們倒是快點想想辦法,剛剛那個絕對就是容幼儀。」

「而且就算不是容幼儀,也是一個無辜的女性讓村民抓走,那我們同樣需要幫忙。」戰盼夏著急的說。

「這點倒是沒錯,當時雖然沒有看到那個所謂仙女的容貌,可是看身形是個女的,而且是被迫抓走的。」傅自橫客觀的說出自己想法。

「怎麼這個村裡還有這種事情,瞧著不像是人口綁架?」

「不如今天出去玩的時候,我們先問問附近村民吧?」

「南初這個主意不錯,先徵集一些線索,然後再去想辦法看看那位仙女究竟是什麼模樣。」

打定主意以後,姜南初與戰盼夏依舊是穿著男裝,帶著假髮,上街。

因為一想到這個村的村民,將那些容貌好看女人當做仙女抓起來,陸司寒與傅自橫就覺得心中不安。

在街道上面,姜南初買幾個香噴噴的肉包當做早餐,同時開始詢問商家,那位仙女的情況。 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故事吧!

夠悽婉,夠悲傷,夠無情的吧,比較現實!

你們若是想問,郝健他是怎麼查出這一切的呢?就聽我慢慢的訴說吧!

郝健就沿着賓館開房的記錄慢慢的查着,然後找到了李若晗和鐵蛋他們以前工作的工廠找到一些老工人,然後和他們熟絡了以後,就閒談着,就是他們所說好像以前看見過一次,那個姦夫,楊大笙在大街上和李若晗走在一起,第二天問他,他卻不承認,大家也當沒趣,就沒有再進一步的瞭解了。

然後,郝健就去查那個楊大笙的下落,發現他差不多是在兩個月前吧,買了兩張去往雲南的車票,但沒有返程的,最終真正的開往雲南卻只用了一張車票!

然後郝健再結合李若晗消失的時間,就知道這之間肯定有貓膩!

所以,郝健就叫他的小可愛是出去打探這個李若晗的下落,尤其是到她的朋友家,老家和鄉下去打探打探。

即使期間郝健有點擔心老人家,就再一次買了一些東西回到老人家的家裏面,看見人家有隔壁老王大叔的照顧,他也就稍稍安心了很多。

就是在他家閒玩的時候,郝健晚上住的房間是老人家他兒子以前的,所以就發現了一些祕密,在一張相冊的背後藏着一張醫院全身檢查的單子!

郝健就發現了鐵蛋的祕密!

原來,他是患有先天性不孕不育啊!

這是得有多不幸啊!

不對,之前老人家不是跟他說,她媳婦兒李若晗嫁到家裏面來,不到一年,然後就懷孕了,後來還不小心流產了嗎?那這又是!

後來,就裝着警察的身份拿着這個單子到醫院裏面去調查了一番,醫生就把當時的情況給郝健說了一番。

郝健後來還是無意中提到了李若晗的名字,有個小護士突然就覺得名字很熟悉,後來,郝健就知道了一個驚天大祕密!

原來,那個李若晗在他們醫院裏面已經打掉過三次胎了!

天啊!

郝健仔仔細細的對了對時間,這才發現原來李若晗真的瞞着鐵蛋,在背地裏和那個叫做楊大笙的有一腿!

不止有一腿,而且還爲了那個姦夫打了三次胎!

而且,有一打胎的時間,還是在李若晗認識鐵蛋之前,答應鐵蛋的追求之前發生的事情。大概兩個月之前吧!

由此,郝健就可以判斷李若晗其實之前是在和楊大笙耍朋友,並且發生關係,懷了孕打了胎,後來由於某種原因就鬧掰了!

也有可能是賭氣才答應同是廠裏面的鐵蛋的追求的!

再後來,由於鐵蛋的英勇付出和捨己爲人的精神,替她受了工傷,李若晗稍稍有那麼良心不足和感動,才答應了鐵蛋的追求和求婚。

之後的事就可以理解爲,再好的關係。由於柴米油鹽醬醋茶和生活的逼迫,還有一些壓力的原因,導致了李若晗對他們的感情產生變質,最後導致出軌,又還是回到了自己的老巢裏去。

再加上前男友的圍追堵截,死命求原諒,求複合,她原本就是喜歡他的,念及着和他的感情,後來,就和楊大笙開展了爲期那麼久的地下婚外戀情!

沒錯,就是人們口中所說的狗男女啊!

原本這些消息對郝健的人生觀價值觀來說都是重磅的打擊,可沒想到吧,護士和醫生所說的一句話給了郝健提醒,讓他發現了接下來更大的陰謀!

護士和醫生告訴他,之前其實還有個男的,也到他們這裏來詢問過關於李若晗的病情的事!

這男人,如果,郝健沒有猜錯的話肯定就是鐵蛋了!

當時還說是她丈夫,主動提出不想要孩子,老婆受苦了,就想知道經常打胎對妻子的身子有些什麼壞處和影響,醫生當時還告訴他經常打胎對女人特別不好,尤其是子宮,身體肯定影響很大,容易造成不孕。還勸說他不要這樣老是讓自己的女人活受罪。

鐵蛋這段事情以後,尤其在看過李若晗的幾次打胎病歷之後,表示的特別的痛心疾首,當時臉色就特別的難看蒼白,原來打胎有這麼多壞處啊,他還說以後再也不會讓她吃這種苦,受這種罪了!

後來,他們說再也沒見過這個男的過來了。

郝健讓調出當天的監控,一看果然就是鐵蛋!

看來事情已經可以連接起來了!

原來,鐵蛋他老早就知道了這一切的事情,知道了自己的老婆出軌,並且出軌的對象還是以前的老情人!

關鍵是還爲他打了幾次胎了!

剛開始時,鐵蛋應該是認爲他的老婆會收心,會看到自己的好吧,直到後來,李若晗再一次的打胎,並且偷偷轉錢給那個男人的時候,鐵蛋就徹底隱忍不了了,爆發了!

如此算來,鐵蛋的死不會不是意外吧?

兩年前,鐵蛋的屍體是進行火化的,所以已經找不到直接的證據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