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有二十多隻的樣子,而圍攻它們三尾火狐族的人,應該是一個家族的,其中神尊強者就有五個老者,之前戰鬥的時候,那五個神尊並沒有動手!

因此,墨九狸才會不想惹麻煩的繞路躲開! 就算是自己現在也是神尊的實力,但是面對一個還行,五個的話,墨九狸還是有自知知名的,不覺得自己能夠以一敵五…… 而她出手救了這隻三尾火狐,不過看出對方剛生下幼狐不久,想到對方眼中淚應該是對孩子的不舍,加上哪個家族的人,也沒有來追這隻三尾火狐,所以墨

因此,墨九狸才會不想惹麻煩的繞路躲開!

就算是自己現在也是神尊的實力,但是面對一個還行,五個的話,墨九狸還是有自知知名的,不覺得自己能夠以一敵五……

而她出手救了這隻三尾火狐,不過看出對方剛生下幼狐不久,想到對方眼中淚應該是對孩子的不舍,加上哪個家族的人,也沒有來追這隻三尾火狐,所以墨九狸才會出手相救!

可是,現在這隻三尾火狐卻讓自己救它的孩子,墨九狸有些猶豫了,她的神識掃了眼三尾火狐族戰鬥的地方,發現並沒有幼狐。

「你的孩子在何處?」於是,墨九狸想了想看著面前的三尾火狐問道。

「我把它藏了起來,求求你救救它!」三尾火狐說道。

「帶路吧!」墨九狸無奈的說道。

「謝謝!」三尾火狐聞言感激的說道。

然後,帶著墨九狸繞開了周圍往深處方向跑去,墨九狸看大三尾火狐看了眼自己狐族戰鬥的地方,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定一般,帶著墨九狸離開了!

三尾火狐受傷嚴重,雖然被墨九狸治好了,但是依舊是十分虛弱,因此速度並不快,墨九狸跟著很輕鬆。

大概半個時辰后,距離之前墨九狸遇到對方的地方,已經是拉開了很遠的一段距離了,三尾火狐帶著墨九狸來到了一顆十分粗的巨大火樹面前停了下來。

然後圍著火樹轉了一圈,在樹上抓了很多下,墨九狸微微詫異的看著三尾火狐,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迷陣!

這隻三尾火狐看似隨意的在這顆巨大的火樹上面,隨意的亂抓,但是卻是在打開一個迷陣,別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是墨九狸卻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過了一會兒,火樹表面被三尾火狐打開一塊樹皮,裡面竟然是一個不大的樹洞,三尾火狐從裡面刁出一隻小小的三尾火狐,看起來十分的虛弱,眼睛緊閉著,一看就是剛出生不久的時間!

三尾火狐不舍的把小火狐放在墨九狸的腳邊,抬起爪子輕輕的撫摸著小火狐的頭,忍不住低頭舔了舔小火狐的眼睛,最後抬起頭,看著墨九狸說道:「求你收留我的孩子,救救它!」

「你要它跟著我?」墨九狸聞言皺眉的問道。

「是的,我還要去找我的族人,所以……所以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來,但是我的孩子是無辜的,請你救救它!」三尾火狐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其實,我可以幫你把它治好,這樣你就可以不用把它送人,畢竟這是你自己的孩子,至於你的族人,我覺得你明知道去了也改變不了什麼後果,又何必讓自己去送死,丟下你的孩子呢?倒是不入帶著自己的孩子,好好生活,以後有機會變的強大了,再為你的族人報仇就好了……」墨九狸看向三尾火狐說道。 和褒晌老爺子等人告別,加上趙聰和褒洪德送給馬前卒一些禮物和金銀作爲感謝,這就耽擱了一些時間。

馬前卒一邊向回走,一邊在心裏暗自得意,之前從商紂王那裏逃走的時候,因爲走的太匆忙,幾乎沒有帶什麼值錢的東西,這一次可以整裝待發了,就是在趙家和褒家得到的這些禮物,估計到了現代社會中,也能夠換不少的錢花。

最重要的是,這些可是真真正正的古董啊,放到了現代社會,那是有價無市的東西!他將接受的將是世人的崇拜,馬前卒的大名就是栽入了中華名人的史冊都說不定。

馬前卒閉着眼睛想着美事兒,忽然土豪金快步的縱馬追了上來:

“小財迷,好像有點不對!”

“呃,不對,怎麼不對了?”

馬前卒奇怪的問道,隨即也張大了嘴巴,只見不遠處就是他們的住所,本來這不過就是褒家莊的邊緣而已,向來人煙稀少,可是現在,裏三層外三層的官兵已經將整個村落給包圍住了,在衆人圍攏的核心,還能夠看到有十幾個人都帶着兵器,全神戒備着。

“我靠,和鄭友那個混蛋的矛盾不是已經解決了麼,怎麼還蹦出這麼多的官兵來?”

衆人趕忙加快的步子,來到了外圍的時候,馬前卒大聲的衝着裏面喊道:

“讓開讓開,怎麼回事?”

士卒們聽到在他們的身後傳來的喊聲,自然而然就分開了一條小路,但是眼神還是警惕的看着被包圍着的孟落日等人,只要裏面的人稍微有向外走的跡象,這些士兵們就立刻上來阻擋,分明是隻準進不許出的味道。

“是他們,是他們,我女兒就是和他們一起走的,抓住了他們就能夠找到我女兒把他進獻給大王了!”

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喊聲的正是褒大,這傢伙怎麼甘心自己的皇親國戚夢就這樣的破碎,因此冒個被砍頭的危險偷偷的跟着馬前卒的隊伍進入到了鎬京城。

馬前卒等人去面見周幽王,而

褒大利用之前褒洪德給他的所有財寶去賄賂祭易,並說自己女兒美若天仙,願意將她進獻給大王。

虢石父、祭易和尹球三人並列爲周幽王手下的三公,在朝堂上幾乎都是有實權的人物,加上週幽王對他們的寵愛,所以更加的肆無忌憚。

本來祭易對於褒大根本沒有一丁點的好感,無非是看到他的禮物還算說得過去的面子上見他一面就打發走呢,但是當他聽說了還有這樣一個大功勞的時候,立刻笑開了花。帶上人馬跟着褒大就來到了孟落日等人的住所,二話不說,就直接包圍了。

祭易的軍隊在包圍了村莊後,就要求把褒姒交出來,甭說褒姒現在是沒在這裏,就是在這裏孟落日也不可能交人啊。祭易就喊着要進去搜查,孟落日當然更不願意了。褒姒本來也沒有在軍營,當然是找不到,可是如果讓這些色狼看到了妲己,估計同樣會有麻煩。妲己和褒姒兩個人可都是嬌豔動人的那種美,不把周幽王和他手下的這幾個佞臣的色心勾出來纔怪。

雙方談不攏,自然就僵持在這裏。

看到褒大跳出來,馬前卒就猜到了事情的原因了,眉頭微微的皺起,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大手如同一個蒲扇一樣的伸了過來,一把將褒大的身體從地上抓了起來。

所有的人都被忽然發生的變化嚇了一跳,擡頭看去,只見土豪金已經將褒大按在了自己的馬背上,褒大一邊在半空中蹬着雙腳,一邊大聲的喊:

“混蛋,誰這麼大膽子,竟然敢抓我這個未來的皇親國戚!快放手,來人啊,把這傢伙給我拿下!”

沒有人理會這傢伙的大喊大叫,即使像他說的那樣,事情真的是他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他成爲皇親國戚也是將來的事情,現在有人把他當根蔥纔怪。馬前卒呵呵一笑,,慢慢的走到了祭易的旁邊:

“您好您好,我是剛剛從王宮中出來的,我叫馬前卒,你見到大王的時候,也許就能知道我了,初次見面,一點小意思。”

一邊說

着,一邊把一個錢袋子塞到了祭易的手中。

終於看到了一個明事理的人,祭易的臉色明顯好了很多,衝着還趴在馬背上的褒大喊道:

“你給我安靜一會兒,這麼大聲,也不嫌吵得慌。還有那個傻大個,你把他給我放下來。”

土豪金瞪着眼睛,根本沒有放手的意思。馬前卒呵呵一笑:

“那個您有所不知啊,這個人不能放的,我們都在一個村莊中,自然對他比較瞭解的,他這個人腦子有毛病,前端時間才變賣了自己的家產,還說自己有漂亮女兒要給周幽王那個老傢伙做老婆,他就是皇親國戚了呢。”

“大膽,你敢誹謗君王!”

“不是我說的,是他說的!”

馬前卒用手一指被橫放在馬背上的褒大。祭易眼珠轉了轉:

“靠,我說的呢,普普通通的一個窮百姓怎麼能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的錢來,感情是個神經病啊。”

“我不是,我不是。”

褒大聽到祭易明顯有相信了馬前卒的意思,拼命的在土豪金的手上掙扎着。可是就他那已經被酒水給浸泡的痠軟的小身板怎麼能夠扛得過土豪金,土豪金的胳膊好像小山一樣的重重的壓在他的背上,他連擡起頭的力氣都沒有,只是能夠扯着嗓子大聲的喊:

“放我下來,在他身後的這些士兵中我就能夠找到我女兒。”

馬前卒輕笑了一下:

“這位大人,呵呵,您是聰明人啊,不會相信這瘋子的瘋話吧,哈哈,我帶的可都是出征的兒郎,哈哈,怎麼可能出現個女嬌娘呢?他說在大老爺們中間給周幽王選美女,這不是侮辱您的智商麼,呵呵,如果大王要是知道了,呵呵,弄不好可影響你在大王面前的地位,對了,剛纔尹球大人邀請我去給大王做了很多好玩的物事,現在大王的心情非常好,您還不趁着這個時候趕緊回去看看,否則功勞可讓尹大人一個人都佔了。我可聽說有其他的大人已經捷足先登了!”

……

(本章完) 第2836章

那些人明顯不是善類,三尾火狐就算回去也是送死,她不明白對方為什麼寧可丟下孩子,也要回去送死,雖然獸族向來團結,但是墨九狸覺得對方沒必要這樣做!

「那些人族的目標就是我的孩子,就算我帶著它,也沒有辦法護它多久的,所以求求你……」三尾火狐看著墨九狸猶豫了下才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她倒是沒有想到那些人族的目標是地上這隻小三尾火狐,只是墨九狸有些不解,三尾火狐雖然是火屬性獸族中,比較強悍的一族,但是三尾火狐並非什麼血脈高級的獸族,也沒有強悍到被世人覬覦的地步,為什麼那些人族想要的到這隻小三尾火狐呢?

似乎是想到了墨九狸的疑惑,也或者是覺得自己不說清楚,墨九狸不會收下自己的孩子,於是三尾火狐看著墨九狸說道:「它出生的時候出現了異象,雖然時間很短,但是還是被那時離我們三尾火狐族不遠的四個家族看到了,所以他們一直在追殺我們,想要搶奪我的孩子……」

墨九狸這才知道,地上這隻極度虛弱的小三尾火狐,出生的那一天天空出現了短暫的異象,三尾火狐族地周圍出現了一刻鐘的異香……

原本這隻三尾火狐族的族地就是在離這裡還有很遠的南邊,當時那邊有四個家族前往雷霆懸崖,也是為了不跟三尾火狐族衝突,因此避開了三尾火狐族的族地,在周圍休息!

因此,小三尾火狐出生時的異象,和異香,剛好被附近的四個家族發現了,因此對方貪念起,直接攻打三尾火狐族搶奪這隻小三尾火狐!

因為三尾火狐族的族長擅長陣法,本來以為用陣法能把那四個家族的人困住一段時間,然後帶著族人逃走,再選擇其餘的地方做領地。

卻沒有想到,其中一個家族的人破陣而出,一路追殺它們到這裡,整個三味火族近五百多隻三尾火狐,全部都為了保護小三尾火狐而死,只剩下三尾火狐族長等幾十隻還在跟那個家族的人戰鬥!

如果不是那個家族的強者,想讓他們家族的弟子歷練,可能現在三尾火狐族已經被滅的渣也不剩了!

墨九狸眼前這隻三尾火狐是小三尾火狐的母親,三尾火狐的族人趁亂讓她帶著小三尾火狐離開,將小三尾火狐藏在這樹洞后,才回去跟族人一起戰鬥!

卻沒有想到它也受傷嚴重,眼看就要死了,被三尾火狐的族長給踢了出來,讓它帶著小三尾火狐逃走,所以它匆忙逃出來的時候,因為傷勢太重,眼睛又看不清,撞暈在墨九狸身邊……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如果放心不下它,可以一起跟著我,你現在的情況回去應該也幫不了什麼忙吧!」墨九狸想了想看著三尾火狐說道。

「只要我的孩子活著,我就安心了,那些人我們不能放過他們,否則日後會給你和孩子帶來麻煩的,」 聽了馬前卒的話,果然在祭易的臉上露出了擔心的神色,雖然虢石父、尹球和祭易三個人同爲三公,都得到了周幽王的信任,可是畢竟在三個人中也存在着競爭的關係。在周幽王面前因爲爭寵而鬧矛盾的事情也時有發生。

“靠,這兩個混蛋!”

祭易低聲的罵道,然後在馬前卒身後的人羣中掃視了一圈,褒姒現在是女扮男裝,爲了方便進城,身上穿的是士兵的衣服,所以根本看不出來是個女的,頂多會認爲這個一個長得非常“漂亮”的“男人”而已。不管多漂亮,也終究是男的,加上祭易只是匆匆一瞥,他唉沒有心思仔細看呢。

“快,搜查一下這些帳房,然後我們馬上回去。”

孟落日還想要阻攔,這個時候陳柏霖老爺子走了出來,輕聲的說道:

“搜查吧,不讓祭大人搜查一下,他是不會放心的。”

孟落日看了一眼陳柏霖,無奈的點了點頭,從陳柏霖老爺子出來說話,他就知道,妲己已經安排好了。

孟落日他們一行也有十幾個人呢,想要在人羣裏隱藏個個把人的,也不是很困難的事兒。

在一陣的搜索無果後,祭易衝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媽的,真他媽的晦氣,碰到了一個瘋子。”

說完衝着手下的士兵喊了一聲:

“撤退!”

依舊被土豪金按在馬背上的褒大拼了命的大喊:

“我不是瘋子,我不是瘋子,祭易大人,祭易大人!我說的是真的……”

恰好一個士卒經過土豪金的身邊,掄起鞭子來啪的一鞭子就抽到了褒大的頭上。

本來土豪金還以爲這個士卒是衝着自己呢,剛剛要動手,看到鞭子已經落到了褒大的身上,他也就忍了下來。

這一鞭子抽的褒大嗷嗷大叫,可是沒有人理會他,祭易早就帶着一衆人馬離開了。

看到這些人走遠了,土豪金一把將褒大扔到了地上,摔得他嗷的一聲慘叫。在他的臉上還留着剛纔的那個小兵留下的鞭子的痕跡。馬前卒看着坐在地上,如

同潑婦撒潑一樣的褒大,輕笑了一下:

“呵呵,把你抓到馬背上的,是你未來的女婿,這一鞭子可不要記到他的頭上,說完了,就縱馬跑了過去。”

土豪金愣了一下,不由得偷眼看就站在自己身邊的褒姒,發現在褒姒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既沒有否認,也沒有躲避,弄的土豪金自己都感到心裏沒底,這丫頭怎麼一點表情都沒有啊?

一陣喧囂之後,營地中又恢復了往日熱鬧的場景,大家都回去各自收拾東西,一副喜氣洋洋的祥和景象。剛纔的那些士兵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更像是一個鬧劇。

一個寧靜的房間中,兩個人相對而坐,沒有人先說話。兩個悶葫蘆在一起,這情形還真的讓人感到有點壓抑。

“你把我叫進來,想要和我說什麼?”

最後還是褒姒率先忍不住了,問道。

土豪金的黑臉蛋子都憋得通紅,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一樣。終於說道:

“我是想和你說,我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我知道妲己姐姐已經和我說過了!”

“妲己姐姐?”

墨臨萬界 土豪金差點咬到了自己的舌頭。如果真的算起在歷史上的年紀來,妲己可以作爲褒姒的祖奶奶的祖奶奶了,可是現在兩個人竟然姐妹相稱,怎麼聽着都感到彆扭。

“當然是叫她姐姐了,我們聊過,他比我年長兩歲,那不成我還要喊他妹妹?”

土豪金幾乎給褒姒跪了,不過想想他們兩個現在的年齡,貌似還真只能是姐妹相稱。 最強狂暴戰帝 那不成還讓褒姒在妲己的面前磕頭喊祖奶奶啊。

“哦!”

土豪金答應了一聲,又沒有話說了,褒姒拿這樣的悶葫蘆還真是沒辦法,用力的在土豪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喂喂,你到底說啊,你把我喊道這裏幹什麼?要是沒有什麼事兒我可要收拾東西去了。”

在周朝的時候,女子和男人做出如此的舉動,就已經算是非常的親暱了。可是土豪金依舊沒有任何的察覺,聽說褒姒要走,他反而更加的着急了



“不是,你等等,我有事情要和你說,呃,你說什麼,你剛纔說要收拾東西,你收拾東西幹嘛?”

看着土豪金呆愣愣的站在那裏,好像是一個呆頭鵝一樣。

褒姒瞥了土豪金一眼,按照她的年齡,也就是十幾歲,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她的這一回眸之間,竟然帶着風情萬種。土豪金看着佳人回眸,不由得愣住了:

“你們要走了,我當然要跟着你們一起走了,難不成還留在這裏嫁給周幽王那個老爺爺啊!”

說完,輕輕一笑,衝了出去。這一笑真是傾國傾城,土豪金就感覺自己的整個心門好像都被打開了一樣,眼前本來單調的世界在瞬間就變得豐富多彩了一起來,仰天發出了一聲野狼一樣的嚎叫。

馬前卒和孟落日正在收拾着東西,聽到了土豪金野狼一樣的喊聲,噌的一下跳了過來,就看到褒姒的背影向妲己住所的方向走去了。

兩個人趕忙衝進了房間中,就看到土豪金整個人如同得了羊癲瘋一樣的站在房間的中央,興奮的跳來跳去,一邊跳着一邊在嘴裏還大聲的喊着:

“GO!GO!GO!……”

“靠,你神經了你?”

孟落日沒好氣的衝着他說道,土豪金一把將孟落日的胳膊抓住,整個人好像已經還陷入在瘋狂中:

“哥們,哥們,我看到褒姒笑了,我看到褒姒笑了!”

“我靠!”

孟落日一把將土豪金鉗子一樣的手臂甩開:

“你離我遠點,我們是好哥們,可不是好基友,靠,褒姒笑了至於把你高興成這個樣子麼?”

馬前卒也衝着天空翻了個白眼:

“就是,靠,不就是笑了麼,至於麼,神經病……”

“你們有沒有搞錯,史實上可是記載的非常清楚,周幽王就是爲了博褒姒一笑,所以才點燃烽火臺,從而導致自己亡國的,我跟你們說,現在她可是主動的笑了,而且是衝着我笑了……”

“他是笑你,這天底下怎麼還有這麼二的人啊……”

……

(本章完) 第2837章

「只要孩子沒事,我們一族也就不會滅族,我們也就沒有了顧及,謝謝你……」三尾火狐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然後,深深的看了眼地上的小三尾火狐一眼,又把自己儲物空間內的所有東西,都拿出來放在了地上,然後對墨九狸再次感謝了一番,這才把視線落在小三尾火狐身上,眼角的淚水不斷的滴落……

看得墨九狸有些不忍,想了想墨九狸拿出幾瓶丹藥遞給三尾火狐說道:「你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它,這些丹藥你拿著,白色的是療傷的,紅色的是毒藥,藍色的是可以瞬間提升你們實力的丹藥,但是有時間限制,所以如果沒把握將敵人一擊即中的話,不要輕易使用……」

三尾火狐聞言,沒有拒絕墨九狸的好意,將丹藥收了起來,最後看著墨九狸再次低下頭,向墨九狸行禮,轉身直接離開了,墨九狸看到對方轉身時決絕的眼神,還有不斷滑落的眼淚,只能無奈的輕嘆一聲……

將地上的東西收起來,順便將小三尾火狐收到了空間裡面。

這才帶著亦翎離開。

「主人,你不先給哪只小東西療傷嗎?」亦翎好奇的問道。

「它的傷只有契約能治,現在明顯不是契約的時候!」墨九狸聞言說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三尾火狐也沒聽說過出現過什麼罕見的強者獸啊,是不是那異象只是巧合啊!」亦翎有些納悶的說道。

「三尾火狐是火狐中實力偏上的獸族,或許小傢伙可能帶著別的天賦,所以招來異象也不奇怪,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或許那異象並非是小傢伙出生引起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畢竟在她的認知裡面,三尾火狐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也不算強悍,血脈也不太高貴,說不定那異象真的是和小三尾火狐無關的,只是剛巧出現在三尾火狐族地,才為三尾火狐族引來禍患!

不過,暫時墨九狸也沒想太多,剛才看到小三尾火狐的時候,她就發現對方的問題,必須契約才能治癒蘇醒,所以墨九狸打算帶著小三尾火狐走遠一些再契約!

免得引起什麼麻煩!

除了遇到三尾火狐的事情外,墨九狸接下來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為了拉開三尾火狐和那些人戰鬥地點的距離,所以後面墨九狸趕路的速度提升了不少……

一直到入夜,墨九狸才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而且墨九狸能感應到前面三里之外的地方,也有人休息,倒是墨九狸休息的周圍沒有什麼人……

墨九狸生了火,難得的沒有烤肉,自己吃了的是靈果,拿出些肉乾和靈果給亦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