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苦笑一聲:“你打開空間裂縫,吸引了遙遠星河的怪物,他們利用你破開星座標……”

“這羣嗜殺的怪物,如今就盤踞在藍星上空。” “只等時機成熟,整個藍星都將是他們的獵場。” 林侖看着她,神色慘白。 ……………………………… 他是多麼聰明的人,周霜霜不必說太多,只從這三言兩語就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藍星都將是他們的獵場…… 他只是、他只是一

“這羣嗜殺的怪物,如今就盤踞在藍星上空。”

“只等時機成熟,整個藍星都將是他們的獵場。”

林侖看着她,神色慘白。

………………………………

他是多麼聰明的人,周霜霜不必說太多,只從這三言兩語就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藍星都將是他們的獵場……

他只是、他只是一時好勝心,想找個實驗對象而已!

半響,林侖紅了眼眶。

他緩緩走近周霜霜,乖巧的伸出雙手,聲音微微帶着顫抖:“霜霜姐姐,你是來帶我走的嗎?”

這是犯罪。

而將殘忍的外星人引到自己的家園來,罪不可赦。

…………………………………

周霜霜看着他,想起了各個時空的林侖,也不由鼻子一酸:“我不會替你瞞着的,做錯了事,本就該付出代價。”

恰在此刻,門鎖被擰開了。

陸綿綿買菜回來了。

“霜霜!”

她驚喜的叫了起來:“你來看小侖嗎?”

貴族校草的笨女僕 又有點懊惱:“怎麼不說一聲呢?我菜都沒準備……”

周霜霜已經掩飾好情緒,此刻目光清明,神色溫柔:“不吃啦綿綿。”

“我來是有好消息告訴你……華科院最近項目開展的特別多,急需人手,我想着小侖這麼聰明,如今行走也正常,不如跟我一起進項目組長長見識……”

“太興奮了,事情又有點急,所以也沒來得及說。”

她側頭看向林侖,眼神是由衷的歡喜:“就是不知道小侖願不願……”

“我願意。”

林侖定定的看着她,打斷她的話。

………………………………

陸綿綿一時愣在原地。

接着,她也笑了起來:“小侖願意就行啊!華科院……多難得啊,那麼多人一輩子絞盡腦汁都進不去呢!”

她放下手中提着的肉菜,上前一步摟了摟林侖:“林侖既然願意,那就聽霜霜的,好好聽話吧。”

再擡起頭時,眼眶隱約都紅了:“就是有點捨不得……”

周霜霜笑了笑,也拍了拍她的手臂:“放心吧,有我呢。”

林侖則在此刻開口:“綿綿,我們時間緊,這就走了……你好好照顧自己。”

…………………………………

陸綿綿看着二人離去的身影,臉色一步步褪成慘白,此刻扶着門框,半響也還是沒撐住,只能無助的蹲了下來。

眼淚一顆顆墜落,伴隨着的,是她控制不了的哽咽。

——華科院招人,怎麼會是這樣的流程呢?

……………………………………

路途中,林侖垂着眼睫,平靜的問道:

“霜霜姐姐,你是不是要帶我去見陳伯倫?”

周霜霜愕然轉身。

“你……知道陳伯倫?”

林侖看着她,聲音細弱:“我……”

他伸出手掌:“我從這裏頭看到過。”

“他是我遺傳學上的父親,也是你信賴的夥伴……是不是?”

周霜霜點點頭:“對。”

“你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可這錯處又與旁人不同……”

她不擅長這個,還是交給陳伯倫,看他怎麼安排吧。

總……總好過直接定罪。

更何況,就算定罪,在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的情況下,又該怎麼定罪?

還有林侖那與陳伯倫如出一轍的能力,倘若被發現,那麼他們這段時間做出的一切,可能都是無用功……

所以,還是先問問陳伯倫吧。

她不是聖人,面對過錯者,所能做的,也僅止於此了。

…………………………………… 陳伯倫在實驗室忙得腳不沾地。

裝載了腦域開發芯片的他,以及合作的衆人,如今處事效率與之前大不一樣。靈感如同一簇正在燃放的煙花,無時無刻都有火星閃現,讓他連匆忙記載都覺得有些難以爲繼。

做的事太多,時間又太少,人手也不夠……但這種連番衝破瓶頸的感覺,簡直讓人幾乎沉迷於此。

直到周霜霜帶回了林侖。

……………………………

他耐下性子聽完周霜霜的訴說,也明白她的糾結,眼前這個雖然是他的兒子,可此時此刻,他連多看一眼的好奇心都沒有。

倒是林侖,到底年紀小些,還仔細打量了他一番。

“他做的事,造成了這麼大的危機,要怎麼……”

“你想太多了霜霜。”陳伯倫打斷她的話。

“經歷了這麼多個世界,你應該早就發現,危機是不可避免的。”

“那麼多個平行世界,在同一時間段都出現了各種問題,證明危機來臨不可逆。”

“這是概率問題。”

陳伯倫接着說道:“但不幸的是,我們也被概率覆蓋。”

“所以,無論有沒有他,該發生的總是會發生。”

周霜霜瞪大眼睛聽着這一番言論,如果不是她確信陳伯倫對自己的兒子並沒有什麼感情,恐怕就要以爲這是他們辯解的新方式呢!

不過,從數學的角度上來說,這也的確沒什麼問題。

“那林侖他……”

陳伯倫倒是很鎮定。

“當然我只是陳述這個事實,並不是想讓他什麼代價都不付出,畢竟做錯了事的確實是他。”

“但是……”

他側頭指了指屋子裏來回奔波、忙成一團的衆人,對周霜霜說道:“如今這個時候,人才難得,人手更難得。他固然有罪,可我覺得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覈算他的罪行,而是想盡辦法轉化一切的勞動力。”

陳伯倫終於正眼看向林侖:

“你既然是我的兒子,那腦子應該還好使吧?”

林侖臉色登時漲紅——

他這麼大,還沒有人說過他腦子不好使呢!

看見他的表情,陳伯倫想起之前那些資料,於是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行吧,這兩天先跟在我身邊做個助手,看看擅長在哪些領域,我記得你在基因研究方面能力不錯是不是?如果能力跟得上的話,接下來你就要成爲這裏的一份子了。”

他說完,那雙比常人顏色更加淺淡的雙瞳緊緊盯着林侖,神情嚴肅:

“你做出成果來了,我們會有相應的報酬。但一旦局勢平穩,你犯的錯,還是要付出代價的。這點,希望你心裏不要抱有什麼僥倖。”

也就只有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神情才顯得有那麼一兩分鄭重。

不出意外,兩個驕傲的人碰撞在一起,果然是有一方憋屈的……

周霜霜看着眼前這一幕,心有慼慼的想。

“至於現在……”

陳伯倫略思考了一瞬間:“你先去我私人的精準控制室,練習你的能力吧。”

“最起碼,精準控制要做到位。”

而林侖則咬着牙,半響才狠狠的點了點頭。

………………………………

林侖的事被陳伯倫三言兩語安排好,待到人老老實實進了實驗室,陳伯倫這才側頭對周霜霜說道:“你從星環城帶回來一批vr眼鏡是不是?”

周霜霜點頭。

可不嘛,帶了不老少!

當時從街頭拐過來的那兄弟幾個,到現在每個月還老老實實的給她發報表呢!

就是可能……庫存留的不多了。

她點頭太過理所當然,饒是陳伯倫早就知道,此刻也不由心頭一哽:

“去一趟星環城,只學了一個機械肢的知識也就罷了。帶回來一份高科技產物,就敢這麼大大喇喇直接放在網上賣……”

他說這話的時候的表情,明顯是覺得如今墮落到跟周霜霜這種智商的人爲伍的自己,從靈魂到肉體都收到了侮辱。

o(╯□╰)o

“如果不是開元通寶,你以爲你能安安生生到今天?”

周霜霜臉頰漲得通紅:

“我那不是,我沒什麼經驗,不懂事兒嗎?”

不過想起vr眼鏡能讓人身臨其境的通感技術,後知後覺的她還是心有慼慼的摸了摸掌心裏的小銅錢。

乖仔啊……

………………………………

陳伯倫說完,神色又重新鄭重起來。

“監測臺那邊今天發出報告,外星人離咱們越來越近了。現在全民上下都該準備起來,你知道的,我們不可能一直將這件事瞞着,直到恐慌到來,那樣太被動了,很可能先從內部出現騷亂。”

“之前瞞着,是害怕過早恐慌引起動亂,但隨着戰爭很快就要到來,總要全面做好準備纔是。”

霜霜點了點頭,也鄭重起來:

“我明白。”

“所以,接下來你庫存剩下的vr眼鏡,一份都不要再賣了,全部拿去給信息工程部。你現在應該也會這個了?整理一份理論文件送過去,爭取在最短的時間,讓他們研發製造,然後全民裝備vr眼鏡。”

陳伯倫一條條的吩咐着,十分有序。

“記得,你還要把自己所看到的外星人的特點體徵動作等做個簡單的概述,再結合其他危機,把簡單的概念圖送到一三研發室。”

“到時候,一三研發室會在vr眼鏡裏用通感技術,讓所有人直面和外星人的戰鬥。”

這樣,才能在外星人出現後,平穩過渡恐慌期。

吩咐完這許多,饒是精細如陳伯倫,也不由揉了揉額頭,同時用冷卻噴霧噴了噴額頭。

刻骨驚婚,首席愛妻如命 緩和一會兒後,他接着說道:

“經預測,今年十一月份外星人將衝破臭氧層,抵達藍星。無論如何,我們最早要在9月就完成vr眼鏡覆蓋。”

如今,都已經二月初,快過年了。

果是時間緊,任務重啊。

周霜霜點點頭。

…………………………………

“哦,對了。”

陳伯倫說完他的安排,周霜霜也想起自己一直想跟他討論的事——

“我曾在夢中見過之前經歷的那些世界裏的人物,說要來給我幫忙……”

“雖然明知跨越時空不可能,可是我也想到了另一種可能——你有沒有考慮過,咱們所經歷的那些世界裏,那些出衆的人物,在我們的世界裏是有重合的?”

“或者說,是平行時空的投影?” ——若是對方平平無奇也就算了,可如果能給他們的研究帶來突破和幫助,是不是該用心去找一下?

………………………………

陳伯倫沉吟起來。

“這麼說很有道理……”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陸鋒。這裏的他能力出衆,末世那個,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麼……

身爲一個高智商人物,陳伯倫此刻最先想到的,也同樣是那些頭腦出衆的人——

比如他去星環城時,那個因處理器加載超負荷而差點成爲廢人的林月……

他和周霜霜對視一眼,二話不說,立刻轉回實驗室,各自拿起了繪圖板。

——按照他們的推斷,這裏與他們有重合的人物,也是同樣的名字,同樣的面孔。

重生之最佳男神 泱泱大國,科技蓬勃發展,他們有圖像和名字,還怕不能輕易找到嗎?

哪怕只有一個人,所帶來的幫助也是巨大的!

如果真的有那些被埋沒的天才,在如今這個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時候,正是他們崛起的大好時機!

比如……

——此刻正站在航空航天研究中心警戒線外的林月。

……………………………

“我能感覺到,神女姐姐離我很近了。”

“閉嘴。”

“但是怎麼進去?進不去……你讓開讓我來!”

“你來?你懂我的引擎,還是人家的推進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