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陪垃圾,這種貨色,你自己決定。

殷明珠一點都不給我面子,隨意的開口說道。 我發誓,一定要按住這女人直接抽她的屁股,對我實在是太不恭敬了,什麼叫做垃圾陪垃圾了? 之前我不是狠狠教訓了鐵龍麼? 我也能算垃圾? 開什麼玩笑。 “五行宗實力如何?” 我想了想開口問道。 荒原紅城 金木水火土,一

殷明珠一點都不給我面子,隨意的開口說道。

我發誓,一定要按住這女人直接抽她的屁股,對我實在是太不恭敬了,什麼叫做垃圾陪垃圾了?

之前我不是狠狠教訓了鐵龍麼?

我也能算垃圾?

開什麼玩笑。

“五行宗實力如何?”

我想了想開口問道。

荒原紅城 金木水火土,一共五行,合而爲一成爲五行宗,不過裏面真正能夠掌握五行變換的基本沒有,最多也就是兩三種。實力比不上正一,至於一陽,更是在五行宗之中地位一般,無足輕重的貨色而已。

殷明珠隨意說道。

我搖頭,說道:“能夠凝聚龍形的傢伙可不是無足輕重的存在,媳婦兒,你真以爲我是白癡呢?這人留不得,要不然,五行宗過來找麻煩,你就算不怕,多少也是一件煩心事兒。”

我的話讓鐵龍直接給嚇軟了,趴在地上不斷顫抖。

這傢伙真是沒用,這時候了,都還沒有膽子直接反抗一下,被弄死了也只能算是活該。

“大威天龍,施主手下留情。”

伴隨佛號,一個雄壯高大的光頭和尚緩緩走了出來,身邊還跟着幾個年輕人,大和尚面目粗獷,身體強悍,像是土匪多過大師,而身邊幾個年輕人也都是面目驕狂的存在,看着殷明珠是渴望和貪婪,看着我,就直接變成了毫不掩飾的蔑視,就差沒有直接開口說一句我是吃軟飯的了。

韓德控制銅甲屍想要衝上前去,我趕緊讓他先停下來,這個大和尚一看就是苦竹的傳人至於其他幾個,既然和大和尚關係還算不錯,應該修爲也都是不低,要是苦竹那種級別的傢伙還在這裏的話,我可不想要主動招惹是非。

銅甲屍一動,這幾個人都有了感應,露出了戒備的神色,感應實在是迅猛得很,我不由得對他們更是高看了一眼。

年輕一輩之中足夠強橫的並不是只有我和殷明珠而已。

“明心,這件事情你要管?”

殷明珠顯然是認識這個大和尚開口說道。

“張居士,不是貧僧要管,而是不願意看着你們再造殺孽,孽障產生,我們幾個都是一起出來歷練,一陽他們也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倘若因爲一點小事,直接下了殺手,恐怕不是道義行爲,你已經殺了一個了,難道還真的要斬盡殺絕,五行宗實力也是不容小覷的,五行宗宗主可是土宗一脈出生的。”

我聽了明心的話,頓時就皺眉,這傢伙的性子完全不像是他師父那麼幹脆啊,說話陰陽怪氣的,實在是讓人不爽。

“大和尚,你是苦竹的弟子?”

我直接開口說道。

明心皺眉,掃了我一眼,兇厲之氣一閃而過,隨後壓制下來,對我說道:“貧僧師父正是苦竹,小施主認識?”

果然,這傢伙比起他的師父來說,要虛僞得多了,苦竹至少還算是一個真性情的傢伙,這個明心,恐怕不能叫明心,只能叫虧心吧。 然後不等小澤說話,又把自己脖子上面的項鏈摘了下來,遞給小澤繼續道:「這個給寶寶,這個給寧兒!」

墨綵衣見狀微微一笑,小九辰身上的東西,都是墨景風和墨奚程還有墨湮給的,當時喜歡的不得了,一直貼身戴著,現在竟然捨得一次都摘下來,要送給小澤三人了,看起來九辰真的是懂事了不少啊……

「九辰,這些你留著保護自己,等到以後九辰長大了,有能力自己尋找到寶貝了,那時再送給小澤和寧兒他們才好對不對?」墨九狸看著九辰笑著說道。

小九辰聞言仔細想了想,覺得姐姐說的有道理,這些東西雖然是寶貝,但都是爹爹和外公和舅舅給他的,不是他自己找到的寶貝,拿別人的東西送人似乎不好……

於是九辰看了眼手裡的東西,又收了回來看著小澤說道:「等舅舅長大了,找很多寶貝送給小澤,寶寶,和寧兒!」

「嗯嗯,好的舅舅!」小澤使勁點點頭說道。

「小澤你留下來陪陪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他們吧!」墨九狸傳音給小澤說道。

「好的,娘親!」小澤點頭道。

於是小澤留下來帝滄海等人,帝溟寒說帶墨九狸去看看冥殿的弟子們,於是離開了……

對於最捨不得小澤的墨景風等人,看著小澤是怎麼也看不夠啊,想到再過一會兒小傢伙就離開了,一個個忍不住就眼底含淚。小澤知道大家都是因為真心疼愛他才會如此,心裡也有些難過,卻裝作很開心的,不斷的說話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分別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眨眼間夜幕就慢慢落下了,墨九狸和帝溟寒回到院內,看了眼眾人後,再次告別,大家都站在院子裡面,等待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離開……

小澤,風護法,暗護法,還有香菱和香雪,早就被墨九狸送回空間了……

很快,夜幕中一道光束落下,直接打在墨九狸的身上,墨九狸剛想把帝溟寒收入空間,結果卻發現不行,接著另外一道光束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帝溟寒的身上……

風護法兩人也被強行帶出了墨九狸的空間,直接化為兩道光芒鑽入帝溟寒的體內……

墨九狸和帝溟寒都是一驚,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墨九狸身上的光束快速的飛入天際消失不見了。接著帝溟寒身上的光束也跟著飛向天際……

「寒兒,保護好九狸他們!」帝滄海對著空中的帝溟寒喊道。

「我知道了!」帝溟寒說完,身影也徹底消失在天際了!

眾人心裡都有些擔心,墨九狸和帝溟寒被兩道接引之光帶走,會不會走散了,落地的時候能不能找到彼此!其實不僅是帝滄海等人擔心,就連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心裡也十分的擔心……

最後一刻的時候,帝溟寒只能在心裡跟墨九狸說道:「不管落地在何處,都要小心的等我去找你,用我們的名字!」

「好!」墨九狸也只來得及回了一個好字,就再也感應不到帝溟寒的存在了! “唔,算得上認識,所以,我覺得你這大和尚真的挺虛僞的啊。”

我笑眯眯的看着明心開口說道。

絲毫沒有給明心面子的意思。

明心眉頭一皺。然後擡頭,看着我,冷笑:“施主真是花樣作死的行家。”

殷明珠閃身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明心,開口:“想要動手?問過我先。”

明心頓時一愣,皺眉看着殷明珠,說:“張居士。你這又是何必。”

“你對我男人起了殺心。你問我這又是何必?你不覺得你有點搞笑麼?”

殷明珠毫不客氣的開口說道,身上殺氣涌現,顯然對於明心已經動了殺念。

明心皺眉,隨後說道:“我們出來歷練,李家坳是道門聯盟標出的心腹之地之一,倘若我麼?心協力之下,必定能夠打破李家坳。將那下面的妖物直接擒拿,張居士你是想要放棄這大好的光明前景?”

我聽了明心這話,差點沒忍住直接笑噴了。

就這麼一點人,直接擒拿李家坳之下的妖物?而且這個和尚算是什麼個意思呢?專業口水專家啊。

“欺負我男人。誰也不行,你們一樣,最好記住。”

殷明珠聽了明心的話,沉默下來,隨後擡頭,看着明心開口說道,然後直接拉着我的手,轉身就走。

這種感覺飄飄然,好像心臟都快要從胸腔之中蹦躂出來一樣。

我根本是毫無力氣,只能是半推半就,任由殷明珠將我給拖到了一邊。

殷明珠直接開口翻臉,明心他們還真就不敢阻攔。只能是看着我們慢慢離開,倒是鐵龍,險死還生,看他的樣子,都要快激動得哭出聲來了。

真是沒出息的傢伙。

就憑着這一羣白癡,就要闖進李家坳之中去,好吧,我預祝他們越早越好。

一直被殷明珠拉着,到了一邊,我還沒有回神呢,殷明珠就直接扔掉了我的手,我有點意外,說道:“怎麼了?媳婦兒。”

殷明珠轉身,做出一個要揍我的架勢,說:“你給我收起來這一副口花花的樣子,我不需要你用這樣的方式來安慰我。”

我一愣,隨後將自己的流氓腔調收了起來,有點訕訕。

韓德這傢伙機靈,早就遠遠躲着,不靠近過來,根本看不到我們這邊的情況,還真是……

殷明珠嘆了口氣,然後看着我,說:“多謝你了,法一,我只是……心情不好。”

殷明珠很少露出這種軟弱無力的時候。

爲我說了這麼多,顯然也是害怕我多心了。

我微笑搖頭,說:“明珠,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苦,我也不能給你分擔半點……”:休名冬號。

一個女人,而且還是揹負自己父親叛變的罪名,能夠一步步扛着龍虎山走到今天,隨便是誰都能夠想到她究竟是付出了怎樣的艱辛和努力才能夠走到這一步,看着殷明珠堅毅的臉龐,我心疼,卻又無法說出口,只能藉着流氓的腔調錶現出來。

“什麼時候你也變成這麼娘娘腔去了,誰要你給我分擔什麼了,你不惹我多生氣就好了。”

殷明珠翻起白眼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顯然是想要努力沖淡現在這種有些尷尬的場面。

我笑了起來,也不在意,說道:“我怎麼敢,萬一你揍我呢?這一次歷練對你很重要?”

殷明珠點頭,很是乾脆的說道:“我現在雖然是接任了張天師的名號,算是表面上的正一道掌教,雖然這些年我的確努力,不過要是沒有我媽媽鎮壓的話,這個位置怎麼都輪不到我身上,即便如此,我的地位也沒有得到那些人的承認,要不然,我堂堂張天師,怎麼可能會和這些二代弟子兩個一起出來歷練……不過,法一,我不能認輸,不能放棄,這些年,我堅持了太久,身上壓力太重,我害怕我一旦鬆懈,一旦有了放棄的情緒,我就會一蹶不振。”

殷明珠在我的身邊顯然是能夠徹底的敞開心扉,開口說道:“當年許諾下來的誓言我一直沒有忘記,這些年,我扛着龍虎山,面對那些流言蜚語,能夠做到坦然應對,冷麪無情,但是每當想起我父親毅然決然的樣子,我就發誓,這輩子一定要找到問個清楚明白,替龍虎山清理門戶。”

這些話,誰都明白,但是誰都不敢在殷明珠面前提起,現在殷明珠主動說了出來,我也稍微鬆了口氣,至少,這也算是稍微緩解了一下殷明珠心中的壓力。

我正想要說話呢,殷明珠就轉身有點兇殘的開口說道:“倘若你日後負我,法一,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你。”

這一瞬間,殷明珠殺氣四溢。

我沒有半點的生氣反感,更多的反而是對於殷明珠的同情。

“黃天在上厚土在下,這輩子,我李法一就是殷明珠的人了,此生此世,不離不棄,若違此誓,讓我永墜幽冥,百世不得超生。”

我看着殷明珠,毫不猶豫的指天立誓。

修道人立下誓言和一般人隨意說說可完全不同,可以說,誓言在修道人之中還是擁有很重要的地位的,因此等閒不會有修道人輕易立下誓言。

我開口立下誓言,對於殷明珠來說,自然又是放心,又是感動,頓時變得有點尷尬起來。

我直接就岔開了話題:“你們就這麼一點人,就想要直接蕩平李家坳?未免太不把李家坳放在眼中了吧?”

不說那一尊詭異的邪靈,就說太爺爺,就給我一種完全捉摸不定的感覺,殷明珠他們幾個人就想要直接對李家坳下手,開什麼玩笑呢。

“在道家聯盟之中,有很多處險要絕地,李家坳就是其中之一,被道家列爲絕密之地之一,這些地方都鎮壓着關於我們道家之人的天大祕密,法一,這一次我不但是要爲龍虎山立下名正言順的威望,更多的,我還想要了解一下,這些絕地之中到底鎮壓了關於當年的什麼祕密。”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殷明珠看着我,然後小心翼翼的佈置了符咒,暫時將我們這邊的空間稍微隔絕開來,我看到殷明珠這樣,也是吩咐銅甲屍小心戒備。

聽了殷明珠的話,我頓時愕然,說:“關於道家的祕密?”

“對,關於我道家爲何進入末法時代,衰微到了極致的原因所在,我相信,這些絕地之中鎮壓着當年的祕密。”

殷明珠看着我,開口說道。

“末法時代?現在道術一脈百花?放,雖然在世人面前半遮半掩,並不閃現廬山真面目,但是我們身在其中自然能夠感受到他強悍無比的生命力,你爲什麼會說我們現在是末法時代?”

我的確是不能理解殷明珠的說法,末法時代……這也未免太過嚴重了一點。

殷明珠搖頭,說:“現在各種流派百花?放,而且還在政府之中佔有一定的地位,不過,實際上道家仍然難以算得上興盛,和以前完全無法比較。”

殷明珠看着我,很是認真的開口說道:“修道之中,難免會有昇仙傳說,我們不去考證仙人是否存在,就說現在,能夠真正算得上真人的大高手,又有幾個?整個道術流派之中恐怕都找不到幾個,更別說,那些有口氣號稱臨近昇仙的大德大賢了,我們現在的繁榮是什麼?擒拿一些不成氣候的厲鬼,斬殺一些連化而爲人都做不到的妖物,更多的還是給人看風水,測陰宅,或者說是去當地老鼠,挖墳,法一,你覺得這些能夠算得上真正的繁榮?難道你就沒有想過,爲何現在連妖怪的傳說都已經徹底的淪爲了笑柄?” 「真不知道兩個孩子,能不能走到一起啊,可千萬別分散了,上面那麼危險!」墨景風忍不住擔心的說道。

「相信他們一定會找到彼此的,我們應該相信他們夫妻!」帝滄海安慰自己的說道。

眾人沒有說話,他們只能在心裡祈禱墨九狸和帝溟寒不要走散了!

「舅舅,我們去閉關吧!」小九辰看著墨奚程說道。

「好,走吧!」墨奚程笑了笑,帶著九辰轉身去閉關了。

帝滄海等人對視一眼,也紛紛選擇去修鍊,至於冥殿早就交給了冥殿的暗衛們了,風護法和暗護法訓練出來了幾個帶頭的暗衛,所以冥殿一切如舊……

古清風等人也跟著帝滄海他們閉關了,雖然他們的實力不弱,但是距離飛升還是有段距離的,再說帝滄海等人都閉關了,他們也沒什麼意思……

還不如一起閉關呢,因此,冥殿再一次變得安靜了起來!

外出遊歷了幾年的錦年回來冥殿,得知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竟然飛升離開了,暗暗懊惱自己回來的太晚了,猶豫著自己要不要也修鍊幾天飛升離開時,不知道想到什麼,轉身又離開了冥殿……

——

一重天

墨九狸被接引之光帶走之後,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黑暗中,意識完全無法蘇醒,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墨九狸的耳邊響起了一些吵雜的聲音……

墨九狸想要睜開眼睛,卻發現有些困難,似乎意識蘇醒了,身體還沒徹底蘇醒過來,墨九狸想了想在心裡喊道:「小書,小書……」

結果毫無反應,連雲夏等也聯繫不上,所以說自己的空間可能又是需要到了一個需要轉換靈力的地方了吧!墨九狸有些無奈,想了想墨九狸決定先聽清楚周圍的情況再說……

墨九狸費力的仔細聽著周圍的吵雜聲,過了許久墨九狸恨不得自己不要醒來的好,就這樣直接昏死過去算了!她有些後悔自己為毛要聽清楚周圍到底在說什麼啊啊啊啊啊……

讓墨九狸如此鬱悶的是因為,她剛才聽了半天,到底這裡是什麼地方一點沒聽到,但是具體自己現在是什麼情況卻是聽明白了!

墨九狸就覺得每次飛升都特么的不靠譜,就沒有一次飛升到陌生的地方,能落到一個正常地方的,墨九狸此刻落下的地方不是別處,是一家名叫回春的南風館……

墨九狸真心覺得就是落在妓院都特么的比落在這裡強啊!而她聽著外面很吵是因為自己該死的,剛好在之前落在了後院回春南風館新進的一批小哥哥堆裡面……

沒錯,這個回春南風館每個月都會從各處搜掠一些相貌不錯的小哥哥,這樣的事情自然不能白天做了,所以每個月的初五晚上,會有專門的車把這些新鮮的小哥哥們運進來,全部堆放在回春南風館的後院,等到管家來點數分配人下去打扮……

自己就是那個時候,變成了從天而降,掉在一堆小哥哥身上的餡餅, 我的嘴張了又張,腦子裏面一片空白,想要說點什麼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

完全愣住了。

殷明珠所說的東西算得上是徹底的顛覆了我的認知。

我這輩子已經見過不少強悍到了可以算得上是逆天的人物,至於說的真人。我承認,有很多的確算得上是給面子的稱呼,不過,師父,還有那幾個傢伙,甚至那個和師傅定下血誓的神祕人物,難道他們都還算不上強大?未必把以前想得太過強悍了。

“現在的環境污染那麼強悍。稍微牛逼一點的生物估計都被直接加入了肯德基豪華套餐了。你說又怎麼可能有新鮮妖物成長起來?李家坳下面鎮壓的恐怕就算得上強大妖物了吧。”

我並不相信殷明珠所說的東西,因此,直接笑了起來,開口說道。

殷明珠搖頭,並不在意我的玩笑。說道:“道家聯盟之中總是有一些隱祕消息存在的,你師父的境界明顯的超越了現在很多的修道人我懷疑他們知道一些什麼東西,但是想要從他們口中知道一點什麼,比登天還難。所以。 大仙廚 我要靠着我自己的努力來挖掘出來過去的祕密,隱藏在這些歷史長河之中,過往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也未免太玄了吧,如果以前道術流派比這更加強悍的話,多多少少總是會有比較真實的傳聞吧,現在你這樣說,這不是宣傳封建迷信麼、”

我開口說道。

身在道術江湖之中,我卻偏偏對於所謂的神仙之說並不相信,這未免顯得有些諷刺,不過,這也不能怪我,神仙之說太過虛無縹緲,的確是很難讓人相信。

月宮之上有嫦娥仙子?天庭之中有強大的仙人?

這不是扯淡麼,現在宇宙飛船都上了天了,飛機更是經常在半空中隨意穿梭,哪裏有什麼所謂的神仙中人存在呢。

“我知道這一切的確是很難讓人相信,不過,這也正是我現在一直堅持的原因,我要將淹沒在歷史長河之中的祕密全部挖掘出來,我相信,在這些絕地之中肯定隱藏了關於當年的祕密。”

殷明珠看着我開口說道。

“唔,小丫頭,虎爺我很欣賞你啊。當年當年似乎的確是有很多強大的存在的,不過因爲那場大戰,連龍脈都收到了損傷,讓給我華夏一脈一蹶不振,差點萬劫不復,似乎虎爺我也是在那場戰役之中受創的啊哎,是不是那樣的?虎爺我記錯了麼?還是沒有?”

吞了土性元力之後賤老虎一直都是半睡半醒的狀態,處於消化之中,這時候突然鬼叫起來,開口說道。

這傢伙偶爾就會發一次神經,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出來,然後就再次陷入裝死狀態,讓人恨不得直接掐死這個白癡了。

我倒是從他的隻言片語之中聽到過師父和它似乎參加過異常神祕的戰鬥,不過,倘若那場戰鬥真的是強大到了那種程度的話,怎麼可能史書傳說之中連隻言片語都不存在?

“法一,我華夏九州自古以來就威震天下,執天下之牛耳,漢唐傳說,更是讓四方蠻夷來朝,我不是對於天朝上國的鼓吹,而是說,倘若我們領先這數千年的時光之中其實還有這更深層次的原因所在,比如龍脈,比如強大的道術高手在暗中守護我始終相信,百年之前,我華夏一脈幾乎陷入了滅族境地,而歐美國家趁機強勢崛起,除了科技方面的原因,還有一隻我們看不見的大手在神祕的推動之中,畢竟只有我華夏神州大地纔有龍脈傳說,而現在的堪輿之術的確是可以證明,我華夏古龍脈受到了嚴重損毀,要不是發現新的龍脈流向,我華夏恐怕還真的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

我被殷明珠這一番話給弄得直接愣住。

畢竟這種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的確,大勢上看起來似乎封建社會走向了盡頭,跟不上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進程,但是在滿清末期的國民生產總值都還在世界領先,尾大不掉,想要轉型的確不容易,不過也總不至於在短短几十年之中淪落到那般瞬身火熱的地步中去。

要是真按照殷明珠所說這樣的話

我的心跳陡然一下子加快起來了。

要是那樣,我華夏豈不是還有希望重新屹立於世界之巔?雖然靠着龍脈之說太過玄奧,但是至少,龍脈滋潤之下,人傑地靈,這一點還是完全能夠做到的,只要人才輩出,我華夏何愁不能國富民強?休名何巴。

“我發現了一個非常恐怖的事情,那就是我對你說的東西竟然相信了,而且還很是願意相信的樣子。”

我苦笑起來看着殷明珠開口說道。

殷明珠笑了,說:“總有一天,我們將這些絕地中的祕密都發掘出來,要是真的和我猜測有關,那我們就爲華夏之崛起重新贏得一次大好機會,倘若不是,對我們也沒有什麼影響不是麼?”

我點頭,正是熱血沸騰的年紀,我也關注國際大事。

現在國家的確是富有了,但是距離真正的絕對強大還有這相當長的一段距離。

我華夏必定龍騰,決勝世界之巔。

這話怎麼看都有裝逼意淫的嫌疑,不過,身爲華夏苗裔,對於這一句話的含量,我並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