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司寒已經死亡,徹徹底底死亡,這個世界再沒這個人的存在!」

「早在昨晚凌晨這個消息,已經傳到我這,絕對不會出錯!」 「就在陸司寒前往酒店路上,汽車上面裝有炸彈,車毀人亡,單單憑藉幾個屍塊,連具全屍都拼湊不出。」傅自橫握住南初肩膀,語氣激動的說。 第879章金蟬脫殼 「說謊,你在說謊!」 「絕對不可能這樣,讓我離開這裡!」 「再

「早在昨晚凌晨這個消息,已經傳到我這,絕對不會出錯!」

「就在陸司寒前往酒店路上,汽車上面裝有炸彈,車毀人亡,單單憑藉幾個屍塊,連具全屍都拼湊不出。」傅自橫握住南初肩膀,語氣激動的說。 第879章金蟬脫殼

「說謊,你在說謊!」

「絕對不可能這樣,讓我離開這裡!」

「再說一遍,濱城,立刻去訂前往濱城機票!」南初用盡全力,嘶聲力竭喊道。

「南初,哥哥知道現在你的心情非常難過,但是現在過去能做什麼?」

「看到他的屍體,只怕你根本不能接受。」傅自橫心疼的握住妹妹手臂,耐心安慰。

「哥哥,不要這樣,陸司寒沒有死,說不定現在正受重傷,現在一定非常需要我啊!」

「反正不準出去,過段時間,就到爸爸祭日,我們約好一起掃墓,不準現在跑到濱城。」

「活人比死人重要,爸爸一定可以原諒我的!」傅南初提高音量叫喊。

自從來到錦都,南初就感覺傅自橫變的很多,變的不在像以前那樣疼自己,變的處處都在與自己作對。

哥哥明明知道自己和司寒真心相愛,而且還有一個兒子,但是一直從中作梗!

「不,爸爸不會原諒你的!」

「陸司寒的死,就是一個報應,這是爸爸的報復,當初爸爸就是這樣死的!」傅自橫面目猙獰說道。

南初失憶,但是傅自橫沒有,傅自橫永遠都能記住,四年前,錦都機場,滿天火光,滾滾濃煙。

他的父親死在車上,屍體不全,最後只能立個衣冠冢。

南初只覺得現在傅自橫完全就是喪心病狂,什麼話都能說出來。

南初直接一把推開傅自橫,朝著外面跑去。

只是剛剛跑出去沒有幾步,南初撞在女傭身上,然後直接讓傅自橫帶回去,塞進房間裡面。

「說過過段時間要去祭拜,這段時間,老老實實,安安分分待在這裡。」

「不要再想其他有的沒的。」

傅自橫說完,把門反鎖,自己守在門外。

現在錦都形式尤為複雜,陸司寒一死,這裡不再安全,傅自橫準備撥通雲暮電話,準備讓他幫忙找個地方,可以暫時安頓。

南初被關在房間裡面,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但是手中動作沒有停。

利落從床后拿出一隻行李箱,然後在行李箱隔層,找到自己身份證件還有護照。

想拿的已經全部拿到,南初沿著上回陸司寒過來的方向,推動牆壁。

這面牆壁,現在其實是扇可以推動的門,微微用力,推開牆壁,南初進入隔壁客房。

隔壁客房裡面站著一名女傭,女傭看到牆壁被推開,露出不可思議目光。

女傭出現在這,其實不是湊巧,剛剛南初故意撞到那名女傭,在她耳邊發出命令,讓她去趟客房打掃衛生。

「夫人,讓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女傭戰戰兢兢的問。

「脫衣服。」

「什……什麼!」

「我們立刻換衣服,因為哥哥就在外面守著,而我想去濱城。」

「可是先生明明已經……」

「沒有,陸司寒沒有死,而我必須把他找回來!」

南初說出這話時候,目光堅定,能讓女傭不自覺的選擇相信。

「既然這樣,夫人,加油!」

女傭看著他們每日相處,覺得世間再難找出比他們更加相愛的夫妻。

所以就當冒著責罰風險,也想幫幫他們。

女傭開始利落脫下女傭服裝,南初一一撿起穿上。

片刻功夫,南初已經穿完女傭衣服,都是女生,光看背影,倒是真的看不出來什麼。

「等過兩個小時,你再出去。」

「好的,一切都聽夫人安排。」女傭答應下來以後。

南初深吸口氣,鼓足勇氣,打開房間的門。

傅自橫對待自己過於自信,而且根本沒有想到南初房間居然可以和客房相通,此刻看到一個女傭從客房裡面,根本沒有任何懷疑。

甚至傅自橫還在心中想著,這個女傭背影和自己妹妹真有幾分相似。

議長府內,戰材昱坐在客廳,整整枯坐一夜,沒有任何困意。

旁邊電話鈴聲響起,戰材昱沒有一刻耽誤,連忙接起。

電話那頭是道沙啞男聲,似乎剛剛哭過一般,開口說道:「陸司寒的的確確已經死亡,是我親眼看到,不會出錯。」

「好好好!終於議長這個位置,應該輪到我坐!」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哈哈哈,哈哈哈!」戰材昱得到肯定答覆,露出癲狂笑意。

在精神病院被關三年,能有什麼關係,等到自己出來,照樣可以碾壓陸司寒。

不過現在情況還是不能大意,目前還有很多收尾工作,需要等著陸司寒去做。

戰材昱推開議長府的門,陽光照在栗色短髮上面,今天真是一個好天氣。

只是戰材昱剛剛出去一步,被一名警員攔住。

「三少爺,先生下過指令,不能讓您出去。」

「請您進去,別讓我們難做。」警員一副公事公辦口吻。

回應他的則是戰材昱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面,直接將他踹倒。

「蠢貨,知不知道現在外面什麼情況?」

「陸司寒早被炸死,如果想要盡忠,跟著他去死吧!」

「現在這裡是我的地盤!」戰材昱囂張的說。

一直以來,他都刻意壓制自己本性,現在終於可以釋放出來。

幾名警員聽到戰材昱出言不遜,直接掏出數把黑漆漆的手槍,指著他的腦袋。

但是戰材昱絲毫不慌,靜靜數著時間。

當他數到二十時候,幾輛汽車駛入議長府,從汽車裡面同樣下來幾名警員,最後出來的是馮德港。

馮德港經過上回讓陸司寒訓斥以後,手中警員減縮幾百名,現在這些都是誓死追隨他的。

而他選擇站在戰材昱身邊,扶他登上議長寶座。

「看到沒有,就說過這裡是我地盤,將來你們這群蠢貨,通通等著死吧!」

「好了,和他們計較什麼,現在趕緊過去琉璃別院,抓到傅自橫,傅南初,找到議長印章,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馮德港催促,戰材昱立刻坐進車中。

琉璃別院內,傅自橫想著自己剛剛說話有些過分,南初聽到一定非常傷心。

穿越在幻想世界 這樣想著,傅自橫敲響房門。

「南初,剛剛哥哥說的有些過分,但是事實如此。」

「你的身體,一向都是比較弱,一直哭著容易頭痛,別讓哥哥擔心。」

「南初,南初?」 郝健滿懷期待的戴上耳機,點開遊戲,咯噔,界面閃現了一個遊戲賬號登錄,郝健猶豫了三秒,關鍵是他沒有賬號。

炫即,界面又閃現了一個指紋識別,旁邊附了一串字——是否進行遊戲註冊?是,請按下指紋。否,請返回菜單。

他們這遊戲還挺特別的?註冊個遊戲還要按指紋,怎麼有種籤賣身契的感覺?

郝健還是猶猶豫豫的就把手指給按了上去。

剎那間,郝健感覺頭暈目眩,一陣強光“咻”的一下就把他給拉了進去。

郝健感覺臉上傳來陽光的溫熱,再睜眼時,他已經身處於一片空曠的空地,空地一望無垠,除了溼漉漉的泥土,卻什麼東西都沒有。

天上掛着一輪日光,皎潔明亮。藍天無際,一望無垠的,卻見不到一朵白雲。

我這不會是穿越了?這麼狗血?!

當然事實證明郝健是想多了。

——霎時,一道嘹亮的男聲從長空直驅而下,劃過郝健的耳朵。

“鬼夫你好,歡迎進入真人cs新手接待區。”

“你是誰?”嚇得郝健心裏咯噔了一下,後退了幾步,“我怎麼見不到你?!”

“我是來接待你的,我叫小詩,是遊戲裏專門負責接待新手的引導精靈。”

“我在你的頭頂上,存於無形無影之中,你見不到我是正常的。”

“這樣子,感覺好炫酷,小詩大人你好,我菜鳥一枚,還請多多關照。”

郝健也有過些許玩遊戲的經驗,所以他一上來就拍那引導精靈的馬屁。管他有沒有用,先拍了再說。最後再提自己的問題。

“你不用叫我大人,叫我小詩就好。”系統人物果然有點冷。

“那好吧,小詩,你也不用叫我鬼夫,不太順耳,叫我小健吧!”

“稱呼程序修改成功。”系統頓了頓,再是引導精靈小詩道:“好的,小健。”

“小詩啊,我該怎麼註冊遊戲,開啓遊戲呢?”郝健總算言歸正傳了。

“小健請稍等,馬上開啓遊戲註冊儀式。”引導精靈小詩一念完。郝健感覺天空頓時變黑了,眼前一片黑。一眨眼的功夫,引導精靈小詩繼續說道:“開啓成功,小健請擡頭。”

郝健一擡頭,還是黑壓壓的一片,什麼都沒有啊!

正當他手足無措的時候,這時,黑色浩瀚星空裏出現了一個對話框,對話框裏——掛着一串發着熒光的字。

——是否註冊遊戲id?

郝健點了點頭答道:“是。”

——請給自己取一個滿意的遊戲暱稱?

取什麼好呢?這槍戰嘛?!

郝健靈機一動答道:“靈魂槍手。”

——請選擇一個遊戲區?

對話框說完,整個天空頓時變成了電腦屏幕,從上而下出現了許多遊戲區名字,一排排的看得郝健都眼花繚亂了。

郝健眼睛一掃就隨便選了一個區,他覺得這名字不錯。關鍵是有種即將浴血奮戰,戰死沙場的感覺!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郝健心裏打趣的答道:“閻家沙場。”

——很好,請選擇四個對手或者三個搭檔:

閻家小妮。忍者神龜。淡紫星辰。一飛沖天。楊家槍將。波浪滔天。一擊命中。九龍在天。

“這對手嘛!?”郝健不假思索道:“淡紫星辰。九龍在天。一擊命中。一飛沖天。”

“這搭檔嘛!?”郝健深思熟慮道:“閻家小妮。忍者神龜。楊家槍將。波浪滔天。”

“很好,恭喜玩家小賤成功註冊遊戲賬號。遊戲id:1100。遊戲暱稱:靈魂槍手。遊戲密碼請自行設置。”

——請設置您的遊戲密碼?(字體字型不限。)

郝健看見括號裏面的字,心裏頓時喜悅了起來。以前在人間設置密碼總是要求很多,只能拼音字母。這裏可真人性化啊!

請妻再婚 於是,郝健俏皮一笑道:“健哥最帥!”

——“很好,健哥最帥,密碼設置成功。”

——“請及時領取羽毛令牌,回到新手接待區,精靈小詩將安排你接下來的任務,系統祝你好運,再見。”

“啥!這樣就完啦!?”郝健心裏有點失落,他還以爲馬上就能進入遊戲,和別人進行槍擊對戰呢!

一片白色羽毛輕飄飄的從天空落了下來,郝健伸手接過羽毛令牌,這,這麼小的一片羽毛竟然是令牌!奇了!

“小健,跟過來我帶你去新人遊戲商鋪挑選服裝和角色!”這時,又從天空傳來那道熟悉的嘹亮的男音。

郝健擡頭一看,不知何時天空已經變亮了!又回到了那輪皎白的日光高掛着,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天空出現了一個箭頭,郝健就跟着那個箭頭的指引走了十幾步,很快就來到了一個新人遊戲商鋪。商鋪的名字叫做——遍地都是黃金甲。

看人家這名字取的多高大上啊!

郝健剛走到門口,這時便迎出來一個打着蒲扇的大腹便便的老頭,這老頭滿臉笑容,看起來特別慈祥和藹。

“小夥子,你好,你來買東西啊?”赤腳大仙笑盈盈地開口了。

郝健覺得他有點像那個啥,對了,赤腳大仙。沒錯!簡直就是從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對啊,精靈小詩他叫我來找你挑選服裝和角色呢!”郝健抓了抓腦袋,愣了愣回道,“你好,請問你是鼎鼎有名的赤腳大仙嗎?”

“小夥子沒錯,我就是那大名鼎鼎的赤腳大仙,沒想到我名氣這麼大,你小子還挺會說話的。”

“呵呵,哪裏哪裏,赤腳大叔你好,小健我說的是實話,大實話喲。無論是在天上地上還是人間,你赤腳大仙的威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了?”

“行了,你小子別光顧着耍嘴皮子了,外面風大,快進來。”赤腳大仙笑了笑道。“我在店裏的寶貝可不少,都是好東西,現在就帶你去開開眼界。”

“好的。謝謝赤腳大叔。”郝健尷尬的摸了摸腦袋,應到。一轉念又問道:“都是寶貝呀,不會很貴吧?”

不過赤腳大仙聽了郝健剛纔的話,臉都快笑爛了。也就不介意他說話不計場合了。只是笑了笑不語。

郝健一邊跟在他的後邊,一邊在心裏悶悶不樂的想着:這老頭該不會是笑裏藏刀?打算坑我一個新人吧!?

郝健跟着赤腳大仙踏入門口以後,才發現,這個大門是一個虛設的。大門背後是一座弧形拱橋,那弧形拱橋的盡頭就是一個金光閃閃的店鋪。他們穿過那座弧形拱橋,這才真正的來到了店鋪的門前。

那赤腳大仙一邊打着蒲扇,一邊給郝健帶路道:“小夥子,已經到了,快隨我進來。”

郝健跟着那赤腳大仙進入店鋪,發現店鋪裏面掛滿了各色的古代服裝,裝飾,鞋子,有古代的人物角色,也有現代的人物角色,而且還有特製的人物服裝和角色。郝健掃了一眼,就被特製人物角色給吸引住了。

“這量身打造的角色,應該很貴吧?!”郝健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

“小夥子,你是新來的吧?”赤腳大仙笑了笑問道。

(今天來晚了,求剁手!!!) 第880章名不正言不順

傅自橫絮絮叨叨說很久,但是房間裡面始終沒有傳來半點回應。

這個時候傅自橫開始擔心起來,儘管失去四年記憶,但是南初對陸司寒依舊用情很深。

現在陸司寒離開人世,南初該不會想不開,自殺吧?

這個想法浮上心頭,傅自橫等不及,直接一腳踹開客房的門。

但是客房裡面根本沒有南初身影,裡面只有一個行李箱孤孤單單散在地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