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們二人身體都已經有了改變,尤其是周霜霜,她五感敏銳,波動的每一分空氣震顫,她都能清晰的捕捉到。

於她而言,這波動所蘊含的意義,不是普通的對話或者命令,而是一記記重錘,直接敲打在她的耳畔。 倘若不是用靈氣稍微隔一隔,她連耳膜都覺得鼓脹不堪。 ωωω●ⓣⓣⓚⓐⓝ●¢Ο …………………………… 周霜霜深吸一口氣,在所有塞爾倫人都雀躍不已的同時,她本想趁着衆人分心的機會,一鼓

於她而言,這波動所蘊含的意義,不是普通的對話或者命令,而是一記記重錘,直接敲打在她的耳畔。

倘若不是用靈氣稍微隔一隔,她連耳膜都覺得鼓脹不堪。

ωωω●ⓣⓣⓚⓐⓝ●¢Ο

……………………………

周霜霜深吸一口氣,在所有塞爾倫人都雀躍不已的同時,她本想趁着衆人分心的機會,一鼓作氣接近餮食塔。

然而真到行動時,卻發現每多往前行進一步,那股波動的頻率就越來越大。

爲了正常前進,她不得不用大量靈氣來阻隔。 重生之小資生活 而一旦靈氣大量動用,她在這裏所能吸收的靈氣,就越發的不夠。

歸根結底,還是怕影響了後續陳伯倫的安排。

比如,倘若真的碰到塞爾倫的“蟻后”,沒有了足夠的能力,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周霜霜根本不敢保證能一舉將它拿下。

………………………………

——越是接近,波動越強。

倘若不是五感敏銳的話,在這裏儘可以如履平地,偏偏是她在此,在清晰的感知到其中意味的同時,也讓她如今寸步難行。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她試了許多的角度,然而這波動呈環形覆蓋,四面八方都是同一種壓迫感,只有臥倒,才能爭取片刻喘息的機會。

寵婚不倦 ——這大概是因爲塞爾倫人的體型普遍高大,就算是幼者,在短暫的適應期過後,體型也會迅速生長——他們族羣,就沒有一米以下的存在。

周霜霜看着正越來越快的運送食物的履帶,還有那正熊熊燃燒的餮食塔,腦中突然涌現出一個瘋狂的想法來——

………………………………

眼見着塞爾倫人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她看了看身上天權星獨特的黑色軍服,於是不在猶豫,找準一個恰當的時機,直接一個翻滾,輕輕巧巧的落在履帶上。

玄天宗用來隱匿身形的靈法被施用,周霜霜的所有生命體徵瞬間降至臨界值,就算是最先進的武器,也查不出什麼異常。

現在她所面臨的問題,則是那燃燒着熊熊烈焰的餮食塔。

——也不知道在施用隱匿靈法的前提下,再次施用隔絕術,剩下的靈氣,夠不夠支撐自己穿過這高高的火焰塔。

………………………………

從履帶當中穩穩當當的進入餮食塔,周霜霜能感覺到自己已經進入緩行的上坡。

餮食塔中心的火焰柱已經燒灼成帶着橘金色的火紅,那騰騰跳躍的火焰,將周霜霜裸露在外的手背和臉頰都映成一團金紅。

www ⊕ttκǎ n ⊕c○

——這當然是不正常的。

………………………………

餮食塔中心的溫度是沒有周霜霜想象的那麼高的。

畢竟,塞爾倫人雖然食譜範圍比天權人多些,但是畢竟不是艾米法爾,平常也是不喜歡吃焦炭的。

名門婚色 所以,考慮到餮食塔的高度,它的平均溫度倒是沒有那麼誇張。

但儘管如此,這其中的溫度,也依舊是人體無法承受的。

如果真的是天權戰士的身軀,那麼當螺旋環繞第一層時,她裸露在外的身軀就會寸寸乾裂了。

可此時都已經到了第三層,周霜霜卻看起來依舊是這樣鮮嫩……

………………………………

她一路靜心凝神,將靈氣盡皆環繞在身周,但儘管如此,這樣漫長又不斷灼升的溫度,依舊叫她難以接受。

當最後一鼓作氣從最中心處的火焰中心一穿而過時,雖然僅僅只有四十多秒的時間,但周霜霜成功穿出去時,也依舊能看到自己手背上被灼傷的痕跡,臉上仍舊有着火辣辣的疼痛感。

而現在,她終於成功熬了過去,此刻正躺在餮食塔高高的塔頂,感受着高處吹來的狂風。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更加的警惕。

…………………………………

這上頭,並不僅僅只有一位塞爾倫人。

他們堅硬的長腿,或者說是手不斷的將送上來的食物來回翻動,尋找品相最好的,然而呈上去供給他們的“傳承者。”

而作爲塞爾倫最高統治者,這位不斷在繁衍的“傳承者”,實際上一生都沒有機會離開這被供養的地方……

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繁衍。

……………………………………

空氣中的波越來越急切,散發中某種急不可耐的意味,高塔之上,傳承者不間斷的鳴叫也越發急促——

他等不及要生了!

現在,此時此刻,急需大量的食物!

周霜霜的靈覺擴散四周,能清晰的感受到衆人的急切,包括那個負責篩選食物的塞爾倫人緊張的觸鬚顫了顫,然後一股腦的將履帶上所有東西都堆在一起,送進了傳承者的產房。

他的動作太過急促,周霜霜只來得及用靈氣將自己身周輕巧的隔出來,省得那些猶帶着熱燙溫度的食物一股腦的蓋在她的身上。

不然的話,恐怕到時候塞爾倫人吃到自己面前來,她也來不及做出反應。

……………………………………

空氣中的波此刻已如同延綿海浪,一道一道又一道。

產房外,依稀可以感應到其他塞爾倫人的急切。

周霜霜有預感,這位傳承者此刻的分娩進度,已經到了最後的臨界點。恐怕再過不久,就是他褪下外殼,開始生產的時候……

當然,也是他最脆弱的時候! 周霜霜屏息等待着。

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小,代表着其他的食物都已經陸續被塞爾倫傳承者吃掉了。

她慢慢收束靈氣,將其聚集在手中的靈劍上——塞爾倫的軀殼硬度挺高,但是距天權星不知拼了多少人命纔得到的信息中描述,他們的肚腹環線處,還有雙翅下那只有激動時纔會露出的隱翅……這纔是他們的缺點。

…………………………………

至於怎麼得到這些信息的……

每一支突擊隊中,都有兩到三個人接受了胃部切開,然後在裏頭放置了微型儀器——有自爆裝置,還有掃描儀,各種感應儀器,甚至毒藥……

但是,塞爾倫也不是傻子,單是餮食塔那熊熊烈焰帶來的高溫和強壓,就足以摧毀他們大部分的安排。

不然,他們學着天權星的自動迴轉小火鍋來吃東西,純粹只是爲了嚐嚐那外焦裏嫩的味兒嗎?

這也是周霜霜在天權星得到的消息。

……………………………

自爆裝置就是如此。

各種掃描儀器也同樣如此。

畢竟,想要跨越星際傳輸信息,對儀器精度尤其高要求,而越是精細,就越難在餮食塔中安全度過,人體分泌的油脂內外滲透,會讓所有儀器都存留艱難。

至於毒藥之類的,倒是有一部分可以抗高溫不分解,但是……塞爾倫人是直腸子啊!

簡單來說,就是草履蟲一般的生物,而且有個特性——他們只吸收自己身體所需的東西,其他的,通通都是廢料!

廢料!

這天殺的奇葩種族哦!

若非如此,周霜霜此刻也不必僞裝成食物進來了。

……………………………

身子上方的食物正在迅速減少。

還有三樣……

還有兩樣。

還有一層——

就是現在!

當陰影慢慢覆蓋上她的身體,並蔓延至她的鼻樑時,周霜霜豁然睜開了眼睛!

下一刻,一抹寒光乍現,直接刺向了一邊分娩一邊進食的塞爾倫傳承者!

……………………………

她早已非吳下阿蒙,此刻動作迅猛,又快又狠。傳承者正拼命的吞食食物,爲了積攢力氣,將身上的外殼成功褪下,根本來不及反應。

此刻,他纔將將把身軀蛻到一半,恰巧卡在翅膀一半處,動彈不得。

周霜霜如驚鴻乍起,他連叫一聲都難,就被她掌中靈劍直接刺中肚腹的環狀處。

劇痛之下,他下意識張開雙翅,然而掙扎兩下後,眼見着周霜霜一步探出,他卻只能隱約露出後背一條脆弱的隱翅!

周霜霜已經來到他背後,此刻瞅準位置,靈劍再次插入隱翅當中,劍刃順勢下滑,幾乎將他破成兩半!

此時,他這兩處要害已被重傷,在分娩進行到一半的艱難時候,甚至根本無力反抗,便直接高昂頭顱,顯出強烈的痛楚來!

頭頂的一對觸鬚顫巍巍的,也在瞬間變得筆直,長長的獠牙與口水向外飛濺,模樣猙獰又可怖。

…………………………………

傳承者的一切都與其他塞爾倫人息息相關,此刻他遭受重擊,下意識就將信息傳達出去。

周霜霜在旁邊感受到了,第一反應就是設下隔音結界,雖然不知道管不管用——

………………………………

遺憾的是,並沒有什麼用。

波動已經傳了出去了,她環顧四周,能感覺到周圍瘋狂撲過來的塞爾倫人,索性放棄遮掩,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靈火點燃了這周圍的一切!

熊熊火光中,她此刻纔算看清周圍的環境。

這裏頭,密密麻麻堆了七八副軀殼,全都是傳承者褪下來的、已經孵化的軀殼。

而此刻掛在他身上半退不退的那個,爲了斬草除根,周霜霜依舊一把火放上去——

…………………………

靈火遇物皆燃。

不過一瞬,這產房裏便傳來了陣陣香氣,帶着噼裏啪啦的聲音,很快地面上便散露出了一堆堆的灰燼。

而火焰仍在熊熊燃燒,不將這一切清理乾淨,誓不罷休。

…………………………………

而此刻,塔頂其餘的塞爾倫人已經瘋狂了。

傳承者已死。

按照塞爾倫的生物習性,下一秒他們就要從近侍當中選出一位最身強力壯的人,作爲新的傳承者。

而新的傳承者,在接受所有塞爾倫的波動回饋後,他的身軀就會隨之發出改變,變得能夠蛻變分裂。,

——這是生物天性,保證生存的同時,第一要素就是繁衍。

…………………………………

但是,周霜霜有靈氣護體,只要給了她近身的機會,已經找準了弱點的他,卻是半分都不懼了。

這些看着身強力壯體型高大的外星人,在找準了弱點後,當真是出乎意料的脆皮呢!

……………………………

而在周霜霜正在餮食塔頂上來回廝殺時,輔星上的塞爾倫人已經陷入了瘋狂。

這是一場滔天盛宴。

傳承者被殺,新的繼任者遲遲沒有選出,他們此刻羣龍無首,已經只剩下本能了。

——吃!

這跟艾米法爾一樣的本能,在波中斷後,被無限放大。

就連打掃戰場的塞爾倫人,此刻看着那些食物殘骸,再也忍不住撲了上去——所有的指令全部中斷,在新的傳承者出現之前,他們會做的,能做的,就只有吃。

十二輔星,全部亂了。

天權星雲的力場佈設沒有了控制者,儀器很快就被迫停下,而一直對星雲實時監測的衛星此刻“嗡”的一聲,很快就查探出來了星雲的異常。

婚寵嬌妻 天權星的反應之迅速,簡直是無可挑剔,此刻,全球大軍已經整裝待發。……………………………

天權星進入戰備階段,陳伯倫此刻扶着繁星,已經又一次開始他的訓練。

掌心裏,他能感覺到開元通寶正不斷的在顫動,這也讓他的心越發的穩了。

——不能急。

他告誡自己:欲速則不達。

然後深呼吸口氣。

——這次,是真的要適應了。

沒等他感觸完,他站在繁星旁邊,深呼吸口氣——

按照一開始的計劃,再有兩分鐘,他就能正常的在熒惑星上行走了! 星雲力場戛然而止。

沒了力場攔截,天權星周圍所有被中斷的通訊此刻全部連接。

遙遠太空的景象,原本在星雲力場開啓後就已經被截斷。而在此時,通過衛星又一次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十二輔星上尚還保留的通訊基站已經重新開始工作。雖然無人操作,但一些自動化儀器沒了干擾,已經能夠緩慢連接上天權了。

而天權星的疇園,熟知陳伯倫計劃的他們此刻想起那種最不可能的可能,正在舉國歡騰中。

……………………………………

陳伯倫感受着空氣中逐漸消弭的波,心知周霜霜已經得手。

而此刻的他,面對熒惑星與天權截然不同的大氣環境,也已經完全適應了。

找回了最好狀態的他,此刻對於能力的運用,也越發的有信心了。

他放下一直扶着繁星的手,右掌伸出,一枚黃橙橙的銅錢滴溜溜在掌心轉着。每一個弧度都躍動着,迫不及待。

………………………………

而就在他準備出發的這一瞬間,陳伯倫突然心有所感,沉默的看了看四周的環境。

接着,將所有收斂好的天權戰士遺骸,全部擺放在繁星的四周。

——周霜霜那麼辛苦收集的,總不至於他再帶回去吧。

他微微一笑,沉下心來,指尖輕輕劃破了空間。

……………………………………

而在餮食塔,周霜霜已經陷入了一番混戰。

塞爾倫獨特的社會體系,造成了他們中有一個特殊的規則——那就是在傳承者意外身隕之後,就近將會有新的傳承者誕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