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裏規律的分佈着數不清的辦公桌,每一張桌子上都堆積着不少文件夾、紙張、照片等物品,而且大多數桌子都凌亂不堪。

這些都是那些整天奔跑在大街小巷裏找新聞的記者們帶回來的消息,有的可以被刊登在報紙上,有的則會直接丟進垃圾桶,畢竟新聞具有時效性,而一份報紙的版面有限,許多不起眼的新聞根本沒有讓大家看到它的機會。 黎曉曉並沒有開燈,挨個桌子摸索着。 在他的手指接觸那些紙張照片時,上面的信息便潮水般的涌入

這些都是那些整天奔跑在大街小巷裏找新聞的記者們帶回來的消息,有的可以被刊登在報紙上,有的則會直接丟進垃圾桶,畢竟新聞具有時效性,而一份報紙的版面有限,許多不起眼的新聞根本沒有讓大家看到它的機會。

黎曉曉並沒有開燈,挨個桌子摸索着。

在他的手指接觸那些紙張照片時,上面的信息便潮水般的涌入他的大腦,就像是你在搜尋自己的記憶一樣,十分便捷效率。

沒用太長時間,黎曉曉便讀完了報社裏的所有的消息,這些消息裏有不少都與黎曉曉與喬羽的那場戰鬥有關,零零碎碎的,宛如拼圖的碎片。

黎曉曉找了個舒服的椅子坐下來,閉上雙眼,耐心的整理着腦子裏的這些信息碎片,從中尋找着能指向喬羽藏身處的蛛絲馬跡。

兩條信息引起了黎曉曉的注意。

“停屍間一具女性屍體被褻瀆……屍體傷痕累累……名字叫伊莎貝爾……”

“停屍間對面便利店店員慘遭殺害,死狀悽慘,疑似某種大型猛獸所爲……”

“喬羽!”黎曉曉睜開眼,一雙眸子在黑暗裏熠熠發光。

原電影裏,亨尼斯牧師讀取了伊莎貝爾屍體的信息後,受到了巨大的震驚和傷害,後被巴爾薩澤殺害。

伊莎貝爾的手腕上被曼蒙打上了自己的標記,她的屍體肯定與地獄有着某種緊密的聯繫,可是,喬羽去擺弄她的屍體做什麼?他不該是躲起來養傷嗎?

還有那個店員的死……那個店員可不是個普通人類,而是一個生活在人間的半天使,喬羽殺他幹什麼?

雖然不知道他這麼做是爲了什麼,但很顯然,他這麼做,就等於暴露了自己。

黎曉曉立馬動身往停屍房而去,他想看看那兩人的屍體,獲得更多的信息。

黎曉曉很輕鬆的混進了停屍房,他先找到了伊莎貝爾的屍體,發現伊莎貝爾屍體的手腕上的曼蒙標記不見了——不是玄幻般的不見,而是整個手腕上的皮被生生扯掉。

不過……

黎曉曉仔細的瞧了瞧,覺得這個傷很是蹊蹺,於是他將手掌覆在伊莎貝爾那缺了一塊皮的手腕上,閉上眼睛蒐集信息。

在動用了能力的一瞬間,數不清混亂無序的信息夾雜着熟悉的邪惡氣息、咆哮着如洪水般衝進了黎曉曉的腦海!

也虧得黎曉曉穿着這身神聖屬性的神裝,才能完全抵擋住了這邪惡的氣息,若是換了平常,即使他是資深玩家,也一定會被影響到。

亨尼斯牧師在感受到這股純正的地獄氣息之後立刻鬆開了,沒敢繼續調查下去,而黎曉曉卻不需要,他無視了那龐大的地獄氣息,在那些混亂無序的信息中搜索着自己想要的東西。

然後,黎曉曉看到了一片死氣沉沉的黑色窪地,黑色的泥沙半掩着數不清的皚皚白骨——當然並不是人類的骨頭,而是一種巨大的生物,好像是……龍?

一個墜入地獄的人類靈魂走過這裏,在路過一具骨架的頭顱時,那白骨頭顱忽然張開大嘴,一口將人類的靈魂吞下!

那人類的靈魂被吞吃之後,變成了一團黑色的光,附着在骨架上,而後,地面上的黑色泥沙騰空而起,“粘”在那團黑光之上,片刻之後,就變成了一片真正的血肉,骨龍的血肉。

那血肉皮膚的顏色,是黑色,與喬羽變化的黑龍,一模一樣的黑色!

“這是……”黎曉曉鬆開了伊莎貝爾的手腕,有些怔然。

喬羽的血脈,是地獄的龍族?

……

精神病院。

蒼白虛弱的喬羽,臉上掛着一如既往的和藹微笑,“海清,你弟弟暈倒了,就在房間裏,你去把他扶出來吧!我們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計劃。”

海清沒有去,反而又後退了幾步,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雙腿在微微顫抖,很顯然,他心裏充滿了恐懼。

“你……”海清想到了某些傳聞,吞了一口口水,驚懼的望着喬羽,“喬盟主……你說你是黑龍一族的血脈,其實……”

海清又吞了一口口水,“其實,你是地獄龍族的血脈吧……”

“有分別嗎?”喬羽笑着。

等於是承認了。

海清臉色瞬間煞白,以自己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轉身、逃跑!

可惜,他面對的是喬羽,一個老資格的帝皇級玩家。

海清生前看到的最後一幅畫面,就是在他眼前不斷放大的黑色龍爪……

吞噬了海清的精魄精血,喬羽蒼白的臉色紅潤了不少,但他表情卻有點扭曲。

跪在游泳池邊,喬羽瘋狂的嘔吐起來,直到吐的胃裏再沒有任何東西,才癱坐在地上喘氣。

“真特麼噁心……”

雖然擁有地獄龍族的血脈,甚至身體已經完全改造成爲了地獄龍族,但喬羽畢竟原本是個人類、擁有一個正常人類的靈魂。

對於吃同類這件事,實在是無法接受。

爲了儘快恢復傷勢,喬羽不得不使用了那個他最討厭的能力,但估計今後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會有什麼胃口,那種劇烈的噁心感對他的影響太大了。

“黎曉曉……”喬羽眼中閃爍着仇恨的光芒,“我不會放過你的!”

不過想在這個副本里報仇是不可能了。

喬羽氣喘吁吁的站起來,低頭看了看腹部的傷勢,皺眉,“不行,這兩個人不夠,我必須儘快恢復,不然再遇到黎曉曉,跑都跑不了。”

“柳澄。”喬羽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到了你爲盟會做貢獻的時候了!”

……

在酒店摸魚的柳澄,忽然感覺全身發冷,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驀然站起身來!

洛小白奇怪的看她,“柳澄姐,你怎麼了?”

“我……”柳澄抱着雙臂,眉頭緊皺,“忽然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黎曉曉將手從半天使的臉上拿開,他明白了。

“很顯然,喬羽的龍族血脈來自地獄,是地獄生物的一種。而這種生物擁有吞噬靈魂修復自身的能力……”

黎曉曉撓了撓下巴,“不過喬羽似乎不能隨心所欲的使用這個能力,他破壞伊莎貝爾的屍體,是在通過伊莎貝爾聯繫這個電影世界地獄,原因麼……”

想到之前看到的一個畫面,黎曉曉確認一點,“他想修復自身需要兩個要素,一個是靈魂,一個是地獄那種黑色的泥沙,他聯繫地獄應該就是爲了取得那種黑色泥沙……”

“他成功的從地獄取得了他想要的東西,然後他就要去獵殺靈魂。而對於喬羽來說,普通人的靈魂顯然並無大用,他必須去獵殺更加強大的靈魂。”

黎曉曉看着臺子上的半天使屍體,“可是從這具屍體上的信息看來,半天使的靈魂在死後回去了天堂,也就是說,喬羽獵殺靈魂的行動失敗了。”

沉吟了一會兒,黎曉曉又嘀咕着,“也不能說是失敗了,半天使的確是他殺死了,難道是他發現半天使的靈魂並不合用?還是說……”

黎曉曉眼神一閃,想到康斯坦丁無法使用椅子追蹤到玩家的行蹤、以及亨尼斯無法獲知玩家的信息這一點。

“還是說,他發現NPC的靈魂對他無用,他只能去獵殺……玩家?!”

“糟了!”

黎曉曉趕緊掏出從亨尼斯牧師身上順來的手機,給柳澄打了個電話,“柳澄!你有危險,喬羽可能會爲了恢復傷勢去獵殺你們,你們警醒點,我立刻過去找你!”

黎曉曉從報社窗戶一躍而出落在街道上,飛快的往柳澄居住的酒店跑去!

……

“什麼?!曼蒙死了?!這怎麼可能?!”巴爾薩澤震驚的差點尿了!

“一個穿着金色鎧甲、手持雙頭矛的人闖進地獄殺死了他。”站在暗處的黑影用低沉的聲音說道,“路西法很憤怒,要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那個人類,你在人間那麼久,見過這個人嗎,巴爾薩澤?”

巴爾薩澤回過神來,思索了一下,說道,“普通人去不了地獄,除非是見過地獄又死而復生的人,這樣的人,這座城裏只有一個。”

“康斯坦丁。”黑影點點頭,“我知道他,路西法一直在渴望着他的靈魂。巴爾薩澤,你提供了很有用的線索,如果成功找到那個混蛋,我會上報你的功勞,那麼,再見……”

黑影融入黑夜,流動着消失了。

巴爾薩澤目送黑影離開,氣的一拳砸在牆面上。

他充當曼蒙在人間的先鋒軍,爲了讓曼蒙選定的通靈者安吉拉恢復能力,耗費了多少腦細胞?現在,眼看着安吉拉已經恢復了能力、命運之矛也落在他們手中,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可這個時候,東風卻死了?!

他不是白忙活了一場?!

還指望着曼蒙君臨人間界的時候他能仗着這功勞撈到大筆的好處,然後就這麼浮雲了?!

簡直臥槽!

“特麼的……特麼的……”巴爾薩澤氣的原地團團轉,轉了幾圈之後,他停了下來。

“要不要去告訴加百列呢?”

巴爾薩澤望着夜空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說了。

理由很簡單,以他惡魔的思維方式看來,如果加百列知道他們所圖的事情已經黃了,那麼爲了繼續保持他大天使的身份、向上帝隱瞞他想背叛的事情,那麼必定會殺死人間界唯一知道他和曼蒙關係的人滅口。

這個人是誰呢?

答案是巴爾薩澤。

“我還是到處轉轉去找那個穿金鎧甲的人吧!說不定找到了還能在路西法那兒混個功勞。”

巴爾薩澤嘀咕一句,轉身往街角走去,結果剛剛走到拐角,就和拐角那邊衝過來的一個人影撞了個滿懷!

“哎呦!”巴爾薩澤騰空而起飛了兩三米落在地上,摔了個結結實實!

“抱歉抱歉!”黎曉曉見撞了人,趕緊停下來走過去準備把人扶起來看有沒有骨斷筋折。

可是剛走兩步他就愣住了,“巴爾薩澤?”

他沒想到,會在大街上和這貨偶遇。

巴爾薩澤更吃驚!

他看着一身金色鎧甲的黎曉曉,下意識的伸出手指指着他,“是你殺死了曼蒙?”

黎曉曉一眯眼,消息這麼快傳開了嗎?看來路西法的動作還挺快啊!雖然見過他的半惡魔都已經死了,但路西法找到他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現在還不是和路西法面對的時機,他必須儘量拖延路西法找到他的時間,所以,所有見過他的半惡魔,必須死!!

腦子裏瞬間閃過這些,黎曉曉立刻上前幾步掏出平底鍋照着曼蒙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噼裏啪啦……

“啊啊啊啊啊—”

幾聲慘叫之後,巴爾薩澤憋屈的變醬了。

“呸!耽誤我時間!”黎曉曉對着巴爾薩澤的殘骸吐了口吐沫,繼續急匆匆的趕路。

……

酒店房間,康斯坦丁在沙發上小憩了一會兒之後,起身穿上外套,“我出去一下。”

“康斯坦丁,你要去哪兒?”比曼問。

“我要去找加百列。”康斯坦丁心裏有些焦躁,他必須去找加百列問個明白。

如果井月光說中了事實……那麼安吉拉就危險了!而且,是他親手把安吉拉推進了火坑!

比曼看看外面的天色,“康斯坦丁,你就不能等天亮嗎?”

“等不及了。”康斯坦丁丟下一句,拉開門匆匆走了。

林直一和井月光睜眼看了一眼,又閉上眼休息了。黎曉曉讓他們養精蓄銳,準備決戰。

至於康斯坦丁……反正加百列也不會殺他,人家有主角光環護身呢!與其爲他操心還不如操心一下自己在黎曉曉和加百列決戰的時候用什麼姿勢划水比較好看。

康斯坦丁來到大教堂,可是卻沒有見到加百列。

“加百列出去了,和你送來的那位女士一起。”侍者說道。

康斯坦丁心裏一咯噔,“他們去哪兒了?”

侍者搖搖頭,“並沒有說。”

康斯坦丁暗罵一聲,轉身匆匆離開,去尋找加百列和安吉拉了。 爛尾樓的頂上,加百列雙手環胸站在邊緣,眺望着城市的夜景,表情有些惱火。

嗯,畢竟換了誰蹲天台頂上吹幾小時的冷風也不見約他的人到,心情都不會太好。

加百列並不知道黎曉曉已經決定放了他的鴿子先去殺喬羽,依舊耐着性子等着。

畢竟,對方只說夜裏在這裏見面,可沒說是夜裏幾點,天亮之前,都能說是夜裏……沒毛病!

坐在地上打盹的安吉拉被凍醒,她站起來搓着胳膊走到加百列身邊,“我覺得你要等的人不會來了。”

加百列看向安吉拉,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他會來的,因爲如果他膽敢戲耍我,我會要了他的命!”

好吧!

安吉拉聳聳肩,繼續陪着加百列吹冷風。

這時候,爛尾樓旁邊的巷子有一個人影飛快的掠過,加百列眼睛一眯,縱身往樓下跳去。

安吉拉一驚,趕緊走到樓邊往下看,卻只能看到一團漆黑。

……

喬羽飛快的穿行在街道上,跑着跑着,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加百列?”喬羽停了下來,有些奇怪的看着加百列,“你怎麼在這兒?”

加百列指了指旁邊的爛尾樓,“有個穿金色鎧甲的混蛋約了我在這裏見面,你呢?這麼急匆匆的是要去做什麼壞事?”加百列笑道。

“穿金色鎧甲的混蛋?”喬羽微微眯眼,“是個東方人嗎?”

“你認識?”加百列問。

“見過,不熟。”喬羽答。

“噢。”加百列有些失望,他之所以在看到喬羽之後下來攔住他,就是想着他們都是東方人,很可能認識,想問問喬羽能不能聯繫到那個混蛋、問問他到底幾點來!

誰知道喬羽和他並不熟悉。

加百列擺擺手,“他應該快到了,我要過去等他,你自便吧!”

說完加百列扇扇翅膀飛了起來,飛快的消失在喬羽的視野裏。

喬羽卻沒有繼續趕路,而是思索起來:

“黎曉曉約了加百列見面?是準備做主線任務吧……這個大天使傻乎乎的,還不知道人家是想來殺他。既然這樣……”

柳澄和洛小白怎麼說也是冰羽盟的人,雖然並不是他的心腹,但平時也對他是言聽計從的,既然有了別的選擇,暫且留着她們也無妨,比起柳澄,他當然更想殺林直一和井月光那兩個二五仔!

說好的和他一起組隊刷本,結果後腳就投入了黎曉曉的懷抱,還帶着黎曉曉跑去他落腳的酒店企圖殺他!簡直可恨!

“你們跟着黎曉曉一起去殺加百列了還可以活命,不然的話……”

喬羽冷笑一聲,改變了路線,朝着黎曉曉下榻的酒店奔去。

……

“誰知道一個主線任務明確無比的爆米花副本會變成這樣……”林直一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城市夜景,有些感嘆,“你說黎曉曉能找到喬羽嗎?”

“誰知道。”井月光聳聳肩,“估計黎曉曉也心急的很,現在他和喬羽算是不死不休了,如果他沒有利用這次獎勵副本的大好機會幹掉喬羽的話,未來可能會迎接喬羽狂風暴雨一般的瘋狂報復,那並不是他那個等級的玩家可以承受的起的。”

“所以,從黎曉曉在酒店對喬羽動手的時候開始,他就已經斷了自己的後路了,無論如何,他必須在這個副本里殺死喬羽。”

林直一點點頭,撫着下巴,“喬羽到底躲到哪裏去了呢……”

嘭!

酒店的房門忽然被人大力踹開,門板呼嘯着砸向林直一和井月光,兩個人反應極快的各自跳向左右躲開了門板,而後,門板砸在了落地玻璃窗上,和那一整塊玻璃一起裂的稀碎,紛紛揚揚的飛出窗外墜落下去……

林直一和井月光看着門口的人,心臟猛然一縮!

正是他們剛剛討論的喬羽!

這地兒邪啊,說誰來誰……林直一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大耳刮子,你說你沒事兒想什麼喬羽呢?這不把人給招來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