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醫院那邊來的電話吧?你快過去吧,病人最需要照顧了。”秦蘇看着他的動作,彎了彎嘴角,像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妻子溫婉在說。

司徒慎聽後,卻有些緊張了。薄脣抿着,他略顯謹慎的問,“你,不高興了嗎?”“沒有。”秦蘇笑着搖了搖頭,然後還催促着他,“快走吧。”司徒慎卻沒有動,心裏說不出的惴,她這樣表現的絲毫不在意,很怕她也是真的一點都不在意了,那種可能令他簡直不敢去想。“雨桐她現在住院,需要照顧,所以我……”他有些笨拙的解釋着

司徒慎聽後,卻有些緊張了。

薄脣抿着,他略顯謹慎的問,“你,不高興了嗎?”

“沒有。”秦蘇笑着搖了搖頭,然後還催促着他,“快走吧。”

司徒慎卻沒有動,心裏說不出的惴,她這樣表現的絲毫不在意,很怕她也是真的一點都不在意了,那種可能令他簡直不敢去想。

“雨桐她現在住院,需要照顧,所以我……”他有些笨拙的解釋着,“她很快就出院了!”

等她出院,他就可以放心了,就不用這樣天天都去醫院照顧了!

秦蘇點了點頭,心中窒悶,語氣還是淡淡的,“嗯,我都明白。”

司徒慎見狀,雙拳收攏的握了握,也只能默默離開。

快住了近一週的時間,季雨桐終於出院。

司徒慎打開車門看着她坐進去後,也繞到了另一邊的駕駛席坐進去,發動着車子的引擎。

“慎,我不想現在回家,天氣好好,你開車帶我去郊外兜一圈風吧。”季雨桐看着兩邊而過的街景,看向一旁的男人,咬脣提議着。

“好吧。”司徒慎原本想要拒絕,可又想到她剛剛出院,或者去兜一圈風也能緩解她的心情,所以順應她點頭答應了下來。

車子從市中心逐漸行駛而出,郊邊的建築漸少,空氣也就更好了起來。


到了郊外的一片空草地上,車子停在路邊,兩人走了下去,四周空曠,天好像就離的更近了一樣。季雨桐看着身邊的男人,覺得很開心,以前他休息的時候就總是會開車帶着她去兜風的。而且這樣的天大地大,周圍都不再有人來打擾,就只有他們兩個!

走了一半時,司徒慎卻忽然頓住了腳步,黑眸緊緊的望向前方一處。

季雨桐怔住,因爲她從來沒有在他臉上看過這樣的神情。 這些話赫天翼說的不容置喙,那種口氣在茹熙聽來就像是在來自惡魔的聲音,他在說什麼?什麼有辦法可以對付南宮辰?又說什麼給他一次機會?

“赫天翼,你別再做夢了,上次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跟你再無可能,我現在喜歡的是南宮辰,不管你怎麼挑撥,怎麼蠱惑我都不會再就範,我已經不愛你了,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南宮辰,我愛他,我愛他!你現在聽清楚了嗎?”

茹熙很是堅定地對赫天翼大聲的喊了出來,而聽到這句話赫天翼的臉色一變,莫名的心口竟然感覺一疼,他的身子逼近,就像是一頭發怒的獅子,這讓茹熙感受到了一陣濃濃的危險氣息,身子再次的往後一縮,可是她已經緊緊的貼在了電梯的背壁上,完全沒有路可以退。

“茹熙,你在撒謊!你心裏明明就不是這樣想的爲什麼要這樣說的?你告訴我,你心裏還有我,你還是一直忘不了我,我們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赫天翼幾乎是輕咆哮出來的,看到他這樣的樣子茹熙覺得害怕,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這還是頭一次看到他如此兇惡的樣子,也不得不讓茹熙感到後怕,這麼多年了她竟然是如此的不瞭解這個男人。

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茹熙感覺到了一陣窒息,隨着他的靠近茹熙越發覺得不能呼吸,她的身子一動赫天翼便動作極快的擡手鉗住了她的身子,現在她單薄的小身子就像是一張薄如蟬翼的紙,完全沒有反抗的力量,在這其中電梯也曾停過,可看到裏面是這樣的情況所有人也都識趣的視而不見選擇其他的電梯。

“赫天翼,你想幹什麼?你再這樣我可喊人了,你放開我,放開我,救命啊救命啊!”茹熙沒有辦法,只能是大聲的喊着救命奮力的在掙扎,赫天翼也是沒有辦法,控制着她身體的手再次的一個夾緊,有些慌張又有些氣惱的說道:“茹熙,你不要叫,不要叫,我不會傷害你,不會傷害你的……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茹熙情緒很是激動,她再也不想聽赫天翼說什麼,他的話就是一種魔咒,就是一個蠱惑,他不要聽不要聽,“你放開我,放開我!”

茹熙掙扎的很是厲害,情急之下她還是衝着他的手腕處狠狠地咬了下去,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赫天翼的手臂猛然的一抖,就趁着這個空茹熙用力的推開了他然後慌張的按開了電梯跑了出去,她也不知道這是在幾樓,跑出電梯之後茹熙也顧不得什麼,就匆匆的朝着樓下跑去,茹熙也不敢回頭,就是這樣一直的往樓下跑去,現在她的心砰砰的跳的厲害,她在害怕,萬一他強吻她可怎麼辦?萬一他再耍什麼花招可怎麼辦?

現在茹熙就是很抗拒看到他,所以就這樣一口氣跑到了一樓,到了一樓大廳之後見邁步走過來的南宮辰,許是剛纔和赫天翼在電梯裏還驚魂未定,所以現在看到南宮辰茹熙很是驚喜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保護神一樣,飛快的跑過去就撲到了南宮辰的懷裏,感應到她的情緒不對南宮辰伸出手臂將她的小身子緊緊地圈在了自己的懷裏。

靠入他的懷,很快的他身邊那股熟悉的男性氣息便充滿了她的心肺,猛然讓她那顆不安的心安穩了下來,沒有任何的理由,就是因爲這是南宮辰的胸膛這就足夠了,就像是一個避風港一樣,只要有他在她就不會害怕任何人。

對於茹熙這樣的情緒南宮辰是有些茫然的,不過貼近茹熙的心口感覺她的心還在不安的狂跳不止,還沒等南宮辰開口問什麼,便就看到赫天翼匆匆的下樓追趕而來,當看到他的時候南宮辰也就什麼都明白了,也自然能猜想得到剛纔是都發生了什麼,想到此南宮辰的冷眸一個猩紅,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獵物的一頭豹子,瞬間危機四起,周圍的氣溫驟降,讓人嗅到了一股濃濃的殺氣。

赫天翼回來也有幾天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南宮辰,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然,眼前的這一幕是多麼的熟悉啊,不是跟之前一樣嗎?

想來命運還真是會捉弄人,也真是會開玩笑,就在不到半年前,他們三個的關係還跟現在恰截然相反的,那個時候茹熙還跟他在一起,聽到南宮辰這個名字就會覺得頭疼,每次看到他出現也會覺得恐慌,就死一心一意的想跟他在一起,兩個人整天如膠似漆,好似愛的死去活來。

那個時候在茹熙心裏南宮辰就是第一號大惡魔,整天擔心他會出來破壞他們的感情,可是不過也才這短短的時間,三個人的關係竟然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跟南宮辰的角色竟然就這樣完全的調換。

赫天翼回來這還是兩個人頭一次見面,茹熙不禁變得很緊張,剛纔心有餘悸的心現在是有些害怕的劇烈又跳起來,其實他特別不願意看到這個場景,更不想看到南宮辰和赫天翼對峙,縱然三個人的關係永遠是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體,也不想只能是這樣的敵對仇視狀態,但現實也終究不可能是如了她的願,她能明顯的感覺到這氣氛中的殺氣,尤其是現在她離南宮辰離得太近,那股氣息浮動她就能感受的特別明顯。

這一次跟之前不同,這一次面對南宮辰赫天翼明顯沒了以前那樣自然存在的劣勢感,完全和南宮辰是在伯仲之間的感覺,絲毫沒有一絲懼怕和閃躲的意思,他這樣有恃無恐,俗稱的小人得志南宮辰自然知道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知道了也會越發看不起這個男人,不,應該說在南宮辰眼前他壓根就不是個男人,他連個孬種都不如,半年前他是這樣想現在他同樣是這樣想,而且這種想法比起從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南宮辰,好久不見了,別來無恙?”赫天翼淡笑着先開了口,聽着略有風度實則笑裏藏刀。

“哼。”南宮辰完全不屑的一個冷笑,這便是兩人最大的不同,南宮辰那雙冷冽的眸子射向他的臉,那雙眼睛像是離弦的利箭,直射過他的眼眸,口氣卻沒有那麼強硬,只是這樣淡然的口氣好似越發的有殺傷力,“赫天翼,好心奉勸你,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跟我南宮辰搶女人你是在找死!”

“哈哈。”聽到南宮辰這句話赫天翼大笑了出來,笑完之後緩緩的說道,“對,南宮少爺說的沒錯,在這t市誰不知道你南宮辰就是這裏的太子爺,跺一跺腳整個t市都要抖三抖的,我赫天翼這樣小人物當然是惹不起,不過南宮少爺似乎搞錯了一件事,第一,我從來都沒有跟你搶過女人,因爲茹熙一開始就是我的,是你當初搶走了我的女人,而我現在不過是拿回我應該屬於我的東西。

第二,像您這種生來養尊處優的大少爺自然不會懂得體會人間冷暖,但我懂,拜您所賜,上次的身敗名裂是讓我真真的體會到了這一點,我刻骨銘心,永生難忘,那種苦我發誓不會再吃第二次,人的潛力是無限的,所以這一次你不管是用怎樣的手段都不會再扳倒我!”

赫天翼說這些話說的很是狠戾,那種神情彷彿要吃人一樣,那種陰險的可怕不禁讓茹熙覺得不寒而慄,就這樣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的確,赫天翼說的沒有錯,再者以赫天翼的性格,自尊心極強,好強心也極強,吃過那樣的苦就算賭上他的命用盡所有手段他都不會再讓自己淪落到此,所以這樣的他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

感覺到茹熙打了個冷戰南宮辰的手臂再次的一緊,在南宮辰強大的氣場和氣息下茹熙的心迅速的平靜了下來,赫天翼就算再厲害,她也相信他絕對不會是南宮辰的對手,所以她不怕!

聽到赫天翼的這些話南宮辰很是輕蔑的冷笑,那抹冷笑中帶出了濃濃的譏誚,開口:“茹熙從來都是我的,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擁有她,跟我搶女人的也只有死路一條,還有,赫天翼,你犯了一個最大的錯,就是你到現在也還沒有搞清楚狀況,上次你僥倖逃過那是我高擡貴手,我會讓你死一次也是讓你死第二次,而你,可以幸運一次也絕不會有第二次,你若真想玩我就奉陪到底!”

南宮辰說的不容置喙,上次的事件赫天翼的命整個就捏在了南宮辰的手裏,若不是南宮辰放他一馬現在他還是監獄裏,竟然這麼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疼,那好,南宮辰就徹底讓他疼一次,話落南宮辰再次一個輕笑,暗藏兇惡的說道:“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說到這兒南宮辰口氣一頓,緩緩的靠近了赫天翼稍稍的靠近了他的耳畔說了什麼,而聽到這些話茹熙很明顯的能看到赫天翼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的僵硬,然後才又慢慢恢復了平靜,而南宮辰嘴角的那絲譏誚輕蔑的笑意絲毫不減,身子收回來轉身,沒有再看他一看大步走到茹熙跟前摟過了她的身子,柔聲一句:“走了,茹熙。”

而茹熙似乎還沒有完全的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剛纔跟赫天翼說了什麼才會讓赫天翼如此的情緒大變?

茹熙猜不透,不過茹熙很清楚的是這次南宮辰完勝! 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區少辰滿意的勾了下脣,然後緩緩的進入了那久違的隱祕地帶……

當兩個人合體之時,那些籠罩了他們五年的陰霾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就像一場夢一般,清醒的那一刻,什麼都不存在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兩個人之間到底惡戰了多少個回合,總之,當他們停下來的時候,已是筋疲力盡。

看着穆井橙癱軟的靠在自己懷裏,連眼睛都懶得睜的女人,區少辰寵溺的在她的額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累了吧?”

聽到他的聲音,穆井橙緩緩的睜開眼,對讓他寵溺的眸子,微微的笑了笑,“還好!”

“還好?”區少辰眉頭微揚,“那要不要再來一次?”

“不要!”穆井橙立刻警覺性的往後撤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聲音也比剛剛大了幾個分貝。 總裁有令,嬌妻帶球跑 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飢渴?竟會瘋狂到如此地步?

“這麼怕?”區少辰看着她那麼恐慌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嗯!”穆井橙狠狠的點頭,“簡直恐怖如斯!”

區少辰笑的更開了,他伸手將她攬在懷裏,像懲罰似的在她的脣上重重的吻了一下,然後賭氣般的道,“誰讓你離開我這麼久!我要把這五年來你欠我的,全都補回來!”



“那你欠我的呢?”穆井橙理直氣壯的看着某人,一副不服輸的樣子。

“我來補!”區少辰很認真的看着她,“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隨叫隨到,多少次都不成問題!”

穆井橙看着他一本正經的說着那麼不正經的事,臉不由的一紅,“流氓!”

“不是你要求的嗎?”區少辰依然一本正經的道,“難不成,我聽錯了?”

“好吧,是我說錯了……”爲了儘快結束這個話是,穆井橙只得認了錯。

不過,看着區少辰那種假裝正經的樣子,她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區少辰,你變了……”

“哪兒變了?”區少辰恢復正常,再次將她攬在懷裏,兩個都靠在牀頭的靠枕上,相互依偎着,難捨難分的樣子。

“比以前愛笑了。”穆井橙望着他,不止如此,還比五年前更有帥,也更有男人味兒了。

雖然一直以來,區少辰都是男人的典範,甚至是所有女人心裏的白馬王子,可在她穆井橙的心裏,他卻一直像個沒長大的大男孩兒。

尤其是他們兩個人相處的時候。

而現在,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臉,望着他微微冒出來的鬍渣,穆井橙知道,他是一個男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可自己,卻自始自終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逃兵!

“是嗎?”區少辰一副疑惑的樣子看着她,隨即才一本正經的道,“那是因爲攢了五年的笑,終於可以有機會發揮了。”

看着他一副滿足的神情,穆井橙的心裏卻因爲內疚和自責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其實……你可以放棄我的!”穆井橙有些愧疚的看着他,這個男人等了自己五年,而這五年裏,自己卻一直在恨他。

這樣的自己,他還要嗎?

“確實是!”區少辰很贊同的點了下頭。

聽到區少辰如此承認,穆井橙的心裏酸了一下。

雖然她的嘴上是那樣想,但當聽到這樣的答案時,她的心裏還是有些失落的。

“五年前,我就這麼想過!”區少辰很認真的看着她,“可是,我輸了!”

“輸了?”穆井橙疑惑的看着他,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可以讓區少辰這麼輕易就認輸?

“因爲穆井橙這傢伙太狡猾,不但在我沒有防備的時候鑽進了我的心裏,還在離開的時候,狠狠的打了我一個耳光!”

“區少辰……”穆井橙愧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看着她自責的神色,區少辰無奈的笑了笑,隨即將她抱在懷裏,緊緊的抱着。

“我自認爲沒什麼事情可以難倒我。但是你離開的那天,我使勁了全身解數,卻還是讓你跑了,而且還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當我知道確實找不到你的時候,我才知道,我的能力並沒有的想象的那麼大,而你……也確實消失了!”

“全身解數?”穆井橙驚訝的看着區少辰,“你找過我?”

看着她疑惑的神色,區少辰的眉頭不由的收了一下,“找過?穆井橙……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掘地三尺的找她,而她卻毫不知情?

“你……不是一直陪着曉宙嗎?”穆井橙疑惑的看着他,然後突然像想起什麼事般的道,“除了我離開的那天,你派韋德跟着我之外,我真的不知道……”

“好吧!”區少辰無奈的嘆了口氣,但他不得不承認,唐曉宙的病情確實耽擱了他找她的進程,甚至他的整顆心都被分走了一半,但她怎麼可以認爲自己沒有找過她呢?“如果說,我從b市開着直升機跑到賓州,並且發佈了全國通緝令都不算找過你的話,那可能我真的沒找過吧!”

“通緝令?”穆井橙更加驚訝了,“通緝誰?”

“你說呢?”區少辰有些怨恨的看着她,這個笨蛋!

穆井橙愣了一下,“不會吧?我那天登機的時候,根本沒受到一點影響啊,而且……”

“你是從賓州登機的?”區少辰也疑惑的看着她,如果是的話,他現在就去把賓州機場總管給撤了,否則的話,要他還有何用?

“是c市!”穆井橙坦誠交待。

“怪不得!”區少辰釋然的鬆了口氣,可是他卻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果你不知道我在找你的話,爲什麼會突然跑去c市?”

那天她明明被那個警察送到了賓州的機場,可是爲什麼突然又轉到c市去了呢?

“爲了躲盛子墨!”穆井橙笑了笑,“而且……我擔心韋德也會跟上來。所以……”

“事實上,你已經讓警察把他們絆住了,不是嗎?”

“我是以防萬一!”穆井橙笑了笑,心裏卻有些後悔。如果當初她真的被方偉德給攔住,或許事情就不一樣了吧? ☆177 蘭若和紫芸

“那你丈夫有沒有介意你跟前任的感情?”一記者把話筒對準她問。

歐陽薇薇咽了咽,笑容有點僵了,“當然沒有,因爲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很幸福。”

見記者的話題越叉越開,經紀人馬上站出來,“請大家不要問題外的話……”

電視前,希兒見唐千夜看着電視發呆,忙將話題轉開,“少爺,我已經通知賓伯梅林還有文君了,他們會儘快趕過來,這幾年,是文晨君在忙着組織的事,他經常發牢騷呢,現在好了,少爺終於醒了……”

唐千夜神情麻木空洞地看着電視,“她跟誰結婚了?唐耀西?”

希兒見他執意,也沒法,抿了抿脣道,“不是唐耀西,沒有人見過她丈夫,只是大家都說她結婚了。”

他擱在扶手上的手,握了握,眸裏黑洞森冷。

是的,都五年了。

當初是他讓她不要等他,忘了她的,他沒有告訴她自己去了哪,並且她也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樣,好好的生活着,幸福着,這一切都是他原先希望的那樣,按理說,他現在沒有生氣的資格,可是,爲什麼……

看到她嫁人了。

他現在心裏那股不甘,慍怒是怎麼回事?

唐千夜握着的手又緊了緊,垂下頭,留海下,看不清他的臉色,“希兒,把手機給我。”

從記者會場出來後,沙耶正在外面等歐陽薇薇,二人見面,都很高興。歐陽薇薇馬上拉着她上車了,準備去逛街……

英倫風情的街道,充滿着浪漫氣息。

車上,她問沙耶,“剛聽到你電話裏說在外邊等我,很意外呢,你怎麼來了?”

沙耶笑了笑,“你忘了,我家就在英國啊,不過不在倫敦就是,我回來看我爸媽的,順帶來看看你。”

五年的時間,大家都有變化,有一種美麗,需要沉澱。

沙耶變得沉穩了不少,像一塊溫玉一塊,美麗溫婉,歲月靜好。

歐陽薇薇想了想,問她,“那你什麼時候回國?”

“我明天就要走了,唐氏那邊這陣子很忙。”

“那正好,”歐陽薇薇道,“等下買些東西,你幫我帶回去給蘭若和紫芸。”

沙耶愣了愣,“你到時親自帶回去給她們不是更好嗎?”

她理所當然地道,“我還要幾天呢,演出會在三天後,我到時肯定還會大肆購物,你先幫我帶一些……”

“那好吧。”沙耶無奈,又看了看歐陽薇薇,嘆道,“我感覺你真堅強,一個人還可以把她們帶大,你兩年前帶回來的時候我們都嚇了一大跳!”

說着,沙耶又惱了惱她,素白的臉上有一種被隱瞞的慍意。

歐陽薇薇點了根菸,一臉自豪和悠然地笑道,“也不是這麼說,我媽之前也一直跟我在這邊嘛!”

真要一個人帶不折騰死,她當時還要去舞蹈學校呢。

在五年前,歐陽薇薇昏厥入院的時候,就已經檢查出有身孕了,但她當時哭死都不願流產,爲了歐陽書記的名聲,她未婚生子的消息又不能傳出去,所以李墨如當時是陪她到國外生孩子的,當時來到倫敦後,她生了第二年才去舞蹈學校,李墨如也一直在這邊照顧孩子……

直接兩年前她畢業進入演藝界,李墨如也決定把蘭若和紫芸帶回去。

但儘管知道這個情況,沙耶依然沒好氣地道,“所以,你現在就憑空多了個丈夫出來?”

歐陽薇薇手指夾着煙,吐吐煙霧,無畏地道,“家裏的意思,不然,怎麼向公衆解釋我寶貝怎麼來的?”

是的,她孩子不能變成黑戶,也是爲了她爸爸的名聲。

她必須有個丈夫。

車子平穩地開着,不一會,到了一條繁華的購物街。

二月的倫敦還很冷,大街上的人都還是冬天的衣着,風衣,外套,圍巾圍出一種慵懶時尚的風情……

耳邊是洋溢着異國的語言,偶爾有同鄉好友在,感覺非常溫暖。

下車後,歐陽薇薇包裏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邊拉拉鍊邊道,“哎,肯定又千落打來的。”

“他挺在意你的行蹤,”沙耶打趣,“他既然那麼擔心你,要不你就替你孩子找個丈夫吧!”

“我現在不已經有丈夫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