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使勁的揉了揉眼睛,這是真的嗎?

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看了看他的同伴眼神,不由得他不相信。 「你小子手裡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什麼寶貝?」 陳志凡發現,這片陰山神木的佈局,暗暗的複合五鬼絕陽陣。 首先,在這片被陰山神木包圍的區域內,酒店落座於正東方,屬於第一個陣腳;山腳下的一束挺入雲霄的槐木,方向是正南方,是爲第二

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看了看他的同伴眼神,不由得他不相信。

「你小子手裡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什麼寶貝?」 陳志凡發現,這片陰山神木的佈局,暗暗的複合五鬼絕陽陣。

首先,在這片被陰山神木包圍的區域內,酒店落座於正東方,屬於第一個陣腳;山腳下的一束挺入雲霄的槐木,方向是正南方,是爲第二陣腳;西邊一座小拱橋,是爲第三陣腳;背面有一個廢棄的養殖場,是爲第四陣腳。

陳志凡暗暗道:如果自己所料不差,北面的這座養殖場,如果是養豬或者養羊的,那麼這個陣法就算是徹底成型了。陳志凡所要做的,只需找出其中剩下的一鬼,也就是針眼所在,便可找出陰氣的源泉。

爲了不出什麼差錯,導致自己白忙活一番,陳志凡還是讓鬼撲滿回了一趟酒店,問問焦文龍,看自己猜的到底對不對。

鬼撲滿沒多久就回來了,呆呆的看着陳志凡道:“老大,你可真神了,焦文龍說這個養殖場以前養的是羊!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夜之間,所有搞養殖的人,和裏面的羊都消失了個乾乾淨淨。從此,這個養殖場就廢棄了。”

陳志凡暗暗道:這就對了,自己所料果然不差。

如此一來,這五鬼絕陽陣便是成型了。

酒店被陰山神木包裹的嚴嚴實實,屬性定位陰,自是一鬼;槐木本身就屬陰,自然也是鬼;小拱橋和養殖場更加不用說,自然也是陰。

想到這,陳志凡急忙開始尋找最後的鬼,也就是陣眼所在的地方。

和以前的八卦陣不同,八卦陣屬陽,陣腳雖然有固定的位置,但是陣眼卻不固定,既可以是一個陣位,也可以是一種現象;五鬼絕陽陣的卻只能是固定的陣位。

既然其他的幾個陣腳都已經顯露出來,剩下的陣眼所在的位置,只要熟悉五鬼絕陽陣的佈陣方式,找出陣眼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陳志凡仔細的看了五鬼絕陽陣的排布,終於確定了一個位置,就是昨天晚上自己做了標記的那個地方。

可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自己標記的這個地方,別說是物件了,就連以前自己可以覺察到的那股陰氣,都已經消失的無隱無蹤了。

陳志凡雖然知道這裏可能有貓膩,但是一時半會還發現不了玄機。

但是陳志凡清楚的知道,費了這麼大的功夫,布了一個這樣的陣,擺陣的人,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

所以,陣眼肯定就在這塊地方,只是自己一時半會找不到而已。

陳志凡時而低頭苦思,時而擡頭看看天空。

愛是人間地獄 突然間,陳志凡發現,本來陰山神木的枝葉,將這裏的地面遮了個嚴嚴實實,還透露着一股淡淡的陰涼。

但是自己剛纔擡頭望向天空的時候,竟然發現有一絲陽光照射的痕跡。

陳志凡繼續擡頭看着已經緩緩散開來的枝葉,心中充滿了疑惑。

他是一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感覺到這術光可能有貓膩,就急忙用氣功,輕輕的瓢了起來。

鬼撲滿看陳志凡飛到了空中,不屑的道:“老大,顯露本事也不在這會吧,看你飛那麼高,小心掉下來屁股摔八瓣!”

陳志凡沒心思搭理他,繼續向着那個有光的地方查看。

不久之後,陳志凡直接到達了樹的盡頭。陳志凡擡頭望向天空,卻發現太**本就不會從自己剛纔看到的那個角度照射下來。

陳志凡急忙查看周邊的情況,果然,在身邊不遠的樹枝上,掛着一面鏡子。

陳志凡明白了,這個佈陣的人,真是運用鏡子的折射原理,將陽光照射到地面上。鏡子本就屬陰,毫無疑問肯定是五鬼中的最後一鬼了。

陳志凡呆呆的看着鏡子,雖然找到了最後的一鬼,也就是陣眼的所在,可是和沒找到沒什麼區別。

因爲很明顯,陣眼不可能在空中。

正當他沒有頭緒的時候,下面傳來了鬼撲滿的一聲大叫。

憑感覺判斷,鬼撲滿是遇到危險了。陳志凡納悶的想到,以鬼撲滿現在的修爲,普通的妖邪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陳志凡這樣想着,急忙從原路快速的落到地上。

只見鬼撲滿痛苦的抱着臉,在地上哀嚎着。

陳志凡環顧左右,沒發現有什麼異樣的地方。陳志凡茫然的走到鬼撲滿身邊,問道:“小鬼頭,你怎麼了?”

鬼撲滿痛苦的道:“老大,疼!”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誰襲擊你了?”陳志凡焦急的問道。

“不是,是陽光!”鬼撲滿繼續說道。

陳志凡突然明白了,自己剛纔看到這束光以後,就尋找了上去。

鬼撲滿肯定是以爲自己發現了什麼,所以順着自己上去的地方,想看看情況。

但是陳志凡轉念一想,鬼撲滿已經有了這種修爲,陽光怎麼能傷到他呢?

陳志凡帶着疑惑,對鬼撲滿道:“小鬼頭,你先鬆開手,我幫你看看!”

鬼撲滿因爲痛,齜牙咧嘴的,但是還是聽話的鬆開了手。

陳志凡看着鬼撲滿的臉,果然有一塊地方被燒焦了。陳志凡急忙用起修爲,幫鬼撲滿療傷。

好在陳志凡的修爲高出鬼撲滿不知多少倍,所以沒用多久,鬼撲滿已經完全好了。

鬼撲滿心有餘悸的說道:“老大,你帶的這什麼破地方啊,差點要了我的小命!”

陳志凡笑道:“不是我能看的東西你就能看!”

鬼撲滿不屑的道:“扯淡,我只是不小心而已!”

陳志凡不想和鬼撲滿繼續鬥嘴,心中想着剛纔的問題。既然鬼撲滿現在已經不怕陽光,而現在陽光卻真真切切的傷到了他,所以,問題肯定出在折射的那面鏡子上。

陳志凡對着鬼撲滿道:“小鬼頭,你先不要亂動,我再上去看看!”

鬼撲滿應了一聲,陳志凡又沿着剛纔的方向,快速的回到了鏡子旁邊。

陳志凡拿着鏡子,仔細的查看。這面鏡子看起來和普通的鏡子沒什麼兩樣,但是當陳志凡用手摸到鏡面的時候,突然明白了。

這面鏡子不是普通的平面鏡,而是一個凹面鏡。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如果是普通的平面鏡,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只會發生普通的折射。可如果是凹面鏡,就會把周圍的陽光也聚集到一起。 老頭驚駭過後,兩眼放光的盯著帝玄胤手裡的寶貝,又欣喜又帶著一抹恐懼,這麼強大的寶貝,太厲害了!

帝玄胤突然朝著他詭異一笑,「讓我邀請你去進去參觀參觀,你就可以完全的了解了。」

說著,他拿著那塊玉的手腕一翻,光芒便照在了老頭的身上。

咻!

老頭還沒反應過來,就直接被這道光芒給罩住,他瞬間感覺不妙,有股力量在西扯的他,想把他給收進哪裡去,他大叫一聲,「你放開我,你在幹什麼?信不信我殺了你!」

老頭的手下們看到這一幕,紛紛想要去幫助他。

可誰知他們也瞬間被光芒罩住,一個個腳步想要離地,想要飛出去。

「既然都來了,那你們就一起進去參觀參觀吧,剛才你們與魔獸的戰鬥還沒有結束,你們可以在裡面繼續打完了再出來,當然也可以永遠不出來。」

帝玄胤邪邪的笑了兩聲,然後便把他們幾個人都給收進了塔里。

他拿著玄天玉放在手裡,突然想起了夜冰依調皮的模樣,便也學著她狠狠晃了兩下。

纏夫成癮,嬌妻滾滾來 可惜了,他的手上如今沒有辣椒粉什麼的,否則他也要給他們加點佐料不可。

接著,帝玄胤就開始繼續往前面走,摸索著出路。

他要儘快離開這裡,去下一個地方。

突然她在角落裡發現了有幾個寶盒。

盒子有幾個被打開了,裡面的寶貝,也已經被人給搜羅走了,應該是被老頭那些人給收走了,旁邊還有幾個沒有打開的。

帝玄胤淡淡一笑,但是沒關係,無論老頭他們收了多少,到頭來,還不都是給他收拾的?畢竟現在他們連人都是他的了。

眼中閃過女子絕美的臉龐,帝玄胤心中浮起一抹思念,依依,你在哪裡?趕緊回來吧,回來看到這麼多的寶貝,是不是會很開心?

帝玄胤並沒有亂翻那些東西,因為他不知道是否還會觸到機關。

他現在主要找人要緊,不想再出什麼岔子。

然而,帝玄胤在這裡搜尋了半天,都沒有搜尋到什麼出口。

他這才又回來,將眼睛放在一個寶盒上面。

帝玄胤將兩個盒子拿在手裡,用手拖了拖,發現其中有一個好像是空的,另外一個很重。

然後他就將很重的那一個好像有東西的先給打開了。

頓時,一道紫色的光芒綻放!

帝玄胤心中大喜,這居然是紫晶石,縱然這些紫水晶石很少,還不能夠讓他改造一下自己的依雲閣,但也可以完全的打造出一把頂級靈器了。

只是這些太少了,想要修復依雲閣,還要很多的紫晶石。

帝玄胤將這些紫晶石收了起來,就去找其他的出口。

他先把依依找回來,其他的事情再說。

隨後,他的手指挑動,打開第二個盒子。

帝玄胤感覺這個盒子裡面什麼都沒有,但是又覺得,這應該不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會有什麼呢?

在另一邊。

夜冰依幾人休息了片刻,又開始繼續煉化著魔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魔靈的體型縮小了一半,意志越來越模糊,現在夜冰依她們幾人煉化它堅持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太好了,只要我們再堅持一會兒,它肯定就會被我們煉化乾的!」慕容清清幾個人興奮道。

夜冰依也神采奕奕,得意的挑了挑眉,這一場戰鬥下來,她們不僅能把魔靈給煉化了,並且還可以使用它來提高自己的實力。

還有她如今體內的靈氣也儲存的夠多了,相信不久,她就可以晉陞了。

身後又傳來幾道砰砰的響聲。

然後是顧惜惜姐妹兩個人的歡呼和玉寒夕嫉妒的聲音。

這一次是帝玄御和慕容清清兩個人又突破了。

「哈哈哈哈哈,我現在可是幻夢之境四階了!」帝玄御無比得意的朝玉寒夕投遞了一個充滿了炫耀的眼神,很是欠揍。

慕容清清剛才也正準備得意一番,炫耀炫耀自己終於踏入幻夢之境二階的實力,突然聽到帝玄御的歡呼聲音,她頓時黑著臉,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心裡很是不服輸。

待會兒她一定要多多煉化魔靈來提高實力,一定要攆上這傢伙。

帝玄御莫名其妙的收到了她的一個大白眼,無辜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自己哪裡又招惹到她了。

隨即便明白了,走過去用自己的肩膀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喲,某些人真是小氣,還見不得別人好了!」

「哼,幻夢之境四品境界有什麼,我早晚會超過你的。」

慕容清清又沖著他哼了哼。

她哪裡是見不得別人好,她只是見不得他比她好而已,她就是想要跟他比一個高下。

玉寒夕走過去,兩隻手拍在他們兩個人的肩膀上,沒好氣道:「我說,大哥,大姐,你們能不能考慮我一下這個只是神靈境界之人的感受啊!你們都是幻夢之境了,就我最落後,你們居然還在那裡一個勁的酸,這還讓我怎麼活呀!啊!」

聽到好友的抱怨,帝玄胤回過頭,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好好努力,相信你總會有一天超越我的。」

得到了好友的鼓勵,玉寒夕也對自己很有信心,得意的哼了哼。

那是,他本來也不是太差,就是他平時太懶惰了,所以才會這麼實力這麼差。

他發誓,等他勤快了的話,一定要先超過他們,尤其是慕容清清,她是女孩子,他如果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的話,那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正在他不斷的為自己加油鼓勵時,旁邊又傳來顧惜惜姐妹兩個人的晉陞的聲音。

兩人一個人已經踏入了神靈巔峰,一個踏入幻夢之境,玉寒夕瞬間又蔫了,「我靠!這也太打擊人了吧,不幹了不幹了!」

嘴裡是這麼說的,但是他還是屁顛屁顛的跟著他們幾人一起去煉化這些怪物魔靈了。

畢竟他如今就算不想努力,也得要把這個怪物給殺了,才能活著出去呀。

幾人吸取了這怪物之後,不僅消磨了這個怪物的實力,還把它的靈氣轉移到自己的身上,提升實力。

這裡面煉化魔靈最高速度的就是夜冰依莫屬了。

可是到現在,夜冰依還都沒有晉陞,因為畢竟她的實力比較高,想要往上晉陞,都很難。 所以,鬼撲滿雖然可以接受陽光的照射,但是像這樣凹面鏡聚集的光,就好比是把一塊鐵磨成了一個錐子,力量自然要比以前大的多。

想到這,陳志凡終於明白了,鏡子聚集的強光照射的地方,肯定就是陣眼所在了。還有,陳志凡也終於知道,爲什麼自己以前感覺到明明有大量的陰氣,卻總是找不到來源。

看來,佈陣的人用這股強光,壓制着陰氣,所以自己根本無法覺察的到。

陳志凡冷哼一聲,心中卻也佩服擺出這個陣法的人。

陳志凡快速的從樹枝上跳下來,落在了陽光照射的那一個地方。

“老大,查清楚了嗎,怎麼回事?”鬼撲滿看來還對剛纔自己被傷的事耿耿於懷,所以一看到陳志凡下來,就恨恨的問道。

陳志凡沒有答話,看着陽光照射到的這塊區域,急忙用腳鏟了幾下。

大概鏟了十公分的土,地下就冒出來一塊黑色的東西,堅硬無比。

陳志凡正想這是什麼東西,卻發現這塊黑東西在陽光的照射下,冒着青煙,開始融化了,接着發出了滋滋的響聲,冒出了刺鼻的氣味。

黑色物體融化的速度很快,只是幾分鐘的功夫,就已經出現了一個洞。而且洞還在漸漸的擴大。

陳志凡急忙對着鬼撲滿喊道:“往後撤!”說完快速的跳到了後面。

鬼撲滿跟着陳志凡很久了,自然知道陳志凡是發現了危險,所以才發出這樣的指令。沒等陳志凡說完,鬼撲滿已經靈巧的退到了後面。

其實陳志凡是這樣想的,這塊黑東西不知道有多大,照着這樣的融化速度,不消多久,一定會延伸到他和鬼撲滿的腳下,到時候兩人肯定會一起掉進這個洞裏面。

陳志凡肩負着天下蒼生,不敢輕易冒險,所以就急忙命令鬼撲滿退後。

好在黑洞融化到差不多一扇門那麼大的時候,漸漸的停了下來。緊接着,一股濃重的屍味從黑洞中冒了出來。

陳志凡的體質本就是殭屍,雖然這樣的氣味很難聞,但陳志凡只能聞到屍氣,其他的聞不到。鬼撲滿也一樣,雖然修成了肉身,但實際上也還是鬼,所以除了屍氣,別的也聞不到。

陳志凡若有所思的對着鬼撲滿道:“小鬼頭,你聞到什麼沒有?”

“一股濃烈的屍氣,看着情況,這黑洞的下面,不知道藏了多少屍體,說不定是個亂葬崗!”鬼撲滿淡淡的說道。

陳志凡淡淡的搖搖頭道:“不是,你還記得嗎,咱們剛來酒店的時候,前臺的那個小姑娘說過什麼!”

鬼撲滿稍作沉思,道:“記得,小姑娘說,有個人進了這片樹林,就在也沒回來!”

陳志凡點點頭,道:“不錯!”

鬼撲滿茫然的道:“老大,我知道你怎麼想的。可是,就算那個人到了這裏,他一個的屍體也發不出這麼大的氣味啊!”

陳志凡道:“肯定不是他一個人的!具體情況要下去看看才能搞清楚!”陳志凡擡起頭,看着鬼撲滿道:“小鬼頭,你在這裏等我,我下去看看!”

鬼撲滿道:“老大,你怎麼又要扔下我,不是說好了一起麼?”

陳志凡耐心的道:“這次不行,下面的情況還不瞭解,你和我一起下去,如果遇到突發情況,我可能顧不上照顧你!”

“不用你照顧,我自己可以!”鬼撲滿信誓旦旦的說道。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陳志凡還是堅持不讓鬼撲滿下去。其實陳志凡心中有其他的考慮,鬼撲滿本就是純陰之體,如果下面的陰氣過於強大,他自己抵擋不住的話,被陰氣侵襲,那樣可就麻煩了。

普通的人被陰氣侵襲,輕者會大病一場,重者甚至會神志不清,或者從此之後瘋瘋癲癲;鬼撲滿本就是陰體,如果被侵襲,一定會被魔化,到時候他的功力雖然會強大很多倍,但是會徹底淪爲這些陰氣的努力,再也不會有自己的思維。

如此一來,可真就是萬劫不復了,陳志凡自然不會讓他去冒這樣的風險。

陳志凡之所以不怕,是因爲他感知到,下面的陰氣就算再大,也不對自己造成侵害的。

鬼撲滿悶悶不樂的嘟着嘴,陳志凡繼續道:“你看着上面的情況,我下去查看一番,很快就上來!”

鬼撲滿不滿的哼了一聲,像是答應了。

陳志凡施展修爲,護住周身所有的要害,萬無一失的時候,跳下了那個黑洞。

鬼撲滿警惕的看着周圍的情況,生怕這個時候來一個修爲比自己高強的妖邪。

黑洞不淺,足足有十秒鐘的時間,陳志凡才落到了地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