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着,那道之前爆出白光長虹的主人發出不屑地聲音。

“挑釁我神主教,那就讓他知道,大天使陣法的厲害,讓他,迴歸主的懷抱吧。” 嗡! 千鈞一髮,一道刺目的白光突兀的從白小鳳身下亮起,直接將白小鳳籠罩其中,白光並沒有停下,而是直接貫入了雲霄。 緊跟着。 嗡隆隆…… 地面開始震顫,隨着白光騰空,彷彿起了連鎖反應似的。

“挑釁我神主教,那就讓他知道,大天使陣法的厲害,讓他,迴歸主的懷抱吧。”

嗡!

千鈞一髮,一道刺目的白光突兀的從白小鳳身下亮起,直接將白小鳳籠罩其中,白光並沒有停下,而是直接貫入了雲霄。

緊跟着。

嗡隆隆……

地面開始震顫,隨着白光騰空,彷彿起了連鎖反應似的。

白小鳳腳下的地面不斷的浮現出一道道白光,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繁雜陣紋。

從頭到尾。

白小鳳都沒有逃遁躲避的意思。

他無奈地擡手揉了揉鼻尖,冷聲道:“本大爺不跳進來,還不知道你們兩條狗會磨蹭到什麼時候呢,爲了配合你們,真的很難受啊。”

ps:最近的章節涉及國外語言,包含英語和法語,所以酸菜在寫之前就提前幫大家翻譯過來了,請大家放心閱讀。

嗯,不用感謝酸菜,嚶嚶嚶…… 剛纔屠戮神主教神職人員的時候。

白小鳳的陰力波動就擴散了出去,廣場四周的任何力量波動都被他探查的一清二楚。

且,天上還有個皮皮鱔高空偵查呢!

老早他就發現了兩個鬼鬼祟祟的傢伙在廣場大門這撅着屁股布着陣。

通過魂血傳音,早就告訴他了。

白小鳳一直沒動手,就是想看看這兩個撅着屁股鼓搗半天的傢伙,到底能鼓搗出個什麼玩意兒。

可結果,實在太讓他失望了。

在廣場上逗留了半天,這兩傢伙都沒發動陣法。

還是隻能他自己跳進來,逼那兩個傢伙發動陣法啊。

不然,鬼知道會拖到什麼時候?

萬一那倆傢伙看他大殺四方,嚇尿了,情不自禁要等到過年呢?

什麼?!

暗中。

兩位佈陣的主教同時一驚。

這傢伙,早就發現了?

該死!

他發現了,還自己跳進來?

這比裝的,太特麼看不起人了啊!

“薩恩斯,發動大天使陣!”

暗中,米萊爾怒喝道。

緊跟着,靡靡誦經聲便是迴響起來。

白小鳳皺了皺眉,明明只有兩個人誦經啓陣,可這聲音卻彷彿是萬人匯聚,共同唸誦一般。

甚至,讓他有些心煩。

他低頭看了看腳下白光燦燦的陣法圖紋。

很繁雜的圖紋,但還是能看出六芒星的圖案。

這陣圖幾乎覆蓋了整個大門通道,鐫刻在石板上,此時每一條紋絡都綻放着刺目的白光。

好似,星芒落地,無比耀眼。

嗡隆隆……

地面,震動的越發厲害。

陣紋上釋放出的白光也越發的璀璨。

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動,突兀的出現在了陣法內,隨即,宛若坐火箭一般,極速攀升着。

“有點意思。”

白小鳳笑着揉了揉鼻子,也沒有立刻發動進攻。

既然想要讓華青月他們看看他的全力,這會兒進攻,完全沒機會展示全力呀。

況且。

暗中那倆貨布置了這麼久,要是上來劈頭蓋臉就給人砍爆了。

人家完全受不了的啊。

白小鳳自問還是很講道理的,人家的勞動成果,得遵守一下呢。

轟!

突兀的,一聲巨響在陣法中憑空炸響。

這巨響就好似zhà dànbào zhà一般。

隨之,圓形的六芒星大陣上的白光,沖天而起,蠻橫地撕裂了夜空。

將整個古堡,都吞沒在了白光wāng yáng中。

幾乎同時,原本廣場上的所有神職人員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一個個神情恭敬肅穆,紛紛擡起右手握拳貼在了心口的位置,低下了腦袋。

彷彿這白光有特殊的魔力似的,將他們之前所有的恐懼情緒全都撫平。

白小鳳無奈地笑了笑,有時候信仰的力量,確實挺大的,甚至大到邪門的地步了。

“哼哼哼……就算你發現了又如何?老夫從未見過如此自大狂妄之人,大天使一出,你必然迴歸主的懷抱!”這時,那道蒼老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緊跟着,那道略顯年輕的渾厚聲音響起:“米萊爾,現在所言爲時尚早,他既然敢進陣,一定有所依仗的,我們……”

然而。

沒等他說完。

那道蒼老的聲音就怒斥了起來。

“薩恩斯,你這是在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他是狂妄自大,自尋死路,難道你還懷疑主的實力?懷疑大天使的實力?”

靜。

那道年輕渾厚的聲音沉默了下來。

顯然被這一句話懟的啞口無言。

轟!

也就在這時,天穹上所有的白光齊齊倒卷。

在距離地面十幾米的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

白小鳳仰頭看去,神情冰冷,眉頭漸漸地擰起。

他清晰地感應到,那個巨大的白色光球中,正散發着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動。

不是陰力,也不是其他的邪祟之氣。

而是一種很特殊的力量波動。

這股力量波動,讓他渾身汗毛,不受控制的,全都立了起來。

嗯,又是那種心動的感覺!

且,比之前面對綠眼吸血鬼的時候,更加強烈!

砰!

就在光球形成的瞬間,巨大的光球,毫無徵兆的,如同一顆巨蛋怦然炸碎。

無數光點,彷彿雨滴一般,從天而降。

隱約間,白小鳳就看到,巨大的光球中,一雙雪白的巨型翅膀,緩緩展開。

一個人影,緩緩地從巨型翅膀中顯露了出來。

這一系列動作很慢。

就好像白小鳳從小看的電影中,那些**oss出場帶的特殊逼格一般。

他擰着眉,仔細看着上邊那個展開巨大翅膀的人。

是一個外國人,確切的說是一個完全由白光凝聚出來的人形虛影。

他約莫有三米高,雙翅翼展開更是達到了恐怖的十米長度,給人一種遮天蔽日的感覺。

金色的頭髮飄動着,五官俊朗的簡直完美,皮膚白皙的就好像他的翅膀上一樣,甚至有種發光的感覺。

那傢伙的一雙眼睛是湛藍色的,深邃空洞,沒有絲毫情感,看得讓人後背一陣陣發涼。

莫名的,有種陰森的感覺。

而在那傢伙的手上,赫然還握着一柄將近三米長的三叉戟!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動的感覺。

淡然一笑:“好大的,鳥人啊!”

轟隆!

這話,很輕,但此時四周靜的落針可聞。

他這話,卻彷彿驚雷在衆人耳邊炸響。

這個傢伙,把大天使叫成鳥人?

混蛋啊!

該死!

他就該燒死在火刑架上!

這是對在場所有神主教成員信仰上的褻瀆!

“該死!華夏天師,不管你是爲了什麼目的而來,你都該死!敢把大天使叫做鳥人,就足以讓你迴歸主的懷抱!”

黑暗中,隨着怒吼,一個蒼老的人衝了出來。

正是米萊爾主教!

此時他渾身顫抖,怒目圓瞪,噴涌着怒火。

他一下現身,便恭敬地跪在地上,對空中的大天使張開了雙臂:“偉大的大天使,請將這個褻瀆你的混蛋,送回主的懷抱!”

嗡~

話音剛落,大天使身上盪漾一圈圈白光漣漪。

白小鳳清晰地看到,那神情淡漠的大天使臉上,猛然浮現出了一抹獰色。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娘希匹的,鳥人這話,真的沒毛病呀。

一個人身上插着翅膀,不是鳥人還是什麼?

想着,他左手按在了丹田的位置上,輕輕地拍了拍:“喂,他們不同意這玩意兒是鳥人呢,咱們一起和他們講講道理?”

[本章完] 夜空上。

華青月愕然地看着下方巨大的白色大天使身影。

一股強烈的恐懼和壓抑,瘋狂的席捲着全身。

這種感覺,就彷彿是人類面對猛獸,由心底躥升出來的本能的恐懼。

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白小鳳,怎,怎麼回事?爲什麼要自己跳到陣法中去?”

“華娘娘,你知道你和我家主人,爲什麼差這麼遠嗎?”皮皮沉聲開口,目光鎖定這下方的大天使。

他也能清晰地感應到大天使身上散發出的壓迫感。

但,卻不像華青月那般緊張。

“爲什麼?”華青月茫然開口。

皮皮淡然道:“你裝的比,沒我家主人的大。”

“……”華青月。

混蛋啊!

我不要面子的嗎?

華青月好氣哦,都這時候了,這死皮皮鱔,幹嘛還想着補刀我啊?

而這時,豆豆卻忽然開口:“我感覺,主人,要放大招了。”

大招?

華青月嬌軀一顫,扭頭一看,豆豆的臉色陰沉的厲害,甚至還有陰氣縈繞在蒼白絕美的臉上,雙眼更是深邃的好似漩渦黑洞一般。

“你發現什麼了?”華青月疑惑道。

“不,沒有。”豆豆搖搖頭,可緊跟着臉上卻浮現疑惑之色,“但,主人的感覺,好,好熟悉。”

說着,她臉上忽然露出痛苦之色,低着頭,雙手緊緊地抱着腦袋。

突兀的一幕,讓華青月一臉黑人問號???

這丫頭,出啥事了?

……

“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空中,綻放着刺目白光的大天使緩緩地舉起了巨大的三叉戟,指向白小鳳,聲音冰冷的厲害。

白小鳳揉了揉丹田的位置,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他擡頭看向大天使:“你,竟然有意識?”

一般來說,陣法凝聚出來的虛影,都完全是陣法力量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意識。

就像當初他在天師聯盟祕境中佈置的“震雷四象禁絕陣”一樣。

四象神獸虛影雖然強橫無匹,但沒有意識,一舉一動,全都由他操控。

可現在,神主教的兩個主教佈置出的陣法,誕生出的虛影,竟然存在着意識。

這就有些稀奇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