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點大喜,當即準備二段q過去。

“哎,q中了哎,女坦應該要死了。”觀衆嘆息一聲,不過也是爲女坦的奉獻精神感動,剛纔要不是女坦盧錫安可能已經死了。 系統精靈纔是真主角 這是用自己的命換了adc的命,這也是一個輔助應該做的事。 李清雅卻是瞪了那人一眼:“死什麼呢?還沒陣亡呢?” “喲,這個小學妹脾氣挺大的呀。” 錢

“哎,q中了哎,女坦應該要死了。”觀衆嘆息一聲,不過也是爲女坦的奉獻精神感動,剛纔要不是女坦盧錫安可能已經死了。 系統精靈纔是真主角 這是用自己的命換了adc的命,這也是一個輔助應該做的事。

李清雅卻是瞪了那人一眼:“死什麼呢?還沒陣亡呢?”

“喲,這個小學妹脾氣挺大的呀。”

錢進額頭一條黑線,趕緊拉着李清雅:“班長,少說兩句。”

小欣也是覺得可能真的死定了,不過也隨即釋然了,他的表現已經很好了,至少adc已經逃生了不是嗎。

也就在這個時候,盲僧二段q猛的過去的瞬間,林天按下閃現!

直接到了塔下!而盲僧也是跟了過來!!

防禦塔有了目標直接對準盲僧發射激光!

林天淡淡的吐出一個字:“打!”

目標編號00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這個蕾歐娜不按套路出牌啊!

一般被盲僧q中後,閃現是一定不能先交的,否則盲僧還是會跟過去,在盲僧二段q飛過來之後,在瞬間交閃拉開距離纔是正確的做法。

可是這個蕾歐娜直接在盲僧二段q沒有過來之前就交閃,這個低端局玩家很慌張的情況下才做出的操作讓人有些不解。

不過當盲僧的身體落下時,防禦塔第一時間給予了幫助,第一發激光打的只有五級的盲僧很疼!

文小西大喜,雖然林天這樣做很極限,自己隨時可能要死,不過把盲僧帶了過來,盧錫安直接反打。q技能砸在盲僧身上!

“靠!”盲僧之前是想過會是這種情況,不過他完全低估了林天挑戰極限的程度,直接把自己暴露在最危險的地方,讓盲僧來殺!

此時。盲僧憤怒接上平a!一下!第二下……

卻沒有了距離!

而女坦頂着最後一絲血量,吃着藥水,緩緩的走到後方!

盲僧打不到,飛機更打不到!

而盧錫安還在瘋狂的輸出盲僧,後者無奈只能放棄擊殺,w娜美回來,身上的血量也殘了。

娜美趕緊給他加了一口。這波gank,也算是結束了。

小欣忍不住激動的道:“漂亮!我就知道不會死的!蕾歐娜做的真不錯,剛纔是必死的局面,但是卻讓他玩了一個巧,把盲僧暴露在塔下,盧錫安也有了輸出環境!而且盲僧q過去後,接平a只打出了一下,還沒打死蕾歐娜,不得不說,這名輔助選手對血量和傷害的把握實在是太精準了!”

鳥哥微微皺:“雖然是這樣,但是東大這邊僅僅用了一個娜美的閃現虛弱就換掉了盧錫安和女坦兩個閃現,相當於是賺了。”

他這樣解釋着,小欣也不說什麼,gank的時候只要沒發生人頭,可不僅僅是閃現的交換,而是打野的節奏這些隱形的損失。

李清雅興奮的握着小拳頭,眼神十分得意:“喂?剛纔那個說必死的呢?怎麼說?”

那人尷尬的笑着了一聲:“這個,我說小學妹,脾氣真的很暴躁啊!”

“我說你……”李清雅怒道。

錢進趕緊岔開話題:“嘿嘿,班長,你看這波操作天哥打幾分啊!”

“當然是滿分啊!”李清雅得意的就像是自己在比賽一樣。

飛機嘆口氣,覺得很可惜。不過這樣也可以了,至少一血的優勢對面已經沒了。

“隊長,不要緊,下路已經沒優勢了。”

娜美也是點點頭,冰點雖然也這樣覺得,但是渾身覺得不舒服。

“哇,又是一次極限逃生啊。”文小西笑的讚不絕口。

只是林天卻不這麼樂觀,剛回家,眉頭一皺,道:“鄧冰,小心……”

話還沒說完,鄧冰小魚人的大招被炸彈人閃現躲掉。隨即炸彈人在小魚人e落地的瞬間撒下一排炸彈,扔出大招!

鄧冰根本來不及閃現!

“砰!”

單殺!

小魚人被炸彈人單殺了,六級的時候!

鄧冰臉鐵青,握着鼠標。久久無語。

“臥槽!這個操作!炸彈人的e撒的真好!用這個基本上就阻絕了小魚人的e和逃離的方向!”

“是啊,這個癲狂真是變態啊!用炸彈人秀了小魚人一臉!”

“哈哈,小魚人傻逼了!癲狂加油!”

場館內還是有很多從東大趕來的粉絲支持自己的戰隊,剛纔在一血的時候一直憋着一股氣。現在看到中單的癲狂六級單殺,也是揚眉吐氣的一番。

鳥哥也是舒心的一笑:“癲狂的線上能力不用多說,對面小魚人還是大意了啊,雖然用大招想封走位,但還是被癲狂抓住機會,一波帶走!”

“實力上的差距加上英雄的屬性問題,”小欣淡淡的說,“這個單殺也是情理之中。”

鄧冰一臉的懊惱,剛纔真的不剛上頭的,可是他抵擋不了這個誘惑,如果能在大賽上單殺了癲狂,那他真的是名揚東海了。

“不要着急。”譚江安慰着道。“對方畢竟是癲狂,要小心。”

林天微微皺眉,看着黃傑的武器大師與對方的大樹拼的正狠,提醒道:“黃傑。不要打了,回城!”

“沒事,這波兵……”黃傑話音剛落,只見在自己草叢的後方有一道傳送的身影!

炸彈人傳送了!

“哇。這個炸彈人剛單殺了小魚人又傳送到了上路了!”

“我靠,要雙殺嗎?”

鳥哥也在激情的解說着:“癲狂這波十分大膽,看到上路拼的正凶,傳送到了上路,哦,大樹瞬間反打,捆住,武器大師開啓了反擊風暴,想要暈住炸炸彈人!”

“不過癲狂並不着急,沒有近身,武器暈不到啊,只能暈在了大樹身上。大樹開啓大招,癲狂出動了!”

“一發q,傷害真的很高!”

“大樹打不過,要閃現走了!可是,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天,癲狂的什麼時候在武器的前面放了一個w,直接將他炸了回來,武器大師閃現白交了!”

“武器沒技能,臨死前想要換掉炸彈人,但是後者距離太遠了,只是遠遠的扔技能!”

“武器死了,人頭被大樹拿到!”

一分鐘之內。癲狂先是單殺了小魚人,然後傳送到了上路,幫助大樹擊殺掉了武器大師!

這是一波大節奏!

現場理工的粉絲們都是有些驚呆了:“這是什麼鬼啊?怎麼突然之間就被這個炸彈人帶起了節奏?”

“哎,沒有辦法,小魚人先被殺了,接着又是上路火拼,被癲狂一個傳送給滅了。”

“只能說,這個炸彈人抓機會的能力太強了。”

癲狂的粉絲都是有些興奮過頭了。歡呼聲音直接是壓過了理工的加油聲。

黃傑等人沉默着,穩了很久,但是還沒穩住,六級這波就直接爆炸了。

“好好打!”林天淡淡的道。

他們嘆息一聲。收起心情繼續打比賽。

可是接下來的時候,每當下路剛剛打開局面,蕾歐娜要麼控制兩人,要麼大招直接定住了前來gank的盲僧,可是都被癲狂的一個大招瞬間反轉劇情,大招之後,還有傳送!

十三分鐘,瞬間中上兩人全部傳送。打野到來,五人包夾三人,沒有像平時理工大學處理這種包夾局面的得心應手,癲狂根本不給這種機會。

超高的技能傷害配和大樹直接秒掉了盧錫安,剩下的也不用強行打!只秒掉c位!雖然隨後盲僧貪心,被林天定在塔下反殺,但是對大局沒有什麼影響。

十五分鐘,東大拿小龍,理工選擇放!

十七分鐘,推掉中二塔,理工無法防守!

二十分鐘,推掉下一塔和上一塔!

二十二分鐘,在炸彈人,盲僧和飛機在中路的一波推進中,找到機會,殺了打野和雙c,直接開大龍!

只剩下武器和蕾歐娜的理工大學戰隊根本無力去防守大龍,蕾歐娜用大招搶龍的瞬間被冰點穩穩的懲戒掉,不過在飛機撤離的時候被蕾歐娜閃現q定住,配合武器秒掉,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可是接下來,東大幾人如同狂風暴雨般的襲擊讓他們根本無法迎接,尤其是中單癲狂的傷害,一個大招就可以秒掉雙c了!

無奈之下,盧錫安和小魚人只能先補出魔抗,可是這樣一來傷害就不夠了!

在最後一波團的時候,蕾歐娜先手閃現q接r!

連續的控制讓炸彈人一點出手的空間都沒有,黃傑等人大喜,把大招都砸向了炸彈人!

醉卿心:錦繡傲妃 炸彈人被秒!

但是飛機,大樹等都是豪華裝備,而盧錫安和小魚人的裝備實在是差的可憐!

四打五的局面也是非常難打!

居然硬生生的被打了一個團滅!

東大戰隊隨即一鼓作氣的推掉了基地!

這局,gg!目標編號004 太快了!

從小魚人在中上兩路發力後開始,理工戰隊就一直被東大牽着鼻子走,全場無節奏。

不要說反攻,就連防守都做的十分被動,一條龍未拿,野區資源還被反個乾淨。

上中野三路的劣勢暴露的一覽無遺,尤其是中路,中單癲狂的炸彈人領先了小魚人至少兩個大件,一句話,太慘了!

鳥哥也是笑了一聲:“第一局沒想到東大就是這麼不給情面,在東道主面前直接推平了基地,讓理工大一點機會都沒有。畢竟在硬實力面前,一切的套路都是虛的。第二局好好加油。”

只不過小欣卻是從另一種角度說:“其實從這局也可以看到下路直到最後一刻也既然沒有放棄抵抗,在高地的那波,蕾歐娜抓住機會。之前閃現q接r定住了炸彈人長達三秒,最後秒掉了炸彈人。”

“可是對大局沒有改變,即使小魚人死了,其他人的輸出也很高,而且最後一波時,小魚人,武器的裝備太差了,只有一個盧錫安裝備還可以,但是無濟於事。”鳥哥笑着說,“不管怎麼說,第一局比賽結束,就讓選手們稍微調整一下,一起來看看雙方的下一場比賽。”

摘下耳機,林天的表情依然淡定無比,文小西,鄧冰幾人都是在懊惱着,精神狀態似乎也被打崩了。

“哎,是我太急了,要不是中路那一波,我們的局面還不至於這樣。”鄧冰自責道。

“我也有責任,”黃傑也苦笑一聲,“沒能牽制住對面上單,還給了對面很多機會。”

“我的野區也是……”譚江更是把頭都低下去,一臉的苦惱。

文小西嘆息一聲:“天哥,現在怎麼辦?感覺我們贏不了啊,第二局要是再輸的話,我們就真的gg了!”

林天看了看四名隊友的表情,微微皺眉:“怎麼?現在就被打蒙了?第二局還沒開始就認輸了!?”

“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對面太強了。”

“對手很強就苦惱?那你們在排位的時候遇到劣勢局面就投降?”林天的語氣有着淡淡的冰冷,“東大是很強,但是這是一個團隊遊戲,不是個人能力強就可以。”

“第二局是關鍵,按照我們之前討論的戰術進行。”

文小西一愣:“可是天哥,對方會給我們拿那幾個英雄嗎?”

“他們並不知道我們需要什麼英雄,而且,我們可以在bp上做手腳,”林天微微一笑,“加油,兄弟們,這局生死關頭!拿出你們最佳的競技狀態。就算是輸了,也要輸的堂堂正正!”

林天的一席話把隊友訓斥的羞愧無比,黃傑當即怒道:“靠!豁出去了,不就是東大嘛!去年輸了一次。我就不相信今年還會輸!”

“對!不就是被單殺嗎?有什麼大不了的!faker也被單殺過呢!”

“一起幹!贏了一起狂!輸了一起扛!”

激情再起!

而這時,現場忽然想起了整齊,高亢,嘹亮的加油聲音!

“理工加油!理工加油!理工加油!”

激動人心的吶喊聲讓五名隊友皆是心中震撼。林天望着臺下,目光涌現出強烈的勝利渴望!

爲了隊友,爲了戰隊,爲了支持他的人!爲了冠軍!要贏!

李清雅用盡最大的力氣揮舞着旗幟,嬌小的身體爆發出驚人的力量,讓周圍人也是有些震驚,感染着也跟他一起喊起來。

鳥哥見狀,笑着說:“現場很多爲理工大加油的聲音,期待下一局,他們能夠發揮好一點。”他的話語中似乎是表明第二局理工戰隊已經輸定了。

小欣淡淡的說:“我覺得人在逼急了的時候會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何況這是一個五人的遊戲,說不定待會真的會有什麼驚喜。”

“那照你這麼說。小欣覺得下一局誰是勝者呢?”鳥哥笑着,目光望着小欣,彷彿這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我依然覺得理工大學會勝利!”小欣目光堅定,明亮的眸子涌現出一抹光彩。

鳥哥愣了一下。顯得嗤之以鼻:“看來小欣還是很堅持啊,好了,話不都說,讓我們來看看馬上到來的第二局比賽。”

這把理工大學在方。東大在紫方。通常方的勝率會高一點,但是東大卻是很奇怪,紫方的勝率更好,所以這一局幾乎都認爲東大已經勝券在握了。

東大上單打個哈欠說道:“這局我們用什麼陣容?”

“快點打完,這太無聊了,還沒有半決賽的對手強。”冰點淡淡的道。

“同意。”ad也是說道,“這個隊的實力實在是太差了,快點結束。”

“哈哈,待會在理工大學主場把獎盃捧起來那將是一件多麼的事情。”

“不能再爽了!”

衆人都是歡聲笑語,只有癲狂一人目光冰冷,眉頭緊皺,冰點一看。笑着說:“癲狂,別悶悶不樂的,這把你carry了!”

“可是你不覺得對面輔助有問題嗎?”癲狂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句。

“哪裏有問題?”冰點笑着說,“你說那個大一的新生?我說癲狂,你是什麼人物,他是什麼人物?那小子能跟你比?別想太多,哈哈,下把好好打,爭取二十分鐘結束。今晚我做東,請大家吃火鍋!”

“哈哈,這個可以有。”

面對隊友的再次笑聲,癲狂眉頭依然沒有舒展。腦海裏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剛纔比賽蕾歐娜的種種表現。

閃現q,接r,接連的控制讓他這個全場傷害最高的炸彈人沒有打出什麼傷害。

這點不是最氣人的,最氣的是在每波團戰的收尾階段,本來他可以做到完美,但是就是因爲蕾歐娜的緣故,破壞了良好的局面,每次都留一點遺憾。

一次兩次還好。可是全場幾乎全是這樣,隊友因爲巨大的勝利忽視了這點,但是他沒有忽視,也不能忽視!

“哼。無論你怎麼運作,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沒用的。”癲狂冷冷的道。

第二局比賽bp開始。

理工大這次沒有跟上把隨意的ban選,首禁了盲僧,不得不承認,冰點的盲僧雖然下路的gank受損,但是在中上和野區都是取得了巨大的優勢,這點不能不防。

看到禁掉盲僧。冰點嗤之以鼻,暗道一聲垃圾,隨即依然禁掉了提莫。

臺下又傳來了一片歡呼的聲音。

鳥哥也無奈的說:“不知道還以爲對面有人玩提莫非常厲害呢,這個提莫禁的也是相當的沒有脾氣啊。”

理工大禁人中規中矩,搬掉版本強勢和對方擅長的英雄,而東大卻依然在亂選。

明顯的看不起人,嘲諷的味道更濃了。

“一選瑞茲?”鳥哥看到理工這邊一手搶了這個版本大熱的上單英雄,也是點點頭,“瑞茲也是值得搶的,不過根據我們之前的資料,理工大的上單不經常玩瑞茲,就看他用的怎麼樣了。”

“哦!我的天,這麼快就選了?盧錫安?武器大師?這是要教你做人系列嗎?”

見東大這把居然選擇的是跟理工大上一把一樣的陣容,鳥哥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就算他這個忠實的東大支持者也覺得有些過了。

“太氣人了!”李清雅憤怒的道,“這些傢伙是怎麼回事?這是來打比賽的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