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洞的洞口也足夠他爬進去,但是越向裏面爬,裏面的空間越大,漸漸地,他已經可以直立行走了。

也許是出於好,他越往裏面走,越想看看這個地洞到底有多深。他這麼走啊走啊,一縷誘人的香氣突然飄入了他的鼻。 在香氣的促使之下,他走的更快了。 終於,在連續行走了十多分鐘後,他抵達了地洞的盡頭,並且發現了一株人形的怪樹。 最喜人的是,在這棵怪樹之,竟然結滿了誘人的紅色果子。他之前聞到

也許是出於好,他越往裏面走,越想看看這個地洞到底有多深。他這麼走啊走啊,一縷誘人的香氣突然飄入了他的鼻。

在香氣的促使之下,他走的更快了。

終於,在連續行走了十多分鐘後,他抵達了地洞的盡頭,並且發現了一株人形的怪樹。

最喜人的是,在這棵怪樹之,竟然結滿了誘人的紅色果子。他之前聞到的香氣,是從這果子裏散發出來的。

“這麼神嗎?在地下也有果樹?還結了這麼香的果子!看去真好吃,我一定得嚐嚐。”

自言自語着,他伸手要摘果子。

可在這時,一個小男孩的聲音響起了。

“不要摘我的果子,我怕疼!”

此言一出,童言不由得一愣,當即開口問道:“你的果子?你……你是這棵果樹?”

“沒錯兒,是我!求求你,不要摘我的果子好嗎?”

這還是童言在這兒第一次聽到人聲,不免欣喜若狂。

“天吶,你竟然會說話。那你一定是樹妖嘍!快,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裏是哪兒?爲什麼我走了這麼久,都沒有走出這片樹林?這林子也太大了!”

果樹稍稍沉默了一會兒,似在思考,足足一分鐘的時間,它才重新發聲道:“難道你不知道這裏是哪兒嗎?這裏是女媧淨土!”

“女媧淨土?你該不會要告訴我,這裏是女媧娘娘創造出來的世界吧?”

“當然,這裏當然是女媧娘娘創造出來的。不僅這個世界,還有這裏的一草一木,每一個生靈,每一寸土地,都是女媧娘娘創造的。怎麼?你不知道?”

童言聽此,思量了一會兒後,這才說道:“我確實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進入這裏的。小樹妖,你願意跟我詳細的說說這裏嗎?我想知道關於這裏的一切,最好能知道如何離開這兒。”

果樹又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向童言講述起關於這裏的事情。

一番講述之後,童言卻露出了一抹難掩的失落。

“你的意思是,這裏是遊離於三界六道之外的淨土,是一個獨立的世界。照你這麼說,這裏的一切都是女媧娘娘創造出來的,外人是根本無法進入這裏的。那我呢?我是怎麼進來的?我總不是女媧娘娘創造出來的吧?”

“那我不知道了,這個問題你得問女媧娘娘。當然了,女媧娘娘已經離開這裏很久很久了,估計你也見不到她了。”

童言有些鬱悶,輕嘆一聲道:“我得離開這兒啊,可你又說沒有出口。那我豈不是要一輩子都待在這兒嗎?不行,我得離開這兒,我得返回人界。小樹妖,你能幫幫我嗎?”

果樹無奈的道:“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如果可以離開,我肯定不會瞞着你的。其實這裏挺好的,你爲什麼非要走呢?這裏只有真善美,是最幸福的世界。我看吶,你還是留下來吧。你如果覺得悶,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啊!”

童言聽此,滿是心酸。想了一會兒後,他轉過身去,然後頭也不回的道:“我走了,你只是一個小樹妖,你不可能對這裏的一切都瞭解的。我必須離開這兒,不管有多麼艱難。再見!”

一看童言要走,果樹當即說道:“你等等!你確定你真的是從外面進來的?如果有入口的話,那說不定真的會有出口。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找吧!”

聽聞此言,童言立刻回過身,接着苦笑道:“你這樣子,你能走路嗎?”

果樹嘿嘿一笑,沒想到突然身形一變,竟變成了一個胖嘟嘟的小男孩。看模樣,也七八歲大。

“怎麼樣?我這回能走路了吧?”

童言點頭笑道:“確實可以了,能夠變化,你還真的挺厲害的。”

小樹妖自豪的道:“這算什麼,我的本事大得很。實話告訴你,我可是無堅不摧的庚金木。女媧娘娘對我說過,她說我如果變成兵器,那什麼仙器、神器都要厲害。只要向一捅,我能把天捅出個大窟窿!”

把天都能捅出個大窟窿?小樹妖當真這麼厲害?

童言雖然失去了所有法器,但是因爲這一次的意外邂逅,他反而獲得了他此生的最強兵器! 童言對小樹妖的話自然不信,能把天捅出個大窟窿,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不過對於小樹妖提出和他一同找尋出口的建議,他倒是愉快的答應了下來。

不管怎樣,多一個朋友,總不會那麼孤單,有人陪着說話,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一人一妖這樣路了,他們要做的是走遍這女媧淨土的每一寸土地,找遍每一個地方。

小樹妖本來是不需要吃食物的,但是一路跟着童言,它竟然也變成了饞嘴的“貓”。

這一日,他們來到了一條小溪前,看着溪水跳躍戲耍的魚兒,童言不由得有些飢腸轆轆。

“小樹妖,你在岸等着我。我下水抓幾條魚吃!”

說着,他要下水。

小樹妖一看,滿是不解的問道:“抓魚吃?魚也能吃嗎?”

童言笑着點頭道:“當然,烤魚的味道可是十分鮮美哦!”

小樹妖聽此,趕忙阻止道:“不行,女媧娘娘說過,在女媧淨土不能殺生。你若是吃了這些魚,那不是殺生了嗎?”

童言呵呵笑道:“每一件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必要性,也是存在的意義。像這些魚兒,你如果不吃它們,要不了多久它們或許也會死。它們有自己的壽命,並非想活多久活多久的。你想想,這女媧淨土已經存在了這麼多年,爲什麼這小溪裏的魚還是這麼多呢?我想,肯定是有新的魚兒出生,便又大魚死亡,如此這般,才能達到平衡。好了,跟你說你也不懂,總之,我們少抓幾條,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的。再者說,我如果不吃東西,萬一餓死了呢?自己餓死了自己,難道這不算殺生嗎?”

面對童言的話,小樹妖根本無法反駁,最後只能選擇沉默。

童言的動作很快,不到五分鐘,抓住了四條魚。

這小溪裏沒有大魚,最大的也不過二斤重。不過四條魚,足夠他填飽肚子了。

用最原始的方法生起火後,他便興致勃勃的開始了烤魚。

不得不佩服小樹妖,它身爲樹木,卻根本不懼火焰。童言在專心烤魚,它蹲在火邊不停的嚥着口水。

聞着那誘人的香氣,它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

“那個……能不能給我嚐嚐啊?我還沒有吃過烤魚呢,它到底是什麼味道呢?”

看着它一臉期盼的小表情,童言微微笑道:“你現在不怕殺生了?”

小樹妖嘿嘿一笑道:“反正它都被你殺死了,我又沒有殺生。吃了它,也不是什麼罪過。”

童言笑了笑,隨即將烤好的一條魚遞給了小樹妖。

小樹妖也不怕燙,接過烤魚三下五除二的給解決了。

它一邊嚼,一邊自言自語道:“好吃是好吃,可是有點兒咯牙。”

童言聽此,看了看它手僅剩的樹枝,忍不住的笑道:“你把魚骨頭都吃了,當然咯牙啊!我可真佩服你。”

小樹妖聽此一愣,然後眨了眨大眼睛問道:“什麼?魚骨頭不能吃嗎?那我吃了,會不會毒啊?”

童言微微笑道:“不是不能吃,是不好吃,吃魚都是吃肉的。得,看你這麼喜歡,再給你一條吧!”

接過童言遞過來的第二條魚,小樹妖立刻笑逐顏開了。

兩人說說笑笑,很快將四條烤魚全部消滅乾淨。

滅了火後,他們又一次的啓程了。

時間在旅途過得飛快,不知不覺間已經過了一年。

童言在這一年個子長了不少,體內的星辰之力也增長了許多。但是有些意外的是,無論他如何修煉,他的仙力都始終無法凝聚分毫。

若不是還有星辰之力,恐怕他真的要崩潰了。

一年的時間,他和小樹妖的友情也加深了不少,他們成爲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小樹妖向他講述關於女媧淨土的事情,而他則向小樹妖講述自己在人界的各種經歷。

有了彼此的陪伴,他們在這裏並不覺得孤單。

但他們並沒有停止腳步,仍舊苦苦找尋那可能存在的出口。

看着面前的那座山,童言有些恍惚,不知爲何,他竟然覺得不遠處的那座山有些眼熟。

他稍稍思量了一會兒,然後向身旁的小樹妖問道:“小樹妖,前面的那座山咱們是不是走過了?”

小樹妖聽此,眨了眨大眼睛向前面望了望,接着驚訝的道:“是啊,咱們走過了。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們走錯路了?”

童言凝神思考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咱們可能沒有走錯路,也許……也許我們已經走了個來回。”

小樹妖不解的問道:“走個來回?什麼意思啊?”

童言苦笑一聲道:“你還記得咱們前段時間遇到的那片大霧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片濃霧或許是這女媧淨土的邊界。我們穿過了那片霧氣,實際是又送我們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女主是只食夢貘 這樣一來,無論我們怎麼走,都永遠不可能走出這裏。”

小樹妖擔憂的道:“那怎麼辦?我們豈不是白費力氣了嗎?”

童言輕哼一聲道:“也不算白費力氣,既然有邊界,還愁出不去嗎?我們往回走,再去那片濃霧之。我想離開這裏的出口,應該藏於那片濃霧內。”

說着,兩人立刻轉身,沿着來時的路,開始往回走。

用了不到半天的時間,他們的前方便出現了一片濃霧。

他們之前穿過這片濃霧,所以此時回來,並沒有覺得有什麼陌生。

“走吧,我們進去,這次一定仔細找找,我想肯定會有所發現。”

小樹妖點頭應道:“好,我跟着你。”

童言笑了笑,隨即擡腿步入了濃霧之。

在濃霧內,可見度不足兩米,即使童言的眼睛能夠夜視,但有着霧氣遮擋,仍舊看不了多遠。

好在他已經意識到這片濃霧的不尋常,所以這次進入其,他格外的小心仔細。

這麼走着走着,前方的霧氣明顯更濃了一些。

察覺到此,他立刻向小樹妖囑咐道:“你跟緊我,前面可能有問題。”

小樹妖一聽,頓時有了興趣,當即問道:“什麼問題啊?你快告訴我,我好想知道。”

童言神祕一笑道:“耐心點兒,也許很快你明白了!”

離開天外天的出口真的藏於這片濃霧之嗎? 不再多言,童言和小樹妖繼續在濃霧之摸索前進。

也許是聽到了童言的囑咐,小樹妖走得很慢,始終與童言保持着不到一步的距離。

他們一前一後,這麼又向前走了約莫百餘米。突然,童言停下了腳步。他這一停下腳步,身後的小樹妖立刻一頭撞在了他的背。

“哎呦!老大,你咋不走了?”

童言頭也不回的道:“不能再走了,再走迷路了。”

小樹妖聽此,滿是疑惑的道:“迷路了?那咋辦?咱們原路退出去?”

童言搖了搖頭道:“好不容易走到這兒了,如果退回去,那前功盡棄了。小樹妖,我們坐下來,我用我的星辰之力試試,說不定能發現一些什麼。”

小樹妖輕“哦”了一聲,率先一屁股坐了下來。

童言也不耽擱,跟着坐了下來。

閉雙眼,他立刻將自己體內的星辰之力施放出來。星辰之力化爲點點星光,在他的控制之下隨即向着四面八方蔓延開來。

現在,看看他能有什麼發現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着,他所施放出的星辰之力也即將頻臨搜索的最大範圍。如果還是發現不了什麼,他恐怕只能閉着眼睛瞎走一氣,碰碰運氣了。

不過幸運的是,在這時,他的星辰之力在前方的濃霧之發現了一根十分細的光線。這根光線如同深陷泥沼之的救命稻草,讓他一下子重拾信心。

睜開雙眼,他趕忙站起身來。

“小樹妖,跟我走!”

小樹妖聽此一愣,但還是依言站了起來。

童言不再遲疑,帶着小樹妖便向着自己發現的那根光線快步走去。

幾步之後,他終於來到了那根光線的面前。

這裏霧氣濃重,如果不是他施放了星辰之力進行找尋,僅憑雙眼恐怕還真的發現不了這根光線。

濃霧之是不會平白無故的存在光線的,這根光線如此隱蔽,會不會跟女媧淨土的邊界有關呢?他稍稍思量了一下,這才伸出手指向那根光線慢慢的摸去。

這一摸之下,他只覺得全身一顫,仿若觸電一般讓他不得不將手指縮了回來。

他身邊的小樹妖見此,不解的問道:“老大,你咋了?”

他搖頭苦笑一聲道:“沒事兒,是被電了一下。”

“被電了?什麼是被電?”

童言聽此,壞笑一聲道:“你試試知道了,來,把你的手給我!”

小樹妖滿臉天真的將手伸出來,童言抓住他的手立刻摸向了面前的光線。

本以爲小樹妖也會被那光線電一下,可結果卻是他對此毫無感覺。

“咦?這是什麼啊?”

摸到了光線,小樹妖新不已。

還未等童言開口回答,他竟然抓住光線猛地一拉。

這一拉不要緊,聽到“嘎嘣”一聲響,好傢伙,這光線竟被他一把拉斷了。

“臭小子,誰讓你拉它的?你……啊?這……這是怎麼回事兒?”

真沒想到,小樹妖這隨意一拉,他們的面前竟浮現出一張光。

看着這張光,童言先是一驚,很快露出了笑容。

如果說這張光是女媧淨土的邊界,那把這張光撕開,不等於打開了出口嗎?

可是這樣做,其實也有些冒險,萬一從這裏出去,直接被捲入了空間亂流之呢?那樣的話,不僅回不到人界,更可能丟了性命。

童言思來想去,覺得還是不要貿然行動的好。至少在進去之前,怎麼也得做好萬全的準備。

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小樹妖明顯對這張光萌生了巨大的興趣,竟然不聲不響的又伸手抓了過去。

聽到“次啦”一聲,小樹妖這一把下去,竟生生的在這張光撕開了一條大口子。

童言一看,臉色大變。剛要讓他住手,不曾想一個黑色的漩渦竟突然在那道口子裏浮現而出。緊接着,無法抗拒的吸力席捲了他們兩個。

他們雖奮力掙扎,但還是被吸入了漩渦之。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他們被捲入漩渦之,也許都是蒼的安排。

可是這個漩渦,又會將他們送到何處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滴答滴答”的響聲傳入了童言的耳。他眼皮稍稍抖了一下,這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這……這裏是哪兒?”

看到方滴下水滴,他忍不住的自言自語道。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好在身體無恙,他這才坐起身來。

這一起身,他才忽然發現,原來自己此刻竟然身處於一個山洞的洞口處。

洞內雖然陰暗潮溼,但洞口外面卻是陽光明媚。

他深呼了一口氣,隨即站起身來。本想到洞外瞧個究竟,可他卻突然想到了什麼。

見他猛地轉過身去,赫然發現,在他的身後竟然躺着昏迷的小樹妖,而在小樹妖的身後,竟然是一個怪的法陣。

沒錯兒,是法陣。他幾乎可以肯定,那刻畫在山洞內壁的漩渦形紋路,是一個沒有發動的法陣。

“難道我們是從這個法陣傳送到這兒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裏是哪兒呢?”

想到這兒,他的心生出一絲期待。

洞外有明媚的陽光,這裏肯定不是阿修羅道或者冥界,更不可能是天界。倘若他們已經離開了女媧淨土,那此處搞不好是他最渴望回到的人界。

他得出去看看,但在此之前,他得叫醒小樹妖。

彎下身來,他伸手在小樹妖的臉拍了拍,並大聲喊道:“小樹妖,快醒醒。你還好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