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勁裝男子,站在帝玄胤的身旁,恭敬地問。

心中搖頭不屑道,那些傻逼的人啊,他們還能更蠢一些么? 「他們居然以為帝尊大人不在煉獄,就可以來為非作歹。」 「呵呵,難道他們以為我們這些弟子都是用來看的嗎?」 「難道他們以為帝尊大人你不在,他們就可以來煉域放肆,為所欲為了么?」 「哈哈哈哈哈,這下好了吧,他們沒想到我們早有

心中搖頭不屑道,那些傻逼的人啊,他們還能更蠢一些么?

「他們居然以為帝尊大人不在煉獄,就可以來為非作歹。」

「呵呵,難道他們以為我們這些弟子都是用來看的嗎?」

「難道他們以為帝尊大人你不在,他們就可以來煉域放肆,為所欲為了么?」

「哈哈哈哈哈,這下好了吧,他們沒想到我們早有預謀,將他們給一網打盡,讓他們都吃不了兜著走吧。」九辰得意洋洋道。

呵呵,更有趣的是,他們不僅沒有偷到他們煉獄的一個寶貝,還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

帝尊大人吩咐他們搶了那些人身上所有的寶貝,真是太爽了。

帝玄胤慵懶邪魅一笑,「怎麼處置?」頓了頓道,「本尊聽說,南域還需要人,便讓他們去那裡吧。」 九辰聞言嘴角狠狠一抽。

心中不由抹了把汗,同情那些人!

帝尊大人,這也太狠了吧?啊哈哈!

看來那些人這次是真的惹怒了帝尊大人。

否則平時,帝尊大人對付他們這些人,都是和他們慢慢玩,然後讓他們拿自己的寶貝,換他們自己的性命。

可是這次,帝尊大人居然直接吩咐將那些人發配到南山。

嘖嘖嘖,南域是什麼地方,那邊可是魔族的出入口啊!

這些人一去,搞不好就沒命了,再也別想活著回來。

不過,這也都是他們活該不是?

九辰笑嘻嘻的看向他家帝尊大人,隨即下去,按照他家帝尊大人吩咐的執行。

待到偌大的宮殿當中,只剩下帝玄胤一個人時,那雙瀲灧的紫眸瞬間湧起一抹狂怒,隨即慢慢變成了濃濃的思念。

嘴角露出一抹殘酷的笑容。

他殺了那些搞事情的人,都不解恨!好好的非要給他惹事情,讓他趕回來,和依依她們母子分離。

他們拆散他和依依,破壞他帝玄胤的幸福,就要做好等死的準備!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胤!」

「爹爹!」

熟悉的聲音傳來,帝玄胤的身體頓時一僵,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爹爹!」

一抹火紅色的身影,飛速撲到帝玄胤的懷中。

帝玄胤瀲灧的紫眸掠過一抹欣喜,「小澈兒?」

眼前這唇紅齒白的俊美小少年,不正是他家親親兒子么?

小澈兒怎麼會在這裡?

兒子在這裡,那就說明,依依也來了?

但是帝玄胤還沒來得及開口問些什麼,就看到自家兒子紅紅的眼睛。

帝玄胤一愣,隨即心中掀起一抹狂怒!

摸了摸夜雲澈的腦袋,溫柔道:「小澈兒乖,有爹爹在,你娘親呢?告訴爹爹,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們了?!」

綜一月一穿 帝玄胤渾身充斥著強烈的殺意,他很了解自家兒子的脾性。

他兒子一向都是個樂觀的,他也從來沒有見過他哭。

帝玄胤看了一眼,並沒有發現夜冰依的人。

心中頓時緊張起來,急忙問道,「乖兒子,你娘親呢?」

「爹爹,娘親不見了。」

夜雲澈緊緊地抱著自家爹爹,紅著眼睛道,他和大伯花了一天的時間,終於拚命趕回來,見到爹爹,再也忍不住,撲進帝玄胤的懷中,恐慌地哭出聲來。

房產界的一朵奇葩 他畢竟是一個孩子,若非心性非比常人,恐怕早就在夜冰依失蹤的那一刻,便堅持不住,崩潰。

此刻終於見到爹爹,夜雲澈心中所有的擔心,頓時不堪一擊,全然傾倒。

帝玄胤聽到自家兒子說夜冰依不見了,腦中瞬時轟然一響。

彷彿有什麼東西炸開了一樣。

腦中一片眩暈,差點忍不住要跌倒。

胸前傳來一陣溫熱的濕意,帝玄胤低頭,心疼的摟著自家泣不成聲的兒子,摸了摸他的頭,顫聲道:「乖……爹爹在,別怕,到底怎麼回事?嗯?」

帝玄胤心疼極了,這小傢伙,一定嚇壞了吧。

手臂更加用力,緊緊的抱著他,給他安慰。 柴吉喜氣洋洋的將弟弟送到了大學的門口,他也破天荒的穿上了西裝,打了領帶。

“哥,好好幹!”走進校門的柴慶衝着哥哥招手,給他加油。

現在改頭換面的哥哥,爹孃一定會欣慰的!

“好好學習,別叫陳哥和哥失望,”柴吉對着弟弟大喊道。

“知道,你回去吧!”柴慶轉身走進了在人羣中。

柴吉直到看不見弟弟,才轉身離開,他激動的臉發紅,現在他在正道,有正道的工資,陳志凡又將z市所有的混混全都交給他管理,現在他的身份和從前截然不同,他和弟弟將要走上贊新的生活。

柴吉回到家就換掉了西裝領帶,穿着工作服回到了工地,今年他好幾個兄弟家的兄弟姐妹都有上了大學的,現在他們再也不擔心沒有家人會輟學了!

軒轅龍飛消失了兩天一夜,再回來的時候,他帶來了許多殭屍中的茹素者!z市是整個華夏殭屍的安全島,他們全都是因爲此,投奔這裏而來。

“亂了,亂了!”衣衫襤褸的老道士搖頭晃腦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他的身後幾個稍微年輕點的道士追在他的身後:“您慢點,慢點!”

無論年輕的道士怎麼追,老道士始終和他們保持着相同的距離,他們就是追不上他!

“師祖!”

“太師祖!”

“等等我們!”

老道士嘻嘻嘻的笑着:“你們把教義背完,我就等你們!”

追着老道士的幾個道士都是現在道教的首領級別的人物,聽見他們這位老頑童心性的老祖宗叫他們背的東西,一個個面露苦澀!

道教的教義很多,想全部背下來,需要幾年,然後又開始了追和逃的循環之中。

從天亮追到了天黑,老道士將年輕的道士引的離開了z市的範圍!

等年輕道士想要找老道士的時候,老道士的身影詭異的消失了!

“人呢……”

年輕的道士們全都傻眼的望着四周,老道士的蹤跡全無!

軒轅龍飛回到別墅,對陳志凡說道:“人數很多,z市沒有地方隱藏他們!”

“當然有,”陳志凡說道:“城市裏,城市周邊,有很多地方的地下都可以居住,比如我的田地的面積夠大,下面足可以建造一座地下城!”

“地面之上,是人居,地面之下,是殭屍巢穴!不許亂殺無辜,否則我會親自動手!”

“安全島,我會來佈置,全都造冊登記!”

軒轅龍飛道:“這件事我已經在做了,他們基本都不是一個羣體的,所以藥品分開!”

誰都沒有發現,老道士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了z市的周圍:“這麼多殭屍,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怎麼安排!”

他跟在軒轅龍飛的身後,看着他將一羣殭屍帶到了一片良田之下,當他看見殭屍的動作中之後,他的眼中冒出了精光:“原來是這樣!”

老道士唸唸有詞!他的嘴脣翕動,無聲的經文似是變成了無形的水波,朝着周圍擴散而去!

更多的殭屍,像是受到了無聲的吸引,朝着z市趕來!

殭屍不知道疲憊,他們很快挖出了地道,陳志凡買了很多的建材送到了地邊……

如山的建材,只是半天時間之後就沒有了。

老道士則是在不遠處的地方選址,準備建造一座道觀!

陳志凡和軒轅龍飛離開之後,老道士召集他的弟子們,開始建造道觀。

陳志凡此時還不知道,在他的殭屍地下城的附近,一夜之間多了一座道觀,此時他回到家,老爹陳望對他說道:“明天你岳父和依依要過來,你打算叫他們住在哪裏?”

“爹,當然是住在這個地方,我們家的情況,也該叫依依知道,”陳志凡道:“如果她想退婚,也正是機會,如果不退婚,就學着和姐妹們融洽相處,現在她們都是我的女人,我也不可能爲了履行一個所謂的婚約,就放棄她們,當初她們的爹孃將她們交給我帶走的時候,可都是清白的女孩子!”

陳望聽着兒子的話,越聽越是欣慰:“你說的不錯,不過依依肯定會和他們融洽的,那女孩雖然是事業強人,其實內心柔軟善良,你爹不會看錯人的。”

“爹,你又不是看着楊依依長大的,就對她的評價那麼好,”陳志凡賤兮兮的道:“是不是我纔是撿來的,楊依依纔是你親生的閨女?”、

“滾!”陳望笑罵了一聲,“我自己的兒子,我還能不認識?你們就不是一個醫院生的,出聲年月也不同!”

陳志凡挑眉,不置可否。反正,他是很少見自己的爹這麼誇別人。

陳望看出兒子不相信自己,解釋道:“其實,我是看着那孩子長大的,你們兩個小時候,都是我帶的!”

“實際上,我對那孩子也有對自己孩子的情緒!”陳望說道:“這也是你們婚約的來歷!”

聞言,陳志凡無語:“好吧,知道了!”

“那你明天去接他們,我們在家佈置一下!”陳望說道。

“好吧!”陳志凡道:“誰叫你纔是我爹呢!”他想不到楊依依爲什麼會對他改變主意,但是他至少知道,楊依依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人,從他們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楊依依的盛氣凌人,他就知道楊依依的不是很好相處!

陳望沒好氣的瞪了兒子一眼:“你出去做什麼了?神神祕祕的?”

“我做的是大事!”陳志凡將自己所做的事情對着父親解說了一邊,“小殭屍求生難,立足難,我都就很清楚!”

陳望道:“那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畢竟華夏自古以來,正邪不量力!”

“爹,那您可就錯了,殭屍現在可以合法存在了,”陳志凡說道:“爹,你早點休息吧,這些事情,我會處理的。”

陳志凡繼續說道:“等家裏的事情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我也該出發去做一些必須做的事情。”至於什麼事情,他沒說。 女王駕到:早安,惡魔小姐 “我還惦記着勁多的事情,爹,沒忘的。” 帝玄胤看向帝玄御,「大哥,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回事,依依呢?」

帝玄御知道,他這個弟弟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變得很可怕,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

但是,他沒想到帝玄胤的反應,比他想象之中的還要可怕。

他都還沒細說,便對上帝玄胤一雙逐漸轉成了血紅色的瀲灧紫眸。

帝玄御頓時嚇了一跳。

隨後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全部一字不漏的交待了一番。

帝玄胤從大哥口中聽到夜冰依被捲入漩渦中時。

腳步狠狠地趔趄了一下。

又聽到唯獨她一個人沒上來之時。

「噗——」

帝玄胤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聲音嘶吼道,「依依!」

「爹爹……」

「胤,你不要著急……」

帝玄胤的反應,將帝玄御和夜雲澈兩人嚇了一跳。

夜雲澈嚇得也不敢再哭了,他緊緊抱住帝玄胤,伸手,為他擦去嘴角的血跡。

「爹爹,娘親…娘親一定會沒事的!我們一起去找娘親,你也不要有事,好不好?你要有事,娘親也會擔心的。」

帝玄胤此時非常可怕。

他渾身的氣息宛若寒冰,很快蔓延了整個煉獄。

煉獄中,所有弟子都抖了抖身子,不解的向水晶宮看來。

他們剛才,好像看到了大公子牽著一個人,像一陣風似的,從他們的眼前經過。

但由於大公子的速度太快,所以他們並沒有看到大公子牽的是誰,是男是女?

煉獄弟子們暗搓搓道,帝尊大人之前還好好的,這怎麼說變天就變天了,難道又是大公子又惹帝尊大人生氣了?

帝玄胤猶如地獄中的殺神,瀲灧的紫眸隱忍著暴怒,各種懊悔。

雙手緊握成拳,眸光充血,當他聽到夜冰依主動帶著夜雲澈來找他時,那一刻,他的心情是飛揚的。

幸福的快要上天了——

依依竟然會來主動找他?

她竟然會來主動找他?!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下一刻,就讓他從天堂跌落到地獄。

他們告訴他,夜冰依來的途中出事了。

他的依依,就這麼不見了……

都是他該死……

他為什麼要拋下她……

「噗——」又是一口鮮血狠狠噴出!

許久——

耳邊聽到兒子顫抖擔憂的聲音,帝玄胤身上可怕的氣息逐漸消退,但還是身冷的讓人可怕,讓人忍不住心顫。

帝玄胤強行振作起來,身體晃了晃。

他知道,親眼看到這一幕的兒子,肯定比他更害怕,更難受。

他也沒忘記,他兒子才三歲。

看到自家爹爹這麼傷心,大受打擊的模樣,夜雲澈更加自責道,「爹爹,都是小澈不好,小澈沒有用,沒保護好娘親,嗚嗚……」

帝玄胤搖了搖頭,「小澈兒乖,爹爹沒有怪你的意思,嗯?」

「不怪小澈兒,都怪爹爹,都是我不好,不應該拋下你們母子二人,爹爹這就去找娘親去……」

帝玄胤將兒子拉進懷中,替他擦乾眼淚,學著夜冰依那樣,吻了吻他的額頭,給予安慰。

看到爹爹恢復正常,還安慰他,夜雲澈心中終於不再那麼害怕了。

將臉埋在自家爹爹寬大的胸膛中,嗚咽著。

「小澈兒乖,放心,爹爹一定把你娘親給你找回來。」

求推薦票,五星評論,么么噠 帝玄胤心疼的摸著兒子的小腦袋,這怎麼能怪他呢?要怪,也應該怪他才對。

是他沒有照顧好她們母子,還讓兒子這麼擔心害怕!

當帝玄胤好不容易安慰好夜雲澈,準備去尋找夜冰依時——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