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

唐菲琳的辦公室裏。“時裝週即將到來,黎落,我看過你的作品,很完美。蕭子譽也一定會給予你高端的評價。等我扶持你做完這次的活動,我就要辭職了。我走了之後,你可以接替我的位置。”唐菲琳說着,從桌子抽屜裏拿出了辭職書。“這個,你幫我交給冷若寒吧。”“爲什麼執意要辭職?”蘇黎落的眼睛還是有些微紅,她覺得心中

唐菲琳的辦公室裏。

“時裝週即將到來,黎落,我看過你的作品,很完美。蕭子譽也一定會給予你高端的評價。等我扶持你做完這次的活動,我就要辭職了。我走了之後,你可以接替我的位置。”唐菲琳說着,從桌子抽屜裏拿出了辭職書。“這個,你幫我交給冷若寒吧。”

“爲什麼執意要辭職?”蘇黎落的眼睛還是有些微紅,她覺得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還是決定要走?你就不能再給林慕宇一個機會嗎?”

唐菲琳只是笑了笑,微微的眯了眯眼,靜靜的看向窗外。

“不是我不給他機會,而是,我沒有機會。”

“什麼意思?”蘇黎落不解的問道。

“我之所以不親自向冷若寒遞辭呈,就是因爲怕他提前知會林慕宇,黎落,你是我信任的人,這是我決定,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選擇。”唐菲琳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用淡淡的語氣向蘇黎落交代着。

“至於你剛剛問我的問題,黎落,這就是我的選擇。二號就是夏蘊染和冷若寒的婚期,我只想告訴你,放棄還是繼續,遵循自己的心。”

唐菲琳說着,轉頭,望着窗外灰濛濛的天空不再看她。

蘇黎落握着她的辭呈,剛想說些什麼,忽然覺得胃內一陣翻涌。她起身,快步的跑出了辦公室。

(本章完) 蘇黎落只覺得胃內一陣的翻涌,她起身,飛快的跑出了唐菲琳的辦公室。

許你溫柔守望 她穿過了辦公區,向着走廊盡頭的咖啡間跑去。

正在此時。

蕭子譽剛好走過辦公區,看到了飛跑過去的蘇黎落,心中泛起一陣的緊張,他望着蘇黎落的方向,快步的追了出去。

咖啡間裏,蘇黎落扶在洗手池前,不停的乾嘔着,卻還是覺得吐不出來什麼東西。

難受的感覺使她的眼角不自覺的泛起了淚花,她扶着洗手池,嘴中泛起陣陣的苦澀味道,她控制不住這種噁心的感覺,幾乎是想要將自己的膽汁吐出來一般。

噁心的感覺漸漸的消退,她只覺得身上的力氣彷彿都用盡了一般,她的努力的吸了吸鼻子不讓眼角的淚水滑落,正想轉身,腳下卻一個不穩,隨即即將滑坐在地上。

正在此時,一個溫暖的懷抱圈住了她。

蘇黎落擡眸,就看到了一臉焦急的蕭子譽。

“你怎麼了?沒事吧?是不是哪裏不舒服?”蕭子譽關切的問道。

蘇黎落抿了抿下脣,先是搖了搖頭,隨即卻又點了點頭。

“怎麼了?”蕭子譽柔聲問道,眼中是不可掩飾的心疼。

蘇黎落沒有回答,她靠在了蕭子譽的手臂上,一顆一顆豆大的淚珠就無法控制的掉了下來。

她搖頭,是因爲她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可忍受,畢竟她一直不是什麼矯情的女人。

可她點頭,是因爲她又的確覺得不舒服,畢竟身體上的難受,無論如何也抵不過心裏的難過。

爲什麼。

還是控制不住的讓眼淚留下來。

爲什麼,此時此刻,出現在自己的身邊的人,不是他?

人生是個岔路口,我們生活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總是反覆的相遇,再錯過。好像陌生又太過熟悉,彷彿遙遠卻又彼此靠近。她忽然就覺得,隨着時光的推移,她和冷若寒,正慢慢的走向兩個世界。

她苦笑,或許,他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不哭,不哭。有我在,有我在。”蕭子譽看着眼前淚眼朦朧的女人,只覺得心中莫名的難過。

蘇黎落哽咽着,她也不知道爲什麼,這淚水就像是一片決堤的海洋一般。

看着蘇黎落蒼白的臉頰,蕭子譽伸出手擦乾了她臉上的淚水,忽然,一

把將蘇黎落抱起,走出了咖啡間。

不顧衆人詫異的目光,蕭子譽抱着蘇黎落穿過了辦公區,徑直的走上了通往頂樓的電梯。

“蕭子譽………..”蘇黎落一瞬間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無力的靠在了蕭子譽的懷裏。

“蘇黎落,我覺得你有必要去醫院,那天吃飯的時候,你就是這個樣子。我很擔心。我剛剛本想帶着你去看醫生,不過,大家都看見了我抱着你,爲了不讓這件事傳到冷若寒的耳朵裏引起你們之間的誤會,也爲了不讓大家在背後說你的是非,我覺得,我還是先帶你去找冷若寒比較妥當。怎麼樣,我的蘇大小姐,我這樣的做法,你滿意嗎?”蕭子譽打趣的說着,卻焦急的按下了二十八樓的電梯按鈕。

“謝謝你,蕭子譽。”蘇黎落望着蕭子譽,有那麼一瞬間的恍然,她低下了頭,用微乎其微的聲音說道。

“傻瓜。”蕭子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澀的笑意,他緊緊的抱着蘇黎落不讓她覺得難過。走出電梯,步伐穩健的向着冷若寒的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裏並沒有人,助理告知他們,冷若寒在樓下的會議室接待客人。

蘇黎落垂下了眼眸,沒有說話。

“你坐在這裏等等,我去找他。”蕭子譽說着,將蘇黎落放在柔軟的沙發上安頓好,轉身,走出了冷若寒的辦公室。

樓下的會議室裏。

蕭子譽輕輕的敲響了會議室的門。

“請進。”屋內響起了冷若寒沉穩的聲音。

蕭子譽推門進了會議室,冷若寒和夏蘊染正在和幾個穿着西裝的人交談着什麼。

看到蕭子譽,夏蘊染的眼中閃過一絲的驚詫。

“蕭總,我這邊有個重要的合同要籤,有什麼事情麼?”冷若寒望着蕭子譽的眸子微沉,聲音冰涼。

“我有急事找你。”蕭子譽對着屋子裏的人點了點頭,示意冷若寒過去。

“什麼事?”冷若寒皺了皺眉,沒有起身,只是淡淡的望着蕭子譽。

“蘇黎落的身子不太舒服,我覺得,有必要去醫院看一看,如果你走不開,我可以帶她去。”蕭子譽望了夏蘊染一眼,沉聲說道。

冷若寒的心一緊,眸子中閃過一絲的擔憂,他轉頭望向身後的客人,正準備開口,夏蘊染卻拉了拉他的衣角。

“總裁,馬上就要籤合

同了。”

“她在哪?”冷若寒的眼中有一絲的猶豫,隨即向蕭子譽問道。

“我把她安置在你的辦公室裏休息,”蕭子譽的聲音沉靜如水。

“幫我看好她,等我一下,我就過去。”

蕭子譽微微一頓,隨即,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推開了冷若寒辦公室的大門,蘇黎落正抱着膝蓋坐在沙發上發呆。

“怎麼樣?還難受嗎?”蕭子譽走過去,輕輕的拍了拍蘇黎落的背。

蘇黎落搖了搖頭,眼睛瞟向門口,“冷若寒呢?他沒有來嗎?”

“他在忙,很重要的會議。”蕭子譽開口解釋道,“放心,等一下他就會過來了。”

蕭子譽的嘴角掛着清淡的笑容,蘇黎落看着他,一瞬間覺得很安心。

“蕭子譽,你是一個好人。”蘇黎落輕輕的開口。

“別給我掛好人卡,我不想聽什麼可是。”蕭子譽忽然打斷了她的話。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請溫柔 “難受還不能堵住你奇思妙想的想法嗎?”

蘇黎落輕輕的笑笑了,一瞬間,似乎很多憂鬱的情緒都消散在了空氣中。

“可是我還是想說可是。”蘇黎落輕輕的說道,“謝謝你對我的關心,可是我不想欠你太多,因爲我無法還給你。”

“說什麼傻話。”蕭子譽揉了揉她的頭髮,“蘇黎落,我對你的感情,是我的事情而已,我對你好,也是我的事情而已。我根本就,不求你回報給我什麼,你懂嗎?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你能接受我,我會感謝上天給我安排了這麼好的一個你。但是,你不愛我,也無可厚非,我不希望,我對你的感情,會成爲你的壓力。即使你不愛我,我們也可以成爲無話不談的朋友不是嗎?即使你不願意和我做朋友,我也是你的債主不是嗎?所以,你不必在意什麼。”

蕭子譽說着,故作輕鬆的聳了聳肩。向着蘇黎落張開了雙臂。

“來吧,看你這麼難受,就讓我給你一個高富帥式的大擁抱吧,保你藥到病除。”

蘇黎落看着他,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蕭子譽,謝謝你。”她張開了手臂,輕輕的擁抱了一下蕭子譽。

正在此時,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

冷若寒的腳步一頓,就這樣站在了辦公室的門口。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絲自嘲的笑容,眼中一片冰涼。

(本章完) “來吧,看你這麼難受,就讓我給你一個高富帥式的大擁抱吧,保你藥到病除。”蕭子譽望着蘇黎落,向她展開了手臂。

“蕭子譽,謝謝你。”她張開了手臂,輕輕的擁抱了一下蕭子譽。

正在此時,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

冷若寒的腳步一頓,就這樣站在了辦公室的門口。

眼前的一幕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絲自嘲的笑容,眼中一片冰涼。

他忽然覺得可笑。

他笑自己。

剛剛甚至連合同的細節都沒有仔細的去討論,就匆匆的結束了會議,幾乎是小跑着跑進了辦公室,結果,看到的卻是相擁的兩個人。

這算什麼?他呢?又算什麼?

“若寒!你怎麼走的這麼快。”忽然,夏蘊染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蕭子譽輕輕的,不捨的放開了蘇黎落。轉頭,就看見了站在門口一臉冰冷的冷若寒,以及站在他身邊笑意深邃的夏蘊染。

“冷若寒………..你什麼時候進來的?”蘇黎落轉身,抿緊了下脣問道。陽光有些刺眼,照在冷若寒的身後,令她看不清楚冷若寒的表情。

“怎麼?我是不是,進來的不是時候?我是不是,打擾了你們的事情?”冷若寒的語氣冰涼。他的身上散發着凜冽的氣息。

他緩緩的邁開步子,一步一步的向蘇黎落走來。

“不是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蘇黎落起身,有些不安的看着他,開口解釋道。

“不是我想的那樣?那你說,是什麼樣?嗯?是我看到的這樣?”冷若寒站在蘇黎落的面前,他的語氣冰涼,他審視着蘇黎落,就彷彿在審視着一個犯人一般。

“我和蕭子譽沒有什麼。”蘇黎落不安的抓着衣角解釋道。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蘇黎落,不是說你身體不舒服麼?嗯?我怎麼看,你好的很?”冷若寒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的冷笑,不屑的望着蘇黎落。

他的目光透過蘇黎落的眼睛,刺痛了她的心。

“你不相信我?”蘇黎落只覺得心中一陣冰涼,她緊緊的盯着冷若寒的眼睛,一隻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一字一

頓的問道。

“我多想相信你,可是,這就是我看到的事實。”

冷若寒的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苦笑。

“我連會議都沒有開完就過來找你,生怕你出什麼事情,可是我看到的是什麼?我忽然覺得我真的是很可笑。蘇黎落,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這是你們一手策劃的鬧劇麼? 總裁老公撲上癮 讓我來給你們當觀衆?嗯?你回答我,回答我!”

冷若寒一把甩開了蘇黎落的手臂,一雙眼睛滿是猩紅。

蘇黎落一個不穩,蕭子譽忽然一把扶住了她。

“冷若寒,你幹什麼?”蕭子譽望着冷若寒,一雙眉頭緊緊的皺起。“我和蘇黎落沒什麼,我只不過是看她太難受了,所以想逗她開心而已。冷若寒,你有沒有點…………..”

“你寧可相信你看到的,也不願意聽我的解釋?”忽然,蘇黎落打斷了蕭子譽的話,擡眸,一瞬不瞬的望着冷若寒,眼中,是悲傷,是失望,更是深深的痛。

冷若寒看着蘇黎落,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有開口。

他的目光微沉,索性不再看她。

其實剛剛說完這些話,他就已經後悔了。

其實在他看到蘇黎落哀傷的目光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後悔了。

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甚至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藉口去挽留她,去安慰她。


“我知道了,”蘇黎落的脣角勾起了一絲苦澀無奈的笑意,說着,她垂下眼簾,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冷若寒的辦公室。

“若寒,晚上客戶邀請我們去吃飯,我已經應下來了,他們說,還有些具體的細節想要和我們談一談。”

“嗯。”

走出辦公室的那一剎那,夏蘊染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以及,冷若寒輕聲的迴應。

“你還好嗎?”蘇黎落剛要伸出手叫電梯,蕭子譽就握住了她的手腕,眼中滿是擔憂的詢問。

“嗯,已經好多了,”蘇黎落微微的笑笑。

“對不起,蘇黎落。我不知道,會弄巧成拙。”蕭子譽看着她,有些歉意的說道。

“不怪你,幹嘛要說對不起。”蘇黎落笑

了笑,將眼中的悲傷掩飾的恰到好處。按下了手中的按鍵。

“你要去哪裏?”蕭子譽有些擔心的問道,“我總覺得你的身體不太好。”

“我要去準備一下時裝週的文件了,這次我要細心點,可不能再發生上次的事情了。”蘇黎落報以蕭子譽一個安心的微笑。“放心吧,我不是好好的嗎?我的身體什麼樣,我很清楚。倒是你,蕭大總經理,快去處理你的事情吧。你總歸要忙自己的事情不是嗎,不能天天在海濱集團和我混在一起吧?耽誤了你這麼久的時間,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

蘇黎落說着,推了推蕭子譽。

“那好吧,”不想耽誤蘇黎落的工作,蕭子譽輕聲的答道,“我先去子公司看看。”

“好,路上小心。”蘇黎落笑着對着蕭子譽擺了擺手。

蕭子譽看着蘇黎落的眼睛,張了張嘴,似乎是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下了決心開了口。“剛剛聽到冷若寒晚上要和夏蘊染去陪客戶吃飯,我來接你下班吧。帶你去吃好的,怎麼樣?”

蘇黎落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即,露出了一抹甜美的笑容。

“好。”

她輕聲的答道。

蕭子譽看着她許久,終於還是按下了一樓的電梯按鍵。

蘇黎落轉身向自己的辦公桌走去,臉上的笑容卻一點一點的涼掉。

二十八樓的總裁辦公室裏。

“若寒,若寒,若寒!”

冷若寒盯着電腦屏幕上的監控,目光一直定格在蘇黎落的身上沒有移開。以至於夏蘊染喊了他很多聲都沒有察覺。

“什麼事?”他微微的回過神來,轉頭,平靜的望着夏蘊染的眸子。

“若寒,現在,答案是不是已經很清楚了,我們的賭局,還有必要繼續嗎?”夏蘊染望着冷若寒的眸子,淡淡的問道。

“一個擁抱代表不了什麼。或許,是我誤會了她。”冷若寒轉頭,望向窗外的天空。“除非,我聽到她親口說。除非我聽到她親口說出她接受了蕭子譽,我才會放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