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學員們,都在坐在地上喘氣,聽見杜山的話,都不由的一陣恍然。

「原來這也是上課,還能拿學分,早知道我就不偷懶了,多殺幾隻。」 「杜山教官相處了兩天,你還不知道嗎,他就這樣,先讓你做,然後說原因。」 「學分有什麼用啊。」 「聽說能換元氣食材,學分越高越好。」 杜山在說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在認真的聽著,唯有一人,並不關心這個。 石木來

「原來這也是上課,還能拿學分,早知道我就不偷懶了,多殺幾隻。」

「杜山教官相處了兩天,你還不知道嗎,他就這樣,先讓你做,然後說原因。」

「學分有什麼用啊。」

「聽說能換元氣食材,學分越高越好。」

杜山在說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在認真的聽著,唯有一人,並不關心這個。

石木來到婭的身邊,擔心的問她有沒有事情,婭驚神未定的,搖搖頭,反應過來杜山說了什麼的時候,笑著恭喜石木獲得了A+。

石木憨實的說道:

「A+和B對來說沒什麼區別,要是婭喜歡,我給你好了。」

A+級學分能換稀有元氣食材,B級學分只能換常見的元氣食材,但是元氣的量來說,也不一定有多大區別。但是稀有食材對廚修的吸引力可是巨大的。婭讓石木先存著,以後說不定能有用,而她的B+級學分能多換些食材,應該夠他們跟上大家的步伐。

八個被杜山判為不及格的學員此時開始相互埋怨,不知道他們誰先說的躲到木蘭助教這邊安全點。早知道應該躲到石木那邊去,撿漏殺多殺幾隻貪食烏鴉,也不至於不及格。

到現在還在想著怎麼偷懶,杜山徹底對著八個人失望了。

在料理教室,

學員們陸續開始對獠牙獸的肉開始切片,看上去很簡單的事情,卻將所有的人都難倒了。夜肖在剛開始上課的時候,還叫他們不要切的太薄,這時候他們只能苦笑,正常的薄厚,他們一刀下去都斷斷續續的,不是切到一半就斷了,就是因為切斜了,結果薄厚不均,根本不符合標準。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姜成第一個完成的時候,夜肖也回來。

當姜成端著盤子的走到講台上的時候,所有的學員都用驚嘆的目光注視著他,在看看自己的只切到一半,或者一面已經變的一塌糊塗,像是被牛犁過一樣的肥肉。

夜肖從姜成的盤子中夾起一片肥肉片。

肥肉片薄厚均勻,有著肥肉特有的油光,但是看上去又不是很膩,有油光不沒有油汁,升騰的一陣陣熱氣,很顯然是一一口氣片下來的,沒有一絲的猶豫,在刀術上很完美,如果讓他來做的還,也沒有太多的進步空間。

那接下來的就是味道了,姜成碟子中醬汁少了一點,但是用來試吃卻是夠了的,沾上一點,醬汁放到嘴裡。讓夜肖有點小意外的是,這醬汁居然不冷的。

不過冷也有冷的好處,原來的黃豆醬油是咸醬油,咸香有餘,鮮香不足,冷了以後的黃豆醬油的味道變的帶一絲絲甜味,更加鮮美,但仔細品嘗的話,卻發現在醬油中的甜味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鮮味。

「很不錯~很不錯~」

夜肖吃完一片忍不住又夾了一片,吃完後點頭說了兩次很不錯。

這讓一年紀老學員們很緊張,萬一姜成的料理的了A+,那麼他們的料理最多就只能得A了。

夜肖心中也琢磨著,要是給這份姜成的料理一個A+,之後的料理就不好評分了。

沉思了一會兒,道:

「就先給你一個A吧,要是沒有人能超過你,我就給你一個A+」

要是上一屆的話,這一道料理已經可以給一個A+級學分,但是這一屆可不只有一個野獸料理人這麼簡單。夜肖看著還在認真看著肥肉的陸凡,不知道他又在打什麼主意。

有姜成的開頭,不斷的有學員完成了料理,一盤料理端到夜肖的面前,都是一些一年紀老學員,大多只有B+。

這些老學員知道成績后,都點點頭離開了,只要學分沒有超過姜成就沒有獲得稀有元氣食材的機會,留在這料理教室也不會有什麼改變,還不如回去多磨練廚藝,或者賺錢去。

也有一些好奇心比較重的老學員留下來看剩下新生們的表現。

「夜肖老師這次的評分標準比以前高了好像。」

「那也沒有辦法,原來還能有五個A級學分的名額,現在為了姜成區分開,統一都只有B+,可惡早知道這樣,我在姜成之前先完成就好,他只比我早一點點。」

「這都是命啊。」

在老學員之後,蔣天和孟清這一組,完成了料理。

蔣天和孟清各子端著一個盤子,走向夜肖。

「孟清,你說我們能不能超過姜成。」

「理論上來說難,姜成那個傢伙,切過的肉比我們見過的都多。」 在孟清和蔣天端著盤子走到夜肖面前的時候,孟琪看著自己還有一小半才能完成的料理,焦急的對洛蘭喊道:

「洛蘭,怎麼辦,你看他們先完成了」

「這次的料理,不是比誰先完成,你用心切的肥肉片吧。」

洛蘭又片下一片肥肉片,鬆了一口氣,轉頭對孟琪說道。

但孟琪就是安靜不下來,又說道:

「可是,萬一他得了A+,我們不是沒有贏他們的機會了。」

為了讓孟琪安靜下來,洛蘭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我想老師不會這麼快決定誰是A+級,他在等一個人。」

「誰?」

洛蘭沒有說話,往身後指了指,孟琪疑惑的轉頭望去,正是還在認真切肥肉的陸雲。

陸凡切的並不慢,速度還在洛蘭之上,按理來說早就應該完成了。孟琪很好奇,這到底是為了什麼。也不管自己手上的料理了,轉頭就向陸凡那裡跑去。

洛蘭剛又將一片肥肉片下來,感覺身邊少了一個人,轉頭見到原來孟琪的位置上,人已經不不在了。然後發現她已經跑到陸凡那邊去了。

「琪琪,跑這裡來幹什麼,不要影響凡。」

她們這一組的料理快要完成了,這個時候孟琪卻跑開了,她想也不想就跑過去向將孟琪拉回來。

在陸凡的灶台見到孟琪的時候,卻見到,孟琪拿著一塊脂肪片研究起來。

「洛蘭,你看,陸凡片的脂肪片和我們的不一樣。」

孟琪將一片放在洛蘭眼前說道,洛蘭正要說,不一樣有什麼奇怪的時候,被孟琪手上的這塊脂肪片吸引了注意力。

獠牙獸的脂肪層,在不同的位置形狀有一定不一樣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了方便切片學員們會將它,切成之前和和夜肖切的蘿蔔塊一樣的形狀。但是陸凡這一脂肪片明顯是後期處理的,在肥肉片一邊並不是平整,而是一種特殊有規律的形狀。

「凡,這有什麼用意嗎?」

「對啊?有什麼意義。」

洛蘭心中好奇,孟琪緊跟著應道。

一片規整的肥肉片,和一片一邊有奇怪形狀的的肥肉片,又有什麼區別,前者只好和容易切一點。

春雪在一邊揮舞著手中的菜刀,得意地說道:

「這可是我們的秘密,怎麼能告訴你們。」

孟琪不服氣的瞪著春雪,你和陸凡一組就了不起來了

陸凡笑著打圓場,說道:

「當然有意義,不過現在說就沒有意思了。」

陸凡不說,洛蘭也不勉強,帶著孟琪回到他們的灶台。

在走之孟琪給了春雪,春雪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個鬼臉。陸凡騰出手摸摸春雪的頭說道:

「不要像一個小孩子。」

春雪點點頭,嘴裡卻嘀咕著,她還只是十三歲本來就是一個孩子。

蔣天也注意到陸凡那邊的動靜了,可他要將料理交上去打分,沒時間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孟清和蔣天的料理,夜肖都吃了一片,最後猶豫了一會兒后,決定給他們也一個A級。

就在蔣天以為自己的水平和姜成一樣歡呼時,姜成一臉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指指他的鼻子,蔣天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然後夜肖的一句話讓蔣天明白了怎麼回事。

「雖然肥肉片的口感很不錯,但是醬汁比姜成的差一點,水和糖放的多了一點。」

「也就是說,我們的料理只是達到了A級的水平,但是沒有成為A+的可能。」

夜肖理所當然的點點頭,將他們的料理還給他們,隨意的說道:

「每天節課有五個A級的名額,浪費了挺可惜的。看在你們是第一次做這道料理做到這種程度,就給你們好了。」

孟清在心中琢磨了一下,於是就明白了,其實他們的這料理的水平不過和那些老學員一樣,不過是他們是第一次做所以就將A級給了他們。

一年級老學員也聽出了夜肖話中的意思,心中不是很高興。

「這樣對我們不公平吧。」

「嗯,是有這麼一點,不過這對新生們也好,要是學分都讓我們搶走了,他們明年說不定也要留級。」

「這樣話,我還是去城裡掙錢買食材好了,不只是元斗場,國都中很多地方都歡迎廚修兼職。」

「我在金太郎酒店,你在哪裡?」

「我…那個其實和你很近,八里街六角巷王媽子麵包店。」

「……」

陸續又有其他的新生將料理端上來,夜肖個別的吃了一口,其餘的看了一眼統一給了一個B級學分。

在一半的新生都將料理交上去后,孟琪和洛蘭也終於完成了她們的料理。至於為什麼她們會比一般的同學慢,因為洛蘭發現了夜肖布置這到料理的一個漏洞,就只要完成料理就行,並沒有限制用多少食材,所以她和孟琪可以將自己不滿意的肥肉片不要,將自己滿意的肥肉片加入料理中,讓料理更完美。

而陸凡他們贏來的獠牙獸的肉將他們的院子一半的冰窖都填滿了,她們最不缺的就是獠牙獸的肉。

蔣天完成了料理在也呆在教室中,見到孟琪完成了料理,走過來看熱鬧。

「肥肉片切的還不錯,就不知道醬汁怎麼樣,讓我嘗嘗。」

孟琪怎麼可能讓蔣天的手伸到自己的醬汁碗中,伸手怕掉蔣天的手,氣呼呼的說道:

「老師還沒吃,你想都別想,哼~」

說完跟上洛蘭,不理蔣天。

夜肖此時在講台上無聊的坐著。

「一大早吃肥肉果然是個錯誤的選擇。」

嘴裡嘀咕著,將一個蘿蔔塊放到嘴裡,沖淡嘴巴中肥肉的膩味。夜肖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選這個道料理當料理課的主題。雖然這道菜曾經是他的拿手料理。

「老師?」

「嗯?」

夜肖轉抬起頭來到又是兩盤料理的時候,不由的感覺到有點心煩,自己定的料理課題,再不願意也得吃。不過孟琪和洛蘭來兩個人的料理好像有點不一樣。

「這是山楂?」

洛蘭和孟琪的肥肉片旁邊不是像其他學員一樣無用的裝飾品,而是一些蛋黃色的人果肉,聞著有一絲絲酸甜的味道,讓在滿是肉香的料理教室中,如同一股清流,讓夜肖忍不住流口水。

一口山楂到嘴裡,肚子中油膩的感覺瞬間就沒了,酸甜的味道充斥的口腔,夜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這讓夜肖決定只要洛蘭他們組一個A。

一道料理能將食客的感受也考慮進去,才是真正的料理,這種感受並不局限在料理的味道,食客吃料理是的生理和心理狀態。

接下來就是試吃他們兩個人的料理了,當夜肖剛將手中的筷子拿起來,一個出乎意料的人沖了進來,將他和孟琪他們的兩盤料理打翻。

「咦什麼東西,軟軟的?」

愛麗莎沖門外衝進來,連人也不看,等將夜肖撞倒在地上了,一臉迷糊從他的身上站起來,然後想到了什麼,連忙對教室中的學員說道。

「對不起大家,我今天早上睡過頭了。」

說完還像一個小孩一樣,俏皮地吐了一下舌頭。

在教室的中的學生孟感覺好尷尬,選擇沉默不語,總有人會站出來說話。

蔣天猶豫了一下,指著躺在地上夜肖,對愛麗莎說道:

「愛老師,夜老師還在你腳下,這沒有關係嗎?」

「哈?!」 相對於學員們驚訝和尷尬,夜肖倒是習以為常,淡定地說道:

「今天是小雞嗎,還真可愛。」

愛麗莎驚覺到,夜肖在說什麼,連忙捂住自己的裙子,在夜肖的肚子上踩了一腳,低呼道:

「色狼。」

「咳咳,請叫我神士。」

夜肖對愛麗莎這一腳只是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若無其事的站起來,摸著愛麗莎的頭說道,「愛麗莎,你是不是又睡傻了,你的課下午,現在是早上。」

「啊?!」愛麗莎愣了一下,仔細回想一下,臉慢慢的變紅,她已經想起來,自己又鬧了一個烏龍,想找一個地洞鑽進去,支支吾吾了半天,看見洛蘭她們地上的料理,自己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說道:

「我只是過來看看料理做的怎麼樣,看完了,我走了」

說完拔腿想走,夜肖從後面抓住了他的腦袋,不讓她走。

「既然想看,就順便幫我打一下文吧。」

「知道了~」

愛麗莎嘟著嘴,說是知道了。等夜肖鬆手的時候,狠狠咬了一口夜肖的手,惹的夜肖不由的低呼,問她要幹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