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龍祖眼中的寒光,夢蕁天嘿嘿一笑,邁步上前道:「龍祖前輩,三年沒見,您的氣色真是越來越好了。」

龍祖哼了一聲,心中對夢蕁天恨透了,認定如果不是夢蕁天的話,自己根本不可能淪落到這個下場。 如今肉體、靈魂和力量全部分離,尤其是力量,還被封印了,即使是以他的力量逐步蠶食了三年時間,也沒有破解掉封印。 龍祖冷聲道:「你帶這麼多人來,打算幹什麼,想要吸收我的本源力量嗎?」 龍祖知道夢

龍祖哼了一聲,心中對夢蕁天恨透了,認定如果不是夢蕁天的話,自己根本不可能淪落到這個下場。

如今肉體、靈魂和力量全部分離,尤其是力量,還被封印了,即使是以他的力量逐步蠶食了三年時間,也沒有破解掉封印。

龍祖冷聲道:「你帶這麼多人來,打算幹什麼,想要吸收我的本源力量嗎?」

龍祖知道夢蕁天擁有北冥神功這種變態功法,最擅長吸收別人的力量,他帶著這麼多人來,明顯是沒安好心。

夢蕁天搖了搖頭:「您說笑了,在這裡,我們所有人都是您的晚輩,怎麼敢跟您動手呢?」

其實,夢蕁天最初確實是奔著龍祖的本源力量來的,只是現在看來,不得不取消計劃了。

龍祖早料到自己會來,但是卻沒有離開,顯然是有恃無恐。

這龍祖是通天徹地的逆天人物,他可不想冒險和這種高手發生戰鬥。

小龍走了上來,對著龍祖道:「老祖宗,您不要著急,是我帶著他們來的,老大他一定有辦法破解封印,讓您取回以前的力量。」

「哼!」龍祖瞥了夢蕁天一眼,沒有說什麼。

夢蕁天見狀悠悠道:「想要破解封印並不難,只是,我需要龍祖前輩先答應我一個要求。」 「哼!」龍祖早知道夢蕁天不是省油的燈,不過現在他也不敢和夢蕁天翻臉,「說吧。」

夢蕁天嘿嘿一笑:「第一,我要龍祖前輩當著所有人包括您的子孫的面,承諾以後絕對不侵犯人類。」

龍祖盯著夢蕁天半餉,最終無奈地嘆了口氣:「好!」

「爽快!」夢蕁天滿臉興奮,「第二,我希望您能答應我,返回玄幻大陸之後,允許人類進入獸山,開採礦物進行貿易。」

這一下子,龍祖不淡定了。

龍祖一下子站了起來:「夢蕁天,人類和獸族互不侵犯,是自從玄幻大陸出現就定下的規矩,難道你的胃口大得想要佔領獸山嗎?」

「別以為你現在真的了不起了,我獸族大軍也不是吃素的。」

「本祖就算拼得形神俱滅……」

不等龍祖說完,夢蕁天已經趕緊揮手打斷了他:「前輩,前輩,不要激動,聽我說完,我希望只允許天亞商盟的勢力進入獸山進行貿易。」

「獸山擁有大量待開採的礦物和各種資源,而人類手中也擁有大量獸山不存在的東西,大家互惠互利,做生意就是講究一點,雙贏,您說是不是?」

這下龍祖聽明白了,天亞商盟的宗旨他倒是清楚,那是個不追求力量和權勢的組織,所做一切都是為了錢,將金錢主義貫徹到底了。

這時,站在夢蕁天身後的一位老者走了出來。

他是天亞商盟的人,一位中階武帝強者,代表趙倩蓮前來的。

老者越過夢蕁天,對著龍祖深鞠一躬,面帶友好笑容道:「龍祖前輩,晚輩是天亞商盟的代表,受盟主之命特意來死亡空間與您商談的。」

聞言,所有人都是一陣疑惑,龍祖皺著眉頭問道:「盟主?他怎麼知道我會在死亡空間?」

他被封印在鎮古劍中百年,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天亞商盟更不應該知道。

老者呵呵一笑:「敝盟自然有自己的情報來源,希望前輩不要見怪,盟主命我一定要將您安全救出死亡空間,同時也希望能與貴族交好。」

老者說話極為得體,無處不體現出對龍祖的尊重,像龍祖這樣高傲之輩最重視的就是面子,見有人對自己這樣畢恭畢敬的,頓時臉色好看了許多。

老者繼續道:「敝盟對貴族絕對沒有敵意,只是希望雙方合作,將利益最大化,當然,還要通過前輩的首肯,如果前輩不願的話,就算是晚輩多嘴了,敝盟永遠都是貴族的朋友。」

夢蕁天聽得咧了咧嘴,暗道不愧是天亞商盟的上層人物,這小話說得太漂亮了。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即便龍祖的脾氣再大,面對這說話滴水不漏的老者,也發不出脾氣來。

龍祖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道:「你們勢力要進入獸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本祖只允許武魔境界以下的人類進入,否則,按照以前的規矩處理。」

老者哈哈一笑:「龍祖前輩果然如傳說中一樣大氣豪爽,是我等學習的楷模。 總裁霸霸愛 不過,獸山靈獸眾多,境界低下的人手進入獸山,恐怕……」

他雖然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萬一那些弱小的人進入獸山,被那些強大的靈獸秒殺了怎麼辦?

龍祖瞥了他一眼:「放心,本祖完全可以代表四聖獸家族,獸山之內的靈獸,無敢不遵從。」

「那晚輩在這裡代表敝盟多謝前輩了。」

龍祖點了點頭,對他並沒有過多的重視,再次轉頭看向夢蕁天道:「夢蕁天,這樣可以了嗎?」

夢蕁天嬉皮笑臉,撓了撓頭:「其實吧,晚輩還有一個要求,不,是請求,希望龍祖前輩能做逍遙門的客卿長老。」

龍祖緊緊地看著夢蕁天,腦海中無數的畫面電光火石般快速閃過。

突然,龍祖的眼中閃過一抹寒光,突然揮動手臂,一團令人窒息的能量球瞬間出現,以閃電般的速度朝著夢蕁天襲來。

龍祖突然出手,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夢蕁天更是嚇了一跳,連忙施展鬼影迷蹤閃開。

然而,夢蕁天的身影剛剛站定,卻看見之前的能量球迅速轉彎,再次朝著自己的方向追來。

「我靠,還帶追蹤的啊。」

夢蕁天咧了咧嘴,知道躲不掉了,乾脆取出鎮古劍,鬥氣瞬間湧入其中,鎮古劍隨之綻放出兇猛的紅光,暴戾的氣息瀰漫全場。

隨著鎮古劍揮出,一道丈寬的豪光射出,直接劈在了能量球上面。

能量球應聲而碎,爆炸產生一道能量漣漪,將夢蕁天震退了十多步,然而龍祖卻是紋絲未動。

夢蕁天哭笑不得:「前輩,不同意就算了嘛,幹嘛打人,大家都是成年人,打打殺殺的多不好。」

看著夢蕁天手中赤紅的鎮古劍,龍祖的眼中分明閃過一抹恐懼,百年的封印,早已經令得龍祖對鎮古劍的忌憚深刻到了骨子裡。

龍祖的嘴角有些顫抖:「你……你的鎮古劍,恢復了。」

夢蕁天一陣蒙圈,看了看鎮古劍,一下子明白了,龍祖說的應該是三年前鎮古劍斷掉的事情。

龍祖看著夢蕁天的目光,明顯是根本沒聽明白自己的意思,不過他也懶得解釋。

龍祖面色陰沉,眉頭緊皺,眼中帶著冷厲:「夢蕁天,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力量倒退了,但是我希望在你將來恢復力量之後,能與我進行一次生死決鬥。」

所有人同時看向夢蕁天,心臟一陣狂跳。

生死決鬥,像龍祖這種通天徹地的前輩竟然要和夢蕁天生死決鬥,他還真是看得起夢蕁天啊。

以夢蕁天現在的實力,即使是給龍祖做跟班都不夠資格,不過,夢蕁天一樣是心高氣傲之輩,他更希望有一天可以跟這種巔峰強者一較高下。

「嘿嘿,會有這一天的。」

「如果你能再次打敗本祖的話,你之前提的要求,本祖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妥了!」夢蕁天打了個響指,「大丈夫做事就是痛快,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龍祖看了一眼匍匐在旁邊的神龍虛影,那是他被封印的力量本源,轉身看向夢蕁天道:「現在可以解開封印了嗎?」

夢蕁天收起鎮古劍,將八極扇取了出來,摺扇輕搖,模樣瀟洒。

夢蕁天盯著前方的神龍虛影,只見巨大的虛影一雙龍目凶光畢現,其霸道威勢顯露無疑,可是即使是這樣恐怖的存在也奈何不了那道封印。

即使是以龍祖的實力都破不掉的封印,夢蕁天也只有藉助八極扇和陣紋師的力量了。

夢蕁天深吸一口氣,面露正色,猛然揮動八極扇,一股溫和的勁氣朝著被封印的神龍虛影席捲而去。 溫和的氣流落在了神龍虛影身上,碩大的神龍虛影猛然一顫,發出低沉的龍吟聲。

一股龍息從神龍虛影的鼻孔中噴出,捲起了大片的煙塵。

夢蕁天咧了咧嘴,只是鼻子噴了一下,竟然這麼厲害,如果讓龍祖取回全部的力量,不知道究竟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不過,夢蕁天倒並不怎麼擔心。

龍祖乃心高氣傲之輩,他做出了承諾就絕對不會輕易食言,而且他想要跟自己決一死戰,在自己徹底成長起來之前,他也不會對自己動手。

仔細盯著神龍虛影外面的那層封印半天,也沒看出有什麼變化,八極扇扇了一下,竟然沒有什麼反應。

小麟大眼睛賊溜溜一轉,湊近夢蕁天道:「主人,這傢伙蘊含著大量的生命力量,如果讓我把它吃了,一定能達到武帝巔峰的境界。」

小麟雖然說話盡量小聲了,但還是被龍祖聽見了,當時臉色就沉了下來,冷目瞪了過來。

夢蕁天趕緊捂住了小麟的嘴巴,沖著龍祖嘻嘻一笑。

他還記得當初在龍雲城的時候,小麟私自把彙集了數十萬人的生命能量源給吃了,把那個神秘的武宗強者氣得半死,當時就爆發了。

按照龍祖的脾氣,即使小麟敢咬這神龍虛影一口,他都會立刻暴走。

夢蕁天氣呼呼地敲了小麟的腦袋一下:「小饞貓,來死亡空間這麼久了,也沒給我找到什麼像樣的寶貝,現在還想給我找麻煩嗎?」

說到寶貝,小麟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滿臉的得意之色:「主人你不知道,三年前我剛來的時候,到處找你,後來遇見了一隻大蟲子,它竟然沖我吐口水,氣得我把它燒熟吃掉了,這不現在也有武帝的實力了嘛。」

然後,小麟還將那隻大蟲子的模樣描述了一遍。

夢蕁天額頭浮起一條黑線,根據小麟的描述,夢蕁天就想到她吃掉的大蟲子就是當初被自己打回原形的那個。

那大蟲子真是倒了血霉了,無緣無故被自己痛扁一頓,好不容易成熟的凝神草又被自己搶了,現在竟然連命都被小麟收了。

不過轉念想想能夠被傳說中的神獸聖火麒麟獸吃掉,也算是它的榮幸了。

不得不說夢蕁天是個很護短的人,如果是反過來小麟被那大蟲子吃了,夢蕁天不去蕩平死亡空間找它拚命才怪呢。

見小麟盯著神龍虛影,一雙大眼睛閃閃發光,夢蕁天無奈地一笑:「放心,出去以後有的是寶貝給你吃,小孩子要懂事,知道嗎?」

小麟雖然有些捨不得,但依舊乖巧得點了點頭。

這件小插曲告一段落,夢蕁天跟眾人打了聲招呼,示意眾人後退,然後再次看向被封印的神龍虛影。

「繼續吧。」龍祖聲音低沉,宛若命令。

夢蕁天心中一陣不快,並沒有說什麼。

「我大人不記小人過,我宰相肚子里能撐船……」夢蕁天心中自我安慰著。

重生星光璀璨 緩緩閉上雙眼,夢蕁天神識調動,他額前的小龍痕迹放出了淡淡的光芒,一縷金光從中溢了出來,停留在夢蕁天身前。

金光漸漸扭曲,最終化作一枚詭異的符紋。

夢蕁天雙手置於胸前,雙掌交叉緩緩轉動令符紋在掌心中旋轉顫動著。

看見符紋出現,龍祖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似是想起了什麼,深深地看了夢蕁天一眼。

只見一道又一道的符紋在夢蕁天的身前出現,密密麻麻足有上百道。

「差不多了。」

夢蕁天目光一凝,取出八極扇猛然一揮,上百道符紋閃電般朝著神龍虛影射去。

嘭……嘭……嘭……

每一道符紋滲入神龍虛影的封印中,都會發出一道低沉的悶響,嘭嘭之聲此起彼伏,還很有節奏感,彷彿在敲架子鼓一樣。

然而,片刻之後,符紋竟然從神龍虛影體內飛了回來,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出,帶著刺耳的破風聲朝著夢蕁天射來。

夢蕁天腳下紋絲未動,雙眼圓睜,一縷神識散出,直接將迎面而來的符紋定在了空中。

上百道符紋發出嗡嗡聲,劇烈地震顫著,最後化作星光,消失在這天地中。

「好強的封印力量。」夢蕁天不禁驚呼,「這裡面竟然存在著一個封印大陣,而且是陣紋師乾的,我的符紋根本打不進去。」

夢蕁天轉頭看向龍祖,問道:「龍祖前輩,您到底得罪了什麼強大的人物啊,他竟然下這麼狠的封印。」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龍祖瞪著夢蕁天道:「你!」

「得,當我沒問。」

夢蕁天哭笑不得,手掌摸著下巴苦苦思索著該如何破解。

同時,他將那捲陣紋師秘籍取了出來,快速翻閱著,想要找出一個破解高強封印大陣的辦法。

結果,倒是找到了一個與那個封印大陣一樣的施展方法,卻沒有找到破解的辦法。

「沒找到辦法,倒又學會了一個封印大陣,也算進步了。」

夢蕁天皺著眉頭,緊緊地盯著面前的神龍虛影。

身後那麼多的武帝強者,隨便拿出一個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面對這陣紋師的封印,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突然,夢蕁天邁步上前,伸出手掌按在了神龍虛影外面的封印上面。

丹田處的北冥真氣緩緩調動,一股淡淡的綠色流光從夢蕁天的掌心出發,慢慢朝著四周蔓延,範圍越來越大,逐漸將神龍大腦袋包裹在了裡面。

「北冥聚靈法!」

聽到夢蕁天說施展北冥聚靈法,龍祖嚇了一跳,立刻就想要暴走,結果見夢蕁天只是在吸收封印大陣的力量,提起的一股氣又咽了回去。

無數的流光從封印大陣中溢出,朝著夢蕁天匯聚而來。

之前還沒有感覺,現在吸收起封印大陣的力量,夢蕁天驚恐地發現,這個封印大陣中的力量竟然有北冥真氣的氣息。

這股北冥真氣與夢蕁天一般無二,但是卻要比他強出太多了,簡直就是初生嬰兒與彪形大漢的區別。

「難道這個世界還有人跟我一樣修鍊北冥神功?」

夢蕁天所知道的,在玄幻大陸只有自己和以前收的徒弟宋剛懂得北冥神功。

這篇神功是他從以前的世界帶過來的,根本不應該有其他人懂得,除非還有其他人跟自己一樣,穿越到這裡來了。

不過不管是怎麼樣,封印還是要破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