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唐宋跟著幾女走出飯店。辛曉璐忽然提議:「要不我們去逛街吧?哎喲我們好久都沒在一起逛街了。」

「好啊,反正我今天沒事。」秦葉雨幾人爽快答應。 然而,白雲梅卻顯得猶豫,苦笑道:「我下午還有點事,去不了。我得先回去,你們去逛吧。」說話間,眼神瞟著唐宋,「帥哥,能送我一趟不?」 唐宋伸著懶腰:「可以啊,反正我沒車。丫頭,我就不跟你去了,車給我。」 秦葉雨略帶幽怨的掏出車鑰匙扔給

「好啊,反正我今天沒事。」秦葉雨幾人爽快答應。

然而,白雲梅卻顯得猶豫,苦笑道:「我下午還有點事,去不了。我得先回去,你們去逛吧。」說話間,眼神瞟著唐宋,「帥哥,能送我一趟不?」

唐宋伸著懶腰:「可以啊,反正我沒車。丫頭,我就不跟你去了,車給我。」

秦葉雨略帶幽怨的掏出車鑰匙扔給他:「那你順便送一下雲梅。我們走,別管他。」

嘰嘰喳喳幾句,幾女開心的離開,就剩下白雲梅跟唐宋。

唐宋抿著微笑,什麼也沒說的去開車過來,白雲梅便上車了。她沒有坐在副座,而是坐在後邊。

車內氣氛有些壓抑,白雲梅閉目養神,唐宋專心的開車。約莫五分鐘,唐宋才忍不住問道:「你到哪裡?」

白雲梅這才睜開眼,看了一下他的後腦勺,擠出笑容:「你先送我到是雲華七號,我去那裡拿點東西。往前走,我給你指路。」

雖然故意用身子擋住,可唐宋還是看得到,她的手機亮著屏幕……

按照白雲梅的指引,車子七拐八彎,好一會總算停下來。唐宋側頭看了一下,是一個紅木廠,四周圍有點荒涼。

腦子靈光一閃,唐宋輕聲道:「紅木館?我陪你去吧,正好我想看看傢具。」

白雲梅嘴角微微抽搐,臉上保持著笑容:「可以啊,這邊傢具挺多的,質量也還可以。不過我估計,你看不上。」

跟著她走進去,唐宋刻意的四處張望,很是驚奇的樣子。這紅木廠周圍什麼都沒有,裡邊也沒有加工的聲音,要說沒鬼才怪呢。

繞到後邊,白雲梅忽然停下腳步,緊咬著嘴唇。唐宋故作驚愕的回頭看著她:「到了?」

猶豫了一下,白雲梅忽然往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轉身就跑:「快跑,他們要殺你!」

還沒等跑幾步,後邊一輛麵包車圍堵過來,車門打開,幾個青年掄著鐵棍衝下車。與此同時,紅木廠緊閉的大門打開,一幫人也掄著棍子從裡邊出來,迅速將唐宋兩人包圍。

白雲梅臉色慘白,死死將唐宋擋在身後。唐宋沒有驚慌,掃視人群,笑道:「就這?」

回頭看了他一眼,白雲梅滿是歉意:「那個邵文,他要殺你。我……對不起。」

「白雲梅,你個賤貨!」紅木廠裡邊傳來邵文的怒罵,隨後便見他風風火火的走出來,手裡掂著一根鐵棍,樣子尤為陰狠,「就知道你會背叛我,還好我派人跟著。」

白雲梅緊咬著嘴唇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充滿了苦澀與後悔的看著唐宋。

唐宋掃視人群,忽然笑起來:「白雲梅,你好像,還是沒太了解什麼叫為所欲為。」

白雲梅一怔,慌忙搖頭:「不是的,他們那麼多人,真會打死你的……就算你一個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這麼多人……」

「小子,來啊,囂張啊。」邵文走過來,狂妄的叫囂著,「你不是很能打嗎,我這裡有二十個人。今天你要打死我,要麼我把你打死,哈哈……」 「邵文,你放過他吧。」白雲梅緊張的哀求著,「他是我朋友的男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給他一次機會。」

「我呸!」邵文兇惡的吐口水,棍子抗在肩膀上,「放過?你知道他得罪誰嗎?孔家大少爺!呵呵,大少說了,就算不弄死他,也要切了他的吊,讓他當太監,嘎嘎……給我上!」

得到命令,一群青年奮勇衝上去。白雲梅嚇得啊的閉上眼,絕望的等死。

嘭嘭……

耳畔傳來低沉悶響,聽得白雲梅更是毛骨悚然,心裡早已經是涼涼的了。這麼多人,而且都是鐵棍,唐宋就算再厲害也要被打死。

然而,過了一會,白雲梅忽然又發覺不對勁。怎麼好像悶響一直不斷,好像有人不停的摔倒?

小心翼翼睜開眼一看,映入眼帘的一幕,讓她直接傻眼了。

一個接一個,確實是有人倒下,但不是唐宋!

唐宋揮舞著兩根鐵棍,左右手同時狂掄。周圍一群男子壓根就沒來得及躲避,慌亂成一團。被抽中的,不是疼得倒下嗷嗷叫就是直接被抽暈過去,場面相當殘暴。

就連後邊的邵文都看傻了,這哪是打群架,根本就是送人頭刷經驗!

殘影重重,掄得不是一般的快,場面不是一般的慘烈……

一轉眼,地上已經躺著差不多十個青年,剩下的都警惕往後退,握著鐵棍的手不自主顫抖。能活到現在,靠的是蛇形走位!

唐宋雙手翻轉著鐵棍發出呼呼聲響,臉上帶著笑容:「我都說了,我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你們就是不相信。來來來,趕緊幹活,幹完活回家睡午覺。」

「你……」白雲梅驚呆了,實在太厲害了,電視都不敢這麼拍!

一群青年相互對望,一個個冒著冷汗,愣是沒敢再衝上去,心裡突突得厲害。

邵文這才回了神,吞咽著口水往後退,大聲喊著:「乾死他,大少有獎賞,一人獎勵十萬……」

話沒說完,轉身撒腿就跑,跑得賊溜。

眾人臉色發黑,差點沒罵娘。你倒是干啊,跑個球啊!

呼……

唐宋忽然甩出一根鐵棍,在空中快速飛轉。極為精準的,飛過去正好抽在邵文的屁股上。啪的一聲,衝擊得邵文噗通倒下。

一手抓住白雲梅,唐宋拉著她往前走。一幫青年愣是沒敢跟上,反倒是警惕往後退,冷汗越發兇猛。

都跑出去差不多十米,竟然還能抽中,而且看邵文那樣子,疼得都爬不起來了……

邵文被抽得臉色慘白,骨盆感覺都爆裂了。回頭看到唐宋走來,魂兒已經出竅:「你,你別過來。我……我告訴你,大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我爸是機場董事長,你敢動我……啊,別打我!」

忽然見到唐宋舉起棍子,嚇得直接抱頭大叫,慫得一逼。

唐宋黑了一臉,強烈的鄙視:「好歹你也是個空少,這麼慫真的合適嗎?你都說了,要麼我打死你,要麼你打死我……」

不等說完,邵文立馬哭喪著臉哀求:「大哥我錯了,大哥放過我吧。我就一慫逼,其實我是個軟蛋。我就是一條狗,是大少……不,孔光榮讓我來的。」

這認慫態度,簡直讓唐宋刮目相看。空少一般不都接受過訓練嗎,怎麼慫成這樣?

就連白雲梅都驚呆了,在她印象里,邵文可是非常強橫的人,跟現在的反差真有點大……

放下鐵棍,唐宋翻著白眼:「你這麼慫,你爸知道嗎?」

「知道,知道。我全家都是慫逼。大哥,我錯了,我就是個傻叉,軟蛋,慫叉。」邵文一個勁的點頭,雙手捂著屁股,「大哥,求求你放過我,我的屁股,裂了,好疼……」

嘴角抽搐,唐宋側頭看著白雲梅:「你有什麼把柄在他手裡?」

白雲梅猛地回神,緊咬著嘴唇奮力抓住唐宋手裡的鐵棍,略帶顫抖按在邵文的脖子上:「邵文,你個混蛋,快把那些東西給我!」

邵文嚇得一動不敢動,剛縮回去的魂兒又冒出來:「你,你……白雲梅你別衝動。東西在家裡,回去我馬上刪掉,我一定刪。」

看他那痛苦的樣子,白雲梅猶豫了。

唐宋卻插過話:「這話你也信?會不會刪掉,你心裡沒點數?」

忽然被點醒,白雲梅咬著銀牙用鐵棍狠狠推了一下,大喝著:「少騙我,我不信你。快點,把東西交出來,要不然……大不了我們同歸於盡!」

「你……」邵文相當憋悶,要不是唐宋在,他肯定會罵娘。

顫抖的掏出手機,頭皮發麻的遞過去。白雲梅搶過來,慌張的打開手機,裡邊果然有很多視頻文件。

唐宋只是用眼睛餘光掃了一下,雖然視頻沒打開,但他已經猜到是什麼。難怪白雲梅會聽從他的安排,那些東西被爆出去,對一個女人的聲譽影響不是一般的大。

把視頻刪掉,白雲梅才鬆了口氣。手機給邵文,綳著臉色輕哼:「還有呢,我媽的事……」

「你放心,我保證再也不說,打死我也不說。」邵文疼得實在受不了了,「白雲梅,我求你,快叫救護車吧,我的屁股,真裂了,嗚嗚……」

正當白雲梅準備撥打電話,唐宋忽然蹲下來,微眯著眼:「我知道你打什麼算盤,你呢,最好回去跟你爸商量商量。如果你爸說還能惹我,你再動歪心思也不遲。別到時候,你全家都被滅了,你自己一個人哭。」

抬起手溫柔的撫摸邵文的頭髮,笑容越發迷人,「記住,一定要跟你爸商量,否則你真可能會生不如死!還有,告訴孔光榮,我要了他弟弟的一顆蛋,不介意也要他的一顆!」

他可不會相信,那些視頻沒有備份。這種慫逼的性子,他太了解了。表面上認慫,回頭一旦清醒過來,又肆無忌憚報復。

推開邵文,唐宋站起來:「我們走,別管他。」

白雲梅猶豫不定,不過見到邵文已經抓起自己的手機,也就安心跟上了。

「喂,救護車,我要救護車,我屁股裂了……真裂,出血了……握草,你媽才被剛交,我骨盆裂了……」 蘇華睜開眼睛,面前是距離很近的灰色金屬天花板。他眨了眨眼睛,纔想起來自己是在一號艦臥艙裏的上鋪上。

發現螺旋塔艦隊轉向朝距離很遠的小行星帶飛去,沈中上校立即判斷出他們打算先橫穿小行星帶,繞到基地後方,再穿過基地後方的小行星帶襲擊基地。

正因爲基地背靠小行星帶,所以基地後方的防守很是薄弱,如果真的被敵人無聲無息地繞到身後,後果不堪設想。基地如果完了,螺旋塔進攻地球的最後屏障就沒有了,母星地球就將會成爲主戰場,這是任何人都不願看到的。

幸好,及時發現了他們,幸好,沈中上校一眼就看出了他們的企圖。

沈中上校命令全隊加速,一定要在對方進入小行星帶之前截住他們,不然讓對方進了天然屏障,就會更加難以堵截。

接下來將會有一場硬仗要打,在一同檢測過各自機甲的狀況之後,埃蒙把蘇華拖到了這個臥艙,爭取讓蘇華在追上螺旋塔艦隊之前抓緊時間睡一會,蘇華的體力幾乎已經到了極限的邊緣了。

蘇華費了幾秒鐘反應自己在什麼地方,翻了個身就待下牀。頭一轉,猛然被趴在牀邊的一個人頭嚇了一大跳。

“埃蒙?你趴在我牀頭做什麼?”蘇華有些莫名其妙。

埃蒙雙手交叉墊在下巴下,眨着眼睛趴在蘇華的牀頭看着他,因爲睡覺而調暗的室內燈光下,埃蒙一雙天藍色的眼睛被映成了灰藍色,整個人隱在陰影裏看不清表情。

“呵,我看時間差不多了,過來叫醒你。”埃蒙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整個人看起來倒有股怪異的青澀感覺。

蘇華的體力在短暫的睡眠過後恢復了許多,他用力晃了晃腦袋,笑了笑,看着埃蒙的模樣正想開口打趣的時候,艦船忽然一陣猛烈的晃動。

“不好!”埃蒙抓起掛在脖子上的耳機戴上,扔給蘇華一副同樣的耳機,就朝外衝去。

蘇華抓起耳機從上鋪一躍而下,手忙腳亂地帶好耳機,一個箭步衝出房門,來不及關門,全速追上埃蒙,跟在他身後。

“我們遭遇襲擊,附近出現了對方的機甲戰士。機甲戰隊儘快就位,一分鐘後彈射!”艦船頻道中傳來沈中上校的聲音,就算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仍然不慌不忙。

“是。二十秒後進入機甲艙。”埃蒙的聲音同樣堅定,不見絲毫顫抖。

蘇華有些緊張的心情瞬間鎮定了下來,跟在埃蒙身後冷靜地快速朝機甲艙奔去。

“十、九……三、二、一、彈射!”

蘇華和埃蒙一前一後被彈出了船艙,蘇華在彈出船艙之後立即進入了對接狀態,繞着飛船快速飛行了一圈,確認了飛船隻是在剛纔被激光束近距離擊中了能量罩,所以纔會在衝擊下大幅度搖晃,艦船本身並沒有什麼大的損傷,這才放下心來放慢速度開始尋找敵人的蹤跡。

在蘇華檢查艦船的時候,埃蒙則一邊查看周圍的形勢一邊用戰隊頻道指揮其他艦船的機甲。

看來敵人很狡猾,一擊不中立即退走,蘇華和埃蒙出來之後並沒能在附近發現敵人的蹤影。從艦船上的傷痕和剛纔艦船所受的衝擊來看,不大會是遠距離攻擊機甲,那麼這次來突襲的敵方機甲有着極其高超的隱匿技術和操控能力。

蘇華瞬間想到了上次的那架全身血紅的機甲,那架機甲無論是技術還是能力,都絕對可以做到這點。

“報告,沒有發現敵蹤。”機甲頻道中此起彼伏地傳來其餘艦船機甲戰士對搜索結果的彙報,無一例外都是毫無所獲。

“各位,我們必須在對方艦船進入小行星帶之前截住他們,敵方的機甲戰士的攻擊會干擾我們的行動路線,拖慢我們的速度,我們需要機甲戰隊各位的支持,艦隊將不再躲避,全速前進。安全就交給你們了。”沈中上校的聲音在艦船頻道響起,堅定而充滿振奮人心的力量。

包括蘇華在內的所有機師都精神一震,肩上責任的重大令他們充滿了幹勁。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總是完全捕捉不到敵人的蹤影,敵人的速度很快,攻擊目標也很隨意,忽然而來倏然而去,一擊之後不論是否得手,都立即撤退。

蘇華的確在敵人攻擊的這批機甲中看到了那架全紅的機甲,攻擊的時候紅得耀眼,撤退的時候卻又渺無聲息。

這樣的戰鬥方式令蘇華有些焦躁,沒有上次面對面的震撼和衝擊,這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方式讓人的神經一直繃緊,無法鬆懈。也許戰爭就是這樣,有面對面的直接對轟,也有這種充滿了詭異的戰術襲擊。

時間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對方的攻擊力度卻並沒有加大,似乎並不如何在意身後跟着的這條尾巴是快是慢,而蘇華甚至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他總覺得敵方並不在乎己方是否會追上他們,而己方的所有行動都在對方的預料之中,現在只不過是喜歡逗弄老鼠的野貓在耍着玩罷了。這讓他感覺脊背發涼。

“埃蒙,你覺不覺得這次有些奇怪?”蘇華一邊警惕地觀察着四周,精神一直集中在機甲的掃描系統上,一邊緊張地問道,聲音中含着自己也沒有覺察的不安。

“的確。他們這次的行動很詭異,如果爲了拖慢我們的速度,不應該只有這點遊擊似的攻擊,而且就連他們艦隊,我也總覺得並沒有全速,這些不起眼的攻擊與其說是干擾我們,不如說是確定我們是否還跟在後面。”埃蒙雖然充滿了疑惑,不過他的聲音依然堅定。

“不錯,我總覺得他們在把我們引到小行星帶去。”

“我們都能看出來,沈中上校肯定早就料到了。就算明知對方在小行星帶有所圖謀,我們也不能不去。一切小心爲上吧。”

雙方你追我趕,偶爾交鋒,很快就接近了小行星帶。

螺旋塔的艦隊率先一頭扎進了小行星帶,速度絲毫不見變慢。

一號艦艦橋上沈中上校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凱文少尉湊前輕聲說道:“上校,太陽風暴的時間沒法準確預測,如果在小行星帶裏面遇上的話,單靠機械操作很難全身而退。”

上校遲遲不做聲,一雙濃眉緊緊地皺在一起,菸斗叼在嘴上,遲遲未下命令。眼看螺旋塔的艦隊已經全部沒入小行星帶了,沈中上校狠狠地閉上雙眼,再次睜開時,眼中滿是堅定,沉着地說道:“我們害怕太陽風暴,對方也一樣,不能讓他們繞到基地後方。下令,全速前進!”

兩隊艦隊一前一後消失在小行星帶密密麻麻的小行星後。

“上校,敵方停止前進了,他們在擺陣!”

“上校,艦隊後方出現幾架機甲,是路上一直騷擾我們的那幾架。”

進入小行星帶,雷達界面上密密麻麻的小行星影響了艦隊的判斷,等到發現敵方的意圖的時候,已經晚了。

沈中上校恨恨地捏緊手中的菸斗,一掌拍在椅子旁的扶手上:“這招真是妙啊。如果我們追,就在小行星帶裏設埋伏,前後夾擊。如果我們不追,就順勢穿過小行星帶,攻擊基地後方。”

現在已經一眼就能看出形勢對己方很不利了,凱文少尉一臉着急,焦急的話語像連珠炮一般蹦出來:“上校,現在我們怎麼辦?是前進還是後退?”

沈中上校眯起眼睛,眼神冷峻而凌冽,冷冷地下了命令:“前進! 王爺別給奴家挖坑 基地的安危重要,想要打,那就奉陪!讓機甲戰隊的去解決後面的那些小蟲子,全體艦隊戰鬥狀態,迎戰前方艦隊。”

雙方的速度都慢了下來,隔着數以萬計的小行星形成了對峙的局面。

後方的機甲只有三架,全紅、全黑與紅黑相間。蘇華、埃蒙、查姆三人朝着他們迎了上去,前方的機甲戰隊指揮交給了西村。

再一次看見那架全紅色的機甲,蘇華自己也沒有料到,全身的熱血會如此沸騰,似乎潛伏在心底的好戰因子全都被他勾了出來。上一次紅色機甲驚人的速度、流暢的攻擊在蘇華心裏刻下了抹不去的印記,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敵方最厲害的機師,他只是單純地把他列爲了對手。

不過這次那架機甲卻並沒有和蘇華他們正面相對,在遠遠看見蘇華三人的身影之後,就開始快速撤退,蘇華三人緊追不放,緊跟着那三架機甲兜着圈子。

“怎麼回事?他們在搞什麼?”埃蒙惱怒的聲音從附近頻道中傳了過來。

“不清楚,不過不能讓他們繞到艦隊後方,我們必須要緊追。”查姆也收起了一貫的漫不經心,話語中滿是嚴肅。

遠方兩隊艦隊已經交上了火,由於中間無數小行星的阻攔,雙方几乎都毫無損失。遠遠看來,就彷彿兩個艦隊合力在小行星帶中清出一片空地一般。空地?蘇華的心中一動,熟悉的心悸感驟然浮現,那是危險的感覺。仔細去想,那種感覺卻倏然而逝,抓也抓不住。

忽然雙方的攻擊同時嘎然而止,彷彿有人按下了暫停按鈕,整個小行星帶中呈現了一副詭異的畫面,全部的動作都靜止了。

蘇華看着眼前那幾架機甲的快速飛竄,疑惑着自己沒進入同步狀態啊,怎麼就靜止了。轉頭才發現埃蒙和查姆也掉在了身後,他們的速度驟然慢了下來。

“埃蒙?查姆?”蘇華焦急地在戰隊頻道中呼喚他們,可是戰隊頻道中只剩下沙沙的聲響,什麼反應也沒有。

蘇華大驚失色,這是什麼情況?看起來就像是無形的力量控制住了一切,只有自己沒受到影響,不,蘇華看見前方仍在飛速飛行的三架機甲,還有他們。

“主人,主人!太陽風暴來了,你必須維持最大的融合程度,不然會脫出對接狀態。”關鍵時刻,小鐵皮的及時解說讓蘇華從驚慌的狀態中鎮定下來。

“太陽風暴?太陽風暴的影響到底是什麼?”蘇華幾乎是用吼地問道。

“太陽風暴會干擾所有電子儀器的運作,所以除了主人這樣人體腦電波對接控制的機甲,幾乎所有太空艦船都會失去控制。”

蘇華回頭看向遠遠落在後方的埃蒙和查姆,他們的速度雖然慢,不過明顯還是能動,心裏大石放下了大半。看來只要有融合能力,對接狀態下雖然有些影響,還是可以行動。

蘇華的心神大亂,完全沒注意到前方的三架機甲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架,也完全沒注意他們把他帶到了何處,他只能勉強分神緊跟住眼前的紅色機甲。等到蘇華回過頭來,只看見眼前站定的全紅色機甲,和機甲手中那架長激光炮射出的絢爛白光。

作者有話要說:╮(╯▽╰)╭那架紅色機甲裏面的是誰大家都知道,嘿嘿

不過陷阱不會這麼簡單啦,澤斯想出來的陷阱絕對高級,讓蘇華絕對無法逃出生天

這周有榜,更新速度會加快些

我發現了一個挺有意思的玩意,放到專欄裏了,是一個留言板

可以隨便披馬甲留言,挺好玩的,我以後可以在那裏留點開文計劃啥的,大家也可以去玩玩

順帶收一下專欄嘛→

專欄直通車 車子重新啟動離開,白雲梅坐在後邊盯著唐宋,有些心虛,又有些害怕。

唐宋沒有說話,面色平靜的開著車。至於要開到哪裡,其實他也不知道。當然,為什麼要幫這個女人,其實他也不清楚,就是單純想找樂子吧……

沉默了好久,白雲梅才硬著頭皮低聲道:「對不起,我……我差點害死你。」

唐宋不以為意的聳肩:「我早看出來了,你跟他關係不同尋常。送你回家吧,我要回去了。」

白雲梅微微一怔,咬著嘴唇不知該怎麼說才好。一股腦,委屈的眼淚忽然翻滾而下,哽咽道:「我也沒想到他是那種人,他偷拍了很多以前在一起的照片和視頻,我……我實在沒辦法。對不起,我真不想害人,可是……」

淚水嘩啦嘩啦的,讓唐宋哭笑不得。車子停靠到路邊,將紙巾遞給她,卻沒有安慰。

抓過紙巾,白雲梅哭得更是傷心,不停的吮鼻涕,淚痕把臉上的妝都給哭花了。

約莫五分鐘,她的情緒才稍稍平靜下來,擦拭著紅腫的眼睛,依舊帶著歉意:「謝謝你,唐宋。秦葉雨有你這樣的男人,真好。」

打心底,她真的很羨慕。她從不羨慕秦葉雨的容貌,卻羨慕她的好運。有一個願意替她出頭的男人,一個瘋狂而又強大的男人……

唐宋沒有回答,啟動車子離開。過了好一會才輕聲道:「你要去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