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吃了一驚,急忙上前救人。

шшш★ тt kдn★ CΟ 好在岸邊水淺,那對小情侶掉進水裏,立刻站了起來,水位剛剛齊腰。 “蛇,蛇!”男孩魂不附體,還在水中脫褲子,帶着哭腔大叫。 “怎麼會有蛇?”女孩已經嚇哭了,手腳並用向岸上爬。 柳雪急忙伸手,將女孩拉上來,大聲說道:“不用怕,這條蛇不會咬人的!唉

шшш★ тt kдn★ CΟ

好在岸邊水淺,那對小情侶掉進水裏,立刻站了起來,水位剛剛齊腰。

“蛇,蛇!”男孩魂不附體,還在水中脫褲子,帶着哭腔大叫。

“怎麼會有蛇?”女孩已經嚇哭了,手腳並用向岸上爬。

柳雪急忙伸手,將女孩拉上來,大聲說道:“不用怕,這條蛇不會咬人的!唉,簡直胡鬧,怎麼鑽人家褲管裏去了!”

這後半句話,柳雪是呵斥蘇珍的。

但是柳雪不能明說,只能含糊處理。

否則,那個男孩知道這條蛇是柳雪的寵物,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啊。

蘇珍知道師父生氣了,這才停止戲弄那個男孩,溜進水中消失不見。

男孩驚魂初定,終於穿着短褲爬了上來。

春寒料峭的北方,小情侶倆渾身溼透,這滋味可不好受,都在瑟瑟發抖。

“快回去換衣服吧,別凍着。”葉知秋忍着笑說道。

那個男孩損失慘重,看着河水,哭喪着臉說道:“我的手機在褲兜裏,剛買的椰果八……”

葉知秋做個好人,替男孩把褲子撈了出來,捏捏褲兜,說道:“手機還在褲兜裏,拿回去烤烤火,說不定還能用。”

“謝謝……”男孩接過褲子,和女孩走向學校,一步一哆嗦。

柳雪向前疾走幾步,在沒人的地方等待蘇珍。

蘇珍從水裏游上來,回到了柳雪的懷中。

柳雪很生氣,板着臉說道:“蘇珍你太胡鬧了,想玩出人命嗎?再有下次,我就把丟了,斷絕師徒關係!”

蘇珍垂頭無語,眼神裏有些委屈。

葉知秋又來做好人,笑道:“剛纔的小夥子口無遮攔,不知敬畏,嚇唬嚇唬他也好,對他以後的成長有好處。”

柳雪還是生氣:“這麼說,蘇珍還有理了?”

“是啊,降妖捉鬼是術派中人的事。剛纔的小夥子,居然要上女鬼,就是不知敬畏。”葉知秋一笑,又說道:

“平常人有平常人的生活,勿生邪淫妄想,勿遊花街柳巷,勿臨誅戮之場,勿親屍穢之地。清靜身心,遠離惡黨,纔是立身之道。有些不知死活的孩子,故意去墳場上找鬼,結果反被鬼魅糾纏,怨得誰來?剛纔的小夥子,也是禍從口出,否則蘇珍也不會對付他。”

柳雪想了想,微微頷首:“好像有些道理……”

葉知秋一笑,接過蘇珍,笑道:“記住了吧死妖精,剛纔師公救了你一命,否則你師父,一定將你剝皮抽筋,做成蛇羹的。”

蘇珍領情,在葉知秋的懷中點頭,做叩首狀。

夜色漸深,河邊終於徹底安靜下來。

除了葉知秋和柳雪,再不見其他的遊客。

葉知秋和柳雪來到上游的湖岸邊,向湖面搜尋,觀風辯氣。

湖面上,已經有許多白色的死靈虛影在飄蕩,渾渾噩噩,漫無目的。

不過這些死靈,也只有葉知秋和柳雪能看見,平常人看不到的。

葉知秋正要下水搜尋,卻聽見下游的河面上,又傳來昨晚的鬼哭之聲。

似乎是那個女鬼故意弄出聲音,開始叫陣了。

葉知秋冷笑,一個奇門遁形,頃刻間回到下游,回到大學圍牆外的河邊,瞪眼搜尋。

可是女鬼明顯地戲弄葉知秋,哭聲又轉移到了上游的湖面上。

“妹的,等我抓住你,有你好看!”葉知秋惱怒,身影縱起,祭起茅山御風咒,腳點河面,凌波渡水,再向上游搜尋。

柳雪和葉知秋分開,也在湖面上搜尋。

“知秋,在這裏了!”忽然間,柳雪身影一沉,已經下了水。

葉知秋急忙追過去,也潛入水中,會合柳雪。

可是女鬼太狡猾,葉知秋和柳雪剛剛下水,她便飄了出來,又在岸邊的樹林裏哭哭泣泣。

葉知秋和柳雪被女鬼牽着鼻子走,忽上忽下,忽東忽西,南岸北岸,上游下游到處跑,疲於奔命。

折騰了半個多小時,葉知秋和柳雪還是沒能抓住女鬼。

柳雪來了脾氣,衝着鬼哭的方向說道:“別以爲你能耐,我步步爲營,一寸寸地封鎖這片水域,看你能躲到哪裏去!”

“好啊,我看你怎麼步步爲營……”女鬼的冷笑聲幽幽傳來。

柳雪拉着葉知秋,附耳低聲說道:“我們沿着河邊,從上游往下游佈陣,用你的井獄咒,間隔佈置。”

葉知秋點點頭,立刻行動,手指凌空虛畫,一道道符文飛出,落在地上和水面上,布成了無數茅山井獄咒。

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葉知秋在龍王溝兩岸和水面上,佈下了上百個井獄咒。

然後,葉知秋和柳雪回頭,殺向樹林。

女鬼不敢正面接戰,急忙縱起鬼影,想躲回水裏。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追着鬼影的去路,催發劍氣。

柳雪也催動無極符,咄咄相逼。

女鬼吃驚,慌不擇路,從水面上的一個井獄咒中穿過。

砰地一聲輕響,井獄咒被催發,在水面上騰起黑氣,將女鬼困住。

“孽障,還能躲得了嗎?”葉知秋大喜,飛縱到水面上,結了一個三茅追魂印,加固在井獄咒上。

女鬼在井獄咒中拼命掙扎,罵道:“你們太不講道理,無冤無仇,爲什麼要騷擾我!?”

今天更新完畢,繼續求票,求支持。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以葉知秋目前的道行,女鬼無論怎麼掙扎,也無法擺脫井獄咒和追魂印的疊加..lā

所以,女鬼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力氣。

先前抓不住她,並不是因爲她厲害,而是因爲她狡猾,一直打游擊戰。

葉知秋也不廢話,直接操控井獄咒,將女鬼轉移到北岸的陸地上。

然後,葉知秋開口問道:“女鬼,現在知道厲害了嗎?昨晚上要把我變成淹死鬼,還敢說大話嗎?”

女鬼被困在井獄咒中,終於安靜下來,問道:“無怨無仇,你們爲什麼要騷擾我?”

葉知秋嘻嘻一笑:“我是茅山弟子,騷擾女鬼就是我的職業和興趣愛好,不服嗎?”

好不容易學了一身道法,不騷擾女鬼,多可惜?

柳雪也打量着那個女鬼,說道:“看你的模樣,生前也是書香門第的女子吧?”

看那女鬼的面容,也就十五六歲的年紀,穿着一身青色羅裙,額頭上點綴着一串細碎的綠色珠子,有些古典,也有些少女的青澀。

“什麼書香門第啊?她就是丫頭廟裏的女鬼,被她老爹那啥了。如果是書香門第,他老爹也就是讀書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事?”葉知秋說道。

女鬼大怒,瞪眼道:“你胡說,我和丫頭廟,沒有任何關係!”

“吆,還不好意思啊?”葉知秋呵呵。

“你……簡直一派胡言,我是好人家的女兒,怎麼會和丫頭廟有關係?”女鬼做含淚欲哭狀,又說道:“你們可以滅了我,讓我魂飛魄散,但是不能信口雌黃,玷污我的清白聲名!”

我去,難道真的搞錯了?

葉知秋愣了一下,反覆打量女鬼,皺眉問道:“你真的不是丫頭廟的女鬼?”

“我當然不是!”女鬼說道。

柳雪點頭,說道:“我看她的模樣也不像。”

女鬼很感激地看了柳雪一眼,低頭說道:

“我死後兩年,才發生的丫頭廟的事件。然後……我在這龍王溝上下,救過幾個溺水的人。鄉人無知,以爲是丫頭廟的那個父親救人的,就在這裏立了丫頭廟,香火供奉。”

葉知秋和柳雪聞言,各自狐疑,這麼說,女鬼還是好鬼,曾經救過幾條人命?

柳雪沉吟了一下,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救了人,鄉親們卻以爲是那個禽獸之父做的好事,所以……纔有了丫頭廟。”

“正是如此,但是我從來不去那裏享受香火。而且,那個禽獸之父的魂魄,也早就被抓去冥界了,不在此地。丫頭廟從建起到現在,從來就沒有陰神主持過。” 婚內妻約:老公別太急 女鬼說道。

葉知秋皺眉:“你真的在這裏,救過人?”

“每年都會有,我也不知道救過多少人了。”女鬼低頭說道。

“每年都會救人?吹牛吧?”葉知秋不大相信。

如果女鬼真的救過人,那葉知秋就不能收拾她了。因爲女鬼救人,也是有陰德的。

而且,傷害一個善良的女鬼,葉知秋自己也不過意。

女鬼點頭,說道:“五天之前,還有一個醉酒落水的大學生,被我救了起來。那是個女生,就在前面的大學裏,你可以打聽一下。”

葉知秋遲疑了一下,走開幾步,撥通了堯鎮元的電話,問道:“鎮元大仙,你們學校裏,五天前,是不是有個妹子掉在學校南邊的大河裏,被救活了?”

“臥槽,這個你也知道?對了知秋,你不說離開武城了嗎,怎麼又打聽我們學校的事?”堯鎮元很驚愕。

葉知秋也不再問,掛了電話,走回來,解除了女鬼的井獄咒,還她自在。

女鬼很意外,看着葉知秋和柳雪,問道:“你們……放我走?”

“會放你走的,既然你有善行,我們當然不會傷害的。不過,我們還有是些事,要問你。”柳雪說道。

女鬼鬆了一口氣,點頭道:“只要我知道的事,一定知無不言。如果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我也會盡力。”

“那我先謝過了。你也放鬆點吧,大家就像朋友一樣,聊聊天。”柳雪一笑,問道:“我叫柳雪,他叫葉知秋。還沒請教你的名字。”

心尖寵 女鬼屈身施禮,說道:“我叫張碧蓮……生於乾隆三十五年,死於乾隆五十三年,享年十八歲,死後已經有兩百多年了……”

“碧蓮?”葉知秋想笑。

柳雪斜了葉知秋一眼,又問女鬼碧蓮:“你是怎麼死的?爲什麼死了以後,一直在這裏?”

碧蓮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犯了族規,被溺死在河裏……”

葉知秋腦洞大開,脫口道:“莫非是浸豬籠?”

女鬼一呆,咬了咬嘴脣,低頭說道:“是。”

葉知秋哈哈大笑,說道:“一般來說,浸豬籠都是因爲男女之事。你是不是私定終身,所以……被淹死了?”

碧蓮,不要碧蓮,所以被浸豬籠了!

女鬼點頭:“差不多……就是這樣。”

葉知秋搖頭,略帶揶揄地嘆息道:“可憐哦,多標誌的一個姑娘啊,要是活在現在,自由戀愛,就像大學裏的小情侶們一樣,手拉手到處跑,誰敢把你浸豬籠?”

女鬼知道葉知秋的調侃,低頭不語。

柳雪問道:“那你死了兩百多年,爲什麼一直守在這裏?報仇嗎?當年的仇人,應該也早死了啊。”

女鬼碧蓮搖頭:“不報仇。只是……當時一起淹死的那個人,現在轉世投胎了,就在這個學校裏。”

“啊?當時那個人? 女扮男裝公子玉衍 就是你的如意郎君了?他當時也被浸豬籠了?”葉知秋有些意外。

女鬼點頭:

“那時候,他叫萬振宇,是一個遊方郎中,文武全才,在我們鎮上開醫館。我有一次生病,請他來家裏診脈,因之相識,結下孽緣。但是我那時已經定了親,婆家知道以後,非常震怒。沒過門的公爹,是當地知府,施壓下來,族長只好將我和萬振宇,一起浸豬籠。”

柳雪向來不相信轉世投胎的說法,皺眉問道:“碧蓮,你確定萬振宇現在投胎轉世了,就在這個大學裏?” 女鬼的眼神裏閃過一絲亮色,點頭道:“我確定!他現在叫做萬宇,和上輩子只差..lā而且,他眉宇之間還有當年的影子,舉手投足,也和當年神似。”

柳雪狐疑不已,沉吟未決。

葉知秋呵呵一笑,說道:“碧蓮,關於萬振宇轉世這件事,要麼就是你弄錯了。 娛樂帝國系統 要麼,就是你在騙我們。”

碧蓮施禮:“碧蓮不敢欺騙葉法師,千真萬確,萬宇就是萬振宇的轉世。”

“荒唐!”葉知秋搖頭,說道:

“投胎轉世,是地府中的高度機密。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萬振宇可能真的轉世了,但是,不會被你知道的。如果人人都知道自己上輩子的親友轉世之身是誰,那不是亂套了?”

轉世輪迴之說,葉知秋深信不疑。

但是,只有冥界纔會知道一個人轉世去了哪裏。

碧蓮只是一個女鬼,怎麼可能知道萬振宇的轉世是誰?

葉知秋自己這麼牛逼,一心想着查看柳雪的前生,多方打聽,都無功而返。

女鬼碧蓮有什麼本事,竟然知道萬宇就是萬振宇的轉世?

除非她是秦廣王的小三!

柳雪也反應過來,笑道:“對呀,按理說,萬振宇轉世,你是不知道的。這個關節,你怎麼解釋?”

“兩位聽我說,按道理,萬郎轉世的事,我是不知道的。但是,兩百年前,武城有個城隍爺,對我透露了消息。”女鬼碧蓮說道。

“扯蛋,轉世輪迴的事,城隍爺也不知道的。”葉知秋說道。

“葉法師有所不知,當時的武城城隍爺,原本是冥界輪轉司的判官,恰好看過萬郎的卷宗。他說,萬郎兩百四十年以後,還會故地重遊,在這裏讀書求學。所以我一念不忘,一直守在這裏,等待萬郎。”碧蓮說道。

“還有這種蹊蹺事?”葉知秋也無法斷定了,問道:“當年的城隍,還在嗎?”

“各地城隍,百年一輪換,當年的城隍爺,早已經不在此地了。現在的武城城隍,好像是空缺的。”碧蓮說道。

“知道那個城隍爺,叫什麼名字嗎?”柳雪問道。

“只知道姓王,具體名字不知道。”

“這也好辦,等我以後見了黑白無常,問問便知。”葉知秋說道。

柳雪對碧蓮的事比較感興趣,問道:“現在你等到了你的萬郎,你們之間,是不是……已經開始了人鬼戀?”

誰知道這話問出,女鬼碧蓮又嚶嚶哭泣起來。

葉知秋嘆氣:“你看她哭得這麼傷心,肯定是她的萬郎不要她了。唉,可憐的小女鬼,妾意如棉郎心似鐵啊。”

女鬼擡起頭,忍住哭泣說道:“不是,是我一直接觸不到萬郎,無法向他……傾訴當年的事。”

“奇怪了,你現在本事很大,爲什麼不直接去找萬宇?”葉知秋問道。

“法師說錯了,我並沒有多少道行,只能在龍王溝附近活動。學校里人氣重,陽氣旺,又有孔聖人的雕像,我不敢進去。而萬郎又不來河邊遊玩,無法相逢。所以,我只能每天夜裏,在圍牆外哭泣……”碧蓮說道。

葉知秋聳聳肩,說道:

“這個……你慢慢等下去吧,現在說說我們的事。你昨晚衝撞我的事,我也不見怪了。但是這三天的夜裏,你躲在河裏別出來。因爲我在學校裏作法,不能受到打擾。”

女鬼急忙點頭:“碧蓮遵命。”

“那就去吧。”葉知秋揮了揮手。

女鬼施禮道謝,轉身而去。

看着女鬼飄遠的背影,柳雪一聲嘆息。

問世界情爲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