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來之前,她還保存着那份僥倖,沒錯,她保存的就是僥倖,可是現在….

看到男人就連打她的時候,都沒有正眼看她一眼。他柔情的目光早已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落在他身側簇擁着的如花美眷上面。慕容月被奴才攙扶着,踉踉蹌蹌的站起來,臉上的淚痕還未幹,就那麼瞪着眼看着他:“冰微,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當真不娶我?”聞言,夜冰微如聽到什麼令自己深惡痛疾的事情一般,大掌隨意一揮,她立馬

看到男人就連打她的時候,都沒有正眼看她一眼。

他柔情的目光早已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落在他身側簇擁着的如花美眷上面。

慕容月被奴才攙扶着,踉踉蹌蹌的站起來,臉上的淚痕還未幹,就那麼瞪着眼看着他:“冰微,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當真不娶我?”

聞言,夜冰微如聽到什麼令自己深惡痛疾的事情一般,大掌隨意一揮,她立馬被揮出了幾米遠。

砸在身後的牆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她身邊的奴才嚇了一大跳,趕緊小跑着朝她跑過去,把她從地上扶起來。

“大小姐,大小姐你怎麼樣了?大小姐你怎麼樣了?您可不能有事啊!!如今慕容府只剩下您和夫人了,您可不能再有個三長兩短,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了,夫人可怎麼活啊!!”

慕容月荒涼一笑,內心的愛,在片刻間,化爲一灘死水。

即便是這樣,她還是擡頭,朝不遠處,被如花美眷簇擁着的男人望去。

他俊美的彷彿一座人間的神,哪怕從他的臉上,看出半點的心疼,別說半點,他連一個憐惜的眼神都沒有給她。

終於,她低下頭,又吐了一口的鮮血,顫巍巍的伸手,拽住上前扶她的奴才的手臂,藉着他的力度,方纔站穩腳跟。

她在原地平復了一會,才艱難的邁着步子離開。 傅景遇看着這個蠢兒子,“這是我老婆,以後你會有你自己的老婆。你怎麼就這麼笨,一點都不像我兒子。”

甜心陷阱之首席強勢攻婚 “我才不笨呢。”小燈泡望了一眼桌上的東西,“媽媽,我要吃這個。”

葉繁星把吃的夾了餵給他吃了一口,“你沒吃飯啊?”

“我想你。”

他都沒吃多少東西。

葉繁星拿着溼紙巾,幫他擦了手,“媽媽這兩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沒有時間多陪陽陽,陽陽不會怪我吧。”

“我知道的。”小燈泡看着葉繁星,“哥哥都跟我說了,媽媽,你要好好的。”

“嗯。”兒子的安慰,讓葉繁星心裏很是溫暖。



吃過飯,葉繁星牽着小燈泡回了房間去休息了一下。

這樣跑來跑去,她腳都跑酸了,就想在房間躺一會兒。

傅景遇去跟顧崇林聊了一下。

自從收購了華語國際,顧崇林在安心帶女兒,兩個人還沒好好談過。

這次顧崇林帶着珊珊過來參加婚禮,兩人才有機會聚在一起。

趁着這個機會,傅景遇跟顧崇林聊了一下。

他知道最近有不少公司都在挖顧崇林,顧崇林目前還在考慮中,趁着這個機會,傅景遇也做了一下顧崇林的思想工作。

兩人在酒吧喝了些酒,傅景遇看着顧崇林,“還怪我?”

顧崇林笑了笑,“你今天結婚,不去陪老婆,來找我做什麼?”

傅景遇道:“當然是請你回來啊。”

顧崇林說:“現在華語國際到了你手裏,不是挺好的?有沒有我都一樣。”

“沒有你,肯定不一樣。”傅景遇看着顧崇林,“華語國際能到我手裏,就證明了你之前的老闆有很大的問題。良禽擇木而棲,你這麼優秀的人,不會連這個道理都想不通吧?”

蘇父已經老了。

傅景遇自信自己會是一個比他更好的老闆。

顧崇林笑了笑,望向傅景遇,“你今天就是來跟我誇你自己的?”

雖然他知道,傅景遇說的是事實。

當初華語國際被收購的時候,顧崇林心裏就清楚,問題更多的是出在蘇父身上。

傅景遇道:“當然不是。我只是想說,我跟你的目標是一樣的。你想要什麼,我很清楚。你不回來華語國際,去別的地方,只會距離你的目標越來越遠,爲什麼不回來?我一直是把你當成朋友的。”

傅景遇也不是第一次挖他了。

顧崇林看着傅景遇,能夠從他的眼中,看到比超越華語國際更大的野心。

他要的,從來都不止國內市場,還有國外市場的第一。

顧崇林沒有回答,只是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跟傅景遇碰了個杯子。



傍晚,夕陽照在海面上,葉繁星從牀上醒了過來。

傅景遇將她圈在懷裏,身上有淡淡的酒味。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她看着他,“你喝酒了?”

“跟你師傅喝了一點。”傅景遇摟住葉繁星,道:“他答應我,回去華語國際了。”

葉繁星這些日子一直爲顧崇林離開華語國際的事情操心,現在聽到這個消息,有些驚訝,眼中迸出驚喜的光芒,“真的啊?”

面對自己家的傻老婆,傅景遇將臉埋在她的脖頸間,無可奈何地笑了起來,“我就知道,送你什麼,都比不上工作上的好消息更讓你歡喜。”

(還沒有大結局哈。昨晚有事耽誤了,今天爭取3點以前寫完。麼麼,有月票的寶貝投下月票。) 她的距離,和夜冰微越來越遠,越來越遠,遠到,耳邊那嬉戲的銀鈴的女子笑聲,已經慢慢的從她的耳邊消失,已經讓她逐漸的聽不到。

她一直不敢相信的事實,一個一直以來不願意相信,哪怕事實就擺在眼前,她還是不願意相信的事實,那就是她被負了,她被夜冰微給拋棄了。

被這個她自以爲深愛的男人給拋棄了。

他所謂的愛,所謂的深愛,所謂的承諾,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就像是對待慕瀟瀟那樣,她還傻傻的當真,早該迷途知返,不是嗎?

“大小姐,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就算沒有夜王爺,大小姐生得這麼貌美,一定還有更多的青年才俊,傾心大小姐,大小姐,你可不要亂想,可不要有個三長兩短啊!大小姐!!”

“我沒事,我們回府吧。”

“好好好…奴才這就扶大小姐回府,這就回大小姐回府。”

“大小姐傷成這樣,你一個奴才不頂用,當然得讓下官扶着回去。”

一道戲謔的聲音,從頭頂響起。

慕容月內心一驚,猛地擡頭。陳剛那一張清秀俊美的臉映入眼底,她下意識的,驚慌失措的往後退了一步。

卻是因爲牽扯到夜冰微打的那一掌的傷口,她一個踉蹌,身旁的奴才沒有扶住她,險些摔在地上。

陳剛藉機伸過去手,拉住她,穩穩的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裏,大手環上她的芊芊細腰,鼻子湊過去,在她雪白的脖頸間,狠狠的嗅了一下,香氣縈繞。

他一臉享受的閉上眼:“想不到過去了這麼久,大小姐還是這一身的香氣,還是讓人垂涎。”

“你!你要做什麼!!你這個衣冠禽獸!!你快放了我家大小姐!!這裏是夜王府,夜王爺要是看到了,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快放了我家大小姐!!!”

陳剛冰冷帶有威脅的視線,朝那叫嚷的奴才瞪去,兀許,朝他走過去,大掌掐上他的脖子,就這樣讓他的雙腳脫離地面。

小橛子被他掐的喘不過去,身子在半空中撲棱了幾下,就這樣眼珠子一翻,徹底的沒了生息。

這裏是夜王府的後院,還沒有人來過。陳剛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將屍體隨手一扔,然後從懷裏掏出一瓶子藥,倒在那屍體身上。

慕容月看的心驚膽戰,那具屍體,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化成一灘水。

她害怕的想往後退,卻驚覺的發現,自己根本就退不了一步。

陳剛目光移向她時,又轉成了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樣,將手伸過去,做着邀請:“大小姐,京城最近不太平,讓下官送你回慕容府吧。”

他不等慕容月開口說話,硬是把她強拉在懷裏,在走出夜王府大門的時候,看到門口守門的奴才,他主動的和她拉遠一些距離,攙扶着他上了馬車。

在她穩穩的上了馬車後,他卻在後面故意給她使絆子,讓她一個踉蹌不穩,故作虛弱的又栽到他的懷裏。 葉繁星不敢相信地看着傅景遇,注意力還在顧崇林身上,“師傅怎麼會答應的?他之前不是一直不願意嗎?”

葉繁星其實跟顧崇林說過幾次,顧崇林就是不願意答應。

傅景遇望着她,說:“男人嘛,我們有共同的目標,爲什麼不一起合作?”

傅景遇很懂顧崇林,因爲他和顧崇林是一類人,一類眼光看得比誰都遠的人。

他早就研究過華語國際,顧崇林從一開始做的時候,目光就並非只放在國內,跟這些自己人打打鬧鬧。


他從頭到尾,針對的都是全球市場。

現在夢想還沒有完成,目標還沒有實在,真讓他收手,他怎捨得?

葉繁星看着傅景遇,總覺得這個男人,能頂天立地,在她眼裏高大無比。

“老公,你真棒。”

葉繁星抱住傅景遇,主動親了親他的下巴。

傅景遇笑着,把她摁在自己胸口,“那,給我什麼獎勵?”

對於獎勵,傅景遇暗示得很明顯。

葉繁星笑了笑,“當然都聽你的。”

他什麼意思,她能不知道嗎?

今天結婚,他倆的新婚夜,不能錯過了。

傅景遇得意了揚了揚嘴角,吻着葉繁星,突然,睡在旁邊的那只小燈泡動了動,坐了起來,揉着眼睛,“媽媽。”

夕陽落在海上,這個房間是特別設計的,他們躺在牀上,就能看到夕陽從海上落下去的樣子。

傅景遇停了下來,看向小燈泡,“醒了?”

小燈泡擠了過來,鑽到了兩人中間。

一家三口躺在牀上,望着夕陽慢慢地落了下去,黃昏變成了黑夜……

葉繁星慵懶地躺在牀上,小燈泡躺在她身邊,問道:“媽媽,我想開燈。”

“好。”

傅景遇聽完,伸手把燈打開了。

一家人坐了起來,傅景遇道:“休息好了嗎?好了帶你們出去走走。”

他說了,晚上還有活動。

葉繁星聽着傅景遇的話,點了點頭,“嗯。”

一家人從房間出來,他們去了晚上聚餐的地方。

葉繁星還沒走進去,就看到眼前亮着的燈光,如同黑夜裏的星空,卻又比星空更璀璨。

道路兩邊的燈光,一直延伸到目光看不見的地方。

葉繁星跟在傅景遇身邊,望着他,“這個,也是你佈置的?白天還沒有呢。”

“晚上讓人弄的。”傅景遇握着小燈泡的手,小燈泡替他握着葉繁星,他其實很想自己握葉繁星的手,但沒辦法,誰讓兒子也是自己生的,只能忍了。

一家三口在燈光的包圍中慢慢地往前走,周圍的燈光,如同絢爛的煙火。

傅景遇道:“本來想給你放煙花的,不過這邊不讓放,就只能做成燈光的效果了。”

“爸爸,煙花是什麼?”小燈光長這麼大,還沒看過呢。

現在城市管制得越來越嚴重,想看放煙花的機會都比以前少了。

傅景遇笑道:“回頭帶你去看。”

說完他又覺得有點不對,“怎麼哪都有你?”

葉繁星笑了起來。

傅景遇望向她,“我家大寶貝喜歡嗎?”

“嗯。”葉繁星說:“這樣挺好的,很安靜,很適合這個地方。” 陳剛善解人意的扶住她:“大小姐傷成這樣,下官讓你一個人回去也不放心。”

他轉頭,衝着夜王府守着的那些下人吩咐:“本官先送慕容大小姐回府,隨後便來見夜王爺。”

說完這句話,他便一個力度,將準備說話的慕容月推了進去,他也跟着上了馬車。

“你給我滾下去!!”

馬車被外面的馬伕趕動。

慕容月整個人被他蠻橫的壓在身下。

她的一雙眼瞪成銅陵,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就是這個男人,都是這個男人!是他毀了她!!都是他毀了她!!!

陳剛冷冷一笑,大手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遊離,隨手一挑,她的整件衣服,應聲瞬間破碎的四分五裂,美好的軀體暴露在空氣中。

她凍的一個瑟縮。

奈何女子的力氣比不上他一個蠻橫的男人。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拿眼睛死死的瞪着他,恨不得將他的臉,給瞪出千瘡百孔。

陳剛的大手,愛慕的劃過她嬌美的身體,很快便解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沒有任何的前奏,直接進入她。

“大小姐難道就不想下官嗎?下官可是每日每夜都在想大小姐呢,就連做夢也想呢。”

“你看看你的心上人把你打的多慘啊,當着你的面和那麼多的女人在一起作樂,哪裏可曾想到過你。大小姐這顆心也該變變了,不如考慮考慮下官?下官可是對大小姐一直心存仰慕,做夢都想把你娶回去,當祖宗一樣供着呢。”

慕容月疼的說不出來話,明明是大冷的冬季,她卻是大汗淋漓,拳頭狠狠的握緊,咬牙怒瞪着他。

陳剛板正她的下巴,讓她強迫着看着自己:“大小姐這是什麼眼神?是下官不能滿足你麼?還是說下官比不上夜王爺的——兇猛?”

“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殺了我?”陳剛冷笑一聲,故意湊近她:“下官不才,在很早之前就猜到,大小姐一定不會輕易的饒了下官,所以下官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只要我有個三長兩短,那麼下官與大小姐的好事,就要暴露出去。”

“下官不要緊,到時候已經是死人一個,可大小姐就不同了。”

“大小姐可是慕容府的千金大小姐,像慕容府這種名門望族,就算再怎麼墮落,在京城裏也是跺上一腳,就得讓地震上一震的大人物,你說,要是讓京城裏那些喜歡茶後飯談的說書人給聽到了,你慕容府大小姐的名聲,可就要一落千丈了,日後誰還願意和你說話?”

“別說夜王爺了,旁人,恐怕連娶你都不願了。”

“夠了!!夠了別說了!!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到底想怎麼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