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旁邊的幾個人呼啦一下都站起來,這個兄弟口中的老夫人當然不是別人了,就是太史慈的母親。

衆人是將老太太送到了附近的一個客棧中休息之後,纔回到這裏接着喝酒的,本來以爲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女眷來到這裏幫助照看,時間這麼短,應該不會出現什麼亂子,可是沒想到還是出事兒了。 “怎麼回事,慢慢說!” “剛纔我們兩個兄弟一起到老夫人那裏,打算問問老夫人還需要什麼東西,可是看到房間中空空蕩

衆人是將老太太送到了附近的一個客棧中休息之後,纔回到這裏接着喝酒的,本來以爲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女眷來到這裏幫助照看,時間這麼短,應該不會出現什麼亂子,可是沒想到還是出事兒了。

“怎麼回事,慢慢說!”

“剛纔我們兩個兄弟一起到老夫人那裏,打算問問老夫人還需要什麼東西,可是看到房間中空空蕩蕩的,問了客棧裏的夥計,夥計說是幾個人把老夫人給請走了。”

“胡說,即使老夫人遇到了熟人,被人請走了,也一定會和太史慈兄弟打一聲招呼的,夥計有沒有說人去了哪個方向?”

“說了,已經有兄弟在暗中綴上了。”

“好,馬上動身!”

已經這個樣子了,誰也沒有吃飯的心思了,尤其是太史慈,已經是心急如焚了。

太史慈是個孝順的人,本來打算帶着母親到京師來投靠親戚的,然後將母親安頓在親戚家中,也可以好好享享福,可是沒想到遇到了京城戰亂。所以最後導致了還要重新流浪回去。現在母親竟然失蹤了,他哪裏還坐的住。

跟着其他幾個人一起走出了酒館,早有人準備過來馬匹,衆人紛紛上馬,按照士卒指引的方向,幾個人快馬追了下去。

在客棧的附近一直有昭雪狼騎的人在巡視着,老太太被人帶走也是不長時間之前的事情,因此如果追的緊,趕上應該問題不大。

當一行人來到了一個鎮集附近的時候,一匹健馬迎着幾個人跑了過來:

“小財迷,人就在這個鎮子中,在鎮子中間有一個大宅子,我們的人親眼看到老夫人被帶進了宅子中去了……”

……

(本章完) 第3067章

「九狸,那你可打算前往上界?我可以帶你上去,但是我要去星月宗報仇,所以不能帶著你,但是你可以在仙界找個地方修鍊,如果我報仇之後還活著就去找你!仙界的靈力可是比這裡還要濃郁的多……」白婆婆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白婆婆,我暫時還不能離開這裡,實不相瞞我來到天空之城就是為了找我的女兒……」墨九狸看著白婆婆想了想,將寶寶和寧兒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你把你女兒的畫像給我一份,這裡雖然不如仙界,但是據我所知這個天空之城並不小,你想找到他們怕是也需要時間!」

「不如你繼續留在這裡尋找兩個寶寶的下落,萬一她們不在天空之城,我回到仙界也可以幫你尋找!」白婆婆聞言說道。

墨九狸想了想覺得有道理,於是拿出一塊留影石,上面是寶寶和寧兒的留影,遞給了白婆婆說道:「那就麻煩白婆婆了!」

「別跟我客氣,我現在應該稱呼你主人的!」白婆婆手下留影石說道。

「還是喊我九狸吧!」墨九狸笑了下說道。

「好,九狸,那孩子的父親呢?」白婆婆看著墨九狸問道。

「也跟我走散了,留影石裡面也有我夫君的模樣,白婆婆如果遇到,就幫我帶著口信給他,說我會去找他的!」墨九狸有些失落的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了!」白婆婆聞言說道。

「白婆婆,你說的仙界到底是什麼地方?」墨九狸想到什麼好奇的問道。

「仙界,怎麼說呢!仙界其實就是也是跟下界,和天空之城一樣的界面!我想你既然從下界飛升到天空之城,就應該明白,這個世間有無數個大陸,無數個小世界吧!」白婆婆想了想說道。

「我確實知道,我是從最低級的大陸一路修鍊飛升到這裡的,從前每次我以為已經到了修鍊的巔峰的時候,就會發現其實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曾經讓我有些懊惱,到底何時才能真正走到修鍊的盡頭……」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那是因為你出生在人界,所以你經歷的可能就很多,如果你出生就在這個天空之城,可能你就不會那般想了!世間被人分為六界,人界,仙界,魔界,冥界,妖界和天界,天界也是人們所謂的神界!」

「其中人界最低,仙界,魔界算是一個級別,而妖界和冥界算是獨立在外,基本上是過著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的日子,而天界最高,也就是六界所有生靈都嚮往的地方!」

「人界的生靈萬千,卻是以凡人為主,凡人界的三千大陸,因為所在的位置不同,所以每個大陸的靈力也不同,修鍊也就不同,但是歸根到底,不管來自三千大陸任何一個地方的人族!」

「他們努力修鍊,都是因為修成正果,壽與天齊,踏上成神之路,而想要成神,必先成仙!所以仙界也是所有人族想要成神的必經之地……」白婆婆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入股男神要趁早 馬前卒雙眉倒豎,其他幾個人也是怒氣衝衝,人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帶走了竟然還後知後覺,這讓他們感到非常的鬱悶,想要看看是什麼人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兒來。

可是當他們看到了府第上寫着的幾個字的時候,馬前卒立刻就老實了。

“範宅!”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虞子期等人還依舊耀武揚威呢,大聲的吵嚷着,說要殺進去再說,問問這裏的人到底要幹什麼。

馬前卒苦笑着擺了擺手:

“算了算了,稍安勿躁吧,你們先在外面守着,我和太史慈兄弟進去就可以了。”

太史慈皺着眉頭,和馬前卒接觸了這麼長時間,他也發現馬前卒的勢力其實是非常的恐怖的,還真的想不明白,還有什麼人能夠讓他如此忌憚。他搜腸刮肚的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哪個當世的名流是姓範的。

虞子期等人也是感動一陣的奇怪,不知道馬前卒這是怎麼了,看到了範宅兩個字就偃旗息鼓了。

別看平時打打鬧鬧的,沒有人把馬前卒當回事,但是當真正有了事情的時候,軍營中還是習慣聽從馬前卒等三個人的命令,這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既然馬前卒已經說了,讓他們等着,他們也不好反駁,只是安排了一些昭雪狼騎的兄弟,在範宅的周圍埋伏下來,觀察着範宅裏面的動靜。

馬前卒和太史慈兩個人輕叩房門,沒過多久,院子中就傳來了一聲蒼老的聲音:

“誰啊!”

接着門分左右,一個老頭從裏面伸出頭來,看到了馬前卒和太史慈竟然站在一起,愣了一下:

“二位,你們找誰啊?”

“我聽說府上有人將家母給接到了貴府第,所以特來詢問。”

老爺子顯然沒有想到竟然太史慈會這麼快就趕過來,眼神中明顯的出現了片刻的慌亂,隨即鎮定了下來,眼睛直視着站在太史慈身邊的馬前卒,上下打量了他幾眼:

“看來這位先生真的是手眼通天啊,我剛剛讓人把老夫人接到

我這裏,你們就追來了。”

老頭沒有任何的推脫,竟然一口承認了下來。說完,讓開了身子,衝裏面指了指:

“二位請進吧!”

兩個人走進了院子中,這是一個非常清幽的小院子,看上去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也算是比較殷實。

三間小房子,看上去和普通百姓的住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走進了正中的一個房間裏,一個小廝端上來幾杯清茶,看到了端上來的茶水,馬前卒眉頭微微皺了皺,但是嘴裏沒有說什麼:

“老朽範渠,寒舍簡陋,二位壯士多擔待些吧。”

馬前卒可沒有心思和他在這裏文鄒鄒的講大道理:

“老爺子,不用客氣了,大家開門見山吧。老夫人在什麼地方?你們把老夫人劫持過來到底是意欲何爲?”

“老夫沒有惡意,只是受人之託而已。至於把老夫人接到這裏,也是爲了和太史慈將軍。”

“說來聽聽!”

馬前卒坐直了身子,信手從桌子上摸起了茶杯,把茶杯的碗蓋兒掀開,整個房間中都是茶香四溢。老爺子雖然住所稱不上是大富大貴,可是這茶水絕對是有講究的。在馬前卒的瞭解中,就是普通的茶葉在三國魏晉時期都是上流社會中的人飲用的東西,和後世中的奢飾品差不多。但是在這個老頭的家中不但有茶,而且堪稱是極品茶葉,這就讓他有點匪夷所思了。心中已經斷定,這個老頭絕對不是尋常人物,至於爲什麼隱居在這裏,還要多浪費一些口舌了。

剛纔在小酒館中幾個人可都沒少喝,正好有點口渴呢,至於在漢朝是不是也有端茶送客這一說,他也根本不在乎了。端茶送客是明清時期官場上的規矩,就算是在明清時期,老百姓也不講究這一套。

手中有好茶,馬前卒正好解渴。 冷王盛寵:宦妃太撩人 看到馬前卒將手中的茶水一飲而盡,老頭的臉上還露出了幾分笑意:

“久聞太史慈將軍能征慣戰,文武雙全,我受人之託,邀請太史慈將軍能夠

加入到我們中去。”

人才各方勢力都要爭取,馬前卒也可以理解,可是這個範渠竟然用這樣的手段,馬前卒可感到非常的不恥。

“範老您的意思是太史慈兄弟是答應也要答應,不答應也要答應了?因爲老夫人已經成爲了你手中的人質了,是這樣麼?”

“哈哈,先生說笑了,我的朋友愛惜人才,可不敢將老夫人作爲人質,只是邀請老夫人先到我這裏做客而已。”

“甭說其他的了,老夫人在什麼地方?”

馬前卒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如果不是看着老頭已經一大把年紀了,估計他當場就要發火了,自己好不容易逮到一個人才,沒想到竟然還讓別人搶了先機,如果因爲這個不能將太史慈帶到自己的軍營中,恐怕他肚腸子都能悔清了:

“效力不效力,那是你情我願的事情,老爺子您用這個手段,不是非常的光彩啊。”

老爺子只是呵呵一笑,沒有說什麼,目光落在了太史慈的身上,最後的決定權還是要太史慈來作主。

“我想知道,您口中所說的那個看重子義的朋友,到底是哪方高人啊?”

“劉備劉玄德!”

當範渠說出了這個名字的時候,馬前卒幾乎一下從椅子跳起來,“不可能”三個字差點脫口而出。

在《三國演義》中,太史慈和劉備性情相投非常合得來,如果不是一直沒有機會,估計只要劉備喊一聲,太史慈立刻就會再繼關羽張飛趙雲之後的另外一個對劉備的死忠,他要是想要讓太史慈入夥兒,根本用不着廢這麼多的力氣。

沒想到太史慈更加的堅決,聽到了劉備的名字,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如果是其他的人,也許我還真的要考慮考慮,但是如果是劉玄德,那算了,請老人家把我母親放出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呆呆的看着太史慈,馬前卒徹底的凌亂了:

“我勒個去,是我的耳朵出毛病了,還是我的腦子出毛病了……”

(本章完) 範渠對於太史慈的反應絲毫沒有意外,馬前卒勉強壓制着自己心中的疑惑,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看着兩個人,自以爲自己熟讀了三國,就把三國的這些人物關係弄清楚了,可是當他實際置身於其中的時候才發現,貌似很多事情和自己想象的不是完全一樣。

“將軍不要太過武斷。”

老爺子不緊不慢的說道,手指輕輕的敲擊在桌子上,發出了有韻律的咚咚聲。太史慈本來激動的都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了,但是想到自己的母親現在就在這個老頭的手上,不得不讓自己冷靜下來,求救的眼神看向了馬前卒。

事關自己母親的安危,這個時候的太史慈已經是失去了方寸。

“都說劉玄德愛惜人才,現在看,這傢伙做事兒也是不擇手段,僞君子果然比真小人還可怕。”

馬前卒啜了口茶水,輕聲的說道。範渠的臉色閃過了一絲的不快,但是很快就重新恢復了正常。

“劉玄德之所以這樣做,正是因爲愛惜太史慈將軍這個人才。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何況,本來玄德公也沒有想要爲難老夫人的意思。”

“呵呵,這叫什麼邏輯,沒聽說過。”

馬前卒不屑的將手中的茶杯放下,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猴子翟毅快步跑了進來,範渠愣愣的看着他,他記得只有馬前卒和太史慈兩個人進入到了自己的院子了,怎麼現在又來了一個人。

根本沒有人注意他錯愕的表情,甭說他的這個矮門矮院的,就是達官貴人的那些高大門樓,對於馬前卒手下的這些人來說,都是形同虛設。

“小財迷,所有能藏人的地方我都找過了,這裏沒有老夫人的影子,應該有祕道之類的地方!”

房間中的幾個人的臉色都非常的不好看,馬前卒和太史慈憂慮的是老太太被人藏到什麼地方去了,而範渠鬱悶的是,在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自己的住所竟然讓人給翻了個遍,家裏的幾個小廝竟然還一點都沒有察覺,

如果這些人是做賊的,恐怕就是把家裏洗劫一空,都不會被人發現的。

“你們……”

老爺子再也無法保持着他之前的鎮定了,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顫抖着手指着馬前卒和猴子等人,看來老爺子真的是被氣的不輕。

馬前卒眉頭緊鎖,本來已經做好了打算,只要老夫人在這個宅子中,根本用不着這個老頭同意,就可以輕鬆的把人弄出去,而且,昭雪狼騎可不是笨蛋,他們看的清清楚楚,老太太就是被帶入到了這裏的,可是現在偏偏不見了,讓自己的計劃完全落空,臉色在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範老爺子,我是因爲遇到過一個範氏家族的先祖,曾經答應過他,對所有範姓的人,都會照拂,所以纔沒有和你翻臉,我不管是你不是我遇到的那個範老爺子的後人,衝着你的這個範姓,我就不想和你爲仇,可是沒想到你竟然和我玩暗渡陳倉!”

猴子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看到了範宅兩個字,馬前卒就不讓手下人造次,只是在暗中尋找老夫人的下落。

馬前卒與范蠡和當初的範隱的事情,他也曾經聽其他人和他說過,猴子對馬前卒的視線中明顯又增加了幾分欽佩。他看到過信人,但是沒想到馬前卒竟然能夠信義到這個程度。已經是幾百年之前的事情了,還能夠信守自己的諾言。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兒上,雙方也都沒有了什麼顧及。老夫人不再這個宅子中,現在的這個範渠也就是馬前卒手中唯一的一個把柄和線索了。不過因爲這個老頭是幫助劉備做說客的,馬前卒還真的是感到有點棘手,那個傢伙可不好對付。

老頭怎麼也沒有想到馬前卒對自己客氣竟然是看在了自己先祖的份兒上,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先祖和這個年輕人怎麼會扯上關係。

門口傳來了肥豬陳吉的一聲大喊,砰的一聲,院門就被撞開了,一羣昭雪狼騎的成員從外面衝了進來。

已經這個樣子了,所有人也用不着遮遮掩掩的,還不

如大大方方的衝進來,好好搜查一下,隔壁房間中的兩個小廝聽到了聲音,連忙從房間中跑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要幹什麼!”

看到這兩個小傢伙還想要阻擋那些衝外面闖進來的士卒,範渠微微的閉上眼睛,輕聲的說道:

“不要阻攔他們了!”

憑藉他們幾個人想要攔住這些人,簡直是開玩笑。兩個小廝傻愣愣的站在了院子的中央,看到這些人填滿了院子,在周圍翻箱倒櫃。

“尋找祕道!”

猴子大聲的喊道,隨即轉身看着範渠:

“小財迷和範老頭是在很久遠的時候認識和承諾他的,就是范蠡也是在春秋戰國的時候才遇到的,那是他的事兒,他和範家有關係,但是我是漢朝人,和他們沒有什麼交集,老爺子,你還是和我說說祕道在什麼地方吧,否則,小財迷客氣,我可不會客氣。”

雖然無法理解翟毅說的話,但是老頭已經是下定了決心不會把祕道的地方說出來了,根本不理會翟毅,把臉扭到了旁邊分明就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翟毅奸笑了一下:

“哼,你不說,沒關係,我就不信這兩個小傢伙也不說!沒看過江湖人是怎麼用刑的吧,今天就讓你們開開眼!”

兩個小廝聽到了翟毅的話,嚇得在原地哆嗦成一團。他們年紀不大,看到這麼多人闖進來,心裏就已經是非常的害怕了,現在竟然還說要對他們動刑,兩個小傢伙沒有當場嚇得坐在地上,就算是不錯了。

老頭怒視着翟毅:

“他們不知道祕道的事情,不要爲難他們!”

翟毅看都不看範渠一眼,只是慢悠悠的走到了兩個小孩子的面前:

“他們不知道,你不是知道麼,那就可以了,呵呵!”

雖然馬前卒也感到現在的翟毅非常的可惡和無恥,但是事情已經發展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好把臉轉到了旁邊……

(本章完) 第3068章

「原來是這樣,這麼說曾經我去過的那些所謂的神界,其實不過是稱呼罷了,那些地方根本不是什麼神界而是人界的大陸!」 豪門闊少:窮追逃妻 墨九狸聞言說道。

雖然自從來到天空之城后,就隱約猜到了,但是如今確定還是讓她心裡有些無奈的,難怪之前一路走來那麼順利,不過都是在人界罷了!

「沒錯,仙界之下都是人界,人界有無數個大陸,無數個界面,但是仙界只有一個,不過仙界雖然沒有人界大,卻也不比人界小多少,所以仙界也是很大的!」

「像現在這個天空之城這樣的地方,也有很多,都是讓各個人界大陸的修鍊者,聚集在這裡,一起飛升到仙界的……」白婆婆說道。

「白婆婆,難道所有人界大陸的修鍊者,都要來到像是天空之城這樣的地方,才能飛升到仙界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不是的,天空之城這樣的地方存在,應該是附近數十個人界大陸的等級都不高的關係,所謂等級不高也就是表示周圍的人界大陸上靈力稀薄,所以這裡才會有一個天空之城的地方存在,那些靈力稀薄大陸的修鍊者,必須先飛升到這裡,才能再次修鍊飛升到仙界!」

「而有的大陸靈力濃郁,自然就可以直接飛升到仙界!」白婆婆聞言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以前我還真的不知道這些呢!」墨九狸聞言說道,心裡想著看起來妖皇,應該就是來自妖界吧。

「白婆婆,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墨九狸看著白婆婆問道。

「明天就離開,我現在的實力恢復了,身上也有我爹留下的本名法器,可以撕裂空間回到仙界!我一定要為自己和家人報仇!」白婆婆眼神一冷的說道。

「那這個宮殿呢?」墨九狸抬起頭看了眼頭頂問道。

「九狸,這個地方雖然困了我許久,但是也因此保護了我這麼久,我想這才是娘親當初用本名神器把我送走困在這裡的用意!」

「這個神奇從我來到這裡后,就已經徹底損壞了,如今也已經跟這白骨山脈融合在一起了,如果強行把取出來,怕是整個白骨山脈周圍都會被摧毀!」

「所以,我決定自己離開,這個殘破的神器,就這樣留在這裡好了,我不想因為祛除一個失效的神器,毀掉這一方地界!」白婆婆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那出去后,我會在周圍布下隱藏陣法,將此處隱藏起來!」墨九狸聞言點頭說道。

「白婆婆,傳聞白骨山脈有進無出,是為什麼?」墨九狸想到之前外面的傳聞問道。

「之前我不是跟你說了,這個已經跟白骨山脈融合了嗎?加上之前我重傷,沉睡的時間較多,醒來也是被疼痛折磨著!而且,本來我也無法控制入口不讓人進來的!」

「所以開始進來這裡的人是有很多的,但是一些會煉丹的被我留下煉製丹藥了,不會的也告訴他們出口在何處了,只是他們沒辦法走出去罷了!」白婆婆淡淡的說道。 一片茂密的叢林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人踩過的痕跡,本來這裏位置偏僻,很少有人會跑到這個地方來,但是忽然一隊士卒在衆人的帶領下衝到了這裏,認真的在周圍檢查着。

“已經離開了?”

馬前卒回頭看着陳柏霖等人,從距離草叢不遠地方留下的清晰的車輪的痕跡就可以看出來不久之前這裏就有馬車走過,而且從草叢倒塌的方向上,也能夠判斷,這個車子就是曾經來到來過草叢這邊。一個不是很顯眼的洞口裸露在人們的面前,好像是在嘲笑馬前卒等人。

“人在哪兒!”

不只是馬前卒和太史慈,其他幾個人現在也都開始抓狂了,根本就無視了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老頭和兩個小孩兒的事實,一雙雙火紅的眼睛等着他們,眼神中的怒火好像要從他們的眼睛中噴出來了一樣。

陳吉把兩個小孩推了過來,這兩個小東西明顯是這個老頭唯一的軟列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馬前卒一聲大叫,然後如同一隻大蝦一樣蹲在了地上,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滴落下來。

幾個人立刻都慌了手腳,扶住了馬前卒:

“小財迷,你怎麼了?”

“毒,茶水中有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