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想嘲諷了白小鳳後,休息一下再喝威士忌,以絕對碾壓的姿態教訓白小鳳這個裝比男呢。

可現在這結果……麻痹的,啥時候現實這麼殘酷了? “胖子,別慫啊!”秦昊見白小鳳都快喝光威士忌了,忙催促道。 “麻痹的!”胖子罵了一句,拿起威士忌,仰頭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白小鳳喝光了威士忌,把酒瓶倒着晃了下兩下,然後放在桌上,又拿起了一瓶紅酒打開,仰頭繼續咕咚咕咚的喝

可現在這結果……麻痹的,啥時候現實這麼殘酷了?

“胖子,別慫啊!”秦昊見白小鳳都快喝光威士忌了,忙催促道。

“麻痹的!”胖子罵了一句,拿起威士忌,仰頭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白小鳳喝光了威士忌,把酒瓶倒着晃了下兩下,然後放在桌上,又拿起了一瓶紅酒打開,仰頭繼續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一旁加油起鬨的秦昊四個登時虎軀一震,驚恐地看着白小鳳,特麼這傢伙瘋了吧?

裝比作死,好歹也喘口氣啊?

一瓶茅臺白酒一瓶威士忌下去,水牛也特麼得哆嗦一下了,這傢伙居然還繼續喝?

秦昊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他發現白小鳳兩瓶酒下去,臉色一點也沒變,甚至眼神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證明,這傢伙根本沒有一絲醉意!

完了,踢到鐵板了!

秦昊感覺渾身的汗毛子都立了起來,死死地瞪着白小鳳,緊握着拳,呢喃道:“不對,這傢伙不可能不醉的,一定是酒勁還沒上來,等下他就該認慫了。”

坐在沙發上的陳靈兒她們幾個女孩子,此時也全都被白小鳳的架勢嚇懵了,呆若木雞的看着白小鳳。

只是,包間裏的燈光實在太昏暗。

以至於他們誰都沒發現,白小鳳往嘴裏灌酒的時候,他的皮膚上泛起了一層晶瑩的黑光,同時,皮膚也變得發紅,彷彿被灼燒了一樣。

然後,一縷縷水汽便是從白小鳳的皮膚上蒸騰起來,消散在空中。

這些,全都是酒氣。

是被白小鳳用陰力給強行從身體裏逼出來的!

也就是說,白小鳳雖然喝的很猛,可是所有的酒進到他的身體後,又全都被他以陰力給逼了出來,等同於是一滴酒也沒喝到。

這種作弊手段還是他常年和那無良師父待在一起,師父一閒着蛋疼就拉着他喝酒暢談人生和柳寡婦,記憶中,三歲的第一次喝酒就讓他頭疼欲裂,哭的眼淚鼻涕到處甩。

然後,強烈的求生欲就促使着他研究出了這手段,自那以後,他和師父喝酒就再也沒喝醉過。

很快,白小鳳就喝光了紅酒,放下酒瓶後打了一個悠長的飽嗝,咧嘴笑道:“好酒漱口,這感覺,美滋滋啊!”

在場的人全都顫抖了一下,回過神後,看白小鳳的眼神就跟見鬼了似的。

沒醉!

這王八蛋還是沒醉!

三瓶酒混着喝下去,特麼真當時漱口那麼簡單嗎?

換成別人,早特麼直接躺地上了啊!

秦昊緊握着拳頭,緊盯着白小鳳,抱着最後一絲僥倖心理,不停地呢喃着:“酒勁快上來,他一定是裝比的,他一定撐不住了……他不可能喝得過胖子的……”

這時,胖子也喝完了紅酒,他咚的把瓶子砸在了桌上,滿臉漲紅,露出難受的表情。

三瓶酒接連下肚,還是直接往胃裏倒,饒是他此時也感覺五臟六腑都翻涌了起來,一股強烈想要吐出來的衝動。..

可他一手捂着肚子,咬牙強忍着,當他目光落在白小鳳身上的時候,登時哭死的心都有了,麻痹的,這傢伙怎麼一點變化都沒有?

念頭剛起,胖子就感到一股強烈的醉意涌上腦門,他身體一晃,一下抱住了一旁的秦昊,用最後的一絲理智痛苦的喊道:“秦,秦少……幫我,叫,救護車……” 蘇雯瀾剛做了噩夢,沒有平復,哪有心情陪他說話?

可是秦驍完全不在意。

她不說,他就一個人說著。

說他小時候的事情,說他和秦黎辰鬥法的事情,說朝廷上那些老古板怎麼與他作對的事情。

沒有主題,想到哪裡說到哪裡。

蘇雯瀾躺下來,聽著他的聲音。

不知不覺,眼皮子慚慚沉重,就這樣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秦驍從地上站起來,坐在她的身側。

這次他沒有上床。

他從來不是什麼登徒子,也不是想占他心愛女人的便宜,就是喜歡離她更近點而已。

手指捏著她的黑髮,放在唇邊吻了一下,溫柔地說道:「我在這裡,魑魅魍魎別想近你的身。」

第二日,蘇雯瀾坐著馬車回到蘇家。

蘇老夫人和兩位夫人知道她回來,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畢竟她現在在宮裡,也不是想回來就能回來的。這才剛回來不久,現在又回來了,就擔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樣說來,皇上是讓你回來散心的。」蘇老夫人說道:「世子爺也要出征了。你有空就陪他說說話。」

「孫女明白了。」蘇雯瀾說道:「二妹那裡怎麼樣?」

「知道你在擔心那丫頭。」龐氏說道:「只管放心好了。我們昨天才去看過。目前來說身體還是不錯的。」

「五妹夫知道他差點失去自己的妻兒,就沒有什麼表示嗎?」蘇雯瀾蹙眉。「以前他可不是這樣的好性子。」

「怎麼沒有表示?」甄氏無奈。「差點把蔣家的房頂掀了。你要是有空,就去外面走走,就會發現蔣家的事情早就傳得沸沸揚揚。」

「這還差不多。」蘇雯瀾哼道:「如果他無動於衷,我們就把二妹接回來。」

「蔣家老夫人每天都去看你二妹,這樣也算是有誠意了。暫且相信他們一次吧!只要你二妹沒有問題,肚子里的孩子安然無恙,這件事情就算了,以後再也不提。畢竟咱們也不是那種小氣人戶,不用抓著人家的錯處不放。」

蘇雯瀾與家人說了會兒話,又去蘇榮華的書房找了幾本書打發時間。

「大小姐,二小姐那裡又出事了。」胭脂從外面走進來,焦急地說道:「老夫人和兩位夫人要去蔣府,問你要不要一起去。」

蘇雯瀾焦急地放下手裡的書本,一邊接著丫環遞來的披風一邊朝外面走去。

「當然要一起去。蔣家到底在搞什麼?」

馬車裡,蔣老夫人閉眼假寐。甄氏和龐氏面露不悅。

氣氛有些凝重。

蘇雯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了了解情況,哪怕知道問出來會讓大家更加不高興,還是只有提了一句。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丫環們說得也不清楚。我到現在還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情。」

「蔣家的大小姐撞了你二妹。你二妹的肚子又痛了。」甄氏嘆道:「這孩子本來就不消停,居然還往上撞。蔣家大房這是想做什麼?」

「真是欺人太甚。」蘇雯瀾捏緊手帕。「這次絕對沒那麼容易算了。」 靜。

包間裏,一下子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暈過去的胖子。

秦昊抱着胖子,更是目瞪口呆起來,我特麼是讓這鄉巴佬醉,你怎麼先躺了啊?

緊跟着,秦昊終於反應過來,忙招呼他身邊三個懵比的同伴:“快,快特麼叫救護車啊!”

三個男的終於反應過來,慌忙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白小鳳這個鄉巴佬喝趴下了,他們不會管死活。

可自己朋友的死活,不能不管啊!

要是喝出事了,胖子家裏人非得和他們拼了不可!

“那個,這傢伙剛纔已經叫了救護車了。”白小鳳的聲音忽然響起,“嘶……這胖子人不可貌相啊,竟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提前給自己叫好救護車了。”

“快,快把胖子擡出去。”秦昊忙喊道。

三個男的也急忙上來七手八腳的把昏迷過去的胖子擡着往外走。

秦昊臨出門的時候,怒視白小鳳一眼,咬牙道:“鄉巴佬,你有種,今天這單,我買了!”

他不傻,胖子是他們幾個裏酒量最好的,現在胖子都喝趴下了,白小鳳卻半點事都沒有,剛纔他心裏最後一絲僥倖也被磨滅了。

要是繼續喝下去,誰知道今晚他們還要躺幾個?

白小鳳看着秦昊他們走了出去,摸着鼻子笑了笑:“撂倒一個了,還有四個。”

“白小鳳,要不,我們走吧?”耳邊響起陳靈兒的聲音。

白小鳳扭頭一看,陳靈兒已經拉着宋楠楠站了起來,一臉擔心地看着他:“胖子都喝進醫院了,咱們回家吧。”

“這纔剛玩起來,再玩一會兒好不好?” 強婚蜜愛:霸道總裁嬌寵妻 白小鳳撓頭笑道,這野纔剛剛撒起來呢,比才開始裝了,要是就這麼走了,那不就無聊了嗎?

“回家吧,再喝下去,會出事的,我不想看到你們出事。”陳靈兒緊咬着紅脣,她其實很擔心白小鳳,剛纔秦昊出門時說的那話,他們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秦昊他們真和白小鳳鬧起來,沒背景的白小鳳肯定是吃虧的一個。

白小鳳笑着說:“你還是擔心我呀,不過沒事,那小子不是都說了今晚他買單了嗎?後邊應該不會喝了。”

話音剛落,一旁的宋楠楠也終於回過了神,驚恐地看了白小鳳一眼後,眼中閃過一絲不甘,拉着陳靈兒笑道:“靈兒,不要這麼早走好嘛,場子剛熱起來呢,不會有事的,有我看着,秦昊他們不會亂來的,咱們等下不喝酒了,玩別的。”

作爲閨蜜,她覺得自己很有義務要讓陳靈兒“改邪歸正”,只要讓白小鳳和陳靈兒留下來,總能找到機會讓白小鳳這隻癩蛤蟆知道差距的。

這時,秦昊帶着那三個男的回到了包間。..

落跑媽咪:大亨的小逃妻 宋楠楠急忙問:“秦昊,胖子怎麼樣了?”

秦昊陰沉着臉:“沒事,去醫院洗個胃就行了。”

宋楠楠一怔,她還從來沒見過秦昊用這種臉色對她,登時她心裏就咯噔一下,秦昊是真的怒了!

秦昊確實怒了,胖子是他朋友,結果被白小鳳這鄉巴佬喝的進了醫院,反倒是沒有讓這鄉巴佬吃到苦頭,他怎麼不怒?

甚至,他心裏很埋怨宋楠楠。

不過看到宋楠楠單純漂亮的臉蛋和極品的身材,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怒火,既然要追宋楠楠,怎麼也得先把宋楠楠的任務完成了不是?

想着,秦昊又看向白小鳳,忽然笑了起來:“兄弟好酒量,咱們不喝酒了,喝酒傷和氣,咱們唱歌。”

見秦昊臉色緩和下來,幾個女孩子的神情都爲之一鬆。

白小鳳撓頭笑道:“唱歌?那個,我唱歌不太行的。”

一旁的陳靈兒悚然一驚,這臺詞……好熟悉啊!

可宋楠楠卻爲之一喜,笑着對白小鳳說:“你不太行?那你可得好好考慮一下要不要比啊,秦昊他們從小到大可都是受着藝術薰陶的,經常聽國內外的歌唱家演唱的,這底蘊,不是你能夠比的啊。”

“楠楠……”陳靈兒想制止宋楠楠,可宋楠楠卻笑道:“靈兒,我又沒說錯,以白小鳳的出生他怎麼和秦昊他們比呀?”

“……”陳靈兒沉默下來,她很想把白天在學校裏的事情跟宋楠楠說一遍,人白小鳳是不會唱歌,可人家會放牛啊!

可現在這場面,顯然是不適合說的,她無奈只能放棄。

白小鳳皺眉看着宋楠楠,一臉不爽,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說不太行?這事過得去嗎?

想着,他笑道:“好啊,那我們就唱歌吧。”

然而,就在這時,包間門忽然被推開,一道聲音傳了進來。

“師父,果然是你!”

白小鳳擡頭一看,站在門口的竟然是馬夏風!

這小子探着個猴子腦袋進來,一臉猥瑣樣。

“你怎麼在這?”白小鳳問。

“我和朋友來唱歌啊。”馬夏風自來熟的走了進來,對着秦昊他們揮手,然後又看到了陳靈兒宋楠楠還有其他三個漂亮妹紙,登時眼睛放起了綠光。

師父霸氣啊!

師父牛比啊!

一轉眼的功夫,竟然連宋楠楠也在他身邊了,還有另外三個漂亮妹紙!

一定要好好巴結師父啊,巴結好了,讓師父傳幾招泡妞絕技,那我就能追到女孩子了啊!

想着,他走到白小鳳身邊,一臉諂媚的笑着:“剛纔路過你們這外邊的時候,門大開着的,我隱約看到了你,就過來確定一下,沒想到還真能遇上師父呢。”

白小鳳恍然,剛纔秦昊他們擡胖子出去的時候,確實沒有關門。

不過對這個白撿的徒弟,他顯然是不上心的,特別還被馬夏風一臉諂媚的看着,最特別是馬夏風還長着一張尖錐猴腮極其猥瑣的臉。

這感覺……好詭異啊。

彷彿被一個猥瑣漢子盯上了似的。

下意識地,白小鳳往後退了一步:“這麼巧啊,我們正準備唱歌呢。”

“唱歌?”馬夏風嘿嘿一笑,回頭看了一眼陳靈兒他們一眼,然後又諂媚的笑着對白小鳳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師父,你很棒棒喲,你啥時候也傳我幾招泡妞的本事唄?”

白小鳳被馬夏風這記馬屁拍的很舒服,嘿嘿一笑:“簡單簡單,只要你表現的好,我就教你。”

表現?

妥妥滴要表現啊!

爲了泡妞絕技,今晚就要表現啊!

“哥們,你從哪冒出來的?”這時,秦昊站出來,一臉不屑地看着馬夏風:“我們正要和你師父比唱歌呢,你跑進來幹嘛?”

“和我師父比唱歌?”馬夏風露出一臉不屑地表情,你們怕是不知道我師父放過牛吧?

不過,這不是一個絕佳的表現機會嗎?

他可看得出來,秦昊他們幾個看師父的臉色都不好,估計是爲了幾個妹紙爭鬥的。

畢竟……動物世界裏不是說過嗎?

很多動物爲了爭奪交配權,可都是要進行比斗的!

想着,他一步上前:“這樣,我這個當徒弟的先來和你們比,比贏了我,你們纔有資格和我師父比。”

恥辱!

這簡直是恥辱!

秦昊他們四個登時握緊了拳頭,如果不是宋楠楠和陳靈兒在場,光是這話,就足夠他們動手了!

馬夏風也不管秦昊他們幾個答應不答應,直接就拿起了話筒,對着陳靈兒他們笑着說道:“接下來,一首《廣東愛情故事》送給大家。”

然後,音樂響起。

白小鳳坐下來,聽着音樂,感覺音樂很好聽。

而秦昊他們監馬夏風唱起來,也沒阻止,既然有人想找死,那還拉着幹嘛?

能和鄉巴佬混一起當徒弟的,算個毛啊?

“安靜的離去……”馬夏風唱了起來,磁性的聲音,低沉的歌喉一下子就讓人代入了進去。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看不出來唱的還挺好聽的。”

而秦昊他們幾個也露出驚訝之色,顯然沒料到馬夏風唱的這麼好聽。

宋楠楠她們幾個也是一臉驚訝,即便陳靈兒和馬夏風是同班同學,也是驚訝地看着馬夏風。

顯然都被馬夏風的歌聲鎮住了。

包間裏,音樂迴響。

馬夏風的歌聲充滿磁性,彷彿一隻無形大手,牢牢的抓住了每一個人。

這首歌最近在網絡上很紅,在場的人裏,除了白小鳳,其他人可都是聽過的,也很喜歡。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