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心中念頭一轉,青年笑對面前書生道:

」不過能識得書生你這樣人物,便是試煉失敗,也不算白走這一遭,哈哈。「 青年立即由陰轉晴,眼前書生,他一見如故,雖其名不再史冊,卻是最符合他心中對古人對仙門嚮往。 」風兄說笑了,看那驅虎人的能耐怕也是有依仗,風兄不怕因我而得罪那人?「 書生有些不解,只覺眼前青年是個妙人,而之前縱虎

」不過能識得書生你這樣人物,便是試煉失敗,也不算白走這一遭,哈哈。「

青年立即由陰轉晴,眼前書生,他一見如故,雖其名不再史冊,卻是最符合他心中對古人對仙門嚮往。

」風兄說笑了,看那驅虎人的能耐怕也是有依仗,風兄不怕因我而得罪那人?「

書生有些不解,只覺眼前青年是個妙人,而之前縱虎行兇之人還在入門前修有道術,來頭必定不簡單,書生心中未免為青年擔心。

「怕什麼,嬴政我都打哭了好多次,還怕他不成。」

青年一臉不在意,一不小心便說漏一些不該說的東西。

「嬴政?那是誰?」

書生疑惑不解。

「嗯嗯,嬴政嘛,就是我家鄰家小孩,一塊長大的。」

」對了,書生,你怎麼會想著來此修行?「

青年見到書生疑惑,敷衍兩句便另找一個話題轉移掉書生的注意力。

」小生自幼被父母丟棄,全靠街坊養育,某日在街上見到一道長,他推薦給我來此。」

說道仙長,書生眼中也是浮現一絲憧憬,接著又說:

「我知自己資質不佳,只盼著在此修行一二年,學些本事,再回鄉幫助鄉鄰。「

青年轉移話題的方式很是生硬,書生心中對「贏」姓有些疑惑,但轉念一想「風」姓也不簡單,加上青年先前使出的神奇法術,心想青年來歷恐怕也不簡單,便是放下擔心,便順著青年的話說下去。

仙門試煉是此世間少有的凡人改變人生的機會,此處的仙門是少有的不重視資質的仙門,書生能得此機會也算是幸運。

」原來如此,你想得倒是簡單,我倒是聽說這廣域仙門中有仙門雙姝之一的寒月仙子,這門中不知多少人沖著她而來。「

青年雖也不在意,倒是說了一段趣聞。

」仙門雙姝?那等仙子怎麼是吾等凡俗能垂涎的,能遠遠見到便是榮幸。「

書生對此亦是有所耳聞,霜月、故射兩位仙子的名氣傳說在凡俗都有流傳,她們不僅天賦絕世,容貌還可比月宮廣寒仙子,最關鍵的她們是至今未有道侶,冷傲非常,輕易不與男子言語,卻也因此引得無數男子愛慕。

逆天符皇 他們聊著聊著便到了仙門。

……

春去秋來,仙門旁。

「你啊,我們仙門又不趕人,你還有我罩著,這麼急著回家做什麼?再過一些日子,霜月仙子就要出關了,你也不看一眼,這仙門絕色。」

青年一臉唏噓,對於青年,他真的是十分惋惜。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緣法,我資質不行,是該回家,為鄉鄰做些事情。」

書生一臉雖也有不舍,眼中卻放著光芒。

「你啊,來此仙門,能識得你便是我來此的最收穫,這卷孔聖書稿便交予你吧。」

青年搖頭,將手中竹簡遞給書生,他覺得書生雖資質不行,智慧,悟性卻是事間罕有,學習文道,未來前途也不可限量,至少不輸他過去結實的人。

又過一二年,青年出山,在下山時偶遇一名中年相師,這相師一身破爛灰袍,左手持書寫「算命」二字的黑帆,右手擋住青年。

「相師,你攔我作甚?」

青年眼睛緊盯著相師,手已向腰間摸去,隱隱防備。

「哈哈,來此只為渡有緣人。」

相師神態自然,就像沒有見到青年的防備。

「有何緣?如何渡?」

青年皺眉問道,只覺眼前之人頗為古怪。

「人與妖是不可能在一起,還請尊下思量。」

相師手中黑帆無風自動。

「什麼?」

「你要做什麼?」

青年神色一變,只覺自身秘密被發現。

他仙門修行之時,便遇見一隻蝶妖,起先只是對手,感情卻是在一次次事件中加深,他一直隱而不發,不想眼前之人竟一語道破,這時才明白相師的厲害。

「無事,你與你那蝶妖如何與我無關,我也不在乎,只是怕你影響到別人。」

相師嘆了一口氣,也不打樞機,緩緩說明自己來意。

「別人?誰?」

青年一臉疑惑,心中卻在回憶起自己的熟人,趙政、韓非子、孔聖……

「這兩道符篆交給你,可幫你避過你兩次劫難。「

道士沒有回答便將手中符篆交給青年,轉身離開。

「這….值得么?」

青年看著手中的符篆,一眼就看出其中神奇功效,知曉相師就算再厲害,這種頂級保命符篆應該也沒有多少,竟輕而易舉就交給他,只為了另外一個人。

另一方面,青年隱約猜到相師是想改變某人的命數,而這人命數與他有關,只是命數又豈能簡單就改變,他當年…..預知未來難,除卻他這種情況,其他想要占卜都是要耗費極大代價,改變命運更難,何況眼前相師還把他自己搭上去。

「你,不懂。」

相師沒有回頭,步履卻是不復之前健朗,蹣跚了一些,本就夾雜白髮的頭上直接白了一半。

「這一世,師傅你們記憶也是時候覺醒了……不要再錯過……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聽到昨夜有過交手的楚選大校在門外發話,我從牀上爬起來,一臉的懵逼狀態。

雜毛小道從另外一邊牀上掀起了被子,揉着眼睛說道:“什麼情況啊,大清早的就在這裏吵吵?”

我說是楚選那個傢伙。

屈胖三最愛睡懶覺了,聽到了,用腳蹬我,說趕緊的,讓他閉嘴,大清早的,不好好睡覺,到底想要幹嘛啊?

這兩位都是大爺,我只有披了一件衣服,走到了門口,把門打開。

這門一開,立刻就能夠看見這長槍短炮、全副武裝的軍人,圍了整整一個走廊,無數的紅外線對着我的額頭和胸口,晃得我一陣眼暈。

我的對面,卻真是那個叫做楚選的內務部大校。

他眯着眼睛打量我,然後說道:“那兩處監控器的線路,和機房的電機,是你們破壞的,對吧?”

我打了一個呵欠,說什麼線路啊,聽都沒有聽說過。

楚選大校冷着臉,一字一句地說道:“還敢不認賬,你們三個人,在監控這麼嚴密的軍事禁地裏,想來就來,憑空出現,不可能沒有半點兒痕跡;昨天基地的維修組跑了兩個地方,一直到凌晨五點多方纔搶修結束,這些事情難道不是你們乾的?”

我說指不定是線路老化呢?

楚選大校瞧見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一下子就惱怒了起來,衝着旁邊吩咐道:“將這幾人給抓起來,審問一下就知道了。”

一聲令下,周遭立刻涌來了幾個大漢,伸手想要過來捉我。

我往後退了兩步,立刻有人暴喝道:“別動,否則開槍了。”

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也起了牀,走到了跟前來,攬着我的腰,嘻嘻笑了一聲,說嘿,哥們,陸言是怎麼得罪你了,犯得着這麼不依不饒麼?

他一出現,立刻就有好幾個紅色激光點落在了他身體的要害處。

楚選大校一字一句地說道:“這個人,也抓起來。”

雜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平靜地說道:“已經有好久沒有人敢拿槍指着我的頭了,諸位是不準備活了麼?”

楚選大校說你若敢動,信不信立刻就死在這裏?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不管你跟張勵耘有什麼私人恩怨,但是在我眼中,都不過是浮雲而已。小朋友,我數三聲,你再是這麼一副死人樣,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現在開始,三……”

楚選大校冷笑一聲,說哄誰呢,你敢在這樣的軍事禁地裏動手麼?

雜毛小道不鹹不淡地說道:“二……”

楚選大校舉起了手來,說嫌犯暴力抗法,他們一旦有所異動,立刻格殺勿論!

雜毛小道張開了嘴,準備喊出最後一聲。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人高聲喊道:“使不得啊,誤會、誤會……”

這聲音是昨天送我們到招待所的那位。

雜毛小道開口:“一!”

話語說出來的一瞬間,我的足尖挪動,撤離了門口,而屈胖三也是雞賊無比,一下子就滾到了洗手間去,而與此同時,雜毛小道的身子一晃,衝向了對方。

砰、砰、砰……

槍火激射的聲音在一瞬間炸響,然後在下一秒停住。

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硝煙氣息,彈殼從半空中落到了地板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來。

場面又恢復了平靜,而這個時候我從門邊的角落再一次走了出來,瞧見荷槍實彈的軍人依舊擠滿了門外的走廊,而楚選大校依舊站在了門口。

唯一不同的,是在他的身後,站着一個挽着道髻的男子。

男子手中的劍,放在了楚選大校的脖子上。

劍刃之上,有藍紫色的電芒浮動。

場中一片寂靜,這時衛生間傳來一陣沖水的聲音,幾秒鐘之後,屈胖三刷着牙走了出來,看着這劍拔弩張的場面,一臉不滿地說道:“我也是活久見了,大清早的,不就是沒起牀麼,至於拿自動步槍叫人起牀麼,多吵啊?”

他一邊刷着牙,一邊說着話,口中滿是泡泡,說得含含糊糊,十分搞笑。

然而現場除了我捧場嘿嘿笑了兩聲,沒有一個人出聲。

好一會兒之後,那楚選大校方纔開口說道:“好快的身法,閣下到底是誰?”

他即便是被人挾持了,還依舊保持着極爲淡定的表情,當真是一個見過大風浪的人物,然而他如此鎮定,雜毛小道卻並不給他裝波伊的機會。

他本質上跟屈胖三一眼,見不得別人在自己面前裝波伊,特別是敵人。

於是他一抹一推,卻是將楚選大校給弄得跪倒在了自己的跟前來,然後居高臨下地望着這位在基地裏位高權重的大人物,眯着眼睛看了好一會兒,方纔緩緩說道:“說句實話,我是第一次聽說過你的名字,也第一次聽到你師父的名字。”

楚選跪倒在地,拼命掙扎了一下,結果給雜毛小道給按倒在地,動彈不得。

而即便如此,他還有着滿滿的傲氣,說軍方是國家最後的一道防線,核心機密,豈能讓凡夫俗子都知道?善戰者無赫赫之功,什麼天下十大,在我老師面前,都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哇靠……

這麼狂的話語,你都說得出來?

太不謙虛了。

欠教訓。

我心中聽了都忍不住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雜毛小道多麼驕傲的人,而且那傢伙口中的天下十大,其中有一位便是雜毛小道異常尊重的師父。

陶晉鴻。

啪!

果然,沒有任何猶豫,雜毛小道擡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扇在了楚選大校的左臉上。

他這一巴掌是如此的沉重,幾乎將對方的臉一下子就個打腫了,連那副平光眼鏡也直接飛了出去。

隨後雜毛小道有扇了一巴掌,給他來了一個對稱。

兩巴掌之後,楚選大校心頭狂怒,擡起頭,惡狠狠地等着面前這個男人的臉,帶着殺氣,怒吼道:“你……”

雜毛小道扇完了兩巴掌,然後慢條斯理地說道:“不好意思,最見不得別人不說人話,所以有點兒手癢;閣下在我面前,不過是垃圾一堆,你師父有多厲害,是否有天下十大厲害,這個我不瞭解,如果你想要報仇,或者證明自己,讓他過來找我,我給他證明自己的機會——在下姓蕭,蕭克明。”

楚選大校一臉震驚,說你就是茅山宗掌教真人?不可能啊……

雜毛小道擺了擺手,說不,我現如今已經不再是茅山中人了,浮華浪蕩子一個,山野道人而已;這是閒話,剛纔那兩巴掌給你呢,是給你提個醒,這個世界上牛波伊的人多得數都數不出來,就你這兩下子,別出來獻醜——等到你世界第一了,再跳出來裝波伊,好吧?

這個時候張勵耘那手下終於擠進了這裏面來,慌忙打着圓場,說抱歉,都是誤會,大家收槍,收槍哈……

他在這邊勸說着,而雜毛小道的劍架在楚選大校的脖子上,那幫人便用槍指着雜毛小道。

雙方一時間形成僵持的局勢。

又過了好一會兒,這是走廊盡頭傳來了匆匆的腳步聲,有一個帶着川普口腔的男中音喝道:“幹什麼呢,大清早的,在這招待所裏喊打喊殺的,像什麼話?”

聽到這話兒,衆人方纔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而那人又吼道:“放下槍,都放下。”

一聲令下,衆人全部都將槍口下移,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也適時收劍,伸了一下懶腰,表現得若無其事的樣子,好像完全都沒有參與其中。

說話的那人這時已經走到了跟前來,是一個渾身乾瘦、頭髮斑白的老者,衆人瞧見了他,紛紛低頭,喊道:“將軍。”

張勵耘也來了,跟在將軍的身邊。

這個時候楚選大校已經站了起來,只不過臉頰青腫,眼睛不翼而飛,頭髮凌亂,着實有些狼狽,他瞧見來人,也低頭招呼道:“將軍。”

那被人喚作將軍的老者走到跟前來,四處打量了一下,沉聲說道:“到底啷個回事嘛?”

楚選指着我們,說這幾人昨夜私自跑入基地,然後破壞了基地儀器和設備,並且打傷了我們好多警衛人員,我過來對他們進行抓捕,結果他們居然暴力抗法……

“糊塗!”

將軍沒有等他說完,直接大聲呵斥了一句,然後指着雜毛小道說道:“蕭道長是我們想請都請不來的客人,你居然還在人家門口動刀動槍,簡直就是腦子進水了。小楚,你啊你,平日裏在系統內部張狂一點也就算了,在蕭道長這樣的頂尖高手面前還胡作非爲,簡直就是坐井觀天的井底之蛙!”

呵斥過了對方,將軍又轉過身來,衝着雜毛小道開口說道:“蕭道長,鄙人戴順揚,是這個地方的負責人。你來了也不打一聲招呼,我好給你接風洗塵。”

雜毛小道擺了擺手,說戴將軍客氣了,我們就是過來找勵耘有一些私事。

戴將軍說小張都跟我說了,別的不談,去我辦公室,我對蕭道長是久聞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得以一見,是得好好聊一聊。 一處山谷中。

「青絮,拿著這道符篆在這裡藏好!」

青年將手中符篆交予女子,這些年來,他修為逐漸精深,感情卻是越陷越深,終於還是在某夜與蝶妖青絮私定終身,只是沒想到,意外暴露了一件寶物,引得惡人窺視,幾度被追殺。

「風郎!」

女子眼中瑩瑩,素手死死抓著青年。

「沒事,我還有一道符篆呢,我自有保命手段,你現在受傷了,跟著我也只是拖累。」

青年笑道,一如以往的陽光,不見絲毫慌張嗎,手中拿起另一道符篆,說完,便轉身朝別出奔逃。

……

某處山村中。

半邊白髮的灰袍相師,皺眉看向眼前肆虐的大妖。

天阿降臨 ……

青年最後逃到翠綠山崖處,一輪紅日西懸。

」風羽,將寶物交出來!「

執著一柄血色巨斧,壯漢臉上獰笑著。

」我就要死在這裡?「

青年左手握住被砍傷的右手,多次的消耗精血導致他已面目蒼白。

當年相師給他符篆后沒多久,他便用掉一張,如今給了女子第二張,他之前手上拿的不過是失敗的仿品。

為了避免殃及池魚,青年刻意往偏僻位置躲避,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最後還是遇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背著一個葯筐的書生,他站在小山坡上,背對著夕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