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和柳雪循跡而去,緊追不捨。

感覺也一個多時辰,葉知秋已經帶着柳雪,再次來到了烏孫山。 大羿的身影在前方一閃,沒入地下,聲音遙遙傳來:“葉知秋,有膽量追來混沌血池,老子和你們做個了斷!”(7。17日,第三更) b 葉知秋哈哈一笑: “大羿,死到臨頭,不用嘴硬了吧。!你的混沌血池,老子也去過!不用你招呼,

感覺也一個多時辰,葉知秋已經帶着柳雪,再次來到了烏孫山。

大羿的身影在前方一閃,沒入地下,聲音遙遙傳來:“葉知秋,有膽量追來混沌血池,老子和你們做個了斷!”(7。17日,第三更)

b 葉知秋哈哈一笑:

“大羿,死到臨頭,不用嘴硬了吧。!你的混沌血池,老子也去過!不用你招呼,我也會去,而且我會徹底毀去那個大茅坑,斷了你們鴉鳴聻國的根基,以免你們聻鬼餘孽死灰復燃!”

因爲次進入過混沌血池,所以葉知秋一點也不害怕!

不過,葉知秋把混沌血池說成大茅坑,也實在有些不妥。

因爲葉知秋和柳雪,也曾經掉進了那個‘大茅坑’裏。

葉知秋倒也罷了,說柳雪掉進了大茅坑裏,豈不是唐突佳人?

看着大羿鑽進了烏孫山的地下,葉知秋和柳雪也不猶豫,隨後要進入,展開追殺。

然而在此刻,身後一道灰影追來,長宣佛號:“阿彌陀佛,葉施主,雪兒姑娘請留步。”

柳雪聞言微微變色,定住身形,回頭看向身後。

葉知秋也急忙站住,皺眉嘀咕道:“這老和尚,還有臉來見雪兒?”

來者正是幽冥教主、大願地藏王菩薩。

地藏王也在幾丈外定住,緩步走來,合掌道:“阿彌陀佛,許久不見二位了,老僧有禮。”

柳雪搖搖頭,笑道:“菩薩的禮,我怕是受不起啊,還是免了吧。”

葉知秋稽首還禮,說道:“菩薩怎麼來了?莫不是趁着我和大羿鷸蚌相爭,你來個漁翁得利?”

“貧僧不敢。”老和尚走到了近前,說道:“感謝兩位施主,剿滅聻鬼,剷平鴉鳴聻國,平定陰陽兩界的秩序,真是功莫大焉,功德無量。”

葉知秋搖搖頭:“我剷平鴉鳴聻國,並不是爲了什麼狗屁功德,只是爲了我的私怨而已。誰得罪了我,我加倍還回去,沒有菩薩說的那般偉大。”

地藏王點點頭,自顧自地說道:“如今的陰陽兩界幽冥之事,葉施主是主宰者。不知道葉施主和雪兒姑娘,對以後的事怎麼安排?”

柳雪接過話來:“我們沒考慮那麼多,因爲聻國鬼帝還在逃。”

地藏王一笑:“大羿現在天無路入地無門,還能逃去哪裏?所以,雪兒姑娘和葉施主,可以考慮以後的事。”

葉知秋說道:“斗轉星移還沒到,急什麼?”

地藏王卻非常固執,說道:“斗轉星移也在眼前,彈指即過,二位施主還是要考慮陰陽兩界的秩序問題。”

柳雪頭大,嘆氣道:“老和尚,你既然苦口婆心地說了半天,想必一定有了很好的安排規劃,不如你直說吧,想要我們怎麼辦?”

對於這個老和尚,柳雪很有些不耐煩。

因爲他算計過自己,也因爲他喋喋不休地纏人。跟他聊天,便是唐僧的性子,也能急出孫悟空的脾氣來。

地藏王聽了柳雪的話,卻很高興,擡手道:“二位施主,我們不妨席地而談……”

“不必了,我們可不敢跟菩薩平起平坐,這麼站着說吧。”葉知秋說道。

地藏王也隨意,點了點頭,說道:“次我和葉施主的師父鐵冠道長說過,讓葉施主全面接管冥界之事,做冥界之主,重建陰陽兩界的秩序,打通真正的輪迴之道,造福萬靈……”

葉知秋和柳雪默默地聽着,也不說話。

地藏王繼續說道:

“但是冥界的十殿冥王四大判官,和黑白無常日遊夜遊等陰帥,還有孟婆之輩,形象都已經深入人心。一時之間想要改變,恐怕不妥……所以我想,葉施主只能在幕後,不能在臺前。”

葉知秋忽然打斷了地藏王的話,說道:“菩薩不必說了,我把手裏的幾個冥王俘虜,還給你便是。你們重建冥界,我不干涉,你們欺騙世人,我也裝作沒看見。”

柳雪驚詫,蹙眉看着葉知秋。

地藏王也驚訝,張口道:“葉施主,我說的都是實話,絕無誑語。”

“我說的,也是實話。”葉知秋走了幾步,說道:“我原來想過掌控冥界,可是現在想想,沒有必要,我也沒有那個精力,去構建一個新的地府。只要冥界不惹我,我們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說罷,葉知秋一揮手,將都市王五官王等老鬼放了出來。

只有都金城,早已經被葉知秋滅了。

幾個老鬼飄出來,立刻躲在地藏王的身後,畏畏縮縮,瑟瑟發抖。

葉知秋揮手,說道:“菩薩把他們帶回去,重建地府吧,我和雪兒還要追殺聻國鬼帝,不奉陪了!”

說罷,葉知秋一扯柳雪的手,地遁去。

地藏王愣了半晌,終於一聲佛號,帶着幾個冥王俘虜轉身而去。

幾個老鬼死裏逃生,倒是大喜過望,眉飛色舞。

……

遁入鴉鳴聻國的範圍裏,柳雪問道:“知秋,你爲什麼忽然改變主意,放棄了掌控冥界的機會?”

葉知秋點頭道:

“以前我是這麼想的,把冥界當成對手。可是現在看來,冥界已經一蹶不振,根本無力和我們抗衡。而且,我們有了混沌法天圖,也無需垂涎冥界的地盤。最重要的是,我沒有精力和興趣,去構建一個新的地府。”

柳雪微微頷首:“我明白了,其實你是不想和冥界一樣,用輪迴善惡的說法,來騙人。”

葉知秋一笑:“算是吧。”

重新構建冥界,要延續冥界以前的說法,繼續維護那個騙人的‘道’。

葉知秋本性耿直,做不到這一點。

柳雪嘆了一口氣,說道:“地藏王次算計了我,我卻對他恨不起來。甚至,我覺得這老和尚很可憐,和龍虎山大真人一樣,是孤獨的衛道者。”

“衛道者?”葉知秋想起了龍虎山大真人,心裏嘆息。

柳雪點頭:

“是的,大真人和地藏王一樣,都是衛道者,爲了自己心理想的道,一直在堅守。人間道和地府沒有輪迴,所以,地藏王想打開真正的輪迴通道。”

葉知秋問道:“雪兒,天人道里面,有沒有輪迴?”

“據說有輪迴,但是那些人壽限極長,一次輪迴都是數萬年,我還沒有見到過誰的輪迴。”柳雪說道。

葉知秋皺眉,又問:“那個所謂的輪迴通道,怎麼做,纔可以打開? 冥夫夜半來壓牀 我們有沒有能力,將之打開?”(7.18日,第一更。)

b 柳雪搖搖頭:“我沒有研究過這個東西,好像,這是四大高靈掌控的祕密,我的級別,還接觸不到。手機端 ”

頓了一下,柳雪又說道:

“關於輪迴通道,地藏王一定了解很多,因爲他研究了幾千年。地獄未空誓不成佛,這是他的目標。只有打開輪迴通道,地獄裏面的鬼魂,才能真正實現輪迴,地獄纔會有清空的那一天。”

葉知秋想了想,搖頭笑道:“這不關我們的事,讓地藏王自己去折騰吧。我們現在的任務,是捉拿大羿。”

柳雪欲言又止,點點頭,和葉知秋一起遁向混沌血池的方向。

聻國地域廣大,此刻卻不見一個鬼影,荒涼無。

來到次大戰的禿山前,葉知秋站住腳步,注目打量。

大羿的聲音傳來:“葉知秋,九天妖女,我在混沌血池裏等你們,有種的來呀,來呀!”

葉知秋搖搖頭,朗聲說道:“大羿,你已經走投無路,又何必做困獸之鬥?不如你投降吧,我可以不傷你的元靈,只是將你封印起來。”

“我呸,老子元靈不滅,你能傷得了嗎?”大羿破口大罵。

“不知好歹!”葉知秋大怒,揮手展開混沌法天圖,喚出千眼鬼王,說道:“千眼,你帶着你的部下,配合我的鬼童子,將這裏給我重重圍困,飛出來一隻蚊子,我都饒不了你!”

千眼鬼王得令,指揮數十萬鬼兵結陣,封鎖了整座禿山。

許兆麟等鬼童子,則結陣守在山頭正,策應四方。

葉知秋又說道:“雪兒,你在外圍守候,我一個人進去捉拿大羿!”

柳雪微微皺眉:“知秋,還是我們一道吧。”

“不用,我一個人對付大羿,綽綽有餘。雪兒你守在外面,防止大羿突圍。”葉知秋說道。

“好吧,那你自己多加小心。”柳雪只好點頭。

葉知秋一笑而去,瞬間越過山頭,消失不見。

大羿的聲音還在咆哮:“來呀葉知秋,來呀九天妖女,我們決一死戰!”

“我來了,你要死,我今天一定成全你!”葉知秋哈哈大笑,已經遁入了山腹之,進了通向混沌血池的山洞。

山洞裏空蕩蕩,也是不見鬼影。

由此可見,大羿真的是光桿司令了,手下一個兵將也無。

進入山洞以後,葉知秋立刻將本命金砂撒了出去,幻出三十六個化身,護在真身的四周,以迷惑大羿。

我家妹妹超級甜 雖然葉知秋金丹已成,不太懼怕大羿的神箭,但是真的被射了,也不好受。

祭出分身,是讓大羿無法瞄準目標。

“哈哈哈,葉知秋你又來這一套,看來也是黔驢技窮!”大羿的聲音在前方大笑。

聽聲音,大羿似乎站在混沌血池的間水面。

“算是技窮,對付你也是易如反掌!”葉知秋忽然加快速度,循着大羿的聲音衝了過去。

眨眼之間,葉知秋衝進了混沌血池的範圍內。

可是現在的混沌血池,卻沒有了當天的血海怒濤,只有濃郁的紅色霧氣,在那裏盤旋。

也是說,原本的滿池血水,如今化成了血霧。

血霧的轉動,也是按照太極混沌圖的模樣運行的,轉速當日的血水,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葉知秋覺得,既然血水化爲霧氣,其禁錮力,應該沒有當日那麼厲害。

“葉知秋,有種進來呀,老子在這裏等你!” 小小乖妻寵上癮 大羿的聲音透過濃郁的血霧,細細地傳來。

聽那聲音,大羿還在血池極深的地方。

“大羿,我知道你躲在鬼霧裏面,做一些陰險的打算,想偷襲我,對吧?”葉知秋冷笑,取出五雷天師令,向着血池裏的紅霧猛轟,罵道:“等我驅散了你的鬼霧,讓你現形!”

穩妥起見,葉知秋不敢貿然進入。

雷暴電光相連,霹靂震天。

可是血霧很重,五雷天師令的威力,也難以將之驅散。

而且,池底還有濃厚的血霧不斷升起,向補充。

五雷天師令雖然可以暫時撕破血霧,但是轉眼間又恢復了原樣。

大羿的身影,忽然從血霧冒出來,站在混沌血池的間,罵道:“葉知秋,不敢來嗎?老子在這裏,來呀,決一死戰呀!”

“老鬼,知道你有詭計,可是老子不怕!”葉知秋心頭火起,腳下一點,身影向着大羿遁去:“休走,今天決一死戰,不死不休!”

畢竟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葉知秋還是沉不住氣,面對大羿的叫囂,明知對方有詭計,還是義無反顧。

大羿看見葉知秋殺來,虛拉弓弦,然後向下一沉。

“算你躲進王八池子裏,我也要把你揪出來!”葉知秋如影隨形,也向下追去,沒入血霧之。

鑽進來葉知秋才發現,下面的情況更加惡劣。

耳邊呼呼風響,氣流旋轉極快,相對次的水流速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葉知秋剛剛鑽進來,感覺到身不由己,被強大的氣流帶動,旋轉起來!

這感覺,像一下子掉進了漩渦心一般。

“葉知秋,來呀!”大羿的聲音在不遠處。

“來來,你有種別走!”葉知秋蠻性發作,循聲遁去。

被裹在氣旋之,葉知秋行動不便,但是還能移動。

不遠處血霧翻滾,大羿的身影時隱時現。

“聽我敕令,赤元出鞘!”葉知秋瞅準了大羿的位置,催動赤元劍射了一發。

可是氣旋太強大了,赤元劍的劍氣還沒射到大羿身前,被颶風颳散。

“來來來,決一死戰!”大羿也不斷地虛拉弓弦,挑釁葉知秋。

“老子不信這個邪了!”葉知秋繼續向大羿靠近,摸出了乾坤膽,在手裏一磕!

嗖地一聲,殺氣從葉知秋的掌心飛出,射向大羿。

此刻,大羿和葉知秋的距離,只有三丈不到。

可是葉知秋沒想到,強大無匹的乾坤殺氣,竟然也被氣旋帶歪了,從大羿的身邊擦了過去!

“哈哈哈,葉知秋,現在該我了!”大羿狂笑,忽然從身後的箭壺裏抽出一支金箭,搭在弓弦之,向天射去!

葉知秋一愣,大羿的神箭爲什麼不對準自己,卻向天而射?(7.48日,第二更。)

b 金箭破空,嗤嗤作響,同時放出閃閃光芒。手機端

葉知秋先前的進攻,都是橫向發射的,劍光和殺氣,都被氣旋吹散。

而大羿此刻的金箭,是向天發射的,所以不受氣旋的影響,去勢極快。

葉知秋看不懂大羿的路數,急忙擡眼看着空,嚴陣以待。

大羿在狂笑,又向天連射兩箭:“葉知秋,進了混沌血池,你我便是同歸於盡!”

葉知秋冷笑:“只怕盡的是你,不是我!”

“你個小娃娃懂什麼,這是老子的破天箭,射向殺破狼三星,引動三星的殺氣反擊!你便是大羅金仙,在這混沌血池,也逃不出殺破狼三星集爆發的殺氣圍剿,哈哈哈!”大羿狂笑不止,似乎已經看到了葉知秋粉身碎骨的畫面。

殺破狼?

葉知秋暗自心驚,奮力向大羿衝去,罵道:“算我躲不開,也要先滅了你,讓你先走一步!”

殺破狼三星齊發的威力,葉知秋見識過,所以心驚。

那一次,幸虧小太歲救命,否則自己和柳雪,要被天劫引起的山崩活埋了。

沒想到大羿這麼瘋狂,竟然抱定了必死之心,引動天劫,與自己同歸於盡。

如果真的天劫發作,自己在這混沌血池裏,難以躲避,恐怕真的生死莫測。

葉知秋衝向大羿,大羿也迎面衝來。

二人像鬥牛場紅了眼的公牛,已經完全瘋狂,誰也不肯後退。

兩人都在氣旋之,行動緩慢,但是,終究還是慢慢接近了。

大羿抽出了箭壺裏的最後一支箭,扣在弓弦;

葉知秋也轉動着乾坤膽,準備最後一擊!

可是沒想到,在這時候,頭頂忽然有強光出現,彷彿太陽墜落,炫目刺眼!

“哈哈哈,來了,天劫來了,葉知秋,你等着灰飛煙滅吧!不用老子動手了,老天爺會收拾你!”大羿狂笑,手裏的弓箭一起落地,竟然停止了對葉知秋的攻擊。

葉知秋吃驚,在氣旋里旋轉,擡頭看着空。

只見三個亮點急速而來,將自己和大羿困在其。

不用說,那三個亮點便是殺破狼三星面,落下來的天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