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跟我其他的,反正一個孩子都沒有,就是你不行!小然然,別怪我醜話說在前頭,今年過年以後,你要是還生不出個孩子來,給老娘調教,老娘就咔嚓一下,把你變成小然子,你信嗎?」

秦霜威脅地說道。 「我...我信!」 若是其他的人,秦穆然絕對能夠底氣十足地說,有種你來咔嚓一個給老子看。 但是現在跟他說這句話的是秦霜,是一個肆無忌憚,自己最害怕的人,她說出這句話,秦穆然絕對相信,她真的能夠做到。 哪怕自己是她的親侄子,她也照樣下的去手。 「信就好

秦霜威脅地說道。

「我…我信!」

若是其他的人,秦穆然絕對能夠底氣十足地說,有種你來咔嚓一個給老子看。

但是現在跟他說這句話的是秦霜,是一個肆無忌憚,自己最害怕的人,她說出這句話,秦穆然絕對相信,她真的能夠做到。

哪怕自己是她的親侄子,她也照樣下的去手。

「信就好!聽老娘的,回去以後抓點緊,好好完成造娃的大任務!其他的都不要亂想!」秦霜鼓勵地說道。

「我…我儘力…」

這一刻,秦穆然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小姑,你這麼早打電話過來,不會只是跟我說這個吧!」

秦穆然岔開話題地說道。

「對!被你這麼一岔,我都忘記了!」

秦霜被秦穆然這麼一提醒,這才想起來自己這麼早找秦穆然的正事。

「昨天晚上老爺子找我了,然後跟我說,喊你回來吃頓飯。」

秦霜對著秦穆然說道。

「爺爺讓我回去吃飯?」

一直以來,秦霜和小叔秦先兵都讓自己回京城秦家,可是秦穆然對於那個高高在上的秦家一直都很陌生,對於秦家這麼大的家族裡的人也很是陌生。

從小,他就覺得自己的生活一般,父母雙亡,是個孤兒,只有老道士陪伴著自己,後來知道有一天秦霜出現,說是自己的姑姑,可是那個時候,他也沒有感覺自己的身份多麼的高貴。

後面進入了部隊,也是遇到了秦先兵,但是秦先兵對自己很是嚴格,同樣的,他也如同一個普通的士兵一般,從底層一步一步做起,從一個新兵蛋子,逐漸成為了軍區的特種兵王,再從特種兵王加入到炎黃特種部隊成為了他們的隊長。

秦家,如此的優越,但是卻一直都是秦穆然心中的一根刺。

哪怕當初他遭到了李浩然的算計,血洗了京城幾大家族的大少,但是依舊沒有開口爆出自己跟秦家的關係!

或許,秦家的誰讓自己回秦家,秦穆然都能夠拒絕,唯獨自己的爺爺秦衛國讓自己回秦家,他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秦衛國為這個國家奉獻,對自己雖然沒有給予多大的幫助,但是他卻時刻在關注著自己。

尤其是當初的事情發生以後,若不是秦衛國力排眾議,恐怕自己就不只是驅逐出夏國的事情了。

所以,如今秦衛國開口了,秦穆然猶豫了。

「嗯!我爸知道你打敗了李浩然成為炎黃隊長的事情了,他讓你回家吃個飯,好像還有話要跟你說。」

秦霜這一次沒有懟秦穆然,很是鄭重的說道。

「我……」

秦穆然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了。

「還在猶豫嗎?都這個時候,家裡都等著你認祖歸宗,我二哥的牌位這麼多年了,也等待著你去上一炷香。」

秦霜接著說道。

「不管你多不想跟秦家染上關係,可是你的骨子裡流淌著的都是秦家的血,這麼多年是秦家虧欠你的!可是你作為二哥唯一的兒子,你必須要給他上香不是嗎?」

秦霜旁敲側擊地問道。

聽到秦霜這麼說,秦穆然猶豫了。

是啊,雖然自己的父親死了,但是他卻沒有上過一炷香,作為一個兒子,這是不孝。

所以,秦穆然在猶豫。

「然然,回秦家吧!認祖歸宗!」

秦霜鄭重地說出那句話道。

「小姑,我知道你的意思。這麼多年了,我知道,你對我的幫助!其實就是秦家對我的幫助!」

秦穆然其實心裡都清楚,只是他過不去自己心裡的那道坎。

「可是,你也知道,你是秦家的大少爺,所有的人都等著你回去!你的能力是很強,你有冥王殿,秦家,或許對你來說吸引力不大!可是這終究是我們的家啊!」

秦霜沒有以往的潑辣,反而是在耐心地勸導著。

「家……」

秦穆然口中呢喃著,從小習慣一個人的生活,這是第二次,他的耳中知道家這個存在。

第一個便是和陸傾城組成了一個家庭。

現在,他要回到那個屬於他骨子裡的血脈家族!

「穆然,回來吧!你爺爺身體也不好,大哥和三哥也都希望你回來,認祖歸宗!」

秦霜將家裡的一個情況告訴秦穆然說道。

「小姑,我知道了!我答應你回秦家!」

良久,秦穆然深吸一口氣終於做出了決定。

「真的?」

秦霜有些激動地問道。

別人不知道,可是秦穆然和她從小很親,所以他很清楚秦穆然做出這麼一個決定下了多大的決心。

「嗯!」

秦穆然點點頭。

「太好了!我這消息要是告訴大哥,三哥還有爸他們一定很開心!」

秦霜笑道。

「那你什麼時候回家吃飯?過幾天?」

秦霜接著問道。

「明天我有事,後天吧!」

秦穆然想了想,他知道這一關是過不掉了,同樣的,他也從秦霜的口中知道,後天是他父親的忌日!這一天,他回去,才能夠真正的盡一個兒子的職責! 是什麼不好的事情,只是蕭文他有點過了,有點太冷靜了一點,冷靜得有點恐怖了,讓人不得不對他產生懷疑,蕭文,他到底是不是鬼魂,如果他是,那爲什麼他彷彿是個局外人一樣,和李肅一樣是個“旁觀者”呢,這是爲什麼。

“時間到,接下來請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開始投票”,時間果然是過得很快,十分鐘的時間已經過完了,現在又到了開始投票的時候了,這一次,如果還不能票死一隻鬼魂的話,那麼,活人任務參與者,是所有的任務參與者。

就危險了,真的危險了,當鬼魂的數量與活人任務參與者的數量一樣多的時候,那也就可以宣佈團滅了,就算是平票,鬼魂也不會死了,然後晚上鬼魂再隨便殺死一名活人任務參與者,都不用再等到次日晚上了,白天的時候。

就可以通過投票票死最後一名可以參與投票的活人任務參與者,到那時候,李肅也只有跟着大家一起死了,那麼,這次的任務就以團滅爲結果結束了,而李肅也因爲是來到了大城市,然後被魔王給選中了,最後死在了魔王的手裏。

“現在,請任務參與者蘇姍開始投票”,“找一個最愛的深愛的想愛的親愛的人,來告別單身,一個多情的癡情的絕情的無情的人,來給我傷痕,孤單的人那麼多,快樂的沒有幾個”,一家ktv的一個包廂裏,一個男人此時正。

正傾情地在唱着,蘇姍知道這個男人就是空無物,因爲此時蘇姍就是在回想着空無物的背景和他最後的經歷,希望可以從中找出一些線索來,但,蘇姍她沒想到空無物的聲音是那麼的優美,他的歌聲和他的調是那麼不懼世俗的。

不懼世俗的眼光和看法,空無物他那時可以說是,到了一個忘我的境界,那時那刻,蘇姍她可以感覺得出,空無物他只想把他內心裏想唱出來的東西給唱出來而已,哪怕是世界末日,哪怕是進入任務世界,任務世界裏,也和他無關。

蘇姍她知道,本來,在ktv裏,是去發泄的,是去大聲叫的,當然,歌聲也不會好聽到哪裏去,這個,蘇姍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但是,有一點,蘇姍她還真的很難理解,別人去ktv唱歌,一般來說,都是和朋友一起去,可他。

可空無物他竟然是一個人,在偌大的一個包廂裏,蘇姍相信自己並沒有看錯,就真的是隻有空無物他一個人,除他之外,還真的沒有別人了,蘇姍看到那個時候,空無物他一個人在ktv裏忘我的唱着,看他那表情,還真的有點像。

像是唱出感情來了,之後,蘇姍又看到,空無物他突然不唱了,剛剛自己還在“表揚”他來着,他突然這一下就不唱了,蘇姍在心裏想到,這八成是因爲空無物他在那個時候,第一次聽到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所以,空無物。

空無物他纔會突然的停下來,之後蘇姍回想起的畫面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空無物他一手拿着一個啤酒瓶子,一手拿着起碼有五、六根肉串,蘇姍看到這裏,覺得空無物他是一個,一個隨性的人,從他同時拿着那麼多根肉串。

就可以看得出來,還有,空無物他對人生的態度也有一點隨意,這個,從他就連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來的時候,都不能阻止他繼續“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狀態,就可以看得出來,空無物他是真的,他真的是一個及時行樂的人。

一個懂得及時行樂的人,今天不管明天的事,今天不管明天的生死,只要今天有酒喝、有肉吃,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他不會去操心,他也不想去操心,他更加不會去擔心,也不想去擔心,擔心又有什麼用呢,還不。

回想完空無物的背景和他最後的經歷之後,蘇姍並不能確定空無物他就是那兩隻鬼魂中的其中一隻,但,他這個人生態度,還真的讓人值得懷疑,他到底是不是鬼魂,他會不會就是鬼魂呢,蘇姍她是真的搞不懂,空無物他到底。

搞不懂空無物之後,蘇姍她決定再去回想其他的之前沒有回想過的任務參與者,那個唐一匹,自己是之前回想過他的,覺得他這個人很樂觀,是鬼魂的可能性不大,基本上來說,他不會是鬼魂,這是蘇姍對唐一匹他的定論。

只是他爲什麼要將票投給劉堅呢,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他是不是發現了劉堅就是鬼魂,要不然的話,那他爲什麼。

爲什麼要把票投給劉堅,於是,蘇姍她帶着這一絲的疑惑,她決定先去回想劉堅他的背景和他最後的經歷,本來,蘇姍她是想先去回想一下朱子清他的背景和他最後的經歷的,可現在突然想到了唐一匹,於是又想到了劉堅他。

所以,所以啊,蘇姍她還是決定先去回想一下劉堅他的背景和他最後的經歷再說,至於朱子清嘛,等下再去回想。

“來吧,來吧,現在來都可以,也不要再說什麼二十分鐘之後,反正老子都緊張一天了,大不了就是死,老子不怕,我倒要看看,有多恐怖,有多危險,別到時候給老子整的一點都不刺激就行了”,蘇姍在腦海中看到,劉堅他。

劉堅他好像有點等不及了,有點迫不及待的感覺了,要不然的話,爲什麼劉堅他會說出那樣的話來,他分明就是等不及了嗎,並且他也一點都不害怕,甚至他還有點期待,以爲任務世界是一個什麼好玩的世界一樣,可不知,不知。

任務世界其實是一個很危險恐怖的世界,進入到任務世界之後,時不時要擔心自己會不會在下一秒就死去,任務世界有太多的未知和詭異之處了,甚至都不知道它到底存在於哪裏,魔王它的力量又到底有多強,強到了一個什麼樣。

一個什麼樣的地步,魔王與任務世界,暫時就先不說了,也不是說蘇姍她在回想劉堅的時候,公共廁所那裏。 第二天,秦穆然便是開著車,根據葯林薇所說的地址開了過去。

葯林薇的研究所在京城有名的醫科大學裡面。

因為事先葯林薇已經打過招呼了,所以秦穆然很快便是進入了大學的校門。

不得不說,京城藥科大學作為整個夏國數一數二的醫學院,這個環境那叫一個好啊!

秦穆然開著車,在校園裡面穿梭著,不一會兒便是來到了葯林薇的研究所面前。

葯林薇知道秦穆然要來,已經早早地在門口等待著。

當看到秦穆然的車停在研究所的面前,葯林薇立刻走了上去。

「秦大哥!」

葯林薇看到秦穆然,喊了一聲。

「林薇大美女,你這個工作環境也太好了吧!我看了都很羨慕!」

秦穆然不是開玩笑,而是說實在的,葯林薇的研究所周圍的環境不僅幽靜,而且很是美妙,甚至隱約的,還有一點風水格局在其中,用老道士的話來說,這裡就是一個風水寶地。

「秦大哥,你這話說的,你若是願意來,我們研究所歡迎之至!」

葯林薇看著秦穆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來你這裡工作,還是算了吧!我懶散慣了,要是像你們這樣正常上班的話,我可得被約束死了啊!我受不了!」

秦穆然搖搖頭。

葯林薇也知道秦穆然懶散慣了,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也不強求,於是便是帶著秦穆然向著研究所裡面走了過去。

研究所內部很是整潔明亮。秦穆然在葯林薇的帶領下,換了一套實驗服裝以後,便是走進了實驗室。

研究所里的設備很是齊全,秦穆然看了看,認出了不少,有的甚至還是國外最先進的設備。

不得不說,這個研究所的綜合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葯林薇一邊帶著秦穆然參觀研究所的設備與實驗,一邊介紹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著白色實驗服裝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

「林薇,這位是?」

年輕男子上下打量著秦穆然問道。

「哦,忘了介紹一下了,這位是秦穆然,我的朋友。」

「秦大哥,這位是王樂,我們研究所的通知,醫科大學的博士。」

葯林薇給秦穆然介紹了一下道。

「你好!」

秦穆然伸出手來,主動道。

「哼!」

王樂看了一眼秦穆然,冷哼一聲,卻是沒有伸出手來。

王樂喜歡葯林薇,這在研究所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一個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博士學位的人,在無數的人眼中這都是別人家的孩子,都很是優秀。

而葯林薇,年紀輕輕便也是能夠加入到藥科大學的研究所里,而且據說她的爺爺更是夏國三大名醫之一的葯岐,這個身份地位,與王樂在眾人的眼中都是郎才女貌的一隊。

秦穆然見王樂那滿是敵意的目光,大體也是猜出了些許來,他微微一笑,尷尬地收回了手。

「王樂……」

葯林薇看到王樂這樣,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秦穆然是自己好不容易請來的客人,可是王樂卻在這個時候給秦穆然臉色,這不是擺明了在欺負秦穆然嗎?

「林薇,雖然說秦先生是你的朋友,可是咱們研究所可是重點研究單位,怎麼能夠隨便拉一個人進來參觀呢!這要是讓所長知道了,你可是要受處分的!」

王樂對著葯林薇擺譜地說道,但是他的目光卻是一直盯著秦穆然。

意思很是明顯,識相點,就快點走!這裡不歡迎你。

「處分就處分!有什麼事情我扛著就是了!王樂,我還要帶秦大哥研究課題,請你不要打擾我們!」

葯林薇臉色陰沉的厲害,言語之中也滿是不客氣地說道。

「林薇!什麼叫我打擾你們!研究課題也有我的一份,我也是研究組的成員!你們要討論什麼,作為副組長,我有權知道!」

王樂見葯林薇要趕走自己,他怎麼可能坐以待斃,根本就不能夠給秦穆然和葯林薇單獨相處的機會啊!

「林薇,王醫生既然想要看,就看著唄,反正多個人也不多,少個人也不少!」

秦穆然微微一笑,對於王樂這種人,根本就沒必要跟他一般見識。

「嗯!秦大哥聽你的!反正有些事情他也不懂!」

葯林薇瞪了王樂一眼,現在她的心裡對於王樂的厭惡已經到了很深的程度。

「哼!」

王樂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葯林薇的眼神,整個人冷哼一聲,便是舔著臉,跟著他們後面向著裡面走了過去。

「不知道秦先生畢業於哪個著名的醫科大學?」

王樂看著秦穆然,冷嘲熱諷地問道。

「我啊?不值一提,我就是個半路出家的!比不上你們正規醫學院出來的!」

秦穆然擺了擺手,謙虛地說道。

「怎麼會,韓愈說的好,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達者為師。既然你能夠被林薇請過來研究探討,必然有你的過人之處,不如露一手給我們看下如何?」

閨蜜乘法,攻愛72變 王樂聲音故意提了個八度,頓時吸引了周圍正在忙碌的其他人員。

「是啊,我們正想看看葯醫生請來的這位年輕的醫生到底有什麼驚艷的地方呢?」

一旁圍觀的人也是紛紛出言贊成。

「你真的要我露一手?」

秦穆然一雙眼睛上下打量了下王樂,問道。

「當然!」

王樂點點頭。

「既然你這麼堅持了,今天我就大發慈悲地免費給你問診一下吧!」

秦穆然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

「這要是平時,別人求我看病我都不看,現在免費給你看,你就知足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