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孩子……很可愛。”白雲皓看着小雯,眼底跳躍着一絲絲的光芒,隨即很快的掩飾過去了。他擡手從空間裏取出了一株仙草,放在了小雯面前。

“這個是……”林寒認出了這株草藥是…… 他知道白雲皓是正直的人,但是從不覺得他是善良的人,但是他對自己的女兒爲什麼會這麼好? 雖然女兒是身世是挺讓人心疼的,可這天下,可憐的人何其多,也沒有見過白雲皓每個都幫助啊? “你信不信叔叔?若是信的話。吃了它,你的身體能好了。”那株仙草是林

“這個是……”林寒認出了這株草藥是……

他知道白雲皓是正直的人,但是從不覺得他是善良的人,但是他對自己的女兒爲什麼會這麼好?

雖然女兒是身世是挺讓人心疼的,可這天下,可憐的人何其多,也沒有見過白雲皓每個都幫助啊?

“你信不信叔叔?若是信的話。吃了它,你的身體能好了。”那株仙草是林寒苦尋無果的藥材,沒想到在白雲皓這裏,更加沒有想到,白雲皓將它送給了自己的女兒。

這是要多大方啊…… 小雯拿着白雲皓送給自己的花,擡頭看着他。稚嫩的臉,掛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叔叔,你長得真好看,跟我哥哥爹爹一樣好看呢!”說完,小雯毫不遲疑的低頭咬了一片花瓣下來送到嘴裏。這一動作嚇到了白妖妖,正要前阻止,卻發現林寒衝着她使了一個眼神。

她立馬噤聲不語,安靜的站在一邊。

小雯很快將這株仙草的花朵給吃掉了,她衝着白雲皓甜甜的一笑。“好甜,這花好甜。”

“你喜歡吃好。”白雲皓看着小雯的眼神,充滿餓了柔和。

林寒從來沒有看到過白雲皓這樣的眼神,不免有些吃驚。待在白雲皓身邊這麼久,看慣了他殺伐果決的樣子,但是如此柔情,還真是少見。

或許是因爲他沒有孩子的原因,纔會對孩子這麼好吧!

林寒想到這兒想通了,平時哪怕白雲皓再冷酷無情,但是對孩子們,永遠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

“天!”白妖妖驚呼了一聲,不可避免的將大家的眼神吸引了過去。

大家順着她的眼神望去,都落到了小雯的身。

林寒發現小雯的臉頰變得黑漆漆的,好似隨時能夠從身體裏滴出黑水來。事實來說,小雯猛地咳嗽了一下,一大口的漆黑的血液,從嘴裏吐了出來,這口黑血還伴隨着陣陣的惡臭味,看的林寒和白妖妖心頭一驚。白妖妖更是瞪着白雲皓,那副模樣,彷彿要將白雲皓給吞掉一半。

“你對她做了什麼!”白妖妖開口質問到。

“娘……我好睏。”小雯揉了揉眼睛,躺在了林寒的懷裏。

“你對她做了什麼!”白妖妖知道小雯命不久矣,但是她沒有想過小雯會那麼早離開,像是發了瘋一般。她衝了去,一把拉住了白雲皓的衣領。

雙目赤紅,眼底蓄着淚水,他到底對她的女兒做了什麼?

“她之所以會命不久矣,不適合修煉,純粹是因爲你懷她時,她一人獨自承受了所有的胎毒,這胎毒一直滯留在她的身體裏消散不去。而這化解胎毒的藥,你們下界沒有,碰巧,藥星有那麼一株,是剛纔我給她的。你說,我做了什麼?”白雲皓無奈的嘆一口氣。

女人會這樣,他能夠理解。

一如當初那個女人,拼了命都要爲他生下一個孩子一般。結果,孩子沒有保住,她也沒有了。

“妖妖,不得放肆。”林寒連忙喝止了白妖妖,白妖妖這才鬆開,心切的眼神對小雯,發現小雯的臉色好了許多。

臉色浮現了小孩子應該有的粉紅色澤,正依偎在林寒的懷裏,甜甜的睡着。

“謝家主救命之恩。”林寒沒有想到白雲皓捨得拿出這株草藥來給自己的女兒。其實師傅不知道的小雯了什麼毒,但是他看出來了。他也正想到如果有那株草藥好了。沒想到白雲皓拿了出來,面對白雲皓如此的舉動,他怎能不感動。

“稚子無辜,況且,還是這麼可愛的小丫頭呢。”白雲皓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捏了捏小雯的臉蛋。

【“皓哥哥,你幹嘛總是捏我臉頰?”一個小丫頭鼓着氣鼓鼓的腮幫子開口問了他一句。

“因爲這樣小雅兒看着像一隻小豬。”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一個面色玉潤的少年還是不依不饒的捏着小丫頭的臉頰,惹得小丫頭哇哇大叫。】

兩小無猜的畫面躍入他的腦海,白雲皓的嘴角笑的越發柔和了。

“你這孩子,如果取名叫雅兒,可能會更加好聽呵……”白雲皓看的有些癡迷了,甚至忘了儀態,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雅兒?”林寒愣了愣。

“林雅兒,是不錯。”當時這個名字,不過是白妖妖隨便取的,因爲實在不會取名字。

“你覺得好,那以後,叫雅兒吧。”林寒看得出白雲皓似乎很想要抱抱女兒,他主動將孩子送到了白雲皓的懷裏。

白雲皓受寵若驚的接了過來,抱着懷裏這個綿軟的好似一團雲朵般小娃娃。眼底閃爍着一抹淡淡的淚光,看起來很激動。

“爹,你給妹妹改了名字,也該給我改名啊!我可不想跟姐姐似的,頂着長輩的名字過一輩子。”小寒有些不甘心的開口,此話一出,聽得林寒差點沒有笑出來。

“我昨兒想了一個晚,已經幫你想好了,林晚楓,你喜歡嗎?”兒子的名字,他足足想了一個晚。

“晚風?”小寒皺眉,這是什麼名字?

“晚的晚,楓葉的楓,林晚楓。”林寒知道小寒誤會了,所以解釋了一下。

“好聽!小寒好聽,那我以後叫林晚楓了!”林晚楓咧嘴一笑,很喜歡爹爹給自己取的新名字。衝着剛纔爹爹一掌轟殺聖皇,他告訴自己,這輩子,他一定要以爹爹爲榜樣,努力的修爲,趕爹爹的進度!

“名字取得不錯,看來是費了心思的。”楠兒難得誇獎林寒,走前,她也有些想念女兒了。

畢竟,她這麼一個寶貝女兒,雖然晚楓和雅兒也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但是難免,心裏還是更惦記着自己的孩子。而且去了,女兒要成婚了,她身爲孃親看不到女兒成婚的場景,心裏自然是無的落寞的。

“你看起來瘦了許多。”林寒低頭看着眼前的女人,語氣裏濃濃的都是心疼的感覺。

“嗯,想你想的。”楠兒微笑着點點頭,開口說了一句。

“那我豈不是太有榮幸了,被你這樣惦記。”林寒會心笑了,這一笑,惹得大家跟着一起笑了。

“我也想你了!”白妖妖不甘示弱,既然女兒沒事,她這顆懸着的心鬆懈下來了。

“我可以在這裏待幾天嗎?家主?”他想要好好陪陪家人,順便,清除那些妄圖對他家人下手的家族!

“可以,反正還有十日的時間。”難得,白雲皓乾脆了一回,林寒有些吃驚,但是看了看女兒,他明白過來了。

敢情這白雲皓也是一個女兒控,這麼喜歡女娃娃。 這十日的時間,林寒除了陪自己的妻兒,更多的是去找這些妄圖對古獸族下手的家族。爲了以絕後患,林寒幾乎將他們全部斬殺殆盡,然後再回來。

這個下界的局勢也因爲林寒的干擾,改變了一個樣子。

此事過後,再也沒有任何的家族敢對他們古獸族動手了。

他也去過一趟暗黑族,結果被告知,暮林暮楓兩兄弟在前幾日飛昇去了層仙境。暮林一晉升到聖皇階品和暮楓一起離開了。所以那些家族纔敢公然爲難古獸族。若是暮林和暮楓在,他們也不敢來爲難古獸族。

知道了這件事情後,林寒鬆了一口氣,心裏原本還有些不理解,爲什麼那日暮林和暮楓沒有幫忙。現在看來,他們一飛昇,暗黑族元起大傷,自然是自保爲主了。

哪裏敢來管古獸族的事情,林寒還去了一趟王家。

因爲那次,王濤出面幫忙了。

王濤說,他飛昇之後,許多原本依附王家的家族都紛紛脫離了,這次爲難古獸族的,正是當初脫離王家的家族。王家的實力一落千丈,加之他突破在即,很快也要飛昇了,所以他正謀劃着將整個王家,搬到古獸族。可以依仗古獸族的饕餮檮杌兩隻兇獸來幫忙保住王家。

林寒覺得可以,出手幫王家搬了地方。他將整個王家人所居住的城市都挪到了古獸族的區域內。

他是不及白雲皓,能夠挪動一顆星星,一座城,已經是極限了。

王濤千恩萬謝,也從林寒這裏打聽到了層仙境的局勢,知道如今的王家已經脫離了易家,鬆了一口氣。得知自己的爹爹兄長建在,更是鬆了一口氣,不免對林寒千恩萬謝。

起林寒這十日的繁忙,白雲皓顯得尤爲輕鬆,每日醒來是陪他女兒玩。

只要她女兒想要去做的,他基本都陪着。

這讓林寒有些感動了,在離開之際,讓女兒認了白雲皓做乾爹。

女兒欣然同意,畢竟白雲皓這個乾爹做的很稱職。

白雲皓更是直接送出了一樣禮物,套在了女兒的手。

林寒一看,眼底閃過一抹驚愕。

這是附了白雲皓一半靈力保護的手鐲,有了這個手鐲,別說是聖皇了,連聖尊,都休想傷到自己的女兒分毫!白雲皓竟然對他女兒這麼好……

不過,也是算是他的半個女兒了。

“爹爹,乾爹,你們不要走……雅兒捨不得你們。”十日之期很快結束了,面對離別,他們一路將他和白雲皓送到了陰界的入口處。

雅兒伸出手一把抱住了他們兩個人。小肉手臂圈住了他和白雲皓的脖子,怎麼都捨不得放手。

“乖雅兒,我們以後還會再見的。”林寒嘆了一口氣,他又怎麼想要跟女兒分離,但是沒有辦法,白雲皓再在這裏待下去,會有神人劫的。神人劫太危險了,隨時會讓白雲皓沒命的。

“雅兒乖,乾爹在界等你過來。”跟這裏稱呼不同,白雲皓對層仙境的稱呼直接是界,而這裏,則被稱爲下界。

“真的嗎?乾爹爹爹沒有騙雅兒?”雅兒淚眼斑駁的看着白雲皓和林寒。

林寒怎麼都感覺,女兒捨不得白雲皓捨不得自己要多許多。

“當然,乾爹不騙你。”白雲皓信誓旦旦的開口。

“笨蛋雅兒,你乾爹現在已經是高階神人了,等到了巔峯,飛昇真神,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之後他去了神域,你要去神域找她呢!”白天林寒忙事情,晚他和晚楓談了許多界的局勢,晚楓才明白,自己現在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實在太小太小了,小到根本不夠看啊!

這句話說得耿直,耿直的讓雅兒有些想哭了。

“那雅兒豈不是會很累很累。”雅兒想想哥哥說得好像很難,直接給嚇哭出來了。

“晚楓!不許逗你妹妹!雅兒,這神域可沒有那麼好去的,你乾爹會等你的。”林寒是服了,這哥哥做的,是親哥沒毛病!

一般的親哥都喜歡這麼逗妹妹,把妹妹弄哭,覺得非常好玩了。

“爹爹沒有騙雅兒對不對?姐姐哥哥都說,大人最喜歡騙小孩了。”沒想到雅兒這丫頭賊精的,一句話說的林寒和白雲皓都說笑了出來。

“那是你哥哥結界瞎說,這神人階品可沒有那麼好突破,你放心,我能等你來。雅兒快快長大哦。”白雲皓總算開口了。

這輕輕一笑,看的雅兒有些癡了。

“嗯!雅兒要快快長大!然後像姐姐要嫁人那樣,嫁給乾爹。”雅兒的一番話,直接將大家都給說懵了。

白妖妖更是直接伸手一把捂住了雅兒的嘴巴,尷尬的對白雲皓笑了笑,“童言無忌,家主不要見怪。”白妖妖他們都跟着林寒叫白雲皓家主。

“嫁給我可不行,我按年紀,當你祖宗都行了。好了,丫頭,我們先走了。”白雲皓大笑了出來,這一句童言無忌,將他逗笑了。

果然,孩子最爲天真,這孩子不僅模樣像雅兒,連性子也跟小時候的雅兒一模一樣。

“聽到沒,下次別叫乾爹,叫祖宗。”林寒聽到白雲皓的話,忍不住想要皮一下。

剛說完,別白雲皓賞了一記暴慄,隨後被白雲皓拖着跳進了結界裏。他們一進入結界,結界消失了。

“爹爹!乾爹!”雅兒看到他們忽然不見了,直接嚎啕大哭了出來。

哭的傷心,直接依偎進了妖妖的懷裏,怎麼都哄不停。

“妹妹,加油,哥看好你。”林寒在林晚楓眼裏是強者,那白雲皓絕對是強者的強者!居然可以拖着那麼厲害的爹爹!簡直太厲害了!

他湊到雅兒的身邊,給雅兒打打氣。

“看好我什麼?”雅兒困惑的看着晚楓,淚眼通紅。

“拐一個神人階品的大能給我當妹婿啊!”晚楓喜滋滋的開口。

“怎麼做哥哥的!豬嗎?”白妖妖和柳楠兒都氣極了,擡手各自給了晚楓一記暴慄。 奧特曼世界里的陰陽師 白雲皓跟林寒自然不知道他們在他們兩個離開之後說了什麼,又回到了一片黑暗的陰界。這一次,是真的要入陰界了。林寒發現,這一次的陰界,跟他記憶空無一人的陰界完全不同。

離開了各界的結界入口之後,林寒發現這裏佈滿了人和鬼,人也有,鬼也有。正如同白雲皓所言,這兩個世界,都已經混合到了一起去。

他們兩個出現在這裏,一點都不突兀,原來的荒原都已經建滿了房子,這不過才幾年的時間,陰界竟然都已經繁華到這樣的程度了?

“聽聞陰界有陰市,兜售各種天才地寶。”白雲皓開口跟林寒解釋了一番,林寒點了點頭。“這陰市,跟咱們神域百年一屆的在售星進行的星市是一個道理,都能從裏頭淘到不少的好寶貝來。”

“嗯?咱們那裏還有星市?”聽到白雲皓的解釋,林寒才發現自己對那片星域,一無所知啊……

每天天天除了煉丹,是煉器,根本沒有出去好好的走走逛逛過。心腹大患解決後,更是直接被關在了藥星當藥人,自然是不知道外界有多精彩。

“是啊!你不知道?哦,對了,忘了你小子也沒有來我們那個世界多久的時間。”白雲皓很快自己反應過來了。因爲他要用人之前,都會查清那個人的底細,林寒的底細基本查清了。一沒仇家,二身世乾淨剛剛來星域不久,所以用用他,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這話怎麼聽着都像在往心窩子裏扎刀啊!

“你小子身帶了靈石沒有?”白雲皓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問了一句。

“靈石沒帶。”林寒理所當然的回答,他要是有帶,不會只留下一些丹藥放在古獸族了。

“……沒帶還逛個冒險的陰市,走走,陰界山脈,找藥材去。”白雲皓翻了一個白眼,這甩手掌櫃當的讓林寒有些汗顏了。

敢情他去逛陰市,還將付錢買單的錢放到自己的身了?

臥槽!這天下哪兒有這麼好的事情?

“除了靈石,丹藥也能換東西的,家主你不知道嗎?”林寒轉頭盯着白雲皓,白雲皓的眼底閃過一抹尷尬。很快反應了過來,輕咳了兩聲。

“我怎麼會不知道!我清楚的很!咳咳!” 重燃 白雲皓說完,又拉着林寒進了陰市。

林寒無奈的笑了一下,跟着白雲皓進入了陰市之。

這陰市的面積之廣,涵蓋了這一整片的荒原,裏頭的人應有盡有。

人族,魔族,獸族,妖族,鬼族,只有你想不到沒有這裏沒有的。

這裏的東西更是琳琅滿目,看的林寒都想要。

無奈,靈石沒帶,丹藥有限,只能換幾樣同等價值的東西了。

林寒想要收集一些煉器寶貝,給兒子女兒們煉製稱手的武器,等到他們來了,送給他們。

但是這些稀有材料的價格,很貴啊,貴到他有些下不去手。

在他有些鬱悶的時候,忽然,耳邊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喲!看看,我碰到誰了?”這聲音,猶如天降神音啊!

林寒幾乎直接從白雲皓的身後鑽了出來,衝着對方挑了挑眉。

“會長?”一聲會長,叫的對方直接打了一個寒顫。

“小子,你也在?”這小子怎麼會在這裏?

“他現在是我藥星的二把手,自然會在。”白雲皓看看林寒的眼神,那眼神,好似狼看到了肉一般,一副要將會長給吞了的樣子。

會長自然也注意到了林寒的眼神,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會長,那丹靈空間的收益,如何啊?”林寒直奔主題,連彎都不帶繞的。

這給會長一種感覺,在星域疾馳飛行的時候迎面撞了一顆朝着他飛過來的隕石,還是那種一頭撞去,都帶頭破血流的!

“自然不錯啊!”這偌大的星域之,最多的是人,是人都希望要得到丹靈這樣的至臻寶貝。所以來看的人當然很多,想買的人也不少啊!但是林寒說,他不賣,那他沒有給賣掉了。

“我記得我有好一段日子沒趣跟你結賬了,來,現在咱們來算算。”林寒之所以激動,是正愁沒錢用,這送錢使者來了。

不激動纔有鬼了。

“額……”知道這小子是打算做什麼,會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從懷裏掏出了一直乾坤袋,死活沒有捨得直接給出去。

“林寒!白老頭!你們兩怎麼在這兒?”又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林寒的雙眼登時成了兩錢狀,這兩人送錢還是一個接着一個不帶停的……忽然有種自己好幸福的感覺,“對了,林寒這丹靈空間的收入還成,你一直沒有來學院結,現在碰到你,我直接給你了。”說完,風老從懷裏掏出了一個乾坤袋,放到了林寒的手。

“拿來吧周老頭!你個小氣鬼!瞅瞅人家風老頭乾脆多了。”白雲皓毫不客氣的伸手從週會長那裏一把奪下了乾坤袋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週會長全名周亞人,是周家的二把手,周家家主的親弟弟。他雖然是煉丹聯盟的會長,但是卻是一個不會煉丹的白丁。之所以會成爲會長,是因爲這小子老奸巨猾,尤爲會經商,煉丹聯盟在他的經營下,那叫一個蒸蒸日。不過,周亞人當初是跟周家決裂了創建的煉丹聯盟,還放話給了名下全部的煉丹師,不能跟周家做生意。所以跟周家的關係,也是冤家的關係。

爲此,那周家家主還記恨了自己的親弟弟。

周家需要丹藥,基本都是丹院提供的,跟煉丹聯盟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不過這小子,是出了名的鐵公雞,一毛不拔啊!

“白老頭!你!別以爲成天裝出一副年輕的面孔是年輕人了!骨子裏還不是老頭!”週會長氣不過,瞪了瞪白雲皓。

“呵呵~你還想變年輕一點,能麼?連煉丹都不會的渣渣。”白雲皓這張嘴,損起自己的好友來,那絕對是不帶考慮的。

一番惡損,惹得週會長臉色都黑了三分。 “不是會煉個丹嗎?你有啥了不起的!你還有我們家林寒厲害!我家林寒可幫我家那個老不死的老頭煉製了神人階品的破雷丹讓我家那個死老頭飛昇了!你白雲皓自詡自己牛逼!你倒是牛一個!牛一個啊!”這兩個人見面掐的毛病,是從以前有的。

風老看的直搖頭,這兩個,怎麼這麼多年的性子一點都沒有變,

“哎喲哦!你手下的煉丹師,去幫了你最討厭的周家人煉丹了,你不生氣算了!還拿到我面前炫耀,你腦子被麒麟踢過了還是被人用腳踢過腦子不利索了!”白雲皓豈是好欺負的,一句話懟得周亞人差點沒有給氣暈過去。

“你……你……好你個白王八!有種別走!咱們打一架!打一架啊!”說完擼起袖子要開幹。

嚇得風老和林寒立馬拉架,開玩笑,這兩個神人階品的在這裏打一架。陰市徹底的毀於一旦了!

“家主,會長你們別鬧了,多大的人了。既然大家一起來了陰市,那一起好好的逛逛,弄些寶貝一起回去,何樂而不爲呢?”林寒長嘆一口氣,跟兩個老人家講道理。

不過嚴格說來,用老人家來形容白雲皓還真是很不妥當!

因爲白雲皓從外形來看,跟自己差不多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