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兩條墨龍咆哮連連,身上暗黑色金屬光澤的鱗片在五彩的空間中尤爲扎眼。 第九世皺眉看着兩條墨龍,只見兩條墨龍咆哮過後,在空中如螺旋氣流般相互交叉並且纏繞起來。 “不好,第十世有危險!” 第九世看到一顆黑亮的漩渦在兩條墨龍的口中慢慢匯聚,將四周的五彩的光芒驅趕,讓它們的周圍變成一片濛濛

兩條墨龍咆哮連連,身上暗黑色金屬光澤的鱗片在五彩的空間中尤爲扎眼。

第九世皺眉看着兩條墨龍,只見兩條墨龍咆哮過後,在空中如螺旋氣流般相互交叉並且纏繞起來。

“不好,第十世有危險!”

第九世看到一顆黑亮的漩渦在兩條墨龍的口中慢慢匯聚,將四周的五彩的光芒驅趕,讓它們的周圍變成一片濛濛的灰色,驚呼一聲,轉頭看向五彩漩渦處。

五彩漩渦中心,一個人影緩緩飄起,正是剛纔青銅棺內的趙小川。

只不過此刻的趙小川盤膝漂浮,而他的背後一張張龐大的五彩釉瓷獸面猙獰地漂浮着,顯得十分的可怕。

“去死吧!第十世,帶着你的諾肉和老老傢伙們的野望魂飛魄散啊!在這個世界我纔是真正的王者。”

第一世喪心病狂的吼叫道,兩條墨龍凝聚的黑色光衝向趙小川,並且轉瞬到了他的面前。

“該死的,實在是太快了!”第九世臉色驟變,看到空中黑色光球劃過的痕跡,臉色驟變,根本來不及提醒趙小川。

“唰~”

趙小川倏然睜開眼睛,兩道電芒從他的眼中射出,直接射中眼前的黑色光球。

砰!

火花四濺,狼煙滾滾,黑色光球爆裂,化爲黑霧川將趙小川所在的五彩漩渦從四面八方包圍起來。

龐大的五彩漩渦瞬間被侵染,變得狼煙滾滾,看的第九世和第一世都微微一愣。

“怎麼可能?雖然第一世的攻擊猛烈,可是如此輕易的侵染着五彩霞光也太不可思議了!莫非是…..”第九世猛然擡頭看向天空的最頂部,發現那裏出現了一個逆向的微小漩渦,不由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哈哈哈,有意思,在外面竟然有人同時攻擊着結界,和我的攻擊疊加顫聲了共振。老傢伙們,你們千算萬算,卻沒想到最後被你們所信任的老天給坑了吧?”

第一世仰天狂笑,眼中烏光一閃,伸出手爪向着那小漩渦的中心抓去。

百丈高的黑影手爪再次出現,衝破天際,沒入小漩渦中心。

小漩渦微微一頓,隨即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從小漩渦蔓延開來。

天空震盪,之前被黑霧渲染的五彩漩渦漆黑一片,如同找到了宣泄口快速的向着小漩渦的中心泄出。

第九世大驚失色,感受到了結界外的動靜,知道第一世在無意間已經打通了山體,而且外面已經圍滿了許多御鬼師。

“功虧一簣啊!還是功虧一簣啊!”第九世看着周圍漂浮的青銅巨棺被黑霧包圍,上面裂開一條條裂縫,仰天嘆息道:“老傢伙們,人算不如天算啊!”

“啊~第一世,前來一戰!”

忽然,一聲爆喝聲從黑霧中傳出,那些瀰漫的黑霧中心瞬間被炸開,露出了趙小川的身影。

餘音迴盪,趙小川身後的獸臉們齊齊衝着第一世怒目而視,重複着趙小川口中的話,音浪一波疊着一波,氣勢節節攀升。

代表着第一世的黑影微微顫抖,邊緣開始有些模糊,很顯然受到對方氣勢的壓迫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能贏!”牧童緊握雙拳,神色激動。

然而就在此時,“嘩啦”一聲,那逆向小漩渦的周圍的裂縫不斷擴大,化爲碎片消失在空中。

透過漩渦可以看到龍傲天、郝仁、寧氏兄妹等人震驚地望着裏面,而穆皇后趴在地上吐着鮮血,在黑影手爪中握着一枚巨大的印璽。

“鬼璽!”

第九世臉色鉅變,驚呼一聲。

第一世身上爆發出驚人的氣勢,哈哈大笑道:“居然是鬼璽?第十世,這就是命!即使你得到了那些老傢伙們的相助,可是在掌控輪迴昇仙圖和鬼璽的我面前,依然是土雞瓦狗!”

話音剛落,鬼璽上面電芒閃爍,一道道雷龍從中飛出,環繞着黑影巨爪不斷吞吐着紫金色的成人腰粗的電芒。

“這是穆皇后在引動鬼璽中的陰雷,不過這樣根本毫無用處!”

男神一吻好羞羞 第九世看到穆皇后的七竅中滲出黑色的血跡,雙手不斷的捏着咒印,搖頭嘆息。

彷彿在驗證着第九世猜想,第一世冷哼一聲,原本攻擊着黑影手爪的雷龍空中一頓,調轉方向,如同一陣驟雨向着穆皇后、龍傲天、莫問等人兜頭撒去。

“該死的,這穆皇后可真是害苦我們了!”

“這麼多陰雷,我們根本都躲避不過去,看樣子只能硬撐了!”

雷霆從天而降,衆多御鬼師立刻慌了神,紛紛用各自的鬼氣開始阻擋雷霆。

在密集的雷霆面前,方圓百里之內瞬間化爲了焦土,一些御鬼師被劈成碎片或者變成焦炭,而越是精神力高深的人,受到雷霆的打擊越大。

在這方面,穆皇后倒是佔了便宜,原本劈向她的閃電大部分飛向了龍傲天、莫問等人。

正當衆多御鬼師因爲眼前的閃電疲於奔命時,第一世將目光對準了趙小川。

“第十世,你和鬼璽也算是有緣!想必讓你死在鬼璽之下,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第一聲冷笑,控制着黑影巨爪抓着鬼璽狠狠地砸向趙小川。 巨大的鬼璽帶着風雷之聲,向着趙小川飛去。

趙小川渾身發着五彩光芒,顯得神異非凡,但是體型在巨大的鬼璽面前如同一隻螞蟻。

“快閃開!”

牧童站在趙小川的百米處大聲喊道。

他原本是想要趕到趙小川身邊的,但猶豫四周的五彩光芒阻擋了他的腳步,他只能成爲觀戰者。

趙小川轉頭看向牧童,牧童微微一愣。

此刻的趙小川面無表情,身上帶着一股特殊的氣息,不似人,不像鬼,眼中泛着五彩神光,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

雖然第九世看到趙小川站立在那裏,卻有一種錯覺,那就是趙小川和四周的青銅巨棺一般,如同死物,和周圍的背景完美的融爲了一體。

正當他愣神間,一聲爆喝聲從地面響起。

隨即一條巨大的黑龍張牙舞爪的突破第一世剛纔密佈的閃電,向着趙小川衝來。

“小川,你不要害怕,我來保護你!”

郝大寶動用龍骨,化作巨龍擋在趙小川面前。

趙小川沒有迴應,依然面無表情,彷彿不認識郝大寶。

郝大寶看到趙小川的一剎那,心中也產生了和第九世一樣的怪異的感覺。

不過他並沒有思考多久,因爲鬼璽已經到了他的身前。

“龍吟九霄!”

郝大寶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鬼璽,一聲長吟聲從他控制的黑龍口中響起。

“吟~”

一道道音波從巨龍口中向着四周擴散,空間隨着音波開始震盪起來。

天地間的風雷聲,廝殺聲都被遮蓋,鬼璽停留在空中顫抖,堪堪的停在了郝大寶的五米開外。

然而這些並沒有結束,只見郝大寶身上的龍紋發出紅黑相間的光芒,瞬間遍佈他的全身各處。

他的身高硬生生被拔高了兩寸,身上肌肉疙瘩如同鐵鑄的一般。

“吼~”

郝大寶一拳打出,龍頭在他的拳頭上顯現,隨即狠狠地撞擊在如山的鬼璽上面。

咚!

鬼璽上銀蛇亂舞,氣流包裹着鬼璽將方圓百里的黑霧衝散。

閃電沒有了鬼璽的控制,地面上的衆人也得到了一絲喘息。

所有人摒住呼吸,望着天空中的郝大寶和鬼璽的膨脹,神色凝重。

“這龍骨配上你們家傳的尋龍訣果然厲害,竟然可以抵住那人的一擊。”龍傲天沉聲對郝仁說道。

“那人是什麼人?”郝仁皺眉問道,他根本猜不到這是第一世。

“那人是一個早就死了的人,原本不應該存在的人,如果他復活,這個世界就完蛋了!”龍傲天嘆息道,語氣中充滿了蕭瑟和不甘。

郝仁張張嘴巴,似乎想要詢問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沉默不語。

“你有事情想要問我?”龍傲天問道。

郝仁搖搖頭,又點點頭。

“說吧,我們可是好兄弟,有什麼事情又會盡量回答你的。”龍傲天望着空中懸浮的青銅巨棺,幽幽嘆息道。

郝仁深吸一口氣,說道:“龍哥,我其實一直想要問你這二十幾年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還有爲什麼對於鬼城似乎很熟悉?我……”

龍傲天伸手打斷郝仁的話,衝着他無力的笑了笑:“你其實想說的是,那二十年前我不是死了麼?到底是怎麼復活的?是不是和這鬼城有關?恩?”

郝仁沉默片刻,道:“原本我是不想問的,因爲我相信龍哥如果想要我知道的話,就會告訴我的,但是……”

郝仁聲音一頓,看向空中和鬼璽僵持的郝大寶,道:“事關我的孩子,我又不能不問!”

“你果然還是沒有變!”龍傲天臉掛着一絲落寞的笑容看着郝仁臉上愧疚的表情,低聲嘆息,隨即指着空中懸浮的青銅巨棺,問道:“郝仁,你知道這些青銅巨棺中埋葬的是什麼人麼?”

郝仁一愣,看着滿太難的青銅巨棺微微皺起眉頭。

“漫天神佛!”龍傲天給出一個讓郝仁震驚的回答,道:“我們御鬼師們千百年來不是一直在尋找着仙麼?那麼我告訴你,這裏的青銅巨棺都是仙墳,而這些生靈都是我們口中的仙。”

郝仁看着龍傲天激動又落寞的神情,傻在了原地,半天才反應過來,結結巴巴道:“龍哥,你說這裏面葬着的都是仙?”

龍傲天點點頭。

“可是你爲什麼會知道?”郝仁苦澀地說道。

“因爲我在二十幾年前曾經到過這裏,而且死而復生!”龍傲天指着空中漂浮的青銅巨棺,道:“現在的我已經不是我了,而是它們的一員。”

…….

“哈哈,這也是你們布的棋子麼?老傢伙們,這可真是昏招!這九龍印之一的龍骨我就不客氣的收下啦!”

第一世微微皺眉看着郝大寶在空中顯現的黑龍,片刻後眉頭舒展,仰天狂笑。

隨即伸手一指,鬼璽上雕刻的怪物眼中兇光大方,活了過來,對着黑龍吐出一道金色閃電。

電芒順着黑龍全身遊走,長吟聲戛然而止,黑龍化爲無數光點消散在空中。

郝大寶雙目圓睜,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快速的倒飛後退。

“小川,快跑!這傢伙太強悍了!”

郝大寶乘着身上還有一絲勁道,轉身對着趙小川大聲喊道。

然而這話還沒等他喊完,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趙小川單手一揮,竟然將衝向他的郝大寶打飛了出去。

“轟隆隆!”

郝大寶帶着震驚地神情,不可思議地看着趙小川,化作一道光芒撞擊在山體上。

一陣煙塵從山體上升起,淹沒了郝大寶的身形,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山石崩塌,大地震顫,以郝大寶的落點爲圓心,一道道裂縫在山體上不斷蔓延擴張。

原本劍形的山體攔腰截斷,露出了山體裏面的面目。

沸騰的岩漿在山體中翻騰不定,褐色的煙塵和黃色的硫煙混合瀰漫整片空間,而灼熱的高溫讓山體上空的氣流發生變化,一口口上空漂浮的青銅巨棺四周空間彷彿被扭曲,顯得十分的詭異。

如果此刻有人在鬼城的最高處俯瞰,就會驚訝地發現,那斷裂的山體構成的岩漿完美的嵌合在形似骷髏頭的鬼城,如同一張張開的嘴巴,似乎在向世人訴說着什麼。 布朗家族陪同金人鳳師徒滿面得意,走出東方酒店。

上官雷闕臉色鐵青,額頭的汗珠像黃豆大小,順著臉頰不斷滴落,渾身劇痛。

「雷闕副會長,您感覺怎麼樣?」

幾名小弟,急忙攙扶。

「這個老頭兒的毒好厲害,通知秦會長,就說格蘭塞堡城有變故,請他馬上回來。」

上官雷闕無力說道。

現在,他甚至懷疑自己能否活過今晚,華僑會現在急需秦穆然趕回來主持大局。

次日一早,西方。

某酒店豪華套房內,秦穆然陪一名金髮女郎再次纏綿一番,神情難得疲倦。

滿地衣物,狼藉一片,場面有點兒不堪入目。

「帥哥,我們這裡服務您還滿意嗎?」

那名金髮女郎依偎在秦穆然懷裡,嫵媚說道。

「馬馬虎虎,總體還行,哥哥很滿意,哈哈……」

秦穆然笑道。

霍爾頓不愧是跟隨自己多年的兄弟,太了解自己口味了。

「帥哥,那你以後可得經常光顧我們這裡。」

金髮女郎言道。

秦穆然目光微斜,嘴角露出一絲壞笑。

「優惠嗎?」

秦穆然舔著臉問道。

「免費都可以……」

金髮女郎回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不過馬上淡然,自己這麼帥,活兒又這麼好,免費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放在床頭兒的手機,忽然響起一陣酷炫的手機鈴聲。

秦穆然反手一摸,拿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李伯打來的。

華僑會打來的電話,肯定有事情,秦穆然沒有猶豫,立刻接通了電話。

手機中,響起李伯焦急的聲音。

「秦會長,昨天太晚,沒有打擾您,咱們華僑會出大事情了,希望您能儘快趕回來。」

李伯在電話中焦急說道。

「老頭兒,有事兒慢慢說,出什麼事情了,是布朗家族找咱們麻煩了嗎?」

秦穆然淡然問道。

「布朗克回來了,而且昨晚在東方酒店,和咱們交了手……」

李伯氣喘吁吁,彷彿天踏了一般。

僅僅是從語氣中,秦穆然便已經感覺到,格蘭塞堡城的事情,一定不小。

「結果怎麼樣?」

秦穆然語氣肅然,和剛才那個打情罵俏的神情一對比,簡直判若兩人。

「咱們華僑會傷亡慘重,趙、錢、孫三位堂主斃命,雷闕副會長中毒,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

李伯焦急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臉色瞬間陰沉一片。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