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更是感嘆的看着端木軒,看來他還是低估軒的神祕,他可是知道的那個小軒可是軒變成的,這個端木蒼肯定也知道,軒不是小孩子,根本就不用別人照顧,但他卻還給叔叔送這麼多錢,他是有什麼目的呢,方便軒在叔叔身邊的行動?又或者是有什麼別的目的?

“端木哥哥真是有錢呢,這麼多錢都能隨便拿出來。” 寶貝兒,咱不離婚 想了想,柯南開口試探道。 這也是小蘭和毛利小五郎的感嘆,這個端木先生真是有錢啊,這麼多錢,隨意就拿出來了。 “哈哈,我們家族稍微有點產業,我不過是靠着家族的餘蔭混日子罷了。”端木軒玩味的瞄了眼柯南,笑着說道。 “

“端木哥哥真是有錢呢,這麼多錢都能隨便拿出來。” 寶貝兒,咱不離婚 想了想,柯南開口試探道。

這也是小蘭和毛利小五郎的感嘆,這個端木先生真是有錢啊,這麼多錢,隨意就拿出來了。

“哈哈,我們家族稍微有點產業,我不過是靠着家族的餘蔭混日子罷了。”端木軒玩味的瞄了眼柯南,笑着說道。

“那端木哥哥是做什麼的啊,像哥哥這麼有錢又帥的人應該在東京很有名吧!”柯南顯然不滿意端木軒的回答,他接着裝作奶聲奶氣的樣子問道。

“哦~大哥哥可不負責家族在日本這邊的生意呢!我是負責我們家族在中國的生意,日本的生意都是我弟負責的!”端木軒戲虐的捏了捏柯南的臉,不知道殺人算不算生意!

說着,他不等柯南再問什麼,指着前面的一棟房子說道,“毛利先生,那就是你要找的公民館了。”

不負責日本的生意?那爲什麼他和剛剛那個醫生很熟的樣子,而且也認識這裏的路,他肯定是經常來這裏,柯南疑惑的看着前面帶路的端木軒的背影,真是對軒瞭解的越多,就越是迷惑啊! ?“這!這首曲子是…”

“月光!糟了!”

端木軒笑着看着柯南往公民館的鋼琴房那邊跑去,他已經在柯南身邊待了一天了,半個小時前,他藉着上個廁所的機會,幹掉了那個川島,然後按照淺井成實的要求,在他身邊播放那首月光。

她的執念還真是麻煩啊,直接幾個人叫一起,一口氣都幹掉多方便,端木軒無奈的看了眼也在旁邊坐着的淺井成實,她這會也沉默的看向端木軒,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走吧,去現場看看吧。”端木軒對着淺井成實微微一笑,起身也打算去鋼琴房看看。

“端木先生,我這樣是不是很可怕,竟然會選擇殺人。”淺井成實沒有跟上端木軒,反而是把頭深深的低下,沉默半響,她一臉掙扎的看向端木軒,眼中微微有些溼潤。

“可怕?人可是我殺的呢,你又沒有動手,要說可怕的可是我!”端木軒依然是一臉微笑的看着淺井成實,心中沒有任何的波瀾,對於殺人,早在前世他就習慣了,心裏已經麻木了!

“端木先生,你是爲了幫我才這樣的,川島的死說到底還是我乾的。”淺井成實依然是一臉的痛苦,低沉着聲音道。

“你忘了我的職業吧,我的職業可是殺手,死在我手上的人可不知道有多少,雖然大部分都是死有餘辜的,但無辜的還是有很多。”看着淺井成實一副走不出心理陰影的樣子,端木軒嘆了口氣,從兜裏掏出包香菸,點燃一支,面無表情的看着淺井成實。

“如果你這都算可怕,那我該是魔鬼了吧,事實上,我也確實是個魔鬼,但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正義不是總能打敗黑暗的,有光明,就必然有黑暗,有的時候,法律給不了你正義,那就自己動手吧!”

端木軒深吸了口手中的香菸,好久沒吸菸了,雖然沒有煙癮,但有的時候,讓香菸暫時麻痹自己一下也不錯。

“端木先生,你不是魔鬼,我相信你是個好人,雖然不知道你爲什麼會選擇做殺手這一行,但相信端木先生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淺井成實看着端木軒,一臉鄭重的說道,經過這兩天的相處,她能感覺到,這個端木先生不是個壞人!

“行了,我自己什麼人我自己清楚,明明我安慰你的,倒成了你安慰我了。”端木軒笑着看了看一臉鄭重的淺井成實,把手遞過去,想拉她起來。

“不管怎樣,你不用有什麼心理負擔,相比於殺人,連給自己的父親報仇都做不到才更加的讓人不可原諒!”

“恩!”提到報仇,淺井成實又沉默了,但她還是微微點了點頭,順勢拉着端木軒的手站了起來。

“成實醫生,你來的正好,能幫忙驗下屍嗎?”端木軒和淺井成實到鋼琴房的時候,毛利小五郎正在檢查屍體,淺井成實就像前世一樣被拉去驗屍了。

“嗨。”

淺井成實去給那個川島驗屍了,端木軒則是四下打量着鋼琴房。

這間鋼琴房蠻大的,不過也很空曠,除了中間擺放着的那架鋼琴,基本上就沒別的東西了,而那個死去的川島就像動漫裏一樣,趴在那架鋼琴上,不過和動漫版不同的是,地上沒有海水。

端木軒可不像淺井成實那麼不專業,他直接把川島叫到這個鋼琴房裏,然後掙扎的機會就沒有給他,就幹掉了他。

“死者死亡時間大概是在三十分鐘到一個小時之間,死因是…窒息!死者喉結被捏碎造成呼吸不暢死亡。”沒多久,淺井成實就驗屍完成了,因爲端木軒沒做什麼掩飾,所以她很容易就發現了川島是因爲喉結被捏碎窒息死亡。

“納尼!”

“喉結被捏碎!”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震驚的看着淺井成實。

“是的,一擊斃命!”淺井成實微微點點頭道。

“你是怎麼做到的?”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都不敢相信,自己去檢查了,淺井來到端木軒身邊,低聲問道。

端木軒微微一笑,“別忘了,我可是專業的。”

他當然是專業的了,要是像淺井成實動漫裏一樣,留下一大堆證據,那不是等着柯南來抓嘛!

“確實是捏碎喉結,一擊斃命,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了!”仔細檢查過以後,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都是一臉的凝重。

“不簡單,爲什麼?”一旁有人疑惑的問道。

“捏碎喉結需要的力量非常大,沒經過專業的訓練基本上做不到這點,而且兇手手法很利落,在川島先生的脖子處只有一個印記,說明兇手是一擊斃命,顯然是對這樣的手法很熟悉。”柯南沒開口,淺井成實就替他回答了。

“對,這很有可能是個職業殺手乾的,總之,等警察來了再說吧!”

嬌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警察來了!”

正說着警察,小蘭就拖着一個人跑了進來,正是動漫裏那個搞笑的老警察!

“小蘭,怎麼這麼慢!”毛利小五郎不滿的抱怨道。

“因爲他不在派出所裏,我到處找才找到的!”小蘭無奈的說道。

“對了,叫我的是誰?”那位已經有些年邁的老警察疑惑的問道。

“就是這位,他叫做毛利小五郎。”

“哦~你就是那位有名的…”

“嗨!”

“太空飛行員!”

端木軒好笑的看着毛利小五郎又一次被認錯了,這個時候柯南還沒破多少案件,這種偏遠的地方不認識毛利小五郎倒也是正常現象。

“拜託!你說錯了,我是東京的名偵探毛利小五郎!”

“誒!偵探啊,怎麼從來沒聽過。”

“喂喂,警察先生,我們還是看下現場吧。”

“哦~那麼就請你們簡述一下當時的情況。”

“當時我和毛利叔叔,小蘭,端木哥哥,成實醫生,一起坐在玄關聊天,突然就聽到了鋼琴房這裏響起貝多芬的月光,我們進來才發現川島先生被人殺害了,經過成實醫生的驗屍,川島先生喉結被捏碎了,窒息死亡。”毛利小五郎還沒說話,柯南就開口了,不知道爲什麼,他今天顯得蠻活躍的,平時一貫都是裝嫩的。

“哦~喉結被捏碎?這個對力量的要求很大吧。”那老警察畢竟也是做警察的,顯然也瞭解其中的難處。

“對的,而且川島先生脖子處只有一個印記,兇手是一擊斃命的,兇手很有可能是職業殺手。”又是沒等毛利小五郎開口,柯南又搶着說道。

“職業殺手?!!”

“恩,而且這個職業殺手可能就在我們中間,我們從下午開始,就一直在玄關那裏,沒有看到有什麼人出去,而這個房間的後門從裏面鎖上了,所以他很有可能還在公民…唔~痛!”這下柯南沒有說完了,他被毛利小五郎一記爆慄給敲的蹲一邊抱頭了。

“哈哈,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和柯南說的差不多,但如果兇手是職業殺手的話,那麼他也很有可能用別的方法逃走了。”

……

“那麼,天色這麼晚了,大家就先回去吧,警察先生已經把情況向東京警視廳彙報了,明天東京警視廳的人會過來給大家做審訊的,請大家明天務必要過來!”毛利小五郎衝着大家招招手道。; ?“柯南剛剛的推理好厲害啊!”

端木軒一行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淺井成實微笑着揉了揉柯南的頭。

“哈!那是因爲平時經常看叔叔推理呢,稍微也學到了點呢。”柯南乾笑着說道。

“哈哈,和我比起來,這個小鬼還差的遠呢。”聽到柯南說學他的,毛利小五郎有些得意。

“嗦嘎,那希望這次的事件快點結束呢,我可不想再驗屍了。”

“放心吧!有我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在,一定會順利解決的,我們先回旅館了,端木先生和我們一起回去嗎?”毛利小五郎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樣子說道,隨即他詢問的看着端木軒,端木軒送的五百萬可沒有白送。

“嗯!好的!一起…”端木軒點點頭,剛準備答應,一旁的淺井成實插話了。

“不了,端木先生住我那裏。”

“誒!端木先生住成實醫生家?你們該不會是…”柯南和小蘭驚訝的在端木軒和淺井成實之間來回掃着。

端木軒也有些疑惑的看着淺井成實。

“你們誤會了,我和端木先生只是朋友罷了,我家裏有兩張牀的。”面對柯南和小蘭的目光,淺井成實竟然有些害羞,臉都紅了。

“哦~”柯南和小蘭一副懂了的樣子說道,至於具體是懂了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

“誒!我們真的沒有什麼!”

“成實醫生,你不用解釋的,我們知道的。”

……

端木軒和淺井成實走在回淺井診所的路上,淺井不知道是不是還在爲剛剛的事害羞,一路上都沉默着沒有說話。

“端木先生,剩下的兩個人收手好嗎?”快到診所了的時候,淺井成實終於開口了。

“爲什麼?”端木軒微微歪着頭,瞄了眼淺井成實,天比較黑,成實臉上什麼表情他看不大清了。

“我不想端木先生的手上再沾滿鮮血了,也不想有人因爲我而死了。”淺井成實的嗓音有些低沉。

唉,果然嘛,端木軒心中微微嘆了口氣,真是個善良的女孩啊,就像動漫裏說的一樣,給毛利小五郎寄去那封信是因爲她想着有人能阻止她繼續殺人。

“我可是職業殺手,手上本來就已經沾滿了鮮血,也不在乎多幾個,更不要說他們還是該死之人。”端木軒走過去,笑着揉了揉淺井成實的頭。

淺井成實顯然有些害羞,低下的頭又低了幾分,“可是,我不想…”

“沒關係的,這個事交給我吧,明天,一切就都會過去的。”端木軒打斷了淺井成實。

……

晚上端木軒替代了淺井成實給柯南他們送去夜宵,並和他們一起睡的,在動漫裏,淺井過去陪着柯南他們是爲了把審訊的時間往後拖,現在則是不需要了,人是端木軒殺的,而且淺井成實按照端木軒的吩咐,一直待在柯南幾個人身邊,不在場證明也有了。

至於端木軒,他雖然前面自暴過他在川島死亡這段時間去過躺廁所,但在別人看來,才幾分鐘時間,能幹嘛呢,而且他有自信,他不會留下任何的線索。

不要說柯南想不到是他殺的,就是想到了也沒用,日本是個講究證據的國家,像端木軒這樣沒有殺人動機,也沒有證據能證明的他是兇手是不可能被抓起來的。

晚上柯南和端木軒聊了一晚上,直到早上目暮警部來的時候,他們才睡下。

“這!這首曲子是!”

“月光!!!”

翌日下午,輪到端木軒被審訊的時候,公民館的廣播裏突然響起了月光的曲子。

在一旁看着審訊進度的柯南臉色一變,立馬往播音室的方向跑去。

小蘭和毛利小五郎也追着柯南出去了。

等目暮警部也追着到播音室的時候,發現黑巖村長和西本健都已經死在了播音室。

“可惡!來晚了!他們都已經死了,都是喉結被捏碎了窒息死亡,和川島先生一樣,一擊斃命。”柯南一臉憤怒的錘了下牆壁,“不管他是誰!我一定要抓住他。”

端木軒在一旁好笑的看着他,你可抓不住我哦。

總算搞定了,端木軒微微撇了眼黑巖村長和西本健的屍體,這兩個人他沒有按照淺井成實的劇本來行動了,再分開殺,可就得引起柯南的懷疑了,雖然端木軒有自信,他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即使懷疑他也定不了他的罪,但如果因爲這個被柯南敵視就不值得了。

“成實醫生,你能幫我們做下屍檢嗎?我們的法醫回東京去了。”

淺井成實又被叫去驗屍了,她可以幫端木軒做下掃尾工作,不過沒有她掃尾,端木軒也不怎麼在意,他可是熟知月影島事件劇情,對於淺井成實在動漫裏的那些漏洞,他可不會再犯。

就像那個在動漫裏柯南破案的關鍵,那個倒帶按鈕的指示燈,已經被端木軒弄壞了,不會亮起來了,還有端木軒密切的注意着柯南,在他要摔倒在地上鮮血寫的琴譜上的時候,一把拉起了他來,這樣柯南也就發現不了地上的血其實早就凝固了。

……

“要走了嗎!端木先生。”

淺井成實的診所內,端木軒正在收拾着自己的東西。

“恩,事情解決了,當然要離開了。”端木軒淡笑着看了眼淺井成實。

“蒼!我可以這樣叫你嗎?”面對着一臉陽光的笑容的端木軒,淺井成實有些害羞,低着頭,不敢直視端木軒的眼睛,囁嚅着嘴,好半天才低聲的開口道。

端木軒有些意外的看着淺井成實,然後又是淡然一笑,用手揉揉淺井成實的頭,“當然可以,不過你還是叫我軒吧!”

“軒?這不是你弟弟的名字嗎?”淺井成實有些驚異的擡起頭,對上了端木軒的目光又猛的低下了頭。

“我沒有弟弟!”想了想,端木軒還是衝着淺井成實笑着道。

“沒有弟弟!那爲什麼柯南他們卻…!你自己就是端木軒!”淺井成實震驚的看着端木軒,“可是你爲什麼要說自己有弟弟?”

“這個以後你就知道了,現在可不方便告訴你哦。”端木軒神祕的一笑,“好了,我要走了,柯南他們還在等我呢,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箱。”

“哦!”端木軒不說,淺井成實也沒深究,她沉默的點點頭,“軒…謝謝!”

端木軒看着沉默着的淺井成實,微微一笑,淺井成實對他的態度顯然有些反常,對此他心中隱隱有些猜測,不過端木軒沒有說什麼,他又是揉了揉淺井成實的頭道,“有事給我打電話,我會幫你解決的,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光明,不要太善良了!”

“恩!”淺井成實又是沉默的點點頭。

“走了!”

…… ?等端木軒趕到月影島碼頭的時候,柯南一行人已經等在那裏了。

“端木先生,你來了。”毛利小五郎熱情的看着端木軒。

“恩,毛利先生,真是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打叫不,打叫不,我們也沒來多久。”毛利小五郎擺擺手道,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這錢果然是送對了,端木軒好笑的看着一副大度的模樣的毛利小五郎。

“柯南,怎麼了,還在想月影島的事?”輪渡上,端木軒站在柯南身旁,微微歪着頭,看着一臉悶悶不樂的柯南。

“我是第一次敗得這麼慘,連兇手的一點線索都沒有。”柯南微微有點苦澀的說道。

你當然沒有線索,要是你有線索,那我不是慘了,端木軒心中偷笑着。黑巖和西本健死後,所有在場的人都被詳細的問詢了一遍,現場也被目暮警官翻來覆去的檢查了好幾遍,但他們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大家都猜測這是職業殺手乾的了,那個殺手藏在暗中,殺完人就立刻逃離了。

目暮警官實在是找不到什麼證據,只能把這當成懸案處理了,不過柯南始終認爲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如果是職業殺手乾的,那麼是誰僱傭的殺手,爲什麼要殺那三個人,殺人的時候又爲什麼要播放那首月光呢,還在地上留下暗號?還有最大的一個疑點,是誰給毛利叔叔寄過去的委託信?他又爲什麼要這麼做?

柯南心中充滿了疑問,但苦於沒有任何的證據,只能把這些壓在心底。

“你一點線索都沒有也是正常的嘛,大家都不是說了,是職業殺手乾的,那可不是你能對付的哦。”端木軒笑着捏了捏柯南的臉。

被他捏着臉,柯南也沒有像同時一樣甩開端木軒的手,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柯南,打起精神來,我這裏可有些你很感興趣的東西哦。”

“我很感興趣的東西?是什麼?”柯南這下有些好奇了,他疑惑的看着一臉笑容的端木軒。

“琴酒,伏特加。”端木軒心裏惡趣味的笑着,本來關於琴酒的名字柯南至少要再過段時間才能知道的,但這些東西也不是很重要,端木軒也就不介意劇透劇透了。

“什麼嘛!蒼大哥,我可不喝酒。”

“我說的可不是酒,是人。”

“人?”

“對呢,那些給你軒灌藥的黑衣人。”端木軒一字一頓的說道,然後幸災樂禍的看着柯南瞳孔猛的縮小,從剛剛一臉的疑惑,變成一臉的驚恐。

“你!你知道那些人?”柯南激動的拉着端木軒的手。

“當然,我可不想我弟弟變成一個小孩子,家族在日本的生意可還需要他。”端木軒一本正經的胡扯道。

“蒼大哥,他們在哪裏!快告訴我!”柯南激動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他有些受夠了小孩子的身體了,天天要在學校陪着一羣小孩子裝嫩,辦案的時候還得藉着毛利小五郎來說出真相,抓犯人也相當不方便,最重要的是,天天待在小蘭身邊,看着小蘭難過,卻什麼都做不了。

“他們在哪裏我暫時還不知道,我只是打聽到了他們的代號。”

“只知道代號?”柯南有些掩飾不住的失落。

“恩,他們的組織藏的蠻隱祕的,沒那麼容易找到。”端木軒裝作凝重的樣子說道,“不過這是個好徵兆,既然知道了他們的代號,早晚他們都會露出馬腳的。”

“恩恩!蒼大哥,那他們的代號是?”感覺端木軒說得有道理,柯南精神一振。

“給你和軒灌藥的那個高個子叫琴酒,他的那個幫手叫伏特加,他們都是隸屬於一個神祕的組織,這個組織裏面的代號都是以酒的名稱來命名的,現在已知的組織成員有,琴酒,伏特加,朗姆酒,苦艾酒(貝爾摩德),皮斯科,波本,科恩,黑麥威士忌(赤井秀一),龍舌蘭,蘋果白蘭地(卡爾瓦多斯),基安蒂。”

反正柯南知道這些名字不會影響大局,端木軒也樂得拿出來給柯南秀秀神祕了,基本上名柯世界裏出場過的黑衣組織成員端木軒都說出來了,至於哀殿下的代號,雪莉酒他故意沒說。

話說,我現在這種劇透,按照前世柯南迷對名柯世界劇情發展的評級,我這該是重特大劇情吧,哈哈,一口氣酒廠成員基本上全暴露了,端木軒心中惡趣味的想到。

柯南果一臉的震驚,原來他以爲端木軒不過是知道給他喂藥的兩個人的代號,沒想到端木軒竟然知道這麼多人的代號,柯南嚥了咽口水,異樣的看着他說道,“蒼大哥你知道這麼多?”

“當然,柯南,可不要小看我們家族的勢力哦。”端木軒又把自己“神祕”的家族扯出來了,這扯着扯着,端木軒感覺自己都快被洗腦了,真的認爲自己有個神祕的家族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