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束白色的追光燈毫無預兆的打在了她的身上,水晶和鑽石在燈光下閃爍着絢爛耀眼的光芒。蘇黎落沒有絲毫的閃躲,緩緩的邁開了步子,帶着她明媚的笑意和深情的目光,一步一步向冷若寒走去。

人羣中發出陣陣的驚呼,無疑,她已經成爲了衆人眼中的焦點。 她緩步走到冷若寒的面前,忽然牽起了冷若寒的手。 “冷先生,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本章完) 冷若寒靜靜的望着蘇黎落,忽然露出寵溺的笑意,一把將蘇黎落擁入懷裏。 臺下發出陣陣的驚呼,在衆人眼裏,這就是一對金童玉女

人羣中發出陣陣的驚呼,無疑,她已經成爲了衆人眼中的焦點。

她緩步走到冷若寒的面前,忽然牽起了冷若寒的手。

“冷先生,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本章完) 冷若寒靜靜的望着蘇黎落,忽然露出寵溺的笑意,一把將蘇黎落擁入懷裏。

臺下發出陣陣的驚呼,在衆人眼裏,這就是一對金童玉女。

音樂輕聲悠揚,冷若寒靜靜的望着蘇黎落,雙手環住她的腰身,似乎在審視着自己畢生的瑰寶一般。蘇黎落倚靠在冷若寒的懷裏,嬌柔的輕笑着。冷若寒看着她白皙的臉龐,聞着她熟悉的味道,只覺得沒有任何一刻比此時更加的安心。

夏蘊染一愣,緊緊的抿起了脣,轉身緩緩的向舞臺後方走去。

蘇黎落緊貼着冷若寒的胸膛,他清冷的氣息將自己包圍。她仰頭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眼波流轉中,帶着無盡的深情和眷戀。

“爲什麼這樣的看着我?”冷若寒的嘴角噙起一抹笑意。

“怎麼?冷大總裁,怕人看”蘇黎落咯咯的笑了起來,像是銀鈴一般清脆。

“你這樣的眼神,足以令我誤會”冷若寒說道。

“哦?”蘇黎落的笑意漸深,她的手搭在了冷若寒的肩上,輕輕的摩挲着他的頸部,像是一粒石子落進湖裏,在冷若寒的心裏泛起陣陣的漣漪。

“讓我以爲,你是愛我的”冷若寒忽然抓住了他的手緊緊的攥在手心。緩緩的邁開了舞步。

蘇黎落微微一怔,隨即將另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腰,眼中有一絲的閃躲。蘇黎落注意到他的西服,淡淡的挑了挑眉。“你這件西服,似乎很眼熟?”

“你記得?這是我們結婚時,我穿的那件禮服。”冷若寒一手環着蘇黎落的要,一手撫摸着她烏黑柔順的髮絲,淡淡的說道。他將頭抵在蘇黎落的脖頸間,有意無意的看着她的頭髮。

她將頭髮高高的盤起,盡顯莊重和優雅,像一個高貴的女王一般。她的頭上插了一根銀質的簪子,簡單樸素,在追光燈下散發着柔和的光澤。

“怎麼?這件衣服,有什麼特殊的意義麼?”蘇黎落的脊背微微一僵,盯着冷若寒的眼睛嫵媚的笑着。

“沒有,我只不過很喜歡它的版型而已”冷若寒淡淡的收回了目光,語氣平淡的說道。

“哦。”蘇黎落的目光漸漸收回,靜靜的靠在了冷若寒的肩上,不再言語。

“你今天,很美。就像是一個優雅的女王。”冷若寒淡淡的語氣在耳邊響起。

“是麼?”

蘇黎落自嘲般的笑了笑,“我不覺得。聽過灰姑娘的故事嗎?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後,美麗高貴的公主終究會原形畢露。”

“你的簪子,也很美。從前我從不知道,你還喜歡戴這種裝飾。”冷若寒的語氣冰涼,眼睛靜靜的向前方望去。

“這個簪子,”蘇黎落微微一頓,繼而開口道“是我爲了今天,特意給你準備的禮物。”

冷若寒仍然沒有一絲的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緒。音樂聲在耳邊緩緩的流淌,時而舒緩,時而高昂。蘇黎落將頭輕輕的靠在冷若寒的胸膛,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冷若寒,這是送你的禮物,也是,送給我自己的禮物。

“蘇黎落,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冷若寒突然淡淡的開口。

“可以”蘇黎落沒有睜眼,似乎十分的享受着這樣的時光。

“爲什麼,不告訴我你懷孕的事情?”提到了孩子,冷若寒的聲音有一絲的憂傷。

“因爲我想在你生日的時候,給你一個驚喜。”蘇黎落的語氣中似乎沒有什麼情緒,可是此刻,她的心卻生生的疼。

冷若寒沒有再說話,只是緊緊的,用力的抱住了蘇黎落。似乎是想要將她嵌進身體裏一般,似乎是怕她馬上就要消失了一般。

她沒有絲毫的閃躲,依靠在冷若寒的胸膛中。她的在冷若寒的頸旁呼吸,冷若寒感受着她細弱的呼吸,聽着她緩慢的心跳聲,他覺得,此刻,是他這一生從未有過的寧靜和安穩。彷彿此刻,全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他只能感受到她,也只想擁抱着她。

隨着音樂聲漸漸進入**,全場的燈光都漸漸的暗淡了下來。追光燈也熄滅,換成了星星點點的射燈,照映着牆壁。

“這究竟,是個怎樣的世界呢?”

黑暗中,蘇黎落忽然開口。她望着冷若寒,一雙眼睛明亮的如同是夜空中耀眼的明星。

她的聲音很輕,卻彷彿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冷若寒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望着她。

“你知道嗎?我曾經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幻想和憧憬,卻又被現實一次次的逼到無路可退。你見過我在最豪華的飯店裏輕易的倒掉價值不菲的紅酒,你見過我在你的面前隨意的丟掉上萬塊的鑽戒,你見過我妝容乾淨的在會所裏喝酒跳舞賠笑。”

蘇黎

落頓了頓,露出一抹淒涼的微笑。

“這就是,你眼中的我吧。”

冷若寒看着蘇黎落,只是笑笑,撫了撫她輕柔的髮絲。蘇黎落的雙眼深沉的望着冷若寒的眼睛,沒有一絲的閃躲,也沒有一絲的卑微。

“可是————-”

“你沒見過我曾爲了省下錢生活走了好幾條街去吃最便宜的小吃;你沒見過我曾對着十幾塊錢買來的衣服縫了又補;你沒見過我曾素顏朝天的拿着書本穿梭在校園。冷若寒,你相信,還有這樣的我嗎?”

冷若寒沒有說話,眸中掠過一絲絲的心疼。

“在你的眼裏,我不過是你利用的工具,是你發泄的出口,是你盤上的棋子,是你懲罰的罪人。你一定恨透了我,所以你折磨着我。你就是這樣的厭惡我吧。我知道,身在這個世界,我們從來都是身不由己。那麼,我欠你的全部,現在就都還給你。”

蘇黎落笑笑,擡手抽出了頭髮中那只銀色的簪子,簪子的下端十分的尖銳,就好像尖利的刀一般。黑暗中,鋒利的銀色簪子發着柔凜冽的光芒,她將它舉到冷若寒的面前“你看,它美嗎?”

冷若寒也笑笑,只是望着蘇黎落,沒有任何話語。

忽然,蘇黎落將銀簪高高的舉起,對着冷若寒的胸口,毫不猶豫的將手落下!

令她驚訝的是,冷若寒仍然帶着溫和的笑意,卻絲毫沒有閃躲。

蘇黎落一驚,想要收手卻已經來不及,銀簪直直的插進了冷若寒的胸口!

“冷若寒!”蘇黎落驚呼一聲,望着他瞬間被鮮血染紅的襯衫,一瞬間淚如泉涌。

“爲什麼?你爲什麼不躲!”蘇黎落撕心裂肺的呼喊着,鮮血透過冷若寒的衣衫浸染了蘇黎落潔白的裙子。鮮紅的血液像是一朵朵火紅色盛開的花,刺痛了蘇黎落的眼睛。周圍的人都向他們投來驚詫的目光,人羣中爆發出陣陣的騷動。

“原來你還是,這樣的恨我。你不是,想要我死嗎?”冷若寒仍然緊緊的環着蘇黎落,不想放開,不願放開。他看着蘇黎落的眼睛,只是淡淡的一笑,帶着無盡的眷戀和不捨。

“你都知道?!”蘇黎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淚水不斷的從眼中滑落。“爲什麼…”

“蘇黎落,你若要我死,我就絕不活。”

(本章完) “爲什麼?你爲什麼不躲!”蘇黎落撕心裂肺的呼喊着,鮮血透過冷若寒的衣衫浸染了蘇黎落潔白的裙子。鮮紅的血液像是一朵朵火紅色盛開的花,刺痛了蘇黎落的眼睛。周圍的人都向他們投來驚詫的目光,人羣中爆發出陣陣的騷動。

“蘇黎落,你若要我死,我就絕不活。”

冷若寒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蘇黎落,讓我再抱抱你”

冷若寒抱着蘇黎落,心中萬分的平靜。

蘇黎落,讓我再抱抱你。

或許過了今晚,我們就再也沒有明天。

蘇黎落的身體不住的顫抖着,淚水像是決了堤一般不停的流下。順着臉頰,浸溼了冷若寒的衣衫。她顫抖的手撫上了他的臉,她撫過他的眉,他的眼,他的脣,看着他對着自己溫和的笑,彷彿回到了那一天,他也是穿着這件漆黑的禮服,猶如神邸一般站在舞臺的中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冷若寒的眸子明亮,眼中是無限的寵溺和愛意,他望着滿眼淚珠的蘇黎落,忽而彷彿釋然一般,輕輕的吻上了她的脣,“蘇黎落,你還記得,那日婚禮上,我們許下的誓言嗎?”

“我記得”蘇黎落滿眼淚痕,緩緩的說道。“冷若寒先生,你願意娶蘇黎落小姐爲妻,無論貧窮富有,生老病死,你都願意一生一世照顧她,不離不棄,直至生命的終結嗎?”

冷若寒的嘴角勾起一絲寵溺的笑意,“我願意,無論是曾經,或是現在,我都願意。蘇黎落,我知道你恨我,如果我死,能夠讓你快樂,我,願意。”

“不要!不要!”蘇黎落像是再也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一般,捂住了冷若寒的嘴。“你別說了,不要死!我不要你死!你等等,我們去醫院,我們去看醫生,沒事的!沒事的!”

蘇黎落瘋狂的在冷若寒的懷裏掙扎着,想要掙脫冷若寒的懷抱,冷若寒只是笑,卻還是緊緊的抱住她。

忽然,臺下一片掌聲雷動。

一束追光打到了舞臺中央,舞臺上,邵氏企業的代表人,邵謹言,邵辰。陸氏企業代表人,陸宏宇,陸子晗。蘇家代表人蘇盛明和蘇娜,盛裝出現在舞臺中央。

“今天,是一個大好的日子。因爲

,今日是陸氏企業,邵氏企業,和蘇氏集團有史以來第一次的聯益,我代表陸氏企業,特此感謝各位高貴的賓客能夠蒞臨這裏,以見證這一歷史性的時刻!”

會廳內,響起陸宏宇渾厚激昂的聲音。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倒計時,共同見證這激動人心的時刻!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砰!砰!砰!

禮花在會場的的頂端炸開,在天空中炸開一朵朵金色的花朵。

隨着整點報時的響起,邵辰,蘇娜,陸子晗將彩花剪斷,陸宏宇,邵謹言,蘇盛明在各路記者和賓客的目光下,在合同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滿意的笑容。

蘇娜淡淡的瞟向了邵辰,邵辰的嘴角掛着禮貌的笑意,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舞臺的下方。

臺下,一抹黑色的身影漸漸的逼近了蘇黎落。

此刻,周圍嘈雜一片,蘇黎落卻全然沒有聽到。這一刻,她的眼中就只有他。

“冷若寒!冷若寒!”蘇黎落不停的喚着他,冷若寒只是靜靜的伸出手,擦掉了蘇黎落臉上的眼淚。

“不要哭,我會難過。”冷若寒仍然只是淡淡的笑着。

抱着懷裏不住掙扎的女人,卻並沒有絲毫的閃躲。

蘇黎落,你不要哭,看到你哭,我會難過。

蘇黎落,你不要哭,不要讓淚水堵了我天堂的路。

“冷若寒!冷若寒!我們走,我們去醫院!我們去醫院!沒事的!沒事的!”蘇黎落幾乎是哀嚎一般,不停的捶打着冷若寒。

“再等一等,一會兒,一會兒就好了。”冷若寒的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他覺得有些乏,可還是沒有放開蘇黎落。

蘇黎落只是不住的顫抖,淚水不住的劃過臉頰,她覺得這淚水,彷彿是流不完一般,彷彿想要將這一世的淚水都流盡一般。

忽然,蘇黎落舉起了簪子,對準自己的胸口。猛然向下用力!

視線已經被淚水模糊。

她緩緩閉上了雙眼。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死吧。

再見了。

這個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這個溫柔又冷漠

的男人。

手上被一股力道握緊,蘇黎落的手一軟,簪子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蘇黎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冷若寒。

“蘇黎落,我不允許你死,答應我,好好的活着。要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與此同時。

會場的燈光依次亮起。到處一片燈火通明。

“今天,在這個大喜的日子裏,我還要宣佈一件事”話筒裏,響起了蘇盛明低沉的聲音“我們蘇氏集團,將正式的將蘇家二小姐蘇黎落….”

“我承認,我有罪!她給了我一百萬元,讓我去強姦一個叫蘇黎落的女人。那時我躲在學校後門的小樹林裏,她告訴我,一會兒這個女人會從這裏經過,讓我可以好好的快活快活。”

蘇盛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舞臺身後的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受審時候的情景,男人穿着獄衣,帶着手銬坐在椅子上,靜靜的訴說着他的罪行。

“你看看,指使你的女人,是她麼?”屏幕上,警察在男人的面前拿出了一張照片。

蘇盛明頓時覺得血液在不斷的上涌,照片上的女人,赫然是蘇娜!

“是”屏幕上的男人靜靜的回答。

視頻瞬間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中心醫院vip1001房門前的監控錄像,蘇娜穿着白色的大褂,在護士的處置車上拿起了一個二十毫升的注射器,緩緩的走進了1001的房間。

隨後,則是大批的醫護人員涌入房間。

視頻的最後,則是出示了一份死亡鑑定書。

場內發出一陣陣的驚呼和議論聲,蘇娜站在舞臺上,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場內一陣騷動,記者們不停的拍照,場面一度混亂。

蘇娜不可思議的望向邵辰,邵辰也同樣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臺下。

“蘇黎落,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喜歡嗎?”冷若寒溫婉的笑着,定定看着蘇黎落“從今以後,再沒誰會傷害你。”

蘇黎落的淚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不住的流下。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人羣中,一個漆黑的槍口正直直的對着自己。

(本章完) “蘇黎落,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喜歡嗎?”冷若寒溫婉的笑着,定定看着蘇黎落“從今以後,再沒誰會傷害你。”

砰!

隨着一聲槍響,鮮血染紅了蘇黎落精緻的裙子。

蘇黎落來不及反應,只覺得眼前是一片驚心動魄的紅。

冷若寒緊緊的護住蘇黎落,轉身,替蘇黎落擋下了這致命的一槍。

蘇黎落只覺得是滿眼的紅,漫天的紅。鮮血浸透了冷若寒的衣衫,不住的向下流淌,幾乎是染透了蘇黎落的裙子。腳下,是一片耀眼的顏色。

冷若寒的身子一僵,隨即軟軟的倒在了蘇黎落的懷裏,蘇黎落不可置信的張了張嘴,幾乎是幾近絕望的喊出聲來。

“冷若寒!”

“若寒!”

臺下發出陣陣的騷動,人羣中是一片尖叫聲,所有人見了冷若寒此刻的一幕都嚇得驚叫。忽然,會場的大門被猛力的推開,夏蘊染幾乎是尖叫着向冷若寒跑去,她的身後還跟着大批的警察。

“蘇娜小姐,你涉嫌故意殺人,我們將依法逮捕您,請您配合。”一雙冰涼的手銬落在了蘇娜的手腕上,蘇盛明望着眼前的一幕,頓時呆坐在沙發上。

“邵辰先生,您涉嫌以非法手段謀取不法商業利益,以及涉及故意傷人,我們將依法扣押您,請跟我們回去配合調查”

“等一等…”邵謹言剛剛要開口,一雙冰涼的手銬就落在了邵辰的手腕上,警察沒有絲毫的猶豫,將邵辰和蘇娜帶離會場。

邵辰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冷若寒望着邵辰被帶走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安心的笑意。

結束了。

蘇黎落,我也終於,可以對你說出那句話。

冷若寒只覺得眼前的燈光有些刺眼,他眯了眯眼,只覺得一陣倦意襲來。

“冷若寒!冷若寒!你怎麼樣!你別睡!你別睡!我求求你!求求你!!!”蘇黎落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她不停的搖晃着冷若寒,此時此刻,他卻覺得十分的睏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