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找到一個九十多平方實惠型的……”小朵回答。說話有些結舌,身份的不同把她們拉回現實。眼前的畢竟是龍月蘭,而不是她們身邊的朋友。

龍月蘭是白富美,而小朵她們只是還在爲生存還在掙扎的低層人羣。 “赤月,回頭帶人物色一個風水九格位寫字間給這兩位朋友,免租金,無限期使用。”龍月蘭一貫保持微笑道。 烈赤月點頭,他很願意幫這個忙。內心也爲龍月蘭的大方折服,龍月蘭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自己人很好,大方。縱然她還小,有時候會任性

龍月蘭是白富美,而小朵她們只是還在爲生存還在掙扎的低層人羣。

“赤月,回頭帶人物色一個風水九格位寫字間給這兩位朋友,免租金,無限期使用。”龍月蘭一貫保持微笑道。

烈赤月點頭,他很願意幫這個忙。內心也爲龍月蘭的大方折服,龍月蘭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自己人很好,大方。縱然她還小,有時候會任性和小神經一回,但總的來講她比其他同年齡的人要成熟很多,做事果斷。

這些也是他後來和龍月蘭接觸後才知道,至於之前……他三番五次都想把她弄死……

不過他們沒錢,雖然此時話是這樣說,烈赤月也知道轉頭少不了用點武力什麼的。只有這樣,事情纔會順利呀。

辦公室是一個很有講究的地方,自然需要一個風水好的地方,只有這樣纔能有風有水,旺財運,多生財。在這裏自然會有專門爲有錢人和貴人設置的寫字間,比喻這個風水九格位寫字間,則是以星爲主,積聚財運小橋流水而成,水爲生,流而不逝,是以一種環回爲格局守住自己的財,中有貔貅可守可鎮。

也是這裏最高級的一個寫字間,造價也非常的高。以標準價格來講,它是按天計算,一天一千元。真正是有錢人才能租用,但凡租用着也絕對物有所值,畢竟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傻子,尤其是辦公室吃腦子的人。

貴而沒位只有這個風水九格寫字間,又貴但從不缺想租的人,往往人們都搶着在等待,只要有位置,他們肯定打破頭也要去搶,哪怕價格再高。

所以龍月蘭話一出頓時將四周知道行情的人鎮住了,衆人呆滯震驚。連劉屠夫也是長大嘴巴半天不見恢復過來,他的內心卻是知道,今天他惹了不該惹的人,並且他昔日認識的學生張美麗也賤人變貴妃,恐怕以後自己都要看她臉色辦事了。

小朵和張美麗也曾經瞭解過萬里雲大廈的所有寫字間的類型和價格,所以當兩人聽到龍月蘭說風水九格位的時候倆人都難以置信的互相對視,最後艱難的嚥了咽口水。這份人情欠大了!

“感謝了!所以你的安全會更有保障。”人家都那麼大方的幫助自己,宋德華自然要表示下。雖然他的話讓龍月蘭他們聽的模糊,不過在這之前宋德華對他們有恩卻是抹不掉的事實。

而在這個時候卻見從諸多辦公室裏突然衝出十多人,三四十歲的模樣,個個西裝革履,男俊女俏,一看就知道全是職業精英。

十多人從出了大門就滿臉凝重的向龍月蘭走去,而此時烈赤月和猥瑣很適時的擋在龍月蘭前進,讓那十多人不得靠近。

“龍小姐好。”

“龍小姐,您來了怎麼不通知我們呢。”

來人原本凝重的表情變的緩解輕鬆,對着龍月蘭微笑招呼。眼前的龍月蘭是他們的再生父母,並且根據監控裏的畫面和他們獲得的最新消息,似乎他們的表現讓龍月蘭生氣了。

雖然龍家決裂,可是龍家大少的爲人真不如龍月蘭。他們不是木頭,自然會選擇人。如今龍月蘭能來,敢來。其中包含的意義重大,讓他們內心多了幾分期望和希望。

當然,最簡單的意義就是,龍月蘭也和龍家分地盤,對着幹。如果成功,龍月蘭將一統幫會!

“回去我好好處理你們!現在你們有兩件事情要做。”龍月蘭說話很平淡,接近冰冷。

龍月蘭的話一出那十多人紛紛擡頭望去,專注的看着,惶恐不安。內心卻都在害怕龍月蘭說出的話是直接關係到他們利益的,在他們眼前龍月蘭纔是天。

“這個人是誰?誰和他有關係,直接全部處理掉,對我朋友不敬則是眼裏沒有龍月蘭。” 劉屠夫臉色蒼白,面無血色如紙一般睜大眼睛,該來的果然來了。此時見龍月蘭居然用手指着自己,劉屠夫知道自己以後不用在這裏混下去了。同時眼睛有些可憐的看向張美麗等人,希望她們能爲他說句話,但事實上張美麗卻是擡頭斜視四十五度角,完全忽視了劉屠夫那懇求的眼光。

那十多人紛紛側目,當看到劉屠夫的時候大多數人則是滿臉殺氣,他們不認識劉屠夫,不過現在知道了,那混蛋惹他們最尊敬的小姐生氣了,所以……

封殺他!

也有兩人認識劉屠夫的,在看到劉屠夫的時候兩人額頭全是汗水,後背也是冷汗淋淋。 我,秀天帝 內欣直罵自己當初不該收那混蛋的禮物,看他長的人模狗樣並且急公好義一般,想不到對方卻是個禍害精。

“保安全部給我換掉。”龍月蘭說完第二件事後冷冷看着眼前十多人,那樣的混混保安怎麼可以留在萬里雲大廈,留着只會生更多的事。

“是!”衆人低頭答覆,捧爺爺般捧着龍月蘭。

“你們要隨我去參觀不?”處理完這兩件事龍月蘭回頭對宋德華他們發出邀請。

宋德華自然拒絕了,內心雖然很感激對方,但小朵和張美麗畢竟和對方不是很熟,身份的差別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磨合的。

到此,小朵和張美麗的寫字間也有了着落,而宋德華自然也十分樂意這樣的結果。不過現在宋德華已經離開了那一臉羨慕和敬佩看着自己的小朵和張美麗,因爲今天宋德華有事做。

小房間內,嘯小文是越想就越氣。望着房間內擠滿的兄弟,今天因爲這件是他們全部失業。原本的生計都成了問題,他也想不到對方居然和龍家龍千金有一腿呀。

“他嗎的,勞資越想越生氣!不行,這個臉不能就這樣丟了,我得找大哥去拉點小弟過來,一起把那王八蛋砍了。”嘯小文終究是忍不住了,想到對方斷了自己的腿還讓他和兄弟們全失業,嘯小文就是一肚子火。

“好!大哥!”其他小弟也在氣頭上,現在混混可不像以前那般好混,不然他們也不會全部改行做保安了。

“拿電話來!”嘯小文豪氣萬丈,只要告訴自己大哥,那麼他百分百有把握大哥會幫他,並且給自己一幫小弟去報仇。想到這裏,嘯小文笑了,猙獰的笑了。

“大哥,是我,嘯小文。”拿起電話嘯小文熟悉的按下號碼,同時他的眼前突然浮現宋德華被自己折磨死去活來的場面,嘯小文笑了。

“小文呀,那麼久沒打電話來了,今天什麼風吹起來了?”電話那頭很快回應,不過聲音拖着長音,顯得浮誇。

有迴應就好!嘯小文一臉恭維,和對方客氣起來。

雍華明很鬱悶這個嘯小文找他究竟有什麼事,心想這小子不是已經做保安去了?而且還是自己親自放的人呢。

“大哥,你能不能借給我三四十個小弟,我要去砍個人。”電話那頭嘯小文終於露出尾巴了。

雍華明眉頭微皺,似乎自己身下並沒那麼多人,如果要的話自己還要拖人辦事呢。

“砍誰需要那麼多人?你的那幫兄弟呢?”雍華明自然不會說自己的難處,而是他卻想知道嘯小文究竟要砍什麼神仙,居然要那麼多人去砍。

“一個年輕人,手上有幾招,把我腿打斷了!”講到這裏的時候嘯小文恨意大盛。有仇不報非君子。

雍華明一聽到年輕人三個字就皺眉,對方只是一個人?

難道嘯小文那混蛋已經脆弱成這樣樣子?連一個年輕人都對付不!

“對方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雍華明還是不得不小心問,若是對方只是小人物就算了,如果是……

“很普通的一個年輕人,穿白色休閒裝吧,今天在我們這裏帶着兩女人,我就是被他打斷腿,他好象叫……。”電話那頭嘯小文回憶。

雍華明瞬間石化!他孃的,是宋德華!

就是那該死的宋德華,超級厲害的人!他大哥烈赤月都被那個人收了,如今自己又差點撞搶口上!

嘯小文講完後得意非常,只要電話那頭大哥一點頭,自己的勢力將得到極大的提升,將那叫宋德華的傢伙好好折磨自然不在話下。

“嘯小文你這個混蛋自然找死就自己死去,別連累我!”和嘯小文完全想象不到的是對方居然咒罵自己,罵完後直接掛了電話。

這讓嘯小文呆滯無語,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大哥又怎麼會罵他呢?不像他爲人呀!嘯小文滿臉委屈。

電話再次響起,一看是大哥的電話嘯小文頓時激動,想來自己的大哥還是沒拋棄他。就在剛剛電話掛斷的時候嘯小文還在檢討自己是不是那裏做錯什麼的。再次看到電話嘯小文知道自己大哥還是對自己好的,也許剛剛是誤會呢。

“別告訴他人,我和你有關係,我奉勸你一句,老實做人吧。”電話講到這裏又掛了,嘯小文更加鬱悶糾結了。

難道自己老大收山了?怎麼會這樣講話呢?還是那年輕人背景太大了,自己等人惹不起?可那傢伙看上確實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操!老大不出馬我自己出馬!”最後嘯小文把這一切歸與自己大哥膽小怕事了。

“鳳蓮姐嗎?我是……”嘯小文之前認識一個不得了的女人,很漂亮,叫向鳳蓮的女人。這個女人漂亮,而且來頭也不小!

所以他只能求助這個女人派她的人殺了對方……

特細名憂心仲仲的站立着,望着訓練室發呆。這裏是他這個幫會的地下室。表面是一間普通的保鏢公司,事實上全是幫會混混潛伏在裏面,而且,他的混混不一樣。

沒人知道下面居然還有個無比巨大的空間,這裏是精英的地方,包括訓練,生活等等都在這裏。精英,殺手一般的存在。

“大哥,大嫂剛剛說的事情讓我去帶兄弟們去處理吧!”

在特細名身後站着一箇中年漢子,他是特細名的真正兄弟,是他的大哥,特昌樂。這裏實力僅次與他的人,也是特細名的貼身保鏢,殺手,精英中的佼佼者。

“大哥,這件事我還是希望你不要捲進去。小事而已,我來處理就好了。”

雖然是向鳳蓮指定要處理這個青年,可是他特細名做事求穩定,所以調查了對方資料,結果……

對方似乎不簡單,所以他才準備出動自己的精英去對付他。

別的幫會也許小弟不少,可是真正強大的,稱之爲精英的人他們肯定沒有。可他有,而且還是殺手等級的人!

特昌樂沒再說話,而是靜靜的站在後面雙眼精亮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沒人知道,他已經派人去殺那個叫宋德華的人,並且對方居然很輕鬆的將他的人解決了。也因爲這樣,他意識到了危機,同時想自己親自出馬解決這個麻煩人。

如果不這樣,對方肯定會找上門……

“站住,什麼人?”特氏公司主要以保鏢爲主,幾乎在城裏所有公司裏都有他們的人,越是有錢就越怕死,人身也越不安全,他們不得不去僱傭保鏢來保護自己。

“我呀?我來自首的。”宋德華笑嘻嘻看着眼前的兩個高大威猛保鏢,他們倆就等於特氏公司的面,所以他們比普通人要高大很多,但從氣質上就讓人心生畏懼,同時也讓那些前來僱傭保鏢的顧主心裏安穩許多。

有這樣的保鏢,這樣的實力如果不讓他們放心?但宋德華今天來就是要打特氏公司的臉,現在看來這兩名保鏢不得不惹點是非了。

“什麼自首?小子,這裏不是警察局!”

“你小子是傻的吧?我們特氏那麼大兩個字你都不認識?”

宋德華的話確實讓他們兩人感覺萬分奇怪,在他們眼前這個矮不丁的傢伙是在逗他們玩呢。

“我的確來自首的呀,你們這裏不是特氏公司?”宋德華繼續耍,殺人雖緊,但宋德華喜歡愉快的殺。

“傻子,你腦子有問題就去看病去!”

“你信不信再上前我就踹飛你百米去!”

兩名壯漢保鏢面無表情,他們實在不想和宋德華太過羅嗦,因爲此時四周積聚了不少人,出現在特氏公司的自然是爲請保鏢什麼來的,此時見這裏有戰鬥自然全移過來看熱鬧,這樣一來他們也可以多少了解到特氏公司保鏢的真正實力了。

“不信。”宋德華接話,頓時引來衆人噁心和蔑視。

宋德華不高,那兩個壯漢的一隻手甚至可以將宋德華的整個頭領拿在手了,只怕這一扯宋德華就完蛋了。但偏偏宋德華說話的時候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頓時大家卻也期待那矮小個子的青年和保鏢的決鬥。這樣也好讓他們能看到特氏公司保鏢的實力,這完全是現場直播呀。 “好吧,小子,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滾還來的及。”對方怒了,宋德華只齊他們的胸口而已,當真如小孩子一般大小。

“不如你滾?”宋德華冷笑,很久沒人開口讓他滾了。

居然派人殺他?宋德華不介意殺了眼前的漢子,因爲得罪宋德華的人是活不下去的。當然,宋德華不會濫殺無辜的,不過這兩個傢伙倒不會死去,受點苦頭是必須的!

“找死!”漢子動手了,碩大的手掌直接捉向宋德華,這一捉只怕宋德華的身子都要變成幾截,當真是恐怖無比。

“咚!”低沉而有力的攻擊聲。

當衆人驚訝震驚,當所有人爲宋德華感到恐懼的時候在他們眼前突然有道人影閃爍,接着只聽到沉悶的攻擊聲,最後大家看到的是那個矮小的青年居然已經來到漢子的身前,更是拳頭直接打在對方腹部。

“砰!”如塔一般的漢子倒地,睜大着眼睛卻是連話都說不出一句。轟然倒下,看的衆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這……”

“太不可思議了!”

“天呀!”

衆人紛紛倒吸一口氣,宋德華和漢子站在一起就如小孩子和大人呀,而宋德華一拳就將對方直接打倒在地。以宋德華那瘦小的身體那裏來到力量,太大了吧。衆人驚訝無比的在宋德華身上打量,同時內心對特氏公司的保鏢實力開始懷疑起來。中看不中用?

“操,混蛋!”另一名漢子見自己的同伴被對方一拳打倒也是吃驚無比,但他最明白自己同伴的實力,若換回一般的人使盡全力打過去也不過是癢癢一般。而如今自己的同伴倒下,恐怕是眼前這個青年不只耍了什麼炸。

“嘻嘻,誰輸誰是混蛋。”宋德華笑了,眼看着漢子大步邁來對自己一拳揮出。拳頭未至強風已來,這一記拳頭若是打中,宋德華不斷幾根骨頭或者說重傷是不可能的。

咚!又是沉悶的攻擊聲。

衆人張大眼睛再看,只見另一名漢子也倒了下去,到此兩名高大無比強碩無無比的保安就這樣被眼前的宋德華輕鬆放倒。

現在衆人心裏已經對特氏公司有了幾分見解,看來並非如他們所看到的介紹那麼好,兩個如此強壯厲害的保鏢就被眼前的人擊敗了,這種保鏢可不能請呀。

“什麼人在特氏鬧事!”外面的打鬥很快就將裏面的人引了出來。只見從特氏出來三個男子,強壯但不算很高大,可是和宋德華比仍然充滿優勢。在這裏,從沒人來這裏鬧事,宋德華是第一個。

“你爺爺我。”宋德華很不客氣道,都要打對方了,還客氣什麼。

“草!你大爺的。”這些都是男人,熱血。三人聽到宋德華毫不客氣的話頓時臉上不好看起來,也不廢話,三人直接衝了上去,他們就是以形象吃飯,作爲保鏢卻是輕易被人打敗,這讓他們身爲特氏的保鏢人員而感到羞辱。

同時他們在想那外號金剛的兩名保鏢昨天晚上是不是搞多了,至於今天全身沒力?就這樣被對方打敗,讓他們身爲特氏的保鏢感到無比的可恥。

砰砰砰!

戰鬥是件很嚴肅的事情,也是極快殺傷極大的時候。兩者交手稍縱即逝。當是三人衝向宋德華的時候,宋德華直接迎了上去。當衆人再次爲宋德華感到擔憂同時又對特氏保鏢生出期望的時候,只聽到砰的三聲連續不斷響起。接着宋德華和三名男子也拉開了距離。

接着三名男子直接捂着肚子倒地,嗷叫起來。卻是宋德華對三人,仍然是宋德華勝利。

寂靜,四周人羣寂靜了。如果說第一次打敗兩人也就算了,畢竟世界上有僥倖和奇蹟。但現在又是三個倒下,如果還有人抱着僥倖說是奇蹟什麼的,那麼那個人就該回到小學讀書去了。

咚咚咚……

特氏公司的大門再次被打開,接着連貫出來十多人,全部強壯無比,統一步伐而來。

“小兄弟,是誰指示你來我特氏公司搗亂?”帶頭的人叫傲錢六,是保鏢系統的隊長。剛剛在監控裏他就看到了和自己最得意的“面子”保鏢對持的宋德華,原本以爲金剛他們很快就可以把對方趕出去,卻想不到兩人都被打倒。後面出來的三名保鏢也不打倒,這讓他感覺很沒面子,特氏公司也沒面子。

“沒人指示,我自己到來的,來找你們麻煩。”宋德華心裏想說是你們先找我麻煩,所以我不得不傷傷你們的經骨。

“放屁!沒人指示你來我特氏公司搗亂?”武力面前,尤其是自己感覺都不是對方的對手或沒摸清楚對方底細前,先裝孫子。不然以傲錢六的性格肯定衝上去就將宋德華幹翻了。

“勞資喜歡,你怎麼滴?”宋德華擺明是來鬧事的。

“好,好!那就讓你知道我特氏可不是好欺負的!”傲錢六知道眼前的人今天肯定是來丟自己臉的倒也不客氣,打就打,誰怕誰。

“細名,外面有人鬧事。”特昌樂身後走進來一身穿妖豔衣服的女人,女人來到特昌樂身後低聲說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鬧事?”特細名聽到後腦海立刻浮現宋德華的身影。

難道是他來了?

“把監控接進來。”特細名倒是想看看他是誰。一個人敢闖特氏也算是前無古人了。特氏雖不算最大,但也不至於什麼人都可以來搗亂。

很快,在特細名身後的屏幕就顯示出外面正發生的一幕,而此時以傲錢六爲首的保鏢全部臥倒在的,正面色痛苦的捂着肚子打滾。

“你,你去死!”傲錢六仍然不相信自己帶來的兄弟居然一下子全倒了,他看的到了,是眼前的青年將自己的兄弟打倒的,但是他的速度實在是快,快的讓傲錢六不敢上前。十多人就只剩他一個人站着,看着。

“是呀,我來這裏就準備不回去的。”宋德華有些鄙視這個特氏公司,好保鏢呢,現在看來也很有限嘛。

“你!”傲錢六一句話咽在喉嚨楞是出不去。因爲他自信打不贏宋德華,打不贏又那裏來的底氣呢?

“切!”圍觀的衆人發出噓聲。太失望了,每個人都對特氏公司充滿希望,可現在看來是他們高看特氏公司也太相信宣傳裏講的安全保障什麼的,現在看來特氏也就是一個渣,戰鬥不足五呀!

“帥哥,你願意做我們家保鏢不?”有一個高貴少婦般的女人首先湊前到宋德華面前,開口就是問宋德華願意不願意做她保鏢。看過宋德華的實力,這裏的人都有高貴少婦一般的覺悟,請到這樣一個人做自己的保鏢那簡直就等於請了整個特氏保鏢公司的保鏢呀。

“兄弟,做我諸葛道的保鏢吧,有什麼要求就提,哥哥滿足你。”開口說話的胖子脖子帶着手指大的黃金項鍊,開口就是滿嘴檳榔味。

“小兄弟,不如去做我家老闆的保鏢?包吃包住包大肚……”一個穿着斯文的青年也擠入人羣快速說到,直到說到最後才發覺說錯什麼,忙改口:“包女人大肚……”

這話立刻引的衆人發笑,這小夥子太好玩了,衆人也因爲一笑氣氛要和諧很多,頓時各人展開法術爲的就是將宋德華爭取過去。

“帥哥,你別聽他們的,你來保護我,我讓你做我的貼身保鏢。”高貴少婦知道自己需要用些手段了,她自信自己的美麗和苗條身材能迷倒眼前的宋德華,沒有那個男人看到她的美,她的腿不流口水的。

“兄弟,你要女人?我把我昨天剛泡的十八歲妹紙給你,不夠再給你一個,讓你一三五二四六,禮拜天休息。”檳榔味粗金胖子大大咧咧道,說完不忘看向年高貴少婦得意非常。

“小兄弟,我知道我家老闆藏了很多小祕書,不如我也讓老闆送你幾個?”斯文青年怯怯道,說完臉都紅到脖子了,顯然是剛出來做事,並且一說到女人就害羞。

衆人依舊在七嘴八舌,各自在說各自的好,爲的就是把宋德華拉攏過去。強大的保鏢不需要解釋,發揮出各種手段拉在自己身邊纔是王道。就好比最後那高貴少婦更是說願意陪宋德華睡覺,一時間人羣的聲音也達到了高潮。

而另一邊的傲錢六和他那些已經稍微緩過疼痛的保鏢此時臉都變綠色了,這次是丟臉丟到家了,還在自己家門口丟的。

“操!喊大哥去,勞資要乾死他!!”傲錢六知道自己打不贏但他不服這口氣,所以他想到了特細名,只有他纔有辦法了吧。傲錢六直接一腳踢向一個正想他爬來的兄弟,憤憤說完轉身就走。現在他還有什麼臉呆在這裏。

“細名?”特昌樂一直看着自己的大哥,弟弟。 “今晚……殲滅行動!”特細名說完最後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無力一般的說出。對方太強大,而以現在的特氏恐怕不是對手。特細名只好傾盡他的精英,爲的就是殺了宋德華。

“逮虎?”逮虎是二級令,特昌樂倒是覺的一是有些過了。對方只是一個人,用得着十個精英全力追殺?十個精英所代表的是有十個超過一流殺手的人,而他們的目標只是屏幕裏被衆人圍繞的樂滋滋的普通青年。

“你覺得小題大做了?”感受到特昌樂的遲疑特細名沉聲道。

特昌樂沒否認,事實他是這樣想的。只不過有些事只能放在心裏卻不能說,說了就顯得自己無知了。

“我只希望殲滅行動能將他順利殺死,不然麻煩就大了。”特細名不得不說他從屏幕上看到一個熟悉的臉……

特昌樂聽得模糊,能有什麼麻煩?喊警察不成?特昌樂蔑笑。

“怎麼樣?帥哥,你到底準備去跟誰?”高貴少婦嫵媚,不忘適當施展美人計。

“是呀,兄弟,你支個聲,是跟老哥還是那娘們?或者那小鳥青年?”檳啷男拉扯着嗓子道。

那被檳啷男稱爲小鳥青年的斯文男不吭聲了,忸捏萬分。

“厄,其實我是國際刑警。”宋德華很嚴肅道。

……

衆人趕緊掉頭走人。操,又不早點講!衆人咒罵離開,敢怒不敢言。

“哎,誰還請我來着。”宋德華一臉無辜。

可是衆人理都沒理宋德華,任由他們在後面呼叫。

倒是那斯文青年不時回頭看,雖然不懂爲什麼大家聽到對方是國際刑警後紛紛低罵離開,但他知道大家都走他也必須離開,書上有記載,大家都避之遠之的肯定沒好東西。

見全部人走遠後?才恢復平靜的模樣,望了望特氏公司那邊最後轉身離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