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裏是全程有監控的,警方將傑克和威爾所在的病房監控調出來看了很久,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現。

監控視頻裏一切正常。守在門外的守衛們也是恪盡職守。 醫生們,護士門每隔一段時間就進去檢查兩人的身體狀況。 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兇手假扮成了醫院工作人員混進了病房,可是毫無頭緒。 安德魯這次去抓林天,也只是當做一個猜測,沒想到還沒去大使館,在路上就被警長給叫了回來。

監控視頻裏一切正常。守在門外的守衛們也是恪盡職守。

醫生們,護士門每隔一段時間就進去檢查兩人的身體狀況。

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兇手假扮成了醫院工作人員混進了病房,可是毫無頭緒。

安德魯這次去抓林天,也只是當做一個猜測,沒想到還沒去大使館,在路上就被警長給叫了回來。

現在又聽見了警長這番話,安德魯不是傻子,一定知道有人在其中操作。作爲一個小小的隊長,安德魯怎麼能參與這些大人物的事情。

當即對警長的話十分贊同,小雞啄米般的點點頭。

安德魯還有些擔心:“那,警長,傑克和威爾的家人那邊……”

“他們來了就直接這麼說。”

安德魯苦笑一聲。這個傳話人也就是自己了。

果然,當然,傑克的大姐愛麗絲就打來了電話,詢問結果,兇手抓住沒有。

安德魯支支吾吾的說其實並沒有兇手,是傑克在醫院治療支撐不住,導致死亡,根本就沒有兇手!

愛麗絲得知這個結果簡直是氣炸了,可是安德魯就咬死是醫院的責任。

愛麗絲又氣沖沖的跑去醫院,那院方肯定也不願意背這個鍋。

當初診斷的時候,傑克和威爾是永遠的失去了生育能力,雖然受傷嚴重,但都是外傷,根本不會傷及性命。

現在兩人死亡,醫院不會背這個鍋,讓他們去找警方。

這兩邊像踢皮球一般的將愛麗絲等人扔來扔去,最後傑克的家人氣的不行,傑克家族的二把手親自來的巴黎要把這件事給調查的清楚。

威爾的家族也是一樣,只是他們在處理這件事的同時,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礙。

兩家的生意同時遭到了巨大的損失,傑克家族的二把手在巴黎還沒呆上兩天又急匆匆的回去。

什麼話也不說,至於威爾家族那邊,只是把威爾的遺體接回去,然後決口不提威爾是怎麼死的這件事。

這件事在巴黎警方就是一個迷,尤其是安德魯,怎麼也想不到怎麼會演變成這樣。

尤其是在警長再次詢問自己手中是不是有那個中國嫌疑犯的資料時,安德魯點點頭,他在酒店的監控中尋找到了林天的蛛絲馬跡。

然後順藤摸爪,查到了這個人的資料。

“刪除吧。”警長拿着菸斗,淡淡的說。

“什麼?”安德魯大吃一驚。

“我說了。這是小孩子鬧脾氣,打個架,本來就不歸我們管,實在不行就移交給治安所吧。”

安德魯苦笑一聲,暗道這個小子不會是有什麼大背景吧。

不過想想也難怪,能夠把傑克和威爾這兩個小子打成了那樣,並且還悄無聲息的殺了的人,說沒有什麼背景,他自己都不信。

安德魯只能當着警長的面,將林天的所有資料全部刪除。

“哎……”

安德魯苦笑一聲,這些大人物的事情,觸碰就是禁忌。還是算了吧,自己老老實實的當個小隊長也就行了。

至於那個叫林天的小子,安德魯到現在都不知道,明明就是一個普通人。到底有什麼本事呢?有什麼背景呢?

與此同時,林天自己也想知道爲什麼打了人還沒事,他其實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面對接下來的事情,可是一連幾天什麼事情都沒有。

巴黎,郊外。別墅。

god俱樂部的其他人已經回國去了,林天,大貓,猴子,孤狼四人留下來休假一段時間,當然也有陪陪劉若依的意思。

重生之寵妃難爲 說起來是休假,其實當時林天的身體很不好,在酒店裏的那一架打的很兇,林天是個普通人,打成這樣。已經是極限了。

爲了不讓俱樂部擔心,大貓和猴子提議在巴黎玩幾天,反正回國之後也是休假,倒不如在這裏還能夠陪一陪淺笑,豈不是兩全其美。

於是,四個人決定留下來,劉若依很大方的提供了郊外一套度假別墅,也算是五個人這段時間的遊玩之地。

就在傑克,威爾,警方等等這幾方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林天他們五人在度假村的肆無忌憚的玩耍。

“我靠! 重生女醫生 淺笑家真的有錢啊!”

大貓吃驚的說:“你看這泳池,這花園,我靠!這簡直不是別墅,簡直就是莊園啊。”

猴子仰躺在華麗的沙上,悠然的道:“當然,淺笑家裏沒錢那就沒什麼人有錢了。”

“我去,比你這猴子還有錢?”孤狼笑着說。

“我?!”猴子笑了笑,無奈的道,“我們家啊,也就在江南。沿海地帶混混,可比不了淺笑他們家。”

這樣一說,大家都來了興趣,紛紛猜測淺笑的家世到底是怎樣的。

林天卻是愣了愣,隨即問道:“額,淺笑的父親不是我們ace聯盟的負責人嗎?這……應該不是很有錢吧,難道比不上你家裏猴子?”

林天和孤狼可是見識過猴子他們南京王家是怎樣有錢的,把當初那個拽的不行邱澤按在地上摩擦都不帶喘息的。

後來入股god電子競技俱樂部,一口氣就是一大筆,讓god俱樂部完全活了過來。

猴子他們家是真的有錢。在林天的印象中,淺笑是做競技的,妹妹劉若琳畢業後成爲了大學裏的輔導老師,父親劉正陽是ace聯盟的總裁,應該不會比猴子家有錢吧。

哪知猴子坐起身來,神祕的道:“切!你們幾個啊,好歹我們認識了這麼久,淺笑家裏可厲害着呢,我聽說……”

“額,只是猜測啊,淺笑的爺爺……”

本站訪問地址.ziyouge. 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 即可訪問!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說道這裏,猴子神祕一笑,搞的大貓孤狼他們心裏癢癢的,

“你小子快說啊,”

“好好好,”猴子笑了笑,隨後在手機翻出了這張照片,“諾,你們肯定見過,”

猴子將手機放在桌上,手機的頁面出一個男子的照片,

這男子六七十歲的年紀,相貌堂堂,儀表威嚴,一張國字臉十分顯眼,

“這人……”大貓他們看到這人愣了愣,

“是不是很熟悉,你們在電視上,報紙上,網路上是不是經常看到,”猴子笑了笑,

林天也是看着這人感覺十分熟悉,頓時想起來了在很多場景裏都見過他,

不過更多的是在電視上,網絡上,報紙上,

尤其是騰訊,新浪,鳳凰這些國內的大媒體,

“不會吧……”大貓臉上有些吃驚的表情,“這……淺笑真的是……”

“切,信不信你們自己想啊,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也還是從我爸那裏聽出來的,”猴子笑了笑,

大貓和孤狼頓時翻翻白眼:“你這傻逼猴子,什麼都敢說,”

林天也是笑了笑,搖搖頭,其實不管劉若依是什麼樣的家世,他還是把她當做以前那個跟着大家一起玩遊戲的女孩,

他們五個人,也永遠也不會變,

不僅是林天,猴子,大貓,孤狼他們也是如此,

“你們在聊些什麼呢,”

淺笑拿着一些飲品走了出來,因爲今天天氣很好,大家都在外面曬太陽,劉若依穿的一件十分休閒的外套,顯得有些青春靚麗,

幾人尷尬的一笑,猴子說道:“額,我們在說,哈哈,今天天氣這麼好,該怎麼去計劃一下,”

衆人接過劉若依的飲品,林天道了聲謝,劉若依說道:“可以啊,這附近我熟悉,如果大家想玩的話,待會吃完飯我們可以去,”

“哈哈,那就太好了,”

衆人聊着天,林天坐了回感覺有些呼吸不順暢,掏出糖果吃了一顆,

劉若依看在眼裏,上前關切的問道:“林天,你感覺怎麼樣,”

“呼,已經好多了,”林天笑了笑,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這劉若依是知道的,想到自己關切之人受到了如此傷痛,她更加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頓了片刻,林天微微皺眉:“其實,我還是有些不明白,”

“不明白什麼,”劉若依面帶微笑的看着他,

“那個,那天晚上,我是打傷了傑克和威爾兩個人,可是後來他們怎麼沒來找我們?煩啊,”

此話將大家都是愣了愣,那劉若依只是微微一笑,並未說話,

此時大貓接過話來說道:“汗,這有什麼好糾結的啊天哥,那個兩個小子明顯是被你打怕了唄,不敢來找你?煩了,”

林天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意思好像在說你看我像不像傻瓜吧,

大貓尷尬的撓撓頭,猴子說道:“額,其實吧是這樣,那兩個人渣居然企圖對淺笑女神做這樣圖謀不軌事情,被天哥發現了,教訓了,那就完事了,他們還想繼續來找你? 婚婚欲寵 煩,”

“切不說繼續來找你?煩再揍一頓,再這就是這件事揭露出來的話,他們兩個肯定是會混不下去的,那兩個人渣不會這麼傻,所以也只有是忍氣吞聲了,”

“畢竟這事肯定很醜的事情,這兩個公子哥必定十分愛惜自己的名聲,更加不會來找天哥你的,”

猴子這一番分析看似也是很有道理,林天點點頭,作思考狀,

見林天穩定了下來,猴子長長出了一口氣,

傑克和威爾兩人爲什麼不來找林天的?煩,猴子是再清楚不過了,就算是大貓也不是很清楚,

一想起當日聽到傑克和威爾兩人死了的消息時,猴子嚇了一條,畢竟是個平凡人,對一個人的生死看的比較重吧,兩個大活人當晚就死了,

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慄呢,

而且再想想下手的,很有可能是……

猴子的目光悄悄的落在了此刻微笑着,柔情的目光落在林天身上額劉若依,也不知道爲何,明明現在是大白天,陽光正好,可是當他看此時看劉若依的時候,猛然竄進來一股冷意,

這冷意刺骨的寒冷讓猴子打了一個寒蟬,不敢再看劉若依,

暗道剛纔怎麼還好好的呢,猴子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只見劉若依那淡淡的看着他,

一秒,

僅僅是一秒,

猴子就不敢再看了,趕緊收回目光,

猴子當然知道劉若依的意思,如果他把知道的說出去讓林天知道的話,那就……

“哎,天哥啊天哥,你這個媳婦兒啊……真的很,”

大貓打了個叉,衆人繼續說說笑小,林天也不再糾結這個話題,劉若依和猴子的表情也恢復了正常,

五個人之中,就只有孤狼知道的最少,他是個沉默寡言的言,只是知道林天爲劉若依打了一個人,這也很正常,

如果有人欺負劉若依的話,他也會爲劉若依出頭的,畢竟淺笑可是他們當初五個人闖蕩韓服時候的女神啊,

衆人又聊了一會兒,便回去用餐,劉若依故意走在最後,拉住了猴子,

猴子知道她有話要說,笑着道:“有何指示啊,淺笑女神,”

劉若依淡淡一笑,直接奔入主題:“你知道傑克和威爾的事情吧,”

果然是,

猴子暗自心驚,不過想來劉若依是不會對自己不利的,當即認真的道:“淺笑,我是知道的,不過你放心,那兩個就是人渣,死不足惜,”

“而且我是絕對不會讓天哥知道的,這點你絕對放心,”

猴子一口氣說完,忽然發現劉若依的眼神變得深邃無比,讓猴子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神了,

過了片刻,劉若依忽然一笑,聲線平緩的說:“那就好,反正如果林天以後知道了一點的話,我拿你是問,”

“姐姐哎……”猴子苦笑一聲,“天哥真要是知道了,也不是我說的吧,也怪我,”

“那我不管啊,反正你要跟林天解釋清楚,”劉若依微微一笑,

猴子苦笑着,只好點點頭,

劉若依又是一笑:“不管怎麼樣,我只希望林天不會受到影響,”

她的聲音忽然變得的陰冷,“如果誰影響到林天,那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雖然劉若依是在笑着,可是猴子卻覺得這笑容,實在是令人寒蟬,連忙說不會的,不會的,

逃也似的離開了,邊走邊想這戀愛的女人啊,果然都是可怕的,這簡直也太可怕了吧,

猴子如是想着,

林天他們在巴黎遊玩了五天,也到了差不多該回國的時候了,他們定好了機票便向劉若依辭行,

劉若依此時有着濃濃的不捨,面對着林天,笑着道:“你就不能再多呆幾天嘛,”

林天笑了笑:“休假就只有一週,我得回去了,馬上還有德杯的比賽,我們戰隊要參加,還得趕緊參加訓練賽,還要……”

“好了,好了,”劉若依趕緊打斷了他的話,“我只是開個玩笑,你那麼緊張幹什麼啊,”

林天一愣,隨即笑了笑,

大貓說道:“哈哈,淺笑妹子啊,你就關心你的天哥,我們你不打算留一下嗎,”

劉若依大方的一笑,說道:“肯定留啊,只要你們想來,我隨時都歡迎,”

猴子大笑一聲:“哈哈,我們幾個還是不要當電燈泡了吧,把這最後的時間留給天哥吧,”

隨後三人一起出去了,只留下林天和劉若依兩人,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笑了,

說起來在巴黎也待了快兩個月了,現在分開不免又是一番感慨,

“哎,這次你是來巴黎比賽,下回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吧,”劉若依嘆息一聲說道,

林天笑了笑:“不過你也快回國了吧,再過一年,你就……”

說道這裏,劉若依忽然一笑:“你很希望我回去嗎,”

林天一愣,隨即點點頭:“自然是的,”

劉若依只是低頭淺笑,並不言語,就跟她的名字一樣,

兩人又說了一些話,臨走前,林天依然不放心一樣的說道:“小薇,你在巴黎,還是多多注意一點的好,尤其是交朋友要小心,像之前的傑克,威爾什麼的,就不要再結交了,”

劉若依十分乖巧的點點頭,似乎對林天的教訓十分受用,覺得很開心,

林天忽然又想起來什麼,問道:“對了,我之前看到你的那個什麼室友呢,”

“你說珍妮,”

“恩,是的,”

“哦,她搬走了,”

林天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劉若依的目光清澈且動人,林天也就不再說些什麼,

道了聲珍重,林天幾人就離開了,

劉若依並沒有送他們去機場,林天也不讓,去了反而會徒增悲傷,

直到林天走了很久,劉若依依然站在別墅的門口,目光深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