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級的能量,瞬間就能將一個人燒成飛灰。

悍馬車裏,平靜觀看外面場面的女人緩緩剝開手裏的巧克力包裝紙,扔進嘴裏,含糊不清:“第十一個。” 溫暖的大手輕輕撫摸她的頭髮,“不要吃太多,會壞牙齒的。” 翻個白眼,陳君儀哼唧:“我又不是抵抗力地下的小孩子。” 一品孤女 “在我眼裏你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寵溺的眸光深沉若海。

悍馬車裏,平靜觀看外面場面的女人緩緩剝開手裏的巧克力包裝紙,扔進嘴裏,含糊不清:“第十一個。”

溫暖的大手輕輕撫摸她的頭髮,“不要吃太多,會壞牙齒的。”

翻個白眼,陳君儀哼唧:“我又不是抵抗力地下的小孩子。”

一品孤女 “在我眼裏你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寵溺的眸光深沉若海。

臉頰抽搐,陳君儀決定閉嘴。

秦明昊看着她及胸的長髮,露出欣慰,“待你長髮及腰,我娶你可好?”

吧唧一口巧克力:“此事再議。”

向日葵II “媳婦兒……”某隻決定騷擾一下他們。

挑眉:“幹嘛。”

瞅着陳君儀火氣消了很多,明夕大喜,趕緊抓住機會謀福利:“疼,給揉揉。”修長的手指指着自己臉上兩指的淤青,眼巴巴盯着她,嬰兒似的純淨。

陳君儀笑眯眯伸手揉揉他完美的臉蛋,跟玩麪糰似的。

見她動作親暱,明夕開心的不得了,平和的眼睛裏倒影出她戲耍時明媚的模樣,脣邊含笑。

淫僧。秦明昊心中的小人將他抽的七零八落斷胳膊斷腿。

方嘯歌看着他們的互動,也想說些什麼,可是他終究沒有開口。

“耗子!”淒厲的慘叫響起,原來是一個被土系異能力喪屍土刺穿透胸口的人。

大量的鮮血從胸口迸濺,染紅了抱着他那個人的衣裳。喪屍們露出貪婪的嘴臉,腐爛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他們,瘋狂朝這邊撲過來。

八十多個人,現在只剩下五十多個了。並且他們的力氣都在消磨,很快就會全部淪爲喪屍的口中餐。

陳君儀冷冷坐在車裏看着,精緻的五官像一座冰雕。明明知道最後的結果可能是死,還偏偏要拉上別人,這些人的人性早就被狗吃了。末世和他們一樣,抱着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心理的人多了去了。

對於他們的心理,陳君儀理解,卻沒有辦法支持。他們的命是命,別人的命就不是了?

要說陳君儀冷情,旁邊這兩個纔是真正的冷酷。他們對於人的死亡根本沒有一點兒概念,或許在他們心中連一隻螞蟻的價值都不如。

明夕這個不知道來的和尚沒有佛家的慈悲不說,還薄情的要死。或者說,他不是沒有慈悲,而是他的慈悲太廣闊了,以至於每一個分到的太少了,全世界人和動物平均下來落到某個具體上就只剩下一絲絲了。

而秦明昊,從陳君儀看見他的第一眼開始,就知道這個人絕對冷酷。所以她之前纔會一直不喜歡秦明昊靠近自己。因爲她不相信這種人會喜歡自己,會愛上自己,會爲她做那麼多。可是這麼久下來,他的感情太真實,以至於連陳君儀都驚訝甚至是驚嚇。

她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相信他,所以只能不言不語。或許,總有看清楚的那一天。

還有四十個。

Wшw ¤тtκan ¤c○

賀梅和溫若筠真的很不錯,至少她們兩個沒有成爲死亡那四十多個中間的人。能從二級喪屍手中活下來,這就是本事。

但陳君儀也看出來了,她們兩個早就筋疲力盡,只怕沒有精力應付更久。爲什麼不求助呢?明明知道有能夠幫助她們的人,爲什麼不求助?

她抿脣笑了,驕傲。她們的驕傲不允許她們求助。每一個都有屬於自己的傲骨,無論是表現在外面還是內裏,深深埋藏在心中,總有一天,會在需要的地方爆發。

車裏的四個人都非常安靜地看着車窗外的景象。車前的擋風玻璃早就被血肉覆蓋了,外面的人看不到裏面的場景。現在他們也沒有空管這些個沒有用的普通人。

三十個人。

四個人十分悠閒,甚至只有一個人是在看他們的戰況,兩個一直一直都在看那一個,對於他們連瞟一眼都沒有,還有一個一會兒看看戰況,一會兒看看第一個人。

賀梅全身是血,她被土刺穿透左手臂,腹部紮了四根冰針,那張漂亮的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冷酷和兇狠,像只猙獰的野獸。

卸下大大咧咧的面具,這纔是真正的她。

溫若筠臉上被火燒焦了一大塊,看上去十分恐怖,幸好沒有傷到眼睛。

他們從頭到尾都在戰鬥,沒有停歇片刻,沒有向近在咫尺的、別人眼中強大無比的那個人求助。

“轟——!”一條冰龍咆哮着吞掉兩個人,而他們的身後就是賀梅。此時的賀梅全身痠疼的連擡一下手臂都困難,意識朦朧間只看到一個恐怖的龐然大物呼嘯而來,撲面的是冰冷的氣息。

“賀梅!”溫若筠目眥盡裂,大吼一聲的同時已經拼盡全力衝了過去。

賀梅扭頭朦朧地看着那個不要命衝過來的瘋女人,虛弱地張嘴笑:“不要過來……”

“砰!砰!砰!”一連串震天撼地的炸裂聲音徹響在整個天地之間,甚至連大地都顫抖幾分。

龐大的冰龍瞬間粉碎連渣子都不剩下。

溫若筠的腳步猛然止住。

正和喪屍們鬥爭的人們驚呆了,不明白怎麼回事。

“吼——”二級冰系喪屍見自己的冰龍被摧毀,憤怒地嘶吼着要放出下一條冰龍攻擊人類,就在這時候,一直靜止不動的悍馬忽然車門打開了,一個女人走了下來。

一個漂亮的女人,背後交叉着一把長刀和一杆衝鋒槍。

她的臉比雪花都要白皙,可是她的神色卻比雪都要冰冷。那雙刀子般鋒利的眼瞳對上憤怒猖狂的二級冰系喪屍,不知爲何,衆人竟然好像從喪屍腐爛的眼中看見了恐懼。

溫若筠鬆了口氣,身體搖晃,她強行支撐自己纔沒有摔倒。

“做的很好,把她帶上車。”女人的聲音很亮,他們聽出來了,就是開始叫兩個男孩上車的那個聲音。

沒有指名道姓是誰,但是溫若筠立即點頭艱難地扶起滿身血的賀梅上車,古怪的是從這個女人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周圍沒有一直喪屍能靠近。甚至連他們忌憚的二級喪屍們也沒有發動攻擊。

所有人思維有瞬間的中斷,他們沒有反應過來怎麼會這樣?

“我本來不想救你們的,真是幸運的傢伙們。”她笑着說道,聲音還是那樣的明亮,卻讓人即被髮寒。

“大言不慚!你憑什麼說你救我們。不過是個女人罷了,不知天高地厚。”當即有人嗤笑,鄙夷地看着她。

衆人雖然沒有開口,思想基本上和那個人差不多。只不過他們聰明地沒有選擇做出頭鳥。從這個女人出現開始,一切似乎變的有些不對勁。

兩個異能者會乖乖聽從一個普通女人的話?說出去都是笑話。還是先不要開口的好。

女人冷淡的眸子淡淡掃過那個人。

“怎麼,你還不服氣?”那人冷笑:“女人就是膽小,只敢躲在車子裏不敢出來,還大言不慚——”

“轟!”平地一聲炸雷,叫囂的冰系二級喪屍只剩下一個身體,在空中停滯了一秒,“撲通”倒地。

“……”衆人啞然,驚駭地長大嘴巴。

女人從頭到尾目光一直盯着的是那個男人,她居然都沒有扭頭看一下被自己隨手滅掉的二級喪屍。幽幽的目光像是兩輪永不休止旋轉的魔沼,吸盡人的靈魂,然後扯斷撕碎。

男人全身都在顫抖,比面對四隻高等級喪屍更加瘮人的頭皮發麻,那種心臟都快跳出喉嚨的窒息感能讓人發瘋。

過了一分鐘,或許只過了短短的一秒鐘,女人終於轉移視線。他緊繃的雙腿驀然鬆懈,差點兒尿出來。

“吼吼——”二級喪屍們仍然在吼叫,火龍土刺水柱各系攻擊層出不窮朝着他們呼嘯過來。

“快抵抗!”人們大喊着驚慌運轉身體中剩的可憐的異能力。

陳君儀擡頭看着不遠處的喪屍們,還是那麼噁心的樣子,全身上下最可愛的只有腦中的晶核。

“風。”

忙着攻擊的人們沒有聽清楚身邊低低的召喚,那般隨意,那般閒適,不像是在喪屍包圍中人應該有的鎮定和氣度。

隨着類似低吟的召喚,兩股龍捲風突然間憑空生成。它們在衆目睽睽之下帶着雷霆萬鈞的勢力向兩隻二級喪屍衝擊過去。

正在使用異能力的人們茫然了,手中的異能力斷掉都不知道,只是呆呆看着驚天動地的威力,看着風龍憤怒地嘶吼張牙舞爪地要撕碎空間的兇狠勢頭,看着強大無比的二級喪屍發出的火龍被吞噬的殘渣不剩,最後,連帶着二級喪屍自己也被吞進去。

“嘎拉啦。”的骨頭碎裂聲音在轟隆轉動的龍捲風中莫名特別的清晰,清晰到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見了,聽得清清楚楚,聽的臉色驚恐。

兩道龍捲風,兩隻二級喪屍,兩聲骨頭絞碎的脆響,兩顆骨碌碌落下的晶核。

女人招招手,晶核自動飛到她的手掌心,在冬日溫柔的陽光下閃爍着殘酷的光芒,刺的人們眼疼。

還有一隻。

只剩下一隻一級高階的水系喪屍。

如果說第一次是僥倖,那麼現在呢?能徒手秒殺兩隻二級喪屍……徒手……他們八十多個人都沒有做到! 戰天闕,白髮皇妃 八十個和一個,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她是誰?她到底是誰?既然有這麼厲害的能力,爲什麼不幫助自己的隊友,非要看着她們身受重傷在瀕臨死亡的關頭才拯救?既然有這麼厲害的能力爲什麼眼睜睜看着他們的隊友一個個死去卻不出手?

“我爲什麼要出手?”她揮手,龐大的龍捲風捲起最後一隻水系喪屍飛走了,被她小巧玲瓏的手隨意不知道揮到哪裏去了。

那人被噎的啞口無言,是啊,她爲什麼要出手,她又不是自己隊伍的。

“可是你身爲天龍基地的高級強者難道不應該提前除掉這些害人的東西嗎!”另一個人嘴硬抱怨。

陳君儀好笑:“爲什麼?”

“因爲你等級比我們高!”他見陳君儀沒有怪罪,更加理直氣壯。

“你的等級和普通人比起來怎麼樣?”她還是溫和的語氣。

“卑賤的普通人怎麼能和我相比,我可是尊貴的異能者!”那人斬釘截鐵。

“卑賤如你怎麼敢和我相比,要知道我能隨手滅了你!”陳君儀怒容凜然,手中旋風盤旋,那人只感覺腳下一輕身體已經懸空。

www¤тt kдn¤CO

他的脖子彷彿被無形的大手掐住,再怎麼掙扎都不能撼動半分。像只吊死的野狗,舌頭不自覺吐出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臉漲的通紅。

“救……救命……”古怪的咕嚕聲從喉嚨中發出。

軍團的人們咽咽口水,腿軟地看着半空中痛苦掙扎的男人,沒有一個敢開口求情。

“看,就算你今天被我掐死也沒有人會說什麼,真以爲自己算什麼東西?小小的一級異能者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狠辣的口氣讓準備勸說的人們瞧瞧收回了邁出去的步子。

冷漠的棕黑色瞳孔收攏所有的動靜,紅脣扯出譏諷,反手將男人扔出七八米,像個廢物似的重重砸在地上。

方纔說她大言不慚的男人龜縮到層層人羣之後,祈禱上蒼不要讓自己被她發現,滿頭大汗的驚嚇模樣哪有半點平常異能者的威風。

異能者殺普通人如螻蟻,高等級殺低等級同樣如螻蟻。不知道他腦子今天是不是裝屎用了,連這般強者都敢得罪。

軍團的團長見她似乎氣消了,這纔出來恭敬地賠禮道歉:“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劉三那人向來客氣,今天只是被喪屍嚇傻了說話不免有些犯混,我會讓他該日登門給前輩鄭重賠禮道歉。”

身後回神的衆人趕緊一個個道謝,哪有半點兒鄙夷的樣子。廢話,這時候還敢說什麼瞧不起,擺明了找死。

當中只有罵陳君儀大言不慚的那個人不敢吭聲,隨着子衆人鞠躬拜謝也始終不敢開口,怕自己被認出來。

他們準備這麼息事寧人,陳君儀可不會好脾氣。她的暴躁是不死鳥小隊有目共睹的,是整個小河村基地四千多人熟知的,兩三句就打發,當她叫花子?

“你是軍團的團長?”她面對那人,神色冷淡。

男人趕緊恭敬低頭:“是。”就知道不會這麼好應付,實際上高等級的異能者哪個是好應付的。她還是脾氣好的,脾氣差的劉三當場就屍骨無存了。冒犯高等級異能者,罪名和普通人冒犯異能者一樣。

死有餘辜。

不過很快他就不會覺得陳君儀好脾氣了,再說起陳君儀的時候,他只會說那個女人太毒辣!什麼脾氣差和她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

“在你看來我是不是很好騙?”

“不、不敢。”

“我救了你們,你們不但不感激,反而質疑衝撞我。這就是你的軍團?”

“這……”男人慚愧之極。是啊,人家救了他們他們不但沒有感激還冒犯,不要說對方是強大的異能者,就算對方是個普通人也會惱火。越是強的人越重視面子,他們這就是*裸的扇人家巴掌。

男人知道,這件事情不可能草草了了。

“前輩,晚輩願意用這次任務所有的獎勵贈於前輩,只希望前輩能不計前嫌。”

身後的人們詫異,不過沒有一個人吭聲。將錢財送給強者沒有什麼好吃虧的,人家好歹也救了自己的命,往後和強者大人結個善緣也好。

他們都認爲這是很好的解決辦法,自然沒有料到這位大人可不是善茬。

“你們那些東西我會看得上?”冷笑,帶着鄙夷。

方纔是他們鄙夷她,現在是她鄙夷他們。他們不但不能發作,還得受着,恭恭敬敬的受着。

男人頭更低了:“您說要怎麼辦?只要您提出,我們絕對沒有異議。”

可不是沒有異議嘛,二級都被人家滅了,要是再惹她不開心把他們全殺了怎麼辦?他們這樣不出名的小小軍團,就算人死光了也沒有人在乎,更沒有人追查。

即便是追查了,追到她頭上,人家頂多不過送點兒東西表示一下,事情就這麼揭過去了。沒有人會傻到得罪一個高等級的強者。殺兩個人而已,誰沒有殺過。

顯然他們都明白這點,就算不明白的現在也明白了。

連團長姿態都如此低,再看不清楚形勢那真是傻子。

等的就是這句話。精光閃現的眼中滿滿的都是算計,只不過低頭的軍團衆人沒有發現。

“我的要求不高。我不要你們的任務獎勵,不要你們的戰利品,你們也不必給我送什麼禮物。”

她寬宏大量的話說完所有人都詫異,不要?什麼都不要?真這麼大度?

沉默。

沒有人說話。

他們不會蠢到認爲如此簡單。

果然,下一句話讓軍團衆人崩潰。

“我只要你們。”

只要……只要……只要……

五雷轟頂,不過如此。

男人臉色鐵青,半晌,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您的意思是……”

陳君儀沒有回答,反問了一聲:“怎麼,不願意?”

男人的臉劇烈抽搐,那些抽動的肌肉像是螞蟻蠕動似的,他回頭看看身後的團隊衆人:“願意,我們願意爲大人效勞。”

現狀擺在眼前,不答應,這個女人絕對不會讓他們活着回去。不要問他爲什麼這麼猜測,她掌心隱約的風力盤旋清晰告訴所有人答案。

“你們呢?”女人微笑詢問身後的人羣。還有三十多個,不錯。

“願意爲大人效勞!”

“很好。”她滿意了,隨手將風力扔出去,遙遠的天邊炸開蘑菇雲。

所有人全身僵死。

要是剛纔不答應,這玩意兒可就落在他們身上了。臉二級喪屍都能炸死,他們算個屁。

車裏秦明昊摸着下巴,笑的燦爛:“狡猾的小狐狸。”她從看見這些人開始只怕就打算把他們收到自己手下使用吧?

就算不能用做大事,噹噹炮灰也是可以的。不要看手中的棋子多劣質,要看的是下棋人的本事。陳君儀有這個本事,也有這個能力,最終要的是她有這個自信。

接着喪屍的手殺掉弱的,剩下都是能力不錯的。

這幫人從開頭強行拉着溫若筠他們和喪屍血拼,就能看出品行低劣,正因爲他們品行低劣,才更加怕死。這樣的看似不好掌控,其實最好控制。

命,就是你威脅他們最大的籌碼。

他沒有想到陳君儀來的第一天就開始籠絡自己的勢力,這個女孩兒,這個他放在心頭的女孩兒,聰明的讓他自豪。 既然關係已經確定下來,最基本的信息就要知道。

“前輩您怎麼稱呼?”團長小心斟酌詞彙。

“陳君儀。”

陳君儀?好像有些耳熟,團長皺眉,面上恭敬:“陳前輩,晚輩王建輝。以後我們烈焰軍團爲您馬首是瞻,您說什麼就是什麼。”他還沒有想起來,這位就是在異能者工會裏頭公然挑釁的那個人。

說的好聽,陳君儀也就是聽聽,不會當真。

一旦自己拿捏他們的把柄出現問題,只怕最先叛變的就是這些人。不過棋子沒有好壞,關鍵是下棋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