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武器?黎曉曉鬱悶的瞅瞅空空如也的手掌,你們瞎啊!我哪來的武器?!

雖然心裏滿腹牢騷,但畢竟面對的是荷槍實彈的蠻子軍隊,一個不配合可就會被打成馬蜂窩的,於是黎曉曉乖乖的趴到了地上。 好漢不吃眼前虧不是? 黎曉曉正琢磨着等下該怎麼拘捕比較委婉的時候,忽然感覺屁股一痛!扭頭一瞧,發現一個麻醉針頭正顫顫巍巍的紮在自己的屁股上…… 黎曉曉當即就怒了!

雖然心裏滿腹牢騷,但畢竟面對的是荷槍實彈的蠻子軍隊,一個不配合可就會被打成馬蜂窩的,於是黎曉曉乖乖的趴到了地上。

好漢不吃眼前虧不是?

黎曉曉正琢磨着等下該怎麼拘捕比較委婉的時候,忽然感覺屁股一痛!扭頭一瞧,發現一個麻醉針頭正顫顫巍巍的紮在自己的屁股上……

黎曉曉當即就怒了!

MMP!士可殺不可辱!我都配合你們趴地上了,你們竟然還用麻醉針射我屁股?!太過分了啊!這是把我當野獸了咋地?先前那些直升機又不是我打爆的!我就放了個煙花而已!

黎曉曉爬起來,一把拔掉屁股上的麻醉針,大力往前一丟!

麻醉針如同子彈般咻的飛了出去,快的讓人看不到軌跡,幾乎是黎曉曉丟出的一瞬間,前面一架直升機的駕駛員便捂着眼睛慘叫起來,同時那直升機也如同喝醉了酒的蒼蠅一般搖搖晃晃的向下墜去。

不過好在直升機裏其他人反應極快,飛快的替換了駕駛員,所以幾秒之後那直升機又搖搖晃晃的升了上來,直升機上的機槍手冷着臉朝着黎曉曉就是噠噠噠一梭子子彈!

黎曉曉冷笑着對着空中豎起一箇中指,然後——

飛快的轉身從安全通道跑到了樓裏面!

嘿嘿嘿,勞資看你們怎麼打我,有本事你們把樓給拆了啊!黎曉曉想着,笑的賤兮兮。

抖了抖衣服,抖下來幾顆彈頭,黎曉曉施施然的朝30樓走去,雖然對龍子毅的實力有信心,但黎曉曉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去看看能不能幫龍子毅把那個教廷的聖騎士給坑死。

俗語有云,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反正都是不死不休了,留着也是個禍害。

可是黎曉曉剛剛下到30樓就愣住了,他發現這個世界的死神竟然蹲在門外看龍子毅他們打架!

這年頭,連死神都喜歡當吃瓜羣衆了嗎……

黎曉曉看到了死神,死神也看到了黎曉曉,不過死神的反應比較讓人意外……

它在看到黎曉曉的瞬間,竟然扭頭跑了!還跑的飛快!就像黎曉曉是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黎曉曉撓撓頭,很想不通。

你特麼可是死神啊!掌管這一整個世界的死亡,多牛逼啊!你見到我就跑是幾個意思?我特麼是瘟神麼?!

心裏吐槽了一下,黎曉曉走到房間門口……哦,這麼說有點不準確,因爲那個房間已經不存在什麼門了,門框連牆一起都已經變成了一地的殘渣,整個房間已經與走廊連成一體不分彼此。

黎曉曉定睛一瞧,只見盧克原本齊整的金髮凌亂不堪,還露出了幾塊血淋淋的頭皮,顯然是頭髮被龍子毅給薅了。

龍子毅也沒好到哪去,臉側鮮血淋漓的還有一排牙印,顯然是被盧克給咬了。

倆人的武器都不知去向,可能都丟樓底下去了,此時赤手空拳的纏鬥在一起,乍一看就跟倆流氓打架似的,沒有絲毫章法,原則就是一個:怎麼陰毒怎麼來!

黎曉曉只覺得這畫面有些辣眼睛,你說要是倆身材火爆的美女這樣子扭打在一起還有點看頭,你們這倆大叔級別的漢子扭打在一起……影響市容啊!

所以黎曉曉果斷放棄了上去幫忙的念頭,安靜的當起了吃瓜羣衆。

而此時,窗外也出現了另一批觀衆。

幾架直升機降到了30樓,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扭打在一起的龍子毅和盧克,沒有喊話,果斷的直接開槍了!

噠噠噠噠……

但是龍子毅和盧克誰都沒躲——現在的貼身戰其實是互相鉗制了對方,誰先躲誰就落了下風、給了對方可趁之機!

暴雨一般的彈幕完全擊中了倆人,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掉落了一地的子彈頭。

空氣靜了一瞬。

萌萌鮮妻不準躲 因爲直升機那邊也掉落了一地的眼珠子。

嘭!

盧克忽然毫無預兆的被龍子毅擊倒在地,龍子毅一腳踏在他的胸鎧上,冷笑着道,“你實力是挺不錯,可惜運氣有點差。”

說完,腳下一用力,盧克的胸甲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同時傳來骨頭斷裂的聲音。

盧克帥氣的臉龐痛苦的扭曲着,兩隻手拼命的想要彎過來抓盧克的腿,但卻怎麼都做不到。

旁邊好奇的黎曉曉仔細一瞅才發現,盧克這倒黴孩子,鎧甲的胳膊肘和腿彎四處關節縫隙裏都卡了一些子彈頭,根本特麼的彎不了。

嗤!

黎曉曉立刻就忍不住笑了,這聖騎士也是死得冤枉……等等!難道是死神乾的? 豪門小妻子:BOSS大人等等我(豪門小妻子:總裁大人抱緊我) 作者: 甘甜 不然哪會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他們倆爲什麼要跑到這裏來?”黎曉曉對於兩個聖騎士的行爲有點費解。

你說你們都被警察給通緝了,不老老實實的蹲着等任務完成,出來瞎跑啥?我出來是爲了幫無面辦事兒,你們倆呢?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勾當?

“誰知道。”龍子毅擦了擦手上的血,看着黎曉曉,“你快走吧,這裏的軍隊我來應付。”

此時SBC大廈已經被軍隊團團包圍。

黎曉曉笑笑,“一起偷偷走吧,這又不是什麼風水寶地,等下無面就來了,那些軍隊敢進來那就是自尋死路。”

反正該他做的已經做了,這會兒自然應該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啦!

龍子毅眯起眼,拖着盧克的屍體走到牆邊,從那大洞丟了出去,而後露齒一笑,“爲什麼要偷偷走呢?我覺得我有必要去教廷的落腳點拜訪一下他們,問問他們針對我究竟是幾個意思!”

黎曉曉無語,“龍哥,你知道教廷的落腳點在哪?”

“不知道,但蹚着走總能找到的。”龍子毅覺得自己必須出了這口惡氣,別人忌憚教廷的勢力他可不怕,事實上華夏的高級玩家對於教廷都不太感冒。

這邊覺得那些信仰宗教的人都是瘋子,而那邊覺得這些不信神鬼的傢伙都是惡魔。

反正誰都看誰不順眼。

黎曉曉再次無語,瞅了瞅牆上的破洞,無奈說道,“龍哥你要是沒把那傢伙的屍體丟下去,我其實是可以用特殊能力從他的屍體上獲得他之前行蹤的信息的……”

“呃……”龍子毅頭上垂下數條黑線,在心中大吼,你特麼怎麼不早說!

噠噠噠噠……

兩人正若無旁人的聊天呢,外面又射進來一梭子子彈,打在倆人身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彷彿是在咆哮着提醒倆人:

“我們大鷹國的直升機編隊還停在外面看着你們呢!我們可不是大蒼蠅!我們是裝備了世界上最先進單兵武器的大鷹國精英士兵!你們倆能不能不要聊天了!好歹看我們一眼啊!!”

WWW ◆Tтká n ◆¢ O

黎曉曉和龍子毅就扭頭看了他們一眼。

然後回過頭繼續聊天。

“曉曉你的防禦力比我想象的要高許多啊!”龍子毅驚詫的看着黎曉曉,“你是我的見過的夜叉血脈玩家裏最硬的一個,沒有之一!”

黎曉曉挺了挺胸膛,“我可是夜叉貴族血脈,是那些平庸之輩能比的麼?!”

噠噠噠噠……

“好煩哦,我們到那邊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說話吧!”

“好啊,我剛剛上樓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他們公司內部高級員工專用的自助小餐廳,有好多好吃的,咱們順便吃個飯吧,我都餓了。”黎曉曉說着,轉身興致勃勃的往安全通道走去。

噠噠噠噠……

倆人相攜離開,只留給外面的直升機編隊倆屁股。

黎曉曉和龍子毅在自助餐廳享用美食的時候,一大羣全副武裝的士兵攜帶着重武器悄悄潛入了樓裏,根據地下監控室裏的畫面指引,他們朝着自助餐廳包圍過去。

黎曉曉叉起一大塊牛排沾了沾醬,塞進嘴裏咀嚼着,含糊不清的說,“紅格,齊包了,窩門揍八,吼度銀桑來蠟!”

腹黑慢慢愛 龍子毅霸氣的撕開一整隻龍蝦,將肉三兩口吃下,喝了口紅酒後將杯子一丟,用桌布擦了擦手,“走吧!”

……

一羣佩戴者防毒面罩的士兵成功的將餐廳團團包圍,對講機確認各隊就位之後,一堆煙霧彈、閃光彈、震撼彈、麻醉彈……一股腦的被丟進了餐廳,就跟不要錢似的!

看來黎曉曉和龍子毅之前的非人類的表現給這些士兵留下了大片的心理陰影……不過從他們並沒有丟那些威力強大的手榴彈看來,上面的政客們似乎更想抓活的,或許是想把這倆“超人”逮到實驗室切片研究一下?

不過他們註定要失望了。

等了片刻,沒聽到裏面有動靜,也沒有見到有人衝出來,一個小隊舉着槍小心翼翼的走進了餐廳,四下搜索黎曉曉和龍子毅的身影。

可是,餐廳裏空空如也,哪裏還有黎曉曉他們倆的影子?

士兵們面面相覷,只能無奈的向上級彙報了情況:倆恐怖分子潛逃,沒有逮到。

至於他們倆去了哪裏麼……龍子毅最後還是被黎曉曉給說服了,倆人靜悄悄的離開,並沒有繼續大張旗鼓的和那些士兵懟。

黎曉曉清醒的很,咱們可以硬抗機槍子彈、手榴彈、甚至RPG……但若是惹急了他們朝這棟樓發射一枚導彈的話,那樂子可就大了。

硬抗導彈這種事兒,帝皇級玩家大概可能也許可以做到,但龍子毅和黎曉曉肯定是做不到的,就算炸不死也得給炸個半殘,到時候被他們抓起來拿去切片怎麼辦?

然後黎曉曉就成功說服了龍子毅。

其實倒不是龍子毅真怕了,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導彈咱惹不起還躲不起麼?但身邊還有個黎曉曉,作爲職業保鏢,要把僱主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他自然不會依着自己的脾氣亂來。

即使要亂來,也得先把黎曉曉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倆人前腳走了沒多久,無面就到了。

那一片狼藉的戰場,他看都懶得看一眼,十分迅速而準確的找到了躲在某個陰暗角落裏的死神,而後像黎曉曉一樣,一頭扎進了死神的身體,消失在這個世界。

無面消失後,死神低頭瞅瞅自己的身體,又擡頭看看天。

雖然沒有臉不知道它是個什麼表情,但不知爲何總有種很淒涼無奈的感覺……勞資這裏是公共廁所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絲毫沒把勞資看在眼裏啊……罷了,我忍!咱可是神,不與這些凡人一般計較……

無面進去的快,出來的也快,而且他出來的時候手裏還多了一樣東西——一張灰色霧氣組成的“紙”,上面用不知名的文字寫着一個人的名字。

шωш ⊕тт κan ⊕¢〇

雖然無面沒有黎曉曉的能力,但他知道那是什麼:黎曉曉的名字。

死神目送無面飄然而去,沒有形狀的臉龐上寫滿了委屈……上個傢伙塗了我名單上的名字已經很過分了,沒想到這個更狠,直接給我扯走了一頁紙,都特麼強盜!! 彭乾等負責看守倖存者的玩家神情都有些疲憊,畢竟爲了防止暗處的死神分身出手製造意外殺死這些人,他們的精神可都是一直緊繃着的,熬了大半夜加一上午,感覺比平時連續熬夜幾天還要疲憊。

夜裏死神出手了幾次,但都被大家化解了,但天亮之後死神就沒有再出手過。

“死神是不是走了啊?”溫茂看着彭乾說道,“彭哥,我記得電影裏最後艾利克斯、克萊爾和卡特通過自救活下來之後,死神就沒有再對他們出手,直到三個月後他們三個結伴去了巴黎纔再次被襲擊……我們是不是可以休息一會兒了?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大家都很累了,注意力也很難集中。”

彭乾並不認爲死神會就此罷休,這個死神可不是沒腦子的怪物,相反善於製造各種陷阱置人於死地的它是十分聰明的,此時大家嚴防死守的,它沒有下手的機會自然會暫時放棄。

但這個暫時是多久說不定了。

原電影中,主角三人的確是在三個月後纔再次受到死神的招待,但並不代表着死神會同樣隔三個月再來騷擾他們這些人。

彭乾認爲,艾利克斯他們三個月內之所以沒有受到死神的襲擊,是因爲他們三人經歷前面的事情後都成了驚弓之鳥,對於意外情況的警惕性非常高,讓死神無從下手。

而三個月後,過了三個月平靜生活的他們認爲死神已經永遠的放過了他們,認爲他們已經戰勝了死神,就在他們洋洋得意、放鬆警惕的時候,死神再度出手,很快乾掉了卡特和艾利克斯,只剩下克萊爾苟延殘喘到了第二部,然後在第二部也被死神幹掉了……

所以,死神並未遠離,它一直都在,就像是黑暗中的捕獵者,注視着自己的獵物,只要有機會,它便會果斷出手致人死地!

現在他們手裏這些倖存者對死神完全沒有任何警惕之心,如果沒有了他們的保護,分分鐘就會被死神給弄死。

所以他們這些玩家不能鬆懈!

看了看時間,彭乾鼓勵大家,“我知道大家都很疲憊,但請再堅持一下,龍子毅他們很快就會回來了,到時候他們可以換我們的班。”

彭乾並不知道龍子毅搞出了大新聞根本不會回來——保護人質需要保持注意力集中,他們又怎麼回去看電視分散注意力?龍子毅在SBC的壯舉可謂是媚眼拋給瞎子看了……

不過比較幸運的是,正在趕回據點的雲琉璃經過一家廢品站的時候看到了新聞。

廢品站的老闆在房子外面搭了很大的涼棚,正抱着一個空酒瓶子在躺椅上打呼嚕,而他的前面一張破舊的電視櫃上擺着不知從哪兒收來的二手電視,正在播放着新聞。

“這裏是SBC獨家新聞直播,我是記者崔斯特希爾,現在我們正在SBC大廈的樓頂,有一位華裔超能力者正在和警察對峙,請看畫面……”

雲琉璃聽到“華裔超能力者”之後,立刻停住了腳步,帶着其他三人悄悄走到電視前,看着裏面的新聞直播畫面,然後她就看到了龍子毅大戰鷹國警察的火爆畫面……

“那不是龍哥嗎?他怎麼和警察幹上了?”一個叫何慶柔的女玩家小聲說道。

雲琉璃一臉懵逼的搖搖頭,“不知道,看樣子他是不會回去和我們匯合了。”

“王路和洛雨呢?怎麼沒看到啊琉璃姐?”另一個玩家卓星星奇怪的問。

你特麼問我,我特麼問誰去?雲琉璃心裏大罵,臉色臭臭的,“估計是出事了,咱們先回去和彭乾他們匯合吧!龍子毅八成回不來了,無面也沒找到,任務就要靠我們自己了!”

雲琉璃沒有繼續看下去,帶着大夥兒快速回到了據點。

彭乾很奇怪,“怎麼就你們幾個?龍子毅他們呢?”

“他們出事了。”雲琉璃把自己的所見說了一遍後,彭越面色凝重的打開電視調到SBC電視臺,不過卻是一片雪花什麼畫面都沒有——這時候大廈的工作人員都跑的跑被抓的抓,哪還有人在爲天上的崔斯特希爾維持直播啊!

“龍子毅不會有事的。”彭越關掉了電視,“先不管他,你們四個先接替一下看守工作,讓他們四個休息休息。我們再商量一下怎麼對付死神分身。”

“嗯。”

……

……

教廷的人也看到了直播,而且他們在拍攝的畫面裏發現了驚鴻一瞥的盧克和海伍德,不過之後直播畫面就失去信號了,他們也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

剩下的三人裏面是喬納森神父做主,他沉吟了一下對巴特利特說,“我和穆南留下看守倖存者,你跑一趟那個SBC大廈去找盧克和海伍德,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忽然有些心神不寧……”

“我也有些不好的預感。”巴特利特從善如流,“那我就去看看,你也自己小心,死神若是幾次三番出手都被那些東方玩家攔截而失敗的話,肯定回來這邊找這兩個倖存者的。”

“放心,我這裏沒問題。”

於是,巴特利特便離開了據點打了個車趕到SBC大廈附近,潛入安全警戒線後第一眼看到的景象,就讓這位正值壯年的神父差點暈厥過去!

兩位聖騎士的屍體破敗的躺在路面上,已經都涼透了。

幾輛救護車停在一邊,在警察的團團包圍中,幾個白大褂擡起盧克的屍體放進了車裏,至於海伍德……有些麻煩,他身上壓着幾百公斤的混凝土塊,一羣警察正合力擡走這砸死了海伍德的一大坨。

巴特利特心痛的無以復加,雖然他並不喜歡這個兩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聖騎士,但他們畢竟都是聖光的信徒,每一個強大的聖騎士對教廷來說都是寶貴的財富,而這樣寶貴的財富,今天一下子沒了倆……

他此時的心情差不多就是:自己效忠的公司忽然丟了兩個億,雖然不是自己的錢,但也替公司心疼啊!

深呼吸一口,巴特利特握住了胸前的十字架,面色有些猶豫。

他其實有救活他們的辦法,只是這個辦法……相當於他要爲了找回公司的兩個億花掉自己九成的積蓄,而且公司不一定會給他報銷……

要不要救呢?這是個難題…… 黎曉曉和龍子毅潛入了一戶主人出門旅遊不在家的普通公寓樓。

龍子毅吹着空調吃着西瓜,黎曉曉則呆呆的望着任務面板。

“怎麼還沒完成呢?”黎曉曉心裏犯着嘀咕,他已經把那些倖存者的名字都從死神名單上給劃掉了,按道理說主線任務應該完成了啊,怎麼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難道說劃掉名字不管用?

但這沒道理啊,因爲他把龍子毅和雲琉璃的名字也劃掉了,然後龍子毅和盧克打架的時候,盧克被死神給坑死了,龍子毅卻屁事沒有,絲毫的意外情況都沒遇到。

仔細回想了一遍自己到達SBC大廈之後發生的事情,黎曉曉心裏一動,問龍子毅,“龍哥,你之前和死神交過手沒有?”

龍子毅點點頭,“第一次死神出現的時候我和雲琉璃和它幹了一架,不過我們的攻擊對它毫無效果,所以我們纔出來想找到無面問問怎麼才能殺死……”

說到這兒龍子毅一拍腦門,“臥槽光顧着懟教廷的人,正事兒都給忘了!我應該留在SBC大廈等無面的!”

黎曉曉沒在意龍子毅後面的話,他聽完後琢磨了一下,果然,跟他推理的一樣,他們這些玩家本來絕不可能在死神名單上的,只有當玩家與死神發生交集後纔會上名單。

那個王路和洛雨很顯然是被死神給坑死的,在黎曉曉進入死神維度的時候,他們也跟着黎曉曉與死神有了接觸,或者說,對死神動用了武力。

“你們的攻擊不是毫無效果,而是你們不知道罷了!”黎曉曉想着,回了龍子毅一句。

“怎麼說?”龍子毅好奇的看着黎曉曉,心想這小子還能知道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兒? 寵寵欲動,總裁愛到最深處 姑且聽他一說,若是說的牛頭不對馬嘴再噴他!

黎曉曉直接開門見山,“原本我們玩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不會在死神的獵殺名單上的,但因爲你使用靈力打傷了死神,所以上了死神的名單。”

龍子毅噗哧一下笑出聲,剛想說什麼,黎曉曉有繼續說了一句,“龍哥你也別反駁,我去過死神維度,在死神的死亡名單上看到了你和雲琉璃的名字,所以剛剛纔會問你那個問題。”

“呃……”龍子毅一句調侃的話卡在喉嚨裏,不上不下的好難受,噎了幾秒之後,他有些不相信的問,“真的有名單?在哪兒?”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黎曉曉說,“就在死神本體所在的維度裏,SBC大廈裏那隻死神就是死神本體在這個世界的投影,也是通往死神維度的門,只要運轉靈力包裹全身就能從他身上穿梭到死神維度,龍哥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試試看,我估計這會兒那些軍隊應該也已經撤走了。”

“這種事情,當然要去試試!”龍子毅興致勃勃的就走了。

黎曉曉笑了笑,他其實是故意支開了龍子毅,因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