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嬌嬌臉色不好看的說:“爺爺的病那麼複雜,我也買不了……”

“藉口,是你沒關心過吧。”秦濤斥責。 “我……”秦嬌嬌真的急了。 “好了,我這病複雜的很,連名醫都不能解決,嬌嬌能有什麼辦法?”秦問天爲嬌嬌說話。 “哎,爸,你就護着她。”秦融成搖頭說着,眼中閃過不爽。 “是啊,孩子會被寵壞的。”秦濤跟風說。 秦問天搖搖頭,拿出一個小

“藉口,是你沒關心過吧。”秦濤斥責。

“我……”秦嬌嬌真的急了。

“好了,我這病複雜的很,連名醫都不能解決,嬌嬌能有什麼辦法?”秦問天爲嬌嬌說話。

“哎,爸,你就護着她。”秦融成搖頭說着,眼中閃過不爽。

“是啊,孩子會被寵壞的。”秦濤跟風說。

秦問天搖搖頭,拿出一個小盒遞給林羽,說道:“第一次見面,小小禮物你收着。”

林羽猶豫了一下,倒是秦嬌嬌推了推他,“讓你拿着就拿着。”

“哦。”林羽接過盒子,這一瞬間,感覺秦問天身上有些涼

隨後打開盒子一看,居然是一枚玉指環。

秦融成當即跳起來說:“爸,這可是你玩了大半輩子的玉指環啊,我等着你傳給我呢,你怎麼給這小子?”

“什麼這小子那小子,他是嬌嬌男朋友,那就是自家人,傳給你傳給他,不一樣?你要想要,自己花錢買去。”秦問天怒聲說。

秦嬌嬌不好意思說:“姥爺,這禮物太貴重了,我們過來卻沒好好給你選禮物。”

秦嬌嬌心中滿意內疚。

“誒,嬌嬌,姥爺我活了大半輩子,什麼東西沒見過,不要內疚,我還是喜歡看你開心的樣子。”秦問天哈哈笑着。

林羽感慨這老爺子人還不錯,目光掃了掃秦問天,卻是說:“姥爺,其實這一次過來,我們特意給你帶了補品。”

這一次在大舅二舅的打壓下,秦嬌嬌明顯火力不足,林羽想着自己在來的時候,從上官仙兒那裏反正拿了不少補氣的藥丹。

這種藥丹是修煉的時候,補充力氣之用,對修真者來說,效果不明顯,但老爺子是普通人啊,按照藥王心經上所學,普通人用了這藥丹,比吃一年的人蔘冬蟲夏草都好。

最關鍵的是,沒有任何副作用。 秦融成輕笑說:“哦,什麼補品啊? 長生五千年 拿出來看看,你可別拿那些庸醫的藥出來,我爸吃了要是有什麼事,哼,饒不了你。”

喲呵,還威脅起來了,擺明了要挫秦嬌嬌和林羽威風啊。

秦濤附和說:“年輕人,你知道老爺子有什麼病麼?你就說拿補品出來?要知道,這世上,有些補品也不是隨便都能吃得,你明白嗎?”

秦嬌嬌推了推林羽,眼中露出疑惑:“林羽,你……”

林羽朝裏側口袋中摸去,那個空間小盒就放在那,他靈氣探入,感應到那幾枚補氣丹,直接拿了出來,一共三枚。

這三枚用藥紙包好,體積只有指甲蓋大小,打開一看,一股清香傳來。

“這是……什麼藥?這麼香?”秦問天好奇問。

林羽笑着迴應:“這是補氣丹,我知道姥爺你身體一直不是很好,所以特意上深山裏的一名老中醫求的。”

“深山?老中醫?”秦融成眉頭一皺,說道:“真是胡來,一個深山裏的神經病,你就說是老中醫?再拿這藥丸子你就說是奇藥?年輕人,你小說看多了吧?”

“是啊,現在外面騙子很多的,年輕人,你做事要有分寸,可別被騙了。”秦濤說。

“哎,像你這樣,以後公司怎麼敢交給你們嘛,還是太容易信任人了啊。”

“對啊,容易被人騙。”

秦嬌嬌臉色冷了下來,她詢問的目光朝林羽看去,要不是這裏人多,她早就一腳踹過去問個究竟。

面對秦融成和秦濤的冷嘲熱諷,面對秦嬌嬌的疑問,面對秦問天的好奇,林羽鎮定自若。

哥今天看了不裝一次逼是不行了,哎,天意弄人。

隨即突然上前,說道:“姥爺,這枚丹藥的好處,你吃了便知。”

衆人完全是淬不及防,等反應過來,林羽手中的一枚丹藥已經被他扔入秦問天的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秦問天還沒來得及感受丹藥的味道,丹藥便已經沒了。

“爸,握草,你你……你小子給我爸吃的什麼?”秦融成大呼說,眼中閃過陰冷,這一次老頭子最好有事,這樣的話,哼,秦嬌嬌,你和你男人都準備以謀殺罪進監獄吧。

秦濤跪了下來,扶着秦問天連忙說怎麼樣。

三舅秦偉成直接愣了,好半響沖天林羽面前揮了過去,“你竟敢謀殺我爸,我殺了你。”

我的超時空懷錶 林羽後退一步,秦嬌嬌這時候也衝了過來,質問:“林羽,你搞什麼東西給我爺爺吃,你要是不解釋清楚,我要讓你後悔。”

秦融成怒吼道:“秦嬌嬌,你少裝蒜,這小子就是你領來的,他做什麼事你會不知道?”

秦嬌嬌頓時急了,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秦融成一把揪住林羽衣領,氣憤說:“你說,你到底想幹嘛?”

“都住手!”這時候,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秦問天直接站了起來。

“姥爺,你……你站起來了?”秦嬌嬌不可思議的看着秦問天,她可是記得姥爺每次站起來都要拐杖的。

屋子裏所有人驚了,三舅秦偉成震驚說:“爸,你氣色好了很多。”

秦問天推開面前的衆人,也是一臉驚訝的說:“這丹藥效果也太快了,我只感覺吃了之後,我渾身有用不完的勁。”

說着,朝門口下人吩咐:“把醫生叫來。”

爲了時時刻刻照看秦問天,秦家花大價錢請來名醫駐紮在秦家,以便有任何事能夠第一時間趕來。

很快,一個五十多歲的醫生帶着兩個護士小跑過來,一陣檢查之後,醫生震驚說:“秦老先生,你病情好了很多啊,氣也順了,那個穩定藥看來不需要用了。”

秦問天點頭朝林羽說:“好小子,你給的藥丸沒想到這麼管用。”

周圍人都朝他看去,大舅二舅一臉嫉妒之色,三舅一臉感激,秦嬌嬌一臉震驚,看着這些目光,林羽心中淡定一笑,不小心裝了一次逼,這滋味,爽。

隨即說:“我說了,那位老中醫是我那裏遠近聞名的中醫,不知道多少富豪商甲找他求醫問藥。”

秦問天感慨說:“沒想到這世間還真有如此高人,這藥一定很貴吧?”

秦偉成說:“不管多貴,林羽,你找他要多少錢我們都買。”

林羽心中無奈,這藥上官仙兒總共就給了三顆。

於是尷尬說:“我說了,這位老中醫很多富豪商甲都找他看病的,因此他不缺錢,此次他之所以給我這藥,還是因爲我和他熟悉的緣故,不過既然三舅你都這樣說了,我回頭和他打個招呼,但這位老中醫性格有點怪,不一定答應。”

秦問天說:“嗯,那麻煩你了。”

秦嬌嬌眼中泛着神光,說:“那你聯繫聯繫,看看能不能給爺爺看病。”

林羽硬着頭皮說:“那是自然的,事實上,我上一次和他說過了,不過他說了,最近他在研究一種奇藥,所以暫時閉門謝客。”

“果然是世外高人啊。”秦問天長吁短嘆。

林羽把剩餘的兩枚補氣丹遞過去,隨即說:“姥爺你放心,等過陣子,我幫你聯繫他。”

等自己藥王心經修煉成熟了,秦老爺子的病我應該能夠解決吧。林羽暗暗想着。

“有勞你了。”秦問天一臉滿意之色。

林羽鬆了一口氣,這一回合他贏了,而且贏得很漂亮,瞧秦融成難看的臉色,他一臉爽快。

“好了,今天我吃了這藥,身體很好,正好林羽過來咱們第一次見面,我們下去喝兩杯。”秦問天笑呵呵的說着。

衆人下樓,秦家的子孫除了秦嬌嬌父母沒來之外,都來了。

衆人入坐,秦問天很高興,和衆人再次介紹了林羽,林羽依次和秦家人打了招呼。

大舅兒子秦玉山根本沒理睬林羽。

二舅兒子秦雷平淡一笑,他知道林羽是假的,因此沒對林羽多理會。

三舅家有兩個小孩,兒子秦世傑一直在玩手機,朝林羽只是點點頭。

倒是最小的秦曉柔,朝林羽甜甜一笑。

“好了吃菜,吃菜。”秦問天笑着說。

三舅秦偉成溺愛的給秦曉柔夾了一個瞎,就在秦曉柔要吃的時候,林羽突然說道:“等一下,曉柔,這蝦你不能吃。” 氣氛陡然詭異起來。

秦融成趁機說:“林羽,好好的吃個飯,憑什麼不給曉柔吃蝦?”

秦濤附和:“你這人咋這麼怪?”

大舅媽冷哼道:“鄉下土包子……”

“啪!”秦問天一摔筷子,“坐這裏的都是一家人,他是土包子,你是什麼?”

大舅媽被嚇了一跳,支吾說:“對不起,我錯了。”

秦問天冷哼一聲,朝林羽說:“林羽,你說這句話一定有你的原因,說說看,沒事,就算說錯了,我不怪你。”

林羽站出來,來到秦曉柔身邊,直接拿起她筷子的手把脈。

林羽服用聖體丹之後,由於記憶力爆棚的緣故,他學習東西很容易上手,因此藥王心經中的望、聞、聽、切,這幾個診療方法都牢牢映在腦海。

在之前第一眼見到秦曉柔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女孩體內有漾,但是不好明說,畢竟第一次見面,就說你有病,那別人會生氣。

不過現在眼見秦曉柔明明有病在身,還吃和病衝突的蝦,那隻會加重病情,因此他毫不猶豫阻止她。

“林羽,你居然還會把脈?”秦問天微微震驚。

“嗯,以前的時候,我在那位老中醫家裏學過。”林羽早已把說辭想好。

隨即朝三舅秦偉成說:“三舅,曉柔這幾天是不是摔過?”

秦偉成皺眉朝秦曉柔看去,看來他不瞭解。

秦曉柔怯怯的說:“昨天我被一個騎電瓶的阿姨撞到,不過後來我沒什麼事,就沒說。”

三舅媽着急說:“難怪你腳都擦破了皮,你還騙我自己摔的。”朝林羽看去,擔憂問:“曉柔她怎麼了?”

林羽迴應:“脾臟受損,有點內出血,所以臉色有些白,不過她身體比較好,恢復的挺快,不過這期間絕對不能吃海鮮醬油類食物,不然會引起感染,另外多吃補血的東西,當然,最好的話,去醫院看看,拍個照啥的。”

三舅媽對林羽一陣千恩萬謝。

秦融成眉頭一皺,心中冷哼:“你僅憑把脈就能看出?”

“當然。”林羽傲然說。

秦融成卻是一笑:“正好,我們秦家醫療設備一應俱全,要不讓曉柔去照一下吧。”

他打的主意很簡單,他不相信林羽能夠看出來,要是真看出來,那真神了,因此他要當面拆穿林羽。

愛女心切的三舅媽聽了連連點頭,忙不迭讓把秦曉柔送到秦家醫療室去。

一時間桌上的氣氛有些壓抑,秦嬌嬌一臉緊張之色,畢竟要是測出秦曉柔什麼事都沒有的話,無疑就扣下了林羽愛吹牛的毛病,這對一向嚴謹的秦問天來說,對林羽的印象就不好了。

林羽倒是一臉輕鬆,開玩笑,藥王心經上記載的豈會有錯?

隨即自信拿出酒杯,“我敬姥爺您一杯,祝你身體越來越好。”

秦問天滿意點頭,也喝下了酒。

秦融成心中冷哼,就再讓你嘚瑟一會,待會要是測得和你說的不一樣,嘿嘿,讓你丟臉丟到老家。

桌上沒什麼人說話,大舅媽似乎想炫耀一下,說道:“爸,這幾天玉山這孩子又給咱家談了一個大生意。”

秦問天點頭說:“不錯,這孩子現在有進步。”

怪物的美好生活 秦玉山激動說:“都是跟爺爺你學的。”

母子倆別提多得意。

“嗯,不過玉山啊,你還得和嬌嬌多學學,有很多生意上的事,你處理的可沒她好。”秦問天淡淡說。

大舅一家面色一變,秦融成朝秦濤使了個眼色。

秦濤會意,說:“要我說,嬌嬌啊,你這麼優秀,之前我介紹的那麼多富家少爺,你怎麼看不上呢?要知道你一旦嫁過去,可就是大太太了,人家那麼大公司呢,怎麼找的……”

說着看了林羽一眼,說:“林羽,你也別生氣,我知道你人不錯,但是你要知道,這世上有一個詞叫門當戶對,現在嬌嬌喜歡你,你們在一起,但你們的差距太大,嬌嬌這女孩能力又太強,你……”

話沒說完,老爺子怒斥:“人家好好的,你插什麼嘴,怎麼?想拆散人家?”

秦濤說:“沒啊,我就是怕嬌嬌她吃虧。”

秦融成幫腔說:“爸,你別生氣,小濤也是爲嬌嬌好。”

秦嬌嬌冷笑說:“鹹菜蘿蔔瞎操心。”

兩個舅舅面色一變,正欲說話,三舅媽帶着秦曉柔過來。

她臉上帶着欣慰,拿着診斷書給老爺子看,說道:“爸,這林羽真的神了,這診斷書和他所說的,一點不差。”

秦曉柔走到林羽身邊說:“林羽哥,你真厲害,沒想到你還是個中醫。”

這時候,一家人看林羽的目光已經變了。

僅憑着把脈就能診斷的這麼精確,這已經不是普通的中醫了。

秦嬌嬌眼神複雜,心中暗罵:這小子沒想到還有這一手,在我那上了三年班,我居然不知道。

林羽將衆人的神色看在眼裏,總結出了以下幾點:大舅人最壞,將秦嬌嬌視爲眼中釘,肉中刺,千方百計要整倒秦嬌嬌。

二舅唯大舅馬首是瞻,沒什麼主見,這個人,不足爲慮。

三舅隨波逐流,只關心自己家庭,對其它事情不聞不問,也好解決。

看到這些,林羽心中一嘆,果然是豪門恩怨多,電視劇裏演的一點不差。

不過經過這一次爲秦曉柔把脈的事件,三舅家對自己的目光明顯的和善了許多,這也算是爲秦嬌嬌拉來了一大助力,最起碼的,三舅不會壞了。

“林羽,沒想到你醫術這麼好,來,給我也把把脈。”秦問天笑呵呵說。

林羽點點頭,上前把脈,隨即說:“姥爺,你這病是屬於慢性病,常年積累所治,要說治好的話,倒也可以,不過需要不少藥材。”

秦嬌嬌連忙說:“林羽,你真能治?”

林羽重重點頭,“雖然不能治根,但是最起碼的,姥爺你不會再睡不着覺,而且身體比起以前要好很多。”

隨後開了一張藥方,這是按照治療用的方子開的,不過其中夾雜了很多其它藥材,包括他要給霓裳煉製所需的丹藥。

反正以自己現在的財力,就算找到這種藥材,也買不起,還不如讓秦家人找找看。

這廝算盤打得“啪啪”響。 秦融成拿起藥方一看,皺眉說:“都是名貴藥材,算上來起碼好幾百萬。”

秦嬌嬌冷冷說:“再貴也要找。”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秦融成冷哼說。

林羽說:“大舅,這一點你們放心,到時候拿了藥材,我親自請老中醫熬藥,你們若是不信,我也沒辦法。”

秦問天擺擺手說:“林羽,你不用管他們,這藥材我會備齊。”

秦嬌嬌說:“到時候我也幫忙一起找。”

有秦嬌嬌表態,其餘三個舅舅也說幫忙一起找。

飯菜很快吃好了,秦問天接下來宣佈,把秦家的另外兩家子公司也交給秦嬌嬌打理,這樣算下來,秦嬌嬌手下一共有三個公司。

雖然東科科技是秦家和郭家共同持有的股份,但郭老爺子和秦問天關係極好,秦問天說把公司給秦嬌嬌打理,沒人會說一個不字。

宣佈了這條消息之後,大舅和二舅臉色很不好看,隨即說處理點事情,便回到了屋裏。

秦問天也說休息去了。

和家裏人一一告別之後,林羽和秦嬌嬌走了出來,突然,林羽耳朵一動。

大舅秦融成的聲音傳來,“嬌嬌帶來的男朋友哪裏找的,怎麼這麼厲害?瞧把老爺子哄得開心的,這兩人現在珠聯璧合,越來越難對付了。”

二舅秦濤氣憤說:“轉眼間就把兩家最大的子公司給秦嬌嬌了,沒把我們做兒子的放眼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