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承認了?”

她擡眸,訝異地看了他一眼,見夜浩臉上一陣緊張,她這才發覺,其實她對於狼的這件事,還是挺牴觸的。 她甚至,有在那一瞬間希望,夜浩並不是一隻狼。 她不願意她的生活四周全都是猛獸啊。 夜浩沒答話,夏蕾嘆息一聲:“我今天去了左彥的家了,我聽到你跟他們的對話了。” 她的語氣裏面帶着幾

她擡眸,訝異地看了他一眼,見夜浩臉上一陣緊張,她這才發覺,其實她對於狼的這件事,還是挺牴觸的。

她甚至,有在那一瞬間希望,夜浩並不是一隻狼。

她不願意她的生活四周全都是猛獸啊。

夜浩沒答話,夏蕾嘆息一聲:“我今天去了左彥的家了,我聽到你跟他們的對話了。” 她的語氣裏面帶着幾分無奈,夜浩卻嘴巴抿的很緊。

他竟然忘記了,她其實還是深愛着左彥的。

夜浩不語,他現在心裏很忐忑,他真的很怕夏蕾像是離開左彥一樣,離開了他。

那樣,他真的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意思。

夜浩心裏焦急萬分,見他不言語,夏蕾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氣氛一度陷入僵局。

“其實……我並不怎麼介意這件事。”

終於,她鼓足勇氣開口,夜浩驚喜的擡起頭,滿是愕然地凝視着她,似乎是有些沒有想到,夏蕾嘟了嘟嘴:“我只是……覺得有些詫異。爲什麼你不之前就告訴我?”

“我怕,你接受不了。”

“說實話,我剛開始的確是有點接受不了,因爲我真的挺牴觸猛獸啊什麼的。況且,人跟野獸,怎麼可能混爲一談?”

她終究還是很傳統的,接受不了那些七七八八的。

夜浩點了點頭,臉上一陣明瞭。

他們認識這麼久,他怎麼會不知道她心裏都在想些什麼呢?

所以,他就是怕這一點,纔不肯告訴她事情的真相

可是,沒有想到,紙終究包不住火。

事情,也終於有一天是會敗露的。

“那麼蕾……這次,你……”

“我想通了。”

她眨了眨眼睛,搶先回答。

“嗯?”

“你們不管是狼也好,還是什麼的,都沒關係,我全都可以接受。”

她一字一頓,說的極其儼然,夜浩顯然也像是沒有想到,直到十幾秒鐘之後,這才驀然緩過神,身子迅速站起來,一隻手毫無預料的抓住她的手,驚喜萬分:“真的?!”

“嗯。”

夏蕾點了點頭,微微一笑。

其實,她是通過左彥纔想清楚的。

狼人也好,還是人類也好,終究只是一個生物體,主要是看他們的心地如何。

她不能光憑着對方的身份,就去判斷。

聽到夏蕾這麼說,夜浩心裏相當的高興,可是卻不料夏蕾的下一句話,將他臉上原本的欣喜又給掃蕩無存。

“所以啊,我就想,如果我能重新接受左彥,也不失爲一件好事。”

她笑着說,夜浩的臉色卻鐵青的難看。

重新接受左彥?!

“對了,浩哥……我今天在狼堡,聽到了你跟老管家的對話,那個什麼族長大會,是怎麼回事?”

夏蕾好奇的問。

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錯覺,她隱約覺得,夜浩已經變了。

“呃……”

夜浩緩過神,回頭看着她,搖了搖頭:“那個……”

“嗯?”

他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夏蕾是個聰明人,她肯定是已經知道了什麼,那麼既然如此,她爲何還要問自己?

這不是明擺着她想給予自己什麼機會之類的嘛?!

夜浩在心底裏無奈的嘆息一聲,他現在應該說什麼?!

可是說什麼,也都顯得那般蒼白無力。

似乎是看出了夜浩心底裏的想法,夏蕾開口道:“浩哥,雖然我不知道你跟左彥以前都有什麼仇恨以及過往,可是,既然人是要我往前走的,那麼你就應該放開過去的生活,總是活在過去,你永遠也都掙扎不開,更不可能走向未來。” 夜浩沒答話,只是這樣一直默默地看着她,看的夏蕾有些懵懂,直到好半天,他這纔開口:“如果,我現在是左彥,你還會對我說這樣的話嗎??”

“呃……”

夏蕾一開始並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幾秒鐘之後,她這才恍然大悟,想了想,點頭。

、夜浩的嘴角不自禁地露出一絲弧:“蕾,你不知道我們的事情,所以你插手不了。”

他更想說的是,他之所以開始反擊左彥,是要奪回夏蕾。

她既然已經知道他是半月狼族狼王的事情,那麼他就沒有任何再覺得可怕的顧慮了。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反擊……

狠狠的反擊,這樣,夏蕾纔是屬於他的。

看到男人眼眸裏流露出的戾氣,夏蕾顯然受到了驚嚇,不自覺地與夜浩拉開距離。

奇怪……

爲什麼夜浩的眼眸裏會露出這般的目光?!

看的她,真的是……有點彆扭、有點顫慄。

莫非,她已經說不動夜浩了嗎?

唉……

想着,夏蕾連忙起身:“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

她落荒而逃,飛快的離開了包房。

空氣,一時間盡數涌入她的口鼻。

減少了適才的窒息,卻多了一份心痛。

她是真的不願意看到他們兩個人互相鬥爭,一個是她從小崇拜的男人,一個是她心底有着很大分量的男人……這……

夏蕾匆匆回到狄青的別墅,剛一回去,便發現別墅裏燈火通明,夏蕾一怔,剛剛推開門走進去,驀地,一聲男聲自她身側響起–

“去看左彥順利嗎?”

夏蕾嚇了一大跳,再轉過身子的時候,卻正好對上狄青那犀利的目光,看的夏蕾心不自覺地又是一停。

“嗬!狄青,你嚇死我了!”

她拍着胸脯,心裏,明顯是受到了驚嚇。

嗬!

她纔剛剛被夜浩一嚇,現在又被狄青一嚇,他們到底還要不要她活了啊?

“怎麼樣,順利嗎?”

他幽幽走過來,狄青明顯是纔剛剛洗過澡,髮梢還滴着水珠,並且身上還穿着純白純白的浴袍,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在房間內流淌。

“嗯,還好。”

她回答,狄青點了點頭,腳步卻一步步情不自禁的逼近她,夏蕾眨了眨眼睛,下意識地嚥了一口口水,手抵在男人灼熱的胸膛上,感受到那撩人的溫度,她又不自覺地臉色緋紅。

“那啥……你……你幹啥啊!”

她身子顫慄、話語也是口齒不清。

終於,狄青在離她很近很近的距離那一刻停住了腳步,那雙眼眸裏,散發着她從來都未曾見過的光芒。

“唉,你真的是個小笨蛋。”

他嘆息着,說。

“呃……”

夏蕾眨了眨眼睛,她怎麼又變成小笨蛋了?????!

“幹嘛這麼說?”

“你打算跟左彥合好嗎?”

他後退一步,與她拉開距離,話語,卻犀利的很。

夏蕾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是搖頭。

她也不知道她應該怎麼辦,只是,面對左彥的時候,她的心還是情不自禁的會跳動。

雖然,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爲了什麼,又是怎麼回事,可是,就算知道他是狼之後,她的這種心情,兀自沒有被平復,反而是愈來愈烈。 也許,她也真的是抽了。

夏蕾嘆息一聲,眼眸裏夾雜着一些無可奈何。

狄青眼睛眯了眯,望着夏蕾的背影,眼眸裏閃爍着別人看不懂的情愫。

嗬!

這個小女人真的莫非想要氣死他嘛?!

一想到她跟左彥在一起的畫面,狄青的胸膛不禁就氣的呼哧呼哧的。

“他跟你並不合適。”

他一字一眼的說,夏蕾轉過頭,挑眉望着他:“呃?”

“他的城府很深,你是玩不過他的。而且,你也根本看不透這個男人他時時刻刻都在想着什麼。”

夏蕾沒答話,狄青臉上附上一絲不快:“我是爲你好。”

“我知道。我現在頭疼。”

夏蕾點了點頭,說着就欲朝着房間走去。

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錯覺,她爲何感覺狄青在提到左彥的時候竟然有一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也許,是她多想了吧?

夏蕾想着,加快步伐朝着自己房間走去,凝視着夏蕾的背影,狄青卻心裏積滿了不悅。

早知道,他就該當時直接做掉左彥

這也都是怪了他的婦人之仁!

翌日。

晴空萬里,四周充滿了鳥兒低聲鳴叫聲,夏蕾看了一眼窗外,又望向牆壁上的手錶,發現已經是七點多了。

夏蕾伸了個懶腰,換上衣服,剛剛推開門,正打算出去看望左彥,倏地,狄青像是鬼魅似得驀然出現在她身側,夏蕾再次被嚇了一大跳。

“嗬!你幹什麼?!”

這傢伙這麼早就起來了?

“你要去看左彥?”

狄青抿着脣,不悅的問。

“嗯。”

她點了點頭,狄青沒答話,夏蕾原本以爲他不會再說什麼,繼續朝着外面走去,倏地,狄青開口,使得她頓時停住腳步:“我跟你一起去吧?”

“啊?!”

“我跟你一起去。”他極有耐心的重複着這句話,夏蕾卻像是受到了極大驚嚇似得望着他。

“你要跟我一起去!?”

蒸汽狂潮 神啊!

這還是破天荒呢!

男人點了點頭,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夏蕾想了想,爾後點頭。

再怎麼樣,他們兩個人曾經也工作過,狄青去看看,她也不能阻攔吧?

車子飛快的行駛在道路上,伴隨着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響起,車子在目的地跟前戛然而止。

夏蕾打開車門,跟着狄青一起下了車,走到房子跟前,摁下門鈴,老管家迅速的將門打開了,正準備出來迎接夏蕾,可是一看到她後面跟着的狄青,臉色不禁黑了下去。

“蕾小姐,這是……”

是他的錯覺嗎?爲什麼他覺得這個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是這樣強大?!而且,似乎一點也不屬於左彥。

“哦,他是我的朋友,跟左彥也認識。”

夏蕾說着,拉着狄青走了進來。

男人並沒有過多的示好,只是衝着老管家頷首,爾後便朝着房子裏走了進去,夏蕾想着,不禁擺了擺手。

嗬!

這男人就是這樣。

老管家眼睛眯了眯,爾後便連忙也讓夏蕾走了進來。

豹王?!他們怎麼來了???

“左彥那傢伙還在睡覺嗎?”

夏蕾走到客廳,望着老管家問。 “王上已經醒過來了,在處理文件。”

“嗬!他找死啊?!才一天的功夫,他急着忙什麼工作啊!”

夏蕾聞聲,小宇宙瞬間爆發了。

這傢伙才休息一天的功夫,至於現在這麼拼死拼活嘛?!

就算他是狼,體格再怎麼強健,可是拜託,他又淋雨又骨折的,哎喲喂,他也真的不心疼自己的身體!

狄青順勢望去,在看到這個小女人咋呼的模樣,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隱約之中,夏蕾聽到了來自於側邊的一聲笑意,夏蕾回過頭,憤憤地瞪了一眼狄青:“你笑個p啊!”

“咳咳。”

男人正色,夏蕾又白了他一眼,將目光再次凝聚到老管家身上:“那我現在能看看他嗎?”

“嗯,當然

。”

老管家點了點頭,夏蕾說着就要上去,這時狄青也開口:“蕾,我跟你一起去吧。”

“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