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說法也說不通啊!”釋彌夜皺着眉,“難道是‘毛’振軍殺了前面三個人,可是自己卻被某人或者某鬼殺了?”

“比起這個,我更傾向於前面三個人是鬼殺的,而‘毛’振軍纔是人殺的。”宋宸雲指了指那邊作爲兇器的‘花’盆,“鬼殺人需要用到‘花’盆嗎?” “那麼鬼殺人還用得着運屍嗎?”釋彌夜又反問,“如果真的是鬼做的……鬼會心情好得用那些工具碎屍,然後一邊碎一邊吃,吃不完的打好包放在儲物箱裏準備帶走?”

“比起這個,我更傾向於前面三個人是鬼殺的,而‘毛’振軍纔是人殺的。”宋宸雲指了指那邊作爲兇器的‘花’盆,“鬼殺人需要用到‘花’盆嗎?”

“那麼鬼殺人還用得着運屍嗎?”釋彌夜又反問,“如果真的是鬼做的……鬼會心情好得用那些工具碎屍,然後一邊碎一邊吃,吃不完的打好包放在儲物箱裏準備帶走?”

宋宸雲哭笑不得:“好吧,現在具體情況到底是怎麼樣我們都不清楚,我們還是先去看看那邊審訊得怎麼樣了。”

釋彌夜接過宋宸雲手裏的那顆人頭,又小心的放到了屍塊中間:“其實,我心裏更傾向於是人殺人。也許這件事情有鬼攙和了進來,所以現在才顯得這麼撲朔‘迷’離……不過對於兇手到底是一個人還是多個人,我持保留意見。”

小心的退掉了手上的左手的硅膠手套,又讓宋宸雲幫着退掉了右手的,她還下意識的在宋宸雲的身上蹭了蹭,才走到了正在審訊的警察旁邊。

“釋彌夜同學,你們,不先去換一下衣服嗎?”雖然釋彌夜他們的衣服裏面都有穿安全衣,但是宋宸雲還是覺得有些礙眼,“這裏應該有更衣室的吧!”

“‘挺’麻煩的。”釋彌夜皺了皺眉,“特別是頭髮,裏面有鐵絲。不然你以爲爲什麼我的蛇發會翹起來?”

“頭髮就先別管了……你先把衣服換了……外面加上一件也行……”

釋彌夜有些無奈:“好吧,佳沫兒,我們先去換衣服。唐海桐,你的衣服不傷眼,就不用換了!真是的,我們裏面又不是沒穿,又不影響市容!”

宋宸雲更無奈了。

等釋彌夜和佳沫兒換好衣服出來,樓下檢查化糞池的警察也上來了。

鴻圖商廈作爲桐明縣的標杆企業,對於清潔衛生這些方面還是做得比較好的。鴻圖商廈的化糞池是定期的一週清理一次,昨天正好清理過,所以今天他們檢查起來倒也不算困難。

“隊長,在化糞池裏並沒有發現有屍體殘骸!但是發現了別的東西。”

警察拿上來的,是幾片疑似皮革的殘骸,已經被清洗過了,裝在密封袋裏,看起來應該是三個不明身份的死者的東西。似乎是被兇手刻意的破壞之後丟進馬桶裏沖走的。

一邊的姚成建倒是叫了起來:“哎呀,那個褐‘色’的,褐‘色’的那個是我的!那是我的錢包!昨天不小心被我用馬克筆在錢包表面畫了一道,都還沒來得及擦掉呢!”

“這些東西被毀壞的很徹底。”宋宸雲皺着眉,“看起來,兇手是刻意的不想讓人知道死者的身份。” “說不定就是因爲兇手跟死者都認識。”釋彌夜聳聳肩,又向正在進行詢問的工作人員休息室走去。

這裏本來是存放各類食品飲料和紀念品的地方,是一個不大的小房間,約有十二平方米左右。此刻已經被清理了出來,四位嫌疑人要依次進休息室接受訊問。

現在他們也都換回了常服,剛剛穿的那些衣服已經被警察拿去檢查去了。四個人都是男性,倒也在情理之中。 氣吞寰宇 一般來說,女性要在短時間進行碎屍的話,會是一件比較費力的活,舞會纔開始三個小時,女性的話,一般沒有那麼容易就能在這三個小時內從容的殺人碎屍。

釋彌夜扯住了一邊的唐至強:“唐警官,這些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確定了嗎?他們跟毛振軍有什麼關係沒?能不能查到每一個人可能懷有的動機?”

“他們每一個人都認識毛振軍。”唐至強皺了皺眉,“因爲他們根本就是鴻圖商廈的相關人員!至於到底有沒有動機,還要等一會訊問完畢了才知道。只不過……”

“相關人員是什麼意思?”釋彌夜有些困惑的打算唐至強的話。

“鴻圖商廈的公開樓層是十二樓。這些都是作爲商用。而這四人,有的是鴻圖商廈招商企業中的工作人員,有的是鴻圖商廈的內部工作人員。所以他們平時跟毛振軍都有過接觸。所以僅僅從毛振軍這裏來判斷殺人動機的話是不可行的。”唐至強解釋。

釋彌夜也皺了皺眉:“另外三個死者的身份還沒有確定嗎?”

“很麻煩,只有等人來報失蹤案了,才能一一調查。”唐至強嘆了口氣,“若是一直沒有人報失蹤案,這死者的身份也都不能確定。就算是醫院裏也不見得有他們的dna數值。”

釋彌夜想了想,的確也是。如果是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他們的媽媽不見得都是去醫院生產的。而且就算是去醫院,那個時候也不見得就留下了所謂的dna信息或者別的什麼的。

釋彌夜又偏頭看了看,那邊的小房間的門關着,一個人正在小房間裏接受詢問,另外三個人則坐在一邊等待。警察盯着他們,不許他們私下裏講話。

釋彌夜這一眼看過去,卻意外的發現坐在最外面的一個人有些眼熟。或者說,那個人手裏拿的面具有些眼熟。釋彌夜略一思索,就想起她是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張面具的。

是henryleelucas,姚成建曾經拖着他讓他幫他們四人拍照的。而且姚成建的相機裏也有跟這位著名的殺人狂魔的合照。

cos這個著名的殺人狂魔的,是一個看起來頗爲清秀的男人,年紀也不大,看上去甚至比姚成建還要小一些。比起他身邊的那兩個人,他的表情要淡然得多,一臉的平靜,平靜得好像他不是在等待警察的審訊,而是在悠然的等待舞臺上音樂劇的開場。

釋彌夜一把抓過一邊焉頭搭腦的姚成建:“姚大哥,你認識他嗎?”

姚成建扭頭瞥了一眼,立刻驚呼起來:“那不是佟志鵬嗎?”

“很熟嗎?”釋彌夜掐了他一把,提醒他降低音量。

“也不是很熟,但是我們都是保安大隊的啊,平時見面也會點點頭打個招呼的。”姚成建趕緊壓低聲音解釋,“而且他平時也都不怎麼說話,整個人看上去就有些陰鬱。我是屬於性格比較開朗,所以平時到也喜歡有事沒事找他聊天。畢竟這傢伙的境遇跟我差不多,都是上了大學沒有找到好工作淪落到來做保安的人。”

“你瞭解他的爲人嗎?”釋彌夜指了指佟志鵬手裏的面具,“他雖然換了衣服,但是你應該還記得那張面具吧!”

姚成建仔細一分辨,又驚呼起來:“這是henryleelucas?”

釋彌夜點點頭。

“沒想到henryleelucas就是佟志鵬啊!”姚成建一拍大腿,“這小子,當初叫他跟我合照的時候還老大的不樂意!原來是怕被我認出來啊!也是,我們兩個小保安到這種地方來玩這個,的確有些不太合適……不過這小子,該不會是把上班以來的工資全拿來買這個衣服了吧!好華麗!”

“henryleelucas啊,我在想,你的這位同事,該不會是兇手吧。”釋彌夜摸了摸下巴,又看向了宋宸雲。

宋宸雲是有妖力的,這個是白魅說的,就一定沒錯,可是現在看看宋宸雲,一點也沒有使用過妖力的樣子。看來他的妖力或許跟釋彌夜的一樣,頗顯雞肋。

姚成建卻猛地搖頭:“佟志鵬怎麼可能會是兇手呢!前幾天他還在跟我說呢!他終於找到了新的工作了,等幾天就要去上班了! 都市超級戰神 他學的專業是營銷,找到工作了不是能賺大錢嗎?這個時候怎麼還會殺人呢!而且佟志鵬跟毛經理又沒有仇,他殺毛經理幹什麼啊!”

是啊,殺人動機。到現在這兇手的殺人動機還不知曉。甚至連死者的身份都沒有確定,這個案子不好查啊!況且現在連兇手的“種族”都沒有確定——到底是人還是鬼?

出乎釋彌夜的意料,宋宸雲猶豫了一下,走進了員工廁所,來來回回了好多趟,最後才一臉蒼白的扶着牆走了出來。

釋彌夜眼尖,看到宋宸雲的嘴角似乎還掛了點血。

他居然用妖力了,而且看起來妖力還不是很雞肋的樣子——需要付出代價的妖力不可能會雞肋。比如佳沫兒和唐海桐。

“你發現了什麼?”釋彌夜趕緊走過去,扶着了他。

“先扶我過去。”宋宸雲喘息了一陣,才又慢慢的往那邊走去。

佳沫兒見狀,也趕緊扶住了他。

唐至強扭頭看到這邊的場景,趕緊去一邊搬了個凳子過來。

宋宸雲無力的揮揮手:“不用了,叫他們都停一下。最後那個,把他帶進去。其餘三個,都讓他們回去!”

釋彌夜一驚:“難道你的能力是還原現場?”

宋宸雲很想白她一眼,但是他現在實在是太萎頓了,只得叫上一邊的唐至強:“你跟我進去審訊……”他看了看釋彌夜,“你也來吧!”

佳沫兒把位置讓給了唐至強,退到了一臉不可思議的姚成建身邊:“怎麼你認識那個人?看起來他好像就是兇手了……宋隊長已經確定了。”

“可是他……可是……不可能啊!”姚成建一臉的不可置信,“他怎麼會是兇手呢?他明明都要換工作去上班了,怎麼會殺人呢……”

“會不會是失戀了?”佳沫兒歪着頭想了一下,“說起來,我倒是對宋隊長確定兇手的方法比較好奇。”

她剛剛可也聽到釋彌夜說的那句話,所以對宋宸雲的能力也愈發的好奇。

“難道不是在那個員工廁所裏發現了什麼線索嗎?”姚成建看起來很茫然,“難道還有別的什麼方法確定兇手?”

佳沫兒輕輕咳了一聲:“嗯……我就是想知道,宋隊長到底發現了什麼線索。”

姚成建一臉的憂心忡忡:“那佟志鵬肯定是留下了什麼蛛絲馬跡……他怎麼會殺人呢!明明都能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了……他怎麼會那麼想不開呢?會不會是宋隊長弄錯了?”

佳沫兒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扇敞開着的門:“宋隊長那麼篤定,肯定不會弄錯!”

姚成建有些恍惚的蹲到了地上:“佟志鵬前幾天都跟我說了他找到工作了……他如果真的是兇手,他娘怎麼辦啊!他娘還重病在牀呢!”

佳沫兒突然又想到了丁盛兄妹,那丁家的兩個老人,聽說知道自己兒子女兒的事情之後,眼睛都差點哭瞎了。這佟志鵬如果真的是兇手……佳沫兒又嘆了口氣,扭頭看向了唐海桐,示意他去安慰安慰姚成建。

唐海桐有些手足無措,只好也蹲到姚成建旁邊:“姚大哥,你別擔心了。如果兇手真的是你的這個同事……那我們也沒辦法不是?”

佳沫兒氣的想要在唐海桐的屁股上踹一腳——這算什麼安慰啊!

釋彌夜和唐海桐扶着宋宸雲走進了小房間,一個警察立刻給宋宸雲搬了一把椅子。

釋彌夜把宋宸雲丟在了椅子上,自己轉悠了一圈,找了幾個裝着東西的紙箱,疊起來坐了上去——她其實根本就是懸浮在空中的,紙箱只是一個擺設。

唐至強左右看了看,又不好意思跟釋彌夜一樣,只得無語的站在宋宸雲的身邊。

小房間的門被推開,兩個警察帶着佟志鵬走了進來。

佟志鵬被按在了宋宸雲對面的椅子上,兩人中間就丟了一個紙箱,看起來到也頗有幾分在警察局審問犯人的味道。

兩個警察又站到了佟志鵬的身後,防止佟志鵬突然有什麼異常舉動。

宋宸雲似乎還沒有恢復過來,帶着一臉病態的蒼白。他側頭看這釋彌夜:“你來吧!”

“我?”釋彌夜愕然的看着宋宸雲,“你覺得我能行?”

“試試吧!”宋宸雲微微的閉上了眼。

釋彌夜看了唐至強一眼,發現他也是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但是顯然很聽從上級的只是,所以什麼都沒說。

釋彌夜無奈,只得又看向了對面的佟志鵬。

“你叫佟志鵬?”釋彌夜又不是警察,也不知道該問什麼,乾脆就說了一句廢話。

人仙百年 “嗯。”佟志鵬簡單的回答。

一下子又冷場了。釋彌夜臉黑了黑,乾脆也不管不顧了:“爲什麼毛振軍的屍體你不拖去碎屍?”

唐至強一個趔趄,差點摔倒。這話能隨便問嗎?她都不知道引導一下嗎?

宋宸雲也睜開眼,滿頭黑線的看着釋彌夜。

佟志鵬只是低着頭,把玩着手裏的面具。

唐至強和宋宸雲的反應釋彌夜看在眼裏,但是她纔不想去管他們什麼表情呢!她心說是你們自己叫我問的,那就別管我到底要問些什麼。她又清了清嗓子:“佟志鵬,你爲什麼要打扮成henryleelucas?那可是著名的殺人狂魔!難道你也是偵探迷?那你怎麼不跟姚成建搭檔扮演福爾摩斯和華生呢?”

唐至強感覺自己的嘴角抽得都快半邊臉面癱了。

佟志鵬還是低着頭,並不說話。

釋彌夜把視線移到了佟志鵬手裏的面具上:“這個面具,檢查過了嗎?”

“檢查過了。”開口的是唐至強,他感覺自己再不說話就真的要面癱了,“佟志鵬自己要求的先檢查面具。他說這面具對他很重要,所以檢查了之後就一直拿在手上的。”

釋彌夜點了點頭,又偏着頭看了佟志鵬:“你不是找到新工作了嗎?保安大隊的工作辭了嗎?今天是放假?還是你已經辭了工作,所以出來玩?”

佟志鵬擡眼看了她一下:“姚成建跟你說的?”

釋彌夜點了點頭。

佟志鵬也不再說話,又把頭低下去了。

又冷場了,這下釋彌夜連東拉西扯的話題都沒有了。她小窘了一下,扭頭一看宋宸雲,後者正饒有興趣的看着她,明顯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釋彌夜撇撇嘴,又開口了:“佟志鵬,那三具屍體殘缺的部分呢?你藏在哪兒了?”

佟志鵬還是不說話。 這傢伙,跟當初的丁盛可有夠像的啊!跟悶嘴葫蘆一樣。

釋彌夜又想了想:“你的嘴能張到多大?”

唐至強又是一個趔趄,這次是真的差點摔倒,他扶着宋宸雲的椅背才站直了。他有些窩火的看向了宋宸雲,希望他的隊長能制止釋彌夜這種胡鬧的行爲——還沒有確定佟志鵬是兇手,怎麼可以那麼確定的問佟志鵬那些問題!尤其是關於人家的嘴巴的大小——這跟本案有什麼關係?難道她以爲那些殘缺的屍塊都被佟志鵬吃了嗎?那也應該文他一頓能吃多少纔對……

只是令他詫異的是,他的隊長也正一臉凝重的看着佟志鵬。

佟志鵬還是沒說話,釋彌夜也沒有指望他回答這個問題,所以她只是繼續問了下去:“你的嘴巴一定張不到足夠把一個人的半邊臉都咬下來的地步——所以那個人頭上的咬痕,一定不是你留下的吧!我想,你的嘴巴里也化驗不出來死人的血的吧!”

佟志鵬一抖。

唐志奇震驚了。咬痕?這個‘女’高中生是怎麼看出那個被‘弄’得‘亂’七八糟的人頭上有咬痕的?

釋彌夜又把視線移到了那塊面具上:“這個面具……既然沒檢查出來什麼東西,爲什麼你會這麼寶貝呢?抓着都不鬆手。”

佟志鵬的手握得更緊了。

“死者那些殘缺的身體部位……到處都找不到。這麼短的時間裏,你也不可能就把他們剁成‘肉’醬了啊!”釋彌夜偏頭看着唐至強,“唐警官,那三個死者的死亡時間能確定的吧,是今天吧?”

“當然是今天!”唐至強點點頭,對釋彌夜的這些問題也重視起來,“屍塊是裝在三層的黑‘色’塑料口袋裏的。屍體的衣物就在第二層塑料口袋裏,都是一些變裝的衣服,所以我們能肯定這三位死者都是今天來參加舞會的,死亡時間也就在今天的變裝舞會開始之後。通過那些衣服,我們倒是確定了三位死者當中,有一位是‘女’‘性’。”

釋彌夜又把視線投向了佟志鵬:“你看到了嗎?那些屍塊是怎麼消失的?”

佟志鵬又是一抖。

“你看得到的吧!”釋彌夜嘴角一翹,“當你把他們碎屍之後,發現屍塊竟然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當時你是什麼想法呢?會不會是有誰也偷偷的跟着你進了這個員工廁所呢?會不會是那個人偷偷的把那些屍塊帶出去了呢?可是應該不是吧!因爲你一直在員工廁所裏,你明明就看着那具屍體在你手下變成碎塊的,爲什麼到了要運屍的時候,卻發現少了那麼多呢?”

唐至強有些不安的俯身,湊到了宋宸雲的耳邊:“隊長,這是‘誘’導問訊啊!沒關係嗎?”

宋宸雲微微一笑:“釋彌夜又不是警方的人,她只能算‘誘’導,不能算問訊。”唐至強一愣,隨即在心裏爲自己的隊長豎起了大拇指。

釋彌夜把手撐在膝蓋上,託着下巴:“後來你看到了什麼?有沒有發現屍塊是爲何離奇失蹤的?那些消失的屍塊又到哪裏去了呢?”

釋彌夜看着抖得越來越厲害的佟志鵬,輕輕的說出了最後一句話:“你,碰到了那個鬼了嗎?”

哐當!

銀‘色’的面具掉落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佟志鵬雙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頭髮,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釋彌夜看向了宋宸雲,宋宸雲點了點頭,唐至強也趕緊掏出了紙筆。

釋彌夜這才又慢慢的開口:“你說吧,那隻鬼,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一開始沒有察覺。”佟志鵬的聲音也帶着顫音,“第一個是個‘女’人,所以把她的屍塊帶出去的時候,我沒有察覺到重量減輕,當時只是覺得血放乾淨了,所以輕一點很正常……第二個是個男人……我拖着他進員工廁所的時候很吃力,可是後來把屍塊帶出去的時候,我發現雖然比前面那個‘女’人要重,可是比起那個男人來說,這屍塊未免輕得有點不正常了……等第三個的時候,我心裏就更懷疑了,直到,直到……”

佟志鵬說到這裏,有些說不下去了,釋彌夜咳了一聲:“直到你看到了那隻鬼?”

佟志鵬稍稍的穩定了一下情緒,深深的吸了口氣,才又慢慢的開口:“直到第三個人的時候。我先把他的人頭砍下來了,接着肢解他的身體。這個時候我發現身邊似乎有動靜,我下意識的就把手裏的斧子劈了過去……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沒劈到。但是我眼睜睜的看着那個人頭臉上的‘肉’隨着我的斧子劈過去的方向,突兀的消失了。然後我的臉一痛,好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面具,面具差點就掉了下去了……可是還是沒有,什麼都沒有!我當時,當時真的嚇壞了,所以隨便的把那些剩下的屍塊整理了,就匆匆的跑了出來……”

釋彌夜立刻開口:“那你爲什麼沒有把‘毛’振軍的屍體也處理掉?是害怕再回到那個員工廁所嗎?”

佟志鵬努力的吞了口口水:“不是。”

“不是?”釋彌夜又有些疑‘惑’了,“那你怎麼……”

“我想要知道,那個鬼到底是什麼……我想要知道,那個鬼是不是一直跟着我,所以我才殺了‘毛’振軍,把他的屍體丟在那裏……我只是想知道,那個鬼到底是對我感興趣還是隻是對屍體感興趣……”佟志鵬哆嗦着,“可是‘毛’振軍的屍體一直沒什麼動靜……一直都沒有……我害怕了……那個鬼,那個鬼,那個鬼肯定是想要我做他的替身,所以,所以找上我了……”

釋彌夜哭笑不得。

佟志鵬遇到的,大概是食屍鬼。

白魅似乎是不允許他們對人類下手,現在的死了之後又大多是火葬,所以這食屍鬼大概也憋了很久。估計是恰好看到佟志鵬殺了人,便一路跟着他,見到佟志鵬碎屍,便就在旁邊吃了起來。後來佟志鵬察覺到了不對,那一斧子劈過去,估計是惹惱了那隻食屍鬼,所以才扇了他一耳光。

宋宸雲坐直了身體,總算是開口了:“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好好的‘交’代你的犯罪事實,警方是能保證你不被那個鬼抓住做替身的。”

“你,你們說的是真的?”佟志鵬有些遲疑。

“當然。你看你現在也都‘交’待得差不多了。我們所需要的,是一份完整的犯案口供。”宋宸雲神祕的一笑,“你以爲,爲什麼我那麼篤定四個人中你就是兇手?當然是因爲我們警方有一些有特殊能力的人的存在。”

佟志鵬這才安心了一下,只是馬上又沉默了下來。

這傢伙,該不會是想反悔吧!他剛剛可已經承認是自己殺了‘毛’振軍,光是這一起,就足夠判他死刑了!

“怎麼,現在突然又不想說了?”唐至強嚴肅的看着他。

宋宸雲輕輕咳了一聲,和藹的看着佟志鵬:“沒關係,你慢慢說。”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佟志鵬沉默了半天,才慢慢的開口。

重生之侯門閨懶 “就從你爲什麼要裝扮成HenryLeeLucas說起吧!”釋彌夜倒是開口了。

唐至強鬱卒的看了釋彌夜一眼。

沒想到佟志鵬點了點頭,還真的就從他裝扮成HenryLeeLucas的緣由講起了。

佟志鵬知道HenryLeeLucas,也是聽姚成建說的。姚成建是偵探‘迷’,話又比較多,所以總是會拉着他說那些偵探的故事。

佟志鵬和大多數人一樣,只知道一個開膛手傑克,所以姚成建說到HenryLeeLucas的時候,佟志鵬還有點好奇,也就隨意的問了一句他和傑克到底誰比較厲害。

誰知道一下子就打開了姚成建的話匣子。姚成建拉着他聊了一下午,把他‘弄’得煩不勝煩,但是又不好意思讓姚成建別說,只好說他待會要出去找工作,就不聊了。

他到也沒說謊,這段時間在下班之後,他一直到處在注意着各個公司的招聘信息,總算是讓他找到了一家。

那天佟志鵬特意的請假去應聘,他對那個公司比較滿意,看的出來,那個公司對他也比較滿意。

果真,兩天之後,他就接到了那個公司打來的電話,說是面試成功,希望他下個星期去上班。

佟志鵬很開心,他幾乎當時就想脫了身上的那身保安服,然後衝回家去告訴在病‘牀’上的媽媽。但是他的責任心制止了他。

所以他只是很‘激’動扯着姚成建,跟這個保安大隊裏唯一一個接觸比較多的人分享自己的喜悅。

姚成建也很替他高興,心裏也很羨慕。

臨近下班的時候,佟志鵬的心裏更加的‘激’動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去告訴媽媽這個好消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