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無聊的慌,我便和她聊起天來,“你怎麼這麼小就滿頭白髮了?”

“我得了白蝕症,這種病相當於癌症,會讓身體每一個地方都變白,已經是晚期了,好在我的臉沒有變成這種恐怖的白,不然會嚇死別人的!” 她調皮的對着我吐了吐舌頭,然後撩起手上的一截袖子,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雙手和手臂全是死灰一樣的白。 “這種病會死人麼?” “應該不會,以往這種病的人都是接受

“我得了白蝕症,這種病相當於癌症,會讓身體每一個地方都變白,已經是晚期了,好在我的臉沒有變成這種恐怖的白,不然會嚇死別人的!”

她調皮的對着我吐了吐舌頭,然後撩起手上的一截袖子,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雙手和手臂全是死灰一樣的白。

“這種病會死人麼?”

“應該不會,以往這種病的人都是接受不了自己變成怪物,壓力過大自殺的。”她說話的時候表情沒有任何異樣,看樣子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病情。

真是讓人羨慕呢,要是我再年輕幾歲,會不會也有她這種心態?

“看樣子你是沒有什麼心裏壓力了。”

“我是孤兒,沒人會爲我病了感到難過,在這醫院裏死人見多了,就覺得沒有什麼比活着更好了。”她的笑容很甜,那種陽光般溫暖的笑容,有種溫暖旁人的力量。

“你叫什麼名字?”

“連我都快忘了自己叫什麼名字了,大家都叫我小白,夢夢小姐也叫我小白好了。”

小白?呵真是以貌取人,不過這名字好聽又好記。

“你叫我夢夢就行了。”

爲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小白聊天,嶽婷當真只睡了兩個小時就起來了,隔一會就要抽一點我體內的血液來做分析。

聶崢被我趕出去之後一直守在外面,直到天完全黑了,才感覺到他的氣息離開,恐怕是吃飯去了。

從早上十點到天完全黑,已經過期十多個小時,大概輸入了差不多兩千的血液進入我的體內,從剛纔那種細細的針扎疼痛,到現在已經演變成了刀割一樣的疼痛,凌遲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吧。

雖說我一直硬撐着,可小白還是發現了我的異樣。

“夢夢姐,你是不是不舒服,你嘴脣好白,汗水這麼多!”她說着拿毛巾給我逝去額上滲出的汗水。

“我沒事。”

我咬緊牙關隱忍着,不能在這裏就輕易放棄了。

這種感覺明顯和之前齊玥血液進入我的身體有所不同,之前是血細胞狂躁分裂吞噬,現在是那種見縫插針的痛感。

就像是帶着降頭的血液流走之後迅速被普通的血液替代,並不是兩種血液的融合。

有種預感,這一次一定會成功的。

只是這才第一天就是這種痛苦,明天不知道還有什麼等着我,然後第三天……

“夢夢姐,你一定是很痛吧,你等等,我去找聶總來!”小白爲了我好,不顧我的阻攔就跑了出去。 131 天傲找來了

小白剛走出去,嶽婷就端著一盆熱水進來,用熱毛巾給我擦身子。一邊擦一邊說道,“夢夢你要撐住,剛纔我已經確認過了,不會有危險的,只是這種痛你必須要承受,如果在這裏終止,一切都前功盡棄了。

我咬牙點點頭,“恩。謝謝你。”

“不用謝我。之前聽聶總說起你的時候。我就挺佩服你的,所以你一定要活下來,不能讓那些賤人得逞!”

“謝謝。”

此時此刻除了這兩個字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而且疼痛讓我神經緊繃,連語言也匱乏了。

嶽婷剛剛給我擦完身子,小白失望而歸,“到處都沒有看到聶總的影子,他這麼關心夢夢姐,應該不會走遠纔是。”

“沒關係。我一個人沒有問題!”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心頭卻不踏實起來,算算時候,冷天傲要是找來的話,也該到了。

可聶崢的電話又打不通,我現在能做的,只能是乾等了。

一直到後半夜,守在我身邊的小白也睡着了,實驗室的大門突然被人砰一聲踢開,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我趕緊喚醒小白,“小白,你先去裏面的屋子休息一下。”

我本想撐起身子,沒想到刺痛立即直達四肢百骸,小白趕緊上前把我扶住,“夢夢姐,你別亂動!”

“你在對夢夢做什麼?”

恰時,冷天傲走了進來,一看我躺在牀上動彈不得,憤怒的一震手臂,強勁的力道打在小白身上,直接把她震癱在我牀邊,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沒想到他會突然出手,我驚慌失措的吼起來,“冷天傲你幹什麼?”

“我幹什麼?我倒想問你幹什麼!你不肯見我,卻和聶崢攪在一塊。”

“你說話放尊重點,我明明已經和你說過了,聶崢是帶我來這裏換血!”我這才注意到他渾身血跡,冷哲凌的身體被他折騰的遍體鱗傷,看樣子是和聶崢打了一架。

不見聶崢回來,我擔心他出了什麼事,這冷天傲在氣頭上,下手沒輕沒重的。

“聶崢哪去了?你趕緊叫人進來,送小白去治療!”

“你還在關心那個男人?你有沒有想過我?你就那樣離開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冷天傲一臉憤怒,眼底盡是受傷。

我真不明白他在生哪門子的氣,就算要生氣也該是我生氣好不好?

現在我不想和他多說,小白昏迷中還在不斷嘔血,剛纔的勁力恐怕是把她的肺葉震碎了,再不送醫就完了。

“天傲,我待會給你解釋好不好,你去幫我找人救小白。”

“一個小護士而已,死了就死了,你現在必須馬上跟我離開,待會聶崢回來了又是個麻煩!”

他根本不理會我說什麼,走過來就要抱我,我實在是忍無可忍,用盡所有的力氣一巴掌扇在他臉上,沒想到打在他臉上不痛,反倒是我自己亂動,全身像是利劍在抽插,痛的我尖叫着滾到地上。

“夢夢你怎麼了?”天傲慌了,跪在地上把我摟進懷中。

“好痛,天傲我好痛……”我狠狠的揪緊天傲胸前的衣服,“快點幫我叫人救小白,我來這裏換血,她守在我跟前一天一夜沒有離開,你居然這樣對她,她如果死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聽我說一輩子不會原諒他,冷天傲立即伸手到小白鼻息的地方一探,瞬間臉色劇變。

“怎麼樣?她還有呼吸沒有?”

冷天傲搖搖頭。

眼淚瞬間奪眶而出,我心痛萬分看了小白一眼,想也沒想一巴掌拍在冷天傲臉上,“冷天傲,你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你到底想怎樣……啊……”

我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可現在真是打在他身痛在我身,我輕輕一動,劇痛就牽扯着全身,連嘴脣都被痛得慘白了。

冷天傲感覺到我身體得顫抖,也不反抗,只是狠狠的擁着我,“夢夢對不起,是我被氣瘋了,你知不知道見不到你我有多着急,你知不知道你跟聶崢離開之後,我心頭有多難受?”

“都是你自找的!!是你不相信我,我告訴你,不把陳珂母子趕出瑪麗醫院,我不會跟你回去!”天傲的身體很暖,我不自覺的往他懷裏縮了縮,被他抱着連疼痛也減輕了不少,可一想到陳珂那個女人,我就氣得牙癢癢。

現在聽我提起陳珂,天傲沒有那麼牴觸了,只是跟我說,“陳珂目前對我們還有用,你得給我一些時間,不能再把她逼去將屍的陣營了。”

“那就殺了她!!”

聶崢身上纏了不少繃帶走進來,看樣子像是去處理過傷口了,不過他說的這句話正是我想說的,我用力揪緊天傲的衣服,“你去殺了她,你如果不殺了她,她就會殺了我。”

連我也說要殺陳珂,天傲渾身一怔,把我抱起來放在牀上,“爲什麼一定要殺了她?我可以讓她去監獄基地,永遠都不見她好麼?”

“爲什麼你就是不肯殺了她?”我簡直要被氣炸了,猙獰的吼出聲。

冷天傲也不甘示弱,朝着我吼回來,“爲什麼你非得要殺了她?”

“滾,你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我和他簡直無話可說,我抓起牀上任何能丟的東西全部對着冷天傲砸過去,而他也不躲,還朝着我走過來。

聶崢橫插在我和他之間,眯着視線威脅,“夢夢正在換血,隨時都可能有危險,你如果再靠前一步,就算是在醫院裏,我也不會對你客氣了。”

要是他們兩個在這醫院裏動手,恐怕明天他們的身份就暴露了。

冷天傲看了我一眼,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聶崢,你趕緊把小白帶出去醫治,看看她還有沒有救。”我說話都帶着哭腔,剛剛還在和我聊天的女孩,轉眼就沒了,而且還是因爲我。島帥匠才。

聶崢理解我,惡狠狠的警告了冷天傲一眼,抱着小白就走了出去。

霎時,整個房間內只剩下我和冷天傲了,記得聶崢說過,如果他沒有對我動手,就是愛我的。 132 師父遇害

可是陳珂那個女人,一直都是我的心頭刺,既然已經鬧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乾脆逼他殺了陳珂好了,如果他不肯,我和他之間,就到此結束!

趁着現在的疼痛我還能忍受,我睜開眼睛看着冷天傲,他一見我好像有話要說,趕緊坐到我牀邊。

他的臉色陰沉,但是眼神卻充滿了溫柔。就好像剛纔我們的爭吵根本沒有發生過。

我也不願意就此放棄。至少還要再努力一下。

“天傲。那天齊玥的血進入我身體之後就出了問題,所以我才拔掉針頭,沒想到齊玥卻說我浪費他的血要殺我,還說什麼殺了我你就是他和陳珂的了。

你也知道齊玥一動手必然是殺招,我只好反擊,如果這過程中陳珂肯出手阻止齊玥,也不會造成你回來看到的那個局面,而且陳珂人前人後兩張臉,我能肯定她是想借齊玥的手殺了我。”

天傲一直聽着我說沒有發話。我只好繼續說道,“這次換血之後,我很可能失去所有的屍鬼技能,到時候齊玥要是再想殺我,我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你能不眨眼的殺了小白,爲什麼就不能殺了陳珂?”

“說了這麼多,你還是想讓我殺了陳珂?”

該死的,又回到這個話題了,他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話?

我痛苦的閉上眼睛,思考着要不要繼續和他說下去。他卻握住我的手,“夢夢你可記得我對你發誓過,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我冷天傲心中只有你一個女人,所以不管陳珂是不是對我有愛慕,我都不會動搖。”

“我說的是她要殺我,不是我再懷疑你的感情!!”我真想給他腦袋一鞋底子。

“我不會讓她有機會的,陳珂已經研究出稀釋屍鬼技能的血清,而且她手裏還有屍鬼病毒,她現在對我還有利用價值,如果你的小白死了,陳珂可以讓她變成屍鬼,即便是這樣,你也要我殺了她麼?”

冷天傲什麼意思?

他看中的到底是陳珂稀釋屍鬼的能力,還是把人變成屍鬼的能力?

我簡直不敢想象,爲了和將屍對抗,他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壯大自己的實力,將屍一天不除,我們的日子也是提心掉膽,而且還有小白……島帥盡才。

聽他這麼說之後,連我都無法選擇了,只是這個女人,不能不除。

“既然你認定她愛上我了,那我們就不要再鬧變扭給她可乘之機了,我答應你,今後一定和她們保持距離,等利用完,就殺了她和齊玥。”

他說的句句在理,如果我現在還硬是要她殺了陳珂,恐怕會顯得我不顧大局,到頭來恐怕也是我和他爭論不休收場,受益的還是陳珂那個女人。

既然他已經服軟,我也給自己一個臺階,如果這次回去讓我發現陳珂再有什麼不詭,我一定不惜一切代價殺了她。

我深深吸了口氣點點頭,想通之後,連疼痛也輕了不少,而且有天傲在我身邊,痛苦的三天三夜很快就過去。

只是小白,終究沒能救回來,聶崢把她的屍體冷凍着,七天之內找到陳珂注射死鬼病毒,小白就能活過來成爲屍鬼了。

聶崢見我和天傲和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告訴我,如果天傲再欺負我別忘了還有他。

全身換血之後我變得很虛弱,留在聶崢的醫院中靜養,本來準備再靜養幾天的,沒想到一通電話打破了這難得的寧靜。

“師父仙逝了?”我手中的電話一下子掉到地上。

冷天傲趕緊把電話撿起來放到耳邊,“怎麼可能?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在今天早上發現的,師父走的很安詳,只是握緊的拳頭怎麼也不肯鬆開,我覺得事情並不簡單,想讓師妹回來去陰界一趟!”

聽筒中魯家明的聲音悲痛欲絕,我趕緊搶過電話,“師兄你不要太難過,我馬上就回來。”

我整個人都懵了,下牀完全找不到北,天傲乾脆一把把我抱起來,剎那間我的眼淚如洪水般止也止不住。

還記得我前幾天離開的時候還和師父一起吃飯,看他的氣色還挺好,而且身上的內傷也復原的差不多了,怎麼可能就這樣離開了?

師父連他的孫子都還沒有看到,怎麼就走了?

一路上我都哭個不停,天傲一邊開車還要一邊安慰我,“夢夢你別激動,你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沒穩定。”

“我沒事,你開快點!”

海通到l市大概需要四個小時的車程,這四個小時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度日如年,腦海中不斷的回想起和師父相處的畫面,讓我越來越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天傲直接開車帶着我去了師父的四合院,聶崢則先把小白的屍體送到瑪麗醫院之後再來和我們匯合。

魯家明和秦海燕早已經在門口等候許久,我下車一看,海燕簡直哭成了淚人,我趕緊安慰她,“海燕你別太難過,你現在還懷着孩子呢?”

哪知道我這一安慰,海燕哭得更兇了,“夢夢,你把師父變成屍鬼吧,他還沒有看到他的孫子就這麼走了……嗚嗚……”

魯家明眼眶也是通紅,緊咬着嘴脣不讓自己哭出來,海燕在他懷裏已經哭成淚人了,他現在可是這個家唯一的男人。

我知道他在故作堅強,沒有再說多餘的話,直接朝着師父的房間走去。

“昨天晚上你們聽到什麼響動沒有?”

“沒有,我是今天早上去叫師父吃飯才發現的,看他的樣子像是中毒。”魯家明把今天早上看到的情景細細說了一遍。

在師父的房間看到了師父,他僅僅穿着棉布睡衣,躺在牀上面容安詳就像是睡着了一樣。

他的身邊沒有一點掙扎的痕跡,甚至連旁邊的牀單都是平的,就像是有人刻意製造出師父自然離世的假象一樣。

冷天傲力氣比較大,掰開了師父緊握的拳頭,裏面什麼都沒有。

仔細檢查房間之後也沒有任何線索,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我立即做法請陰了。 133 是不是這個女人乾的? 今天將加更一章,晚十二點前發出。

“師兄,勞煩你給我準備一下,我要立即做法請陰!”

冷天傲一把抓住我的手。“夢夢你剛剛纔換了血,還很虛弱。”

“我沒事,師父待我就像是自己的女兒,現在他不明不白就死了,不找出殺害他的兇手,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我自己。”

魯家明其實早就發現我的不對勁了,聽了天傲的話才知道我消失的這幾天竟然是換血去了,“夢夢你先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做法也不遲。”

“不行。我一定要現在做法。再晚恐怕就來不及了,師父爲人嫺靜,一定會認命的去投胎的。”

我一再要求,魯家明也只好去給我做準備了,我一回到小屋,小鬼們都歡騰起來,我隨手抓住一個小鬼問道,“昨天晚上有沒有看到什麼?”

“沒有什麼都沒有,很強的戾氣把我們都給嚇的不敢出來呢!”

其他小鬼也跟着點頭。小眼神怯怯的,好像是現在都還在後怕。

阿奴從盒子裏出來,走到我跟前,“是個女人,看樣子像是屍鬼。”

“你爲什麼不去阻止她?”我眼眶一下子就紅了,女人?屍鬼?難不成是陳珂?

阿奴一定我發怒,趕緊跪到地上,“那人進來一下便離開了,前後不到三分鐘,阿奴怎麼也沒想到……”

“算了。你起來吧,等我見到師父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走過去坐在禪坐上,卻怎麼也不能入定,阿奴所說的女人,會不會是陳珂?

要說是陳珂也不是不可能,可能是因爲對我的怨恨,也可能是爲了解開她兒子身上的御鬼術,這就是她的動機!!

天傲是能看見阿奴的,剛纔阿奴的話他也聽見了,我視線看向他,他對我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胡亂猜測。

我心頭冷笑,等我找到師父坐實了陳珂殺人的事情,我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爲了儘快查清事情真相,我強逼着自己鎮定心神,好在換血過後只是失去了屍鬼的技能,茅山法術我還能使用,很快就看見小黑狗搖尾乞憐,我趕緊丟給它一塊血饅頭。島帥扔技。

等走到陰差跟前,我銀子還沒奉上,差大哥就對我擺了擺手,“夢夢你如果是來找你師父的,就趕緊回去吧,你師父讓我們轉告你,一切都是天意,他讓你潛心修煉法術,保護好魯家明和秦海燕。”

“什麼天意,師父明明就是被人害死的!”我怎麼也沒想到,師父他竟然不肯見我。

“被人害死也是他的命,這陰界中被害死的鬼魂還少麼?閻王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你師父這是氣數已到。”鬼差可是看慣了生死輪迴,說話一點不帶感情。

可那是我師父,我的再生父母,我怎麼能讓他就這麼不清不白的走了。

我砰一聲就跪在差大哥跟前,將帶來的金銀全數奉上,“差大哥行行好,我就見師父一面,不帶他回陽間。”

“是你師父讓我們攔着你的,他還讓你仔細回想他說的話,不要辜負他的期望。”

這裏的鬼差是最有原則的,該拿的他要拿,還要儘可能的多拿,可不該拿的他一分不會要,就算你硬塞給他也沒有用。

硬闖更是不可能了,我只好怯怯的回去了。

睜開眼便是魯家明和海燕的蔓延期待,可當我把師父留給陰差的話告訴他們之後,家明砰一聲跪在了地上,忍耐已久的淚水,終於不受控制的滾出眼瞼。

“我就知道會這樣,沒想到真被我給猜中了,師父他是不想我們爲他報仇,徒增殺孽,徒增孽緣。”

“師父……嗚嗚……海燕還沒來得及叫你一聲公公。”

魯家明和海燕已經泣不成聲了,我站起身想安慰他們,沒想到腦袋缺氧一樣,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之中,牆上貼着瑪麗醫院的標示,因爲陳珂的原因,我對這瑪麗醫院也惶恐不安,驚的就坐起身,驚醒了趴在我牀邊睡着的天傲。

“夢夢你醒了?你已經昏迷兩天了。”天傲一看我醒了,趕緊坐在我牀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