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媽衝着紅秀等幾名下人吩咐道。

“她們扔一顆,你們就給我撿一顆。”劉媽老臉鐵青,她就不信制不下秦菊花這個壞毛病。 “我讓你們撿,讓你們撿。”聽到劉媽竟然讓所有的下人都來撿自己扔在地上的瓜子皮,秦菊花十分鬱悶,爲了發泄心中更多的鬱悶,她便越發將手中的瓜子嗑的快。 望着地上剛剛白花花的瓜子皮皆被幾名下人拾起來。 一

“她們扔一顆,你們就給我撿一顆。”劉媽老臉鐵青,她就不信制不下秦菊花這個壞毛病。

“我讓你們撿,讓你們撿。”聽到劉媽竟然讓所有的下人都來撿自己扔在地上的瓜子皮,秦菊花十分鬱悶,爲了發泄心中更多的鬱悶,她便越發將手中的瓜子嗑的快。

望着地上剛剛白花花的瓜子皮皆被幾名下人拾起來。

一旁尚不諳於世的陽陽則快樂的拍着手興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陽陽,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姿,你爸爸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已經在練習書法了。”做這安家的後代,陽陽目前的行爲實在是令劉媽感到失望。

她的一張老臉再次鬱悶的一抖,她當下沉便着臉對陽陽嚴厲的喝斥道。

“哇–”

陽陽突然大哭起來。

“你……你這個老婆子,憑什麼罵我們家陽陽?”秦菊花一向護犢子,劉媽當着她的面吆喝陽陽就是不行。

她一下子從地上躥起來,似有找劉媽拼命的衝動。

“怎麼回事?”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此時,突聽身後傳來一聲超級鬱悶的的聲音,但見安辰不知道在何時已經十分糾結的站在了秦菊花的身後。

“安辰,你回來的剛好,你評評理,哪有下人訓斥主人的?”秦菊花將嚇得哇哇大哭的陽陽一把抱在懷裏向安辰告狀。

“安兒叔叔,嗚嗚……她……嗚嗚……”看到安辰,陽陽迅速用手指指一旁的劉媽當下哭的更兇。

“……”劉媽被眼前一大一小兩個人說的一無是處,她只是鬱悶的嘆了口氣而後保持沉默。

“伯母,那個……劉媽也是爲了您着想……”望望地下的瓜子皮,安辰能夠想到剛纔劉媽與秦菊花之間之所以格格不入的情景。

劉媽向來嚴厲,她的眼裏揉不下一粒沙子。

別說像秦菊花這樣的行爲她敢教訓,就是自己小時候因爲這些小毛病也沒少受到她嚴肅的訓斥。

一方面是如同母親的劉媽,一方面是飛揚跋扈的秦菊花。

安辰誰也得罪不起。

“劉媽,您別和我媽一般見識。”此時,冷雪鷲也來到了秦菊花的身邊,她嘆了一口氣徑直走到劉媽的面前抱歉的說。

賠心攻略,黎先生別來無恙 冷雪鷲知道雖然劉媽平時看似嚴厲,但其實內心還是挺善良的。

“冷雪鷲!你到底是誰的女兒?”看到安辰與冷雪鷲說話竟然都向着劉媽,秦菊花當下氣急敗壞。

她一把將陽陽賭氣似的塞進冷雪鷲的懷中,而後鬱悶的折回別墅大廳。

怕秦菊花想不開,冷雪鷲也抱着陽陽緊跟上去。

然而,當冷雪鷲與安辰一同走進別墅大廳後卻看到了秦菊花令人大跌眼鏡的一幕

但見秦菊花氣乎乎的將身體重重的跌進沙發中,而後不顧旁人在場竟然三下五除二將腳上的兩隻鞋子用兩隻腳後跟交疊在一起利索的褪下,然後抱起兩條腿氣呼呼的盤坐在沙發上。

而她的兩隻鞋也由於她心中萬分的鬱悶而被她甩出距離沙發很遠。

“媽–”冷雪鷲將陽陽遞給安辰,迅速去拾秦菊花甩向一邊的兩隻鞋子。

“冷雪鷲,你放那裏,讓下人去撿。”秦菊花翻翻眼皮,當說到“下人”兩個字時,她故意瞟了一眼一旁的劉媽。

“媽–,你鬧夠了沒有?”冷雪鷲鬱悶的對秦菊花直翻白眼。

“我說了讓下人去撿。”秦菊花看起來很不耐煩,她隨後一挪屁股竟然將她的兩隻腳放在了面前的茶機上面。

此時,茶機上面正擺放有糕點、水果。

“……”秦菊花的做法令在場的安辰包括劉媽在內的每一名傭人都全部譁然。

秦菊花這種素質低下的小市民似乎根本不適合豪門中的生活。

“……”冷雪鷲秀美緊蹙,不管秦菊花是否願意,她快速的從地上拾起秦菊花的兩隻鞋便要給她強行穿上。

“冷雪鷲,伯母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突然,一旁的安辰在此時阻止冷雪鷲。

這樣下去,只會讓秦菊花對這幢別墅裏的每一個人不滿,久而久之她還會將這種不滿轉嫁到自己身上。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反正,安辰早已領教了秦菊花的厲害,他也不想因此而再受到秦菊花殘酷的“折磨”。

“安辰–”冷雪鷲對安辰搖搖頭,示意秦菊花的這種壞毛病絕對不能任其肆意發展。

“沒事,伯母慢慢就適應了。”安辰突然覺得有秦菊花在這裏也不錯,至少一向死氣沉沉的別墅由於她和陽陽的到來而熱鬧了許多。

“唉–,還是我的女婿知道爲丈母孃着想。”有了安辰做保護傘,秦菊花更加飛揚跋扈。

“媽–”冷雪鷲顯得左右爲難。

“走吧,我想送給你一件禮物。”安辰現在懶得爲這些小事而斤斤計較,他拉起正糾結不已的冷雪鷲的手而後向外奔去。

“……”身後,劉媽與秦菊花的戰爭卻只是剛剛拉開了帷幕。

與安辰一起來到賓利車前,冷雪鷲看到安辰從賓利車上拖下來一輛嶄新的摺疊式自行車。

“走,帶你去兜風?”安辰好看的脣抿起,他想了好久:既然冷雪鷲出身平民,那麼他就用平民的方式讓她得到快樂與幸福。

“不會吧?”聽到安辰竟然要用行車載着自己去兜風,雖然冷雪鷲在心裏感到無比的快樂,但此時安辰的行爲卻要與他平日裏的爲人處事風格實在是差的太遠了,她有些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什麼不會?走,上車。”安辰率先騎上自行車,而後對着還怔在原地的冷雪鷲喊道。 “呵呵呵–”銀鈴般的笑聲很快洋溢在安辰的自行車後座上。

微風將冷雪鷲烏黑如墨潑般的長髮吹起,空氣中散發着淡淡的桂花清香。夏末季節,溫暖且不灼熱的陽光灑在安辰與冷雪鷲的身上,構成一幅絕美而快樂的場面。

輕輕的將頭靠在安辰寬厚的肩膀之上,冷雪鷲凝脂水粉般絕美的臉頰更加的光彩照人,伸出纖弱的手臂頗爲矜持的輕輕環住安辰的腰身,冷雪鷲的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這般情景她以爲只會在夢中出現,但安辰卻實實在在的給她了。

沒有金錢、沒有**,安辰卻是在用最普通的方式給冷雪鷲一種最爲充盈而樸實的幸福。

而安辰的心也在冷雪鷲主動擁緊他腰身的一剎那格外滿足,愛一個人就是愛她的所愛,經歷了這麼多,安辰發自內心的愛着冷雪鷲。

他願意爲了她而付出一切。

如今,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她娶回家,然後告訴他身邊的每一位親人和朋友,他愛的人就是冷雪鷲。

並且這輩子他只愛冷雪鷲一個人。

十歲的代溝因爲此時和諧而快樂的一幕被全部磨平。

此時已經30歲的安辰就像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載着冷雪鷲穿越小山坡、小樹林、穿過夏威市的街街道道,最後安辰載着冷雪鷲向夏威市的海邊出發。

“媽媽去世以後,每當我感到孤獨的時候我就會獨自一個人騎着自行車來這裏。然後撿起一個貝殼扔進海里,也就丟掉了所有的煩惱。”夕陽的金光鋪灑在安辰的臉上,安辰此時好看的就像一抹妖孽,他將思緒放飛到以前,喃喃的語話似乎讓冷雪鷲看到在空曠而一望無際的海邊有一位孤獨的少年正將手中的貝殼狠狠丟向大海深處的畫面。

“現在呢?”冷雪鷲挽着安辰的胳膊有些心疼的望着安辰一雙在夕陽的鋪灑下而越發深邃的眸子。

“傻瓜,有了你以後我就不會了。”安辰愛憐的揉揉冷雪鷲的腦袋。

是的,從此以後,每當快樂的時候他都會帶着冷雪鷲來這裏看海

“呵呵,那等我有一天找不到你了我就來這裏。”冷雪鷲抿脣而笑,眼底滿是幸福之光。

此時,海浪輕輕的拍打着腳下的礁石,鹹鹹的海風吹來,西下夕陽的美將彼此依靠的冷雪鷲與安辰幸福的一幕定格爲一幅和諧而唯美的油畫。

一天的時間很快在快樂和幸福之中渡過。

傍晚十分,安辰載着冷雪鷲回到夏威市區,在街邊吃過大排檔。

“我們去算命?”安辰突然很神祕的對着冷雪鷲說道。

“你也信這個?”冷雪鷲當下忍俊不禁,一個堂堂的大總裁竟然也會相信算命學。

“以前媽媽在的時候,她喜歡這個,我跟媽媽一起去算過,現在突然很想和你一起去。”此時安辰的表情天真的就像一個孩子,這跟他叱詫商場的睿智氣質嚴重格調不一。

“如果你想去,我就陪你。”不管安辰想要幹什麼,冷雪鷲都會義務反顧的支持他。

換句話說,此時就是安辰給冷雪鷲送上一杯毒酒,冷雪鷲相信她也會含笑喝下。

所以說,愛情就好似一譚醇香的酒,它會讓相愛的兩個人深深的沉醉其中,久久不願意醒來。

“看,那裏有一個算命的。”向前走了一段路,安辰與冷雪鷲同時發現在一間窄小門面房的門簾上清晰的寫着“日觀大吉、夜觀無忌、流年運氣、測試八卦”等字樣。

“不知道準不準?”冷雪鷲歪着腦袋問安辰。

“先算算再說。”安辰拉着冷雪鷲迅速走進這間門面房。

走進去,安辰和冷雪鷲才發現,雖然從外面看這個算命屋有些狹窄,但進到裏面卻並如此。算命屋中分內外兩間,每間的面積大約十幾平方米。

拉着冷雪鷲走向內間,此時正有一位頗有幾份仙風道骨氣質的老者正在閉目養神。

“既然來了,就上柱香吧,我們也算是有緣人。”不等安辰說話,老者突然睜開眼睛對安辰說道。

而順着他手指的地方,安辰方纔看到在老者的正前方的牆壁上正懸掛有一幅五行八卦圖,八卦圖的下面則擺放了一個香爐。

老者點燃三支香而後雙手遞給安辰。

餘溫歲月中有你 由於之前安辰曾跟隨母親算過命,所以安辰也略微記得是要拿着手中的香向這幅五行八卦圖三鞠躬的。

上過香、行過禮。

接下來就是算命。

冷雪鷲與安辰並排坐在一張古老的紫檀木桌子前的一條長條板凳上,而那名老者則與他們隔桌相坐。

“你是位大富大貴之人,事業有成。但少時母親卻多病多災,你的第一個孩子會是一個男孩,但從你的手相上來看,這個男孩卻並非在你的身邊出生。至於感情嗎?恕我直言,你的感情會遭遇一翻重大的變故。”老者沉吟片刻對着安辰的左手心沉思道。

“她呢?爲她看看吧

。”安辰將手伸回微笑着說道。

他和冷雪鷲本來就是來找樂子的,老者的話他根本不信,對於老者說中的某幾句話,安辰也只當是一種巧合。

“恩–,這個姑娘會出一場車禍,你可得注意了。”老者說道。

“車禍?”冷雪鷲與安辰相視而笑。

“恩–”老者再次肯定的回答。

“是什麼樣的車禍呢?”冷雪鷲笑問。

“這個說不好,總之不是今年就是明年。”老者凝望着冷雪鷲的右手心說道。

“是嗎?”冷雪鷲與安辰再次相視一笑。

他們根本不相信什麼車禍一說。

“這場車禍有可能會讓你喪命?”老者越說越嚇人。

“好的,謝謝您了。”冷雪鷲微笑着抽回手,以前曾經有算命先生說她會長壽的,但這個老先生卻說她有可能會喪命……

“不要相信他。”走出算命屋,安辰對冷雪鷲寬慰道。

“我根本就沒有相信。”冷雪鷲依在安辰的懷中笑答。

這只是她與安辰一起的又一個快樂旅程,她在乎只是這次算命是否與安辰在一起,而並非在乎算命先生所說的話。

回到安辰的郊區別墅已是晚上九點整。

但令安辰與冷雪鷲感到格外鬱悶的是當他們走到門口之際便聽到別墅里正在大吵大鬧。

“我說過,上過廁所一定要記得衝馬桶。”劉媽的聲音聽起來很尖銳。

“我也說過,幾個人上完以後再衝馬桶,這樣比較節約用水。”秦菊花很不服氣,她這明明是在爲安辰着想,養了這麼多下人,如果每個人去完廁所以後都要衝馬桶,那麼一天下來該浪費多少水?

水可是需要用錢買的,這是安辰的錢,她們不心疼錢自己卻心疼女婿。

即使安辰是一個大總裁,但一切也要從節約開始,不是嗎?

“既然住的起別墅就有錢付得起水費。”劉媽被秦菊花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氣的不輕,明明是她屢次上廁所都忘記衝馬桶,現在她卻還要強詞多理。

“呀?怎麼着?敢情這水費不用你付,可是我們家安辰得付。我就是想節約用水怎麼着吧?”劉媽與秦菊花吵的不可開交。

而此時安辰和冷雪鷲卻頗爲的鬱悶。

相互對視一眼,安辰與冷雪鷲想偷偷溜掉,他們可不想加入秦菊花與劉媽的戰爭。

“站住。”

貓着腰剛想要上樓,兩人卻被眼尖的秦菊花看到。

衝着安辰與冷雪鷲戾喝一聲,秦菊花當下臉色鐵青

“媽–,你們不要吵了,很煩人的。”冷雪鷲拉着一張苦瓜臉鬱悶的衝着秦菊花說道。

“什麼?嫌我煩人?從小到大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我容易嗎?現在又把陽陽辛苦拉扯到三歲……”秦菊花不依,她對着冷雪鷲大吵大鬧,說到委屈處她的聲音還帶着哭腔。

“媽–,我錯了錯了,只是這麼晚了,您也該休息了,好吧?”面對秦菊花經常用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的伎倆,冷雪鷲也頗爲的無奈,她當下便對秦菊花繳械投降,走近秦菊花冷雪鷲連哄帶騙的將秦菊花弄到樓上秦菊花的房間。

“劉媽,真的對不起。”從樓上折了回來,冷雪鷲不安的對劉媽道歉:“我媽媽一直節約慣了,剛來這裏她可能有些不適應。”

“劉媽,冷雪鷲的媽媽剛過來,你也就別與她一般見識了。”安辰也在一邊幫着秦菊花說話。

“唉,我只是怕她帶壞了陽陽。”劉媽嘆了一口氣,頗爲的無奈。

如果說,在她的心裏安辰有着相當相當重要的位置,那麼陽陽做爲安辰的兒子,陽陽在劉媽心中的位置則更加的重要。

“什麼?我會帶壞了陽陽?”誰料,秦菊花卻不知道何時已經再次從樓上下來,聽到劉媽說她的壞話,她當下又衝到劉媽的面前要找劉媽算帳。

“是,我是怕你帶壞陽陽。”劉媽也變得不依不撓。

“你算那根蔥?”

“你算什麼東西?”

“你是狗屁”

“你連狗屁都不如。”

……

秦菊花與劉媽當下便又陷入了一場激戰。

“啊–都別吵了。”冷雪鷲簡直要崩潰了:“秦菊花,如果你敢再吵,明天就回老屋去。”

冷雪鷲說完這句話抱着陽陽立即上樓。

“哼,回老屋就回老屋,有什麼了不起。”看冷雪鷲真的生了氣,秦菊花也迅速理虧似的折回自己的房間。

“劉媽–,對不起啊。”安辰很抱歉的對劉媽說道。

“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劉媽也相當鬱悶,懶得搭理安辰,劉媽也悻悻然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此時已是晚上十點整,冷雪鷲的好心情卻早已被秦菊花搞的無影無蹤。

好不容易將陽陽哄睡,冷雪鷲方纔鬱悶的起身去洗澡。

“咚咚–”

此時,房間的門卻被敲響。

“誰呀?”冷雪鷲問

“我。”安辰在門外回答。

“啊?你有事嗎?”聽到是安辰,冷雪鷲的心一下子跳起來。雖然白天兩個人已十分親密,但現在深更半夜的,安辰突然來自己的房間,冷雪鷲還是感到不習慣。

難道他要住在自己的房間嗎?

冷雪鷲想着想着臉也跟着紅了起來。

“也沒有什麼事。”門外的安辰語氣聽起來也有些尷尬。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明天再說吧,我已經睡了。”冷雪鷲心跳加速的靠在門上緊張的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